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帝国机甲制造师 作者:顾翼人(下)

时间:2019-05-14 19:23 标签: 重生 制服情缘 星际
第44章 我好好想清楚 苏之河: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一塞,于是敲了敲桌子问道:所以你拉黑了我的号码? 万里鼓起勇气抬起头挤出一丝笑容: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联系的可能了 她的语气里有着细小的抱怨与委屈,苏之河皱了皱眉头,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直到叹
 
第44章 我好好想清楚
  苏之河:“……”
  他只觉得自己的心一塞,于是敲了敲桌子问道:“所以你拉黑了我的号码?”
  万里鼓起勇气抬起头挤出一丝笑容:“我只是觉得,我们没有联系的可能了……”
  她的语气里有着细小的抱怨与委屈,苏之河皱了皱眉头,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直到叹了口气:“算了。”
  如果这样能让她开心一点,那就这样吧,反正……号码以后还能加回来的。
  爱人是软肋,他疼得在骨子里翻滚,面上也只能不动声色。
  想到这,他敲了敲桌子,有些奇怪的问道:“那你找我……只是为了这个东西吗?”
  万里点了点头,先是看了他一眼,然后伸出手有些颤抖着点开了录音——
  ——“这个就不要你- cao -心了,你都可以威胁我了,还会在乎苏之河的感受?”
  ——“okok,那我不管了,”说着偏过头挑眉问道,“那我开始?”
  一段长久的沉默,录音里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然后就是万里那有些颤抖却又想要故作刻薄的声音,
  ——“哈哈,谁会看上苏之河啊,不都是炒作嘛。你圈里人这点都不懂哦。”
  ——“对,我们哪里有什么感情啊,我就是利用了下他上位而已。”
  ……
  他有些听不下去了,伸手按掉了录音,虽然之前就猜到了可能是贾总从中作梗,但猜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这些来龙去脉却是另外一回事。
  他用尽了全力想要拥抱的那个人,此时看起来却伤痕累累。他身边的人伤万里在先,而他紧随其后。
  实在是无法想象,当她充满屈辱的为了他录下这一份音之后,再转身回去接到他电话质问的那一瞬,该有多伤心。
  是不是哭了,会不会也如他一样彻夜难眠。
  苏之河红着眼,手指紧紧攥着,牙关咬得咯咯作响,好一会儿才平息下了自己的怒气,他看向万里,用力抿着唇,许久之后才开口,声音中有着细小的哭音:“轻轻……”顿了顿,他咬了下唇才说了出口,“你那时候……”
  话到一半,再也无法问出口。想要伸手拥抱,却又无能为力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万里的眼眶也红红的,见他看向自己,于是用力扯了个笑容,她指了指录音,然后抿着唇微微昂起了头,拼命眨了几下眼睛,才笑着说道:“你看,我没有骗你。”
  话音刚落,苏之河就愣在了那边,他的喉结滚动了好几下,嗓子就像哑了一般无法出声,如果万里直接拿这份录音质问他,为什么不相信自己,可能他心里还好受一些。可是现在啊,他看着他喜欢的姑娘,坐在他的对面,受了天大的委屈却笑着和他说,她没有骗他。
  他当然再相信不过她了,可是真相很滑稽,滑稽到他都不愿意去开口。
  归根究底,还是他身边的人算计了她。
  差一点,真的只差一点就将她推进了万丈深渊。
  于是他也用手捂住脸,深吸了口气才开口。
  ——对不起,轻轻。
  仅仅五个字,就让万里的眼泪差点再次夺眶而出,她把手机推向了苏之河那边,然后努力笑道:“东西你拷贝过去吧,”顿了顿,又像想到了什么一样,赶忙解释道,“那个……我不是在挑拨你们直接的关系啊,实在不相信的话,录音你可以拿回去分辨声轨的,我只是想提醒了……那个贾总,你要防着点……”
  实在是没有想到万里的出发点居然是这样,苏之河直觉自己胸口一滞,整个人都愣在了那边,许久之后,才轻轻的点头道:“嗯……我会的。”
  “还有……他和我说的不是这样的,”万里抿了抿唇,仔细回想道,“也不知道你信不信我说的,但总而言之,我觉得他的目的肯定不单纯。”
  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哽咽,苏之河只能继续点点头,轻声应道:“嗯。”
  “那……我先走了……”眼看着气氛有些尴尬,万里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手足无措了起来,她想了想,还是拿回了手机,“到时候把录音传给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神色匆忙的往门口逃窜,眼看着那张门就要被拉开了,苏之河背脊僵硬,想要去追却动弹不得,只能双手死攥着,在门被拉开的那一瞬,终于开口喊了出声:“万里!”
