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听说他们都爱我 作者:李松儒

时间:2019-05-14 20:16 标签: 重生 情有独钟 娱乐圈 豪门世家
文案: 一场被设计的车祸,江行哲死在了20岁的生日那天。 死前回忆短暂的一生:兄长想杀他,情人想杀他,死党也想杀他,还真是没人喜欢他。 闭眼又睁眼,江行哲莫名其妙变成了另一个人。 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 命运的不可捉摸让他和过去纠缠不断。
 
文案:
一场被设计的车祸,江行哲死在了20岁的生日那天。
死前回忆短暂的一生:兄长想杀他,情人想杀他,死党也想杀他,还真是没人喜欢他。
闭眼又睁眼,江行哲莫名其妙变成了另一个人。
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
命运的不可捉摸让他和过去纠缠不断。
曾以为自己是孤家寡人
却听说:原来他们都爱我~
 
阅读指南
1)狗血!狗血!狗血!
2)亲妈,一VS一,HE。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离 ┃ 配角:江行简,秦穆,宁卫东 
 
作品简评
一场被设计的车祸,富家子江行哲死在了二十岁生日那天。死前回忆短暂的一生,哥哥、情人、死党都有杀他的可能。闭眼又睁眼,死去又重生,江行哲发现自己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少年。他努力想要摆脱过去,谁知命运的不可捉摸让他和过去纠缠不断。哥哥、情人、死党,重新出现在他的生活。曾以为自己是孤家寡人,却听说原来人人都爱江行哲。本文以狗血的感情纠葛为主,塑造了一个从不学无术的纨绔蜕变为努力生活的小受,从随波逐流到追求梦想的过程。