  那只去拉门的手就那样停顿在了半空中,万里整个人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明明想要逃离得要命,却偏偏听到他的声音后就条件反- she -的停了下来。
  这个习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她有些气又有些懊恼,于是只能狼狈的问道:“怎么了?”
  屋内没有开灯,只有窗外昏暗的天色透过窗户洒了进来。
  苏之河那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黑暗之中,万里睁大了眼睛,也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是猛然间心一痛。
  她总觉得,此时的苏之河是悲伤的,浑身都散发着一种类似绝望的哀伤气息,那就像一张密不透风的网一样,铺天盖地的向她倾泻而来,她眼睁睁看着自己被笼罩其中,却无法逃离。
  “没……没什么。”即使灯光昏暗,他也还是小心翼翼敛了表情,嘴角牵强的弯了一下,“你要去哪,我送你。”
  不,不是这样的,这种话,根本不是苏之河的风格。
  他一向是强势,霸道,且不容拒绝的,当初也是这样,近乎粗暴而尖锐的划开了她的层层壁垒,就那样用一种绝对的方式融入到了她的生命之中。
  还未来得及反应,就已经措手不及沦陷其中。
  想到这里,万里不由得又懊恼又苦笑,她深深的看了苏之河一眼,抿了抿唇才试探- xing -问道:“你是不是还有话没说完?”
  这句话之后,是良久的沉默,北京的夜风凄厉而萧瑟,自耳边呼啸而过。室内的窗户没有关紧,有些细微的震动,四周很静,静得除了风声落雪声,就只听得到彼此交替的呼吸声了。
  万里目光灼灼的看着那个此时已经完全被黑暗吞噬了的影子,他还是保持着之前那样的姿势,不说话,只是腰杆笔直的站在那边,就犹如一棵修长挺拔的树一般,不知道为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的眼眶都有些酸了。
  也许是错觉吧,她竟然觉得苏之河是从未离开过的。
  就这样过了五分钟,就在万里忍不住拔腿想逃时,那个人终于缓缓启唇,因为长久把话卡在了喉咙里,猛一发声还是嘶哑着的,混合着这大东北呼啸的北风入耳,万里只觉得她的眼泪,真的要收不住了。
  他问道:“万里,我们还有可能吗?”
  你若盛开,清风自来(中)
  》》》 chapter 24
  和苏之河有没有可能,万里是不知道,她只记得她那晚,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她就那样狼狈的夺门而出。
  确实在苏之河开口之前,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真的,想到这,她忍不住苦笑,亲耳听到和心理设想,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
  迷茫又害怕,这两种心情来回交替着,让她整个人魂不守舍,甚至于干脆没有办法完整的在自己脑海中把这件事理一次。
  而当小牙听到这件事时,更是忍不住笑了许久,眼看着万里都要炸毛了,这才堪堪止住了笑声,却也还是咧着嘴角问道:“所以你现在,是在纠结什么呢?”
  小牙家的懒人沙发很舒服,万里呆呆的躺在上面,眼睛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听到小牙的问话,才转了转眼珠,茫然的回答道:“我不知道……”
  “你觉得你们不可能了,是吗?”小牙一边专心的弄着指甲,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那就拒绝呗,干脆一刀两断一了百了。多好啊。”
  “是吗?”万里喃喃的问道,然后又是一声苦笑,“牙牙,好像不行……”
  听到这句话,小牙从指甲上抬起头,有些好笑的问道:“所以你还是无法放下那个男孩子?”
  万里仔细的想了想,却不得不承认,所有的心软,其实都是因为在乎,于是只好僵硬的点点头,她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长叹了一声,声音里是深深的疲惫:“怎么办啊……”
  十年闺蜜,实在是太了解不过万里是什么样的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小牙也从万里嘴里知道了个大概,万里能得到这样的人照顾,应该是再好不过的,于是她思忖了下,劝到:“要不你们就试试呗,又不会亏。”
  万里坐了起来,整个人都陷到了沙发之中,目光却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焦距,只是愣愣的看着前方,许久之后,她才转头看向小牙,表情悲伤又执着:“可是……答应他,我好像也无法做到……”
  “为什么?”小牙有些不解,“男未婚女未嫁的,你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不是这样的。”她摇了摇头,似乎是思考了许久,才缓缓开口道:“我心里有个坎儿,过不去。”
  是的,说实话,她其实心里是有气的,为什么一定要她拿出证据苏之河才会相信她呢,为什么连解释都不听呢。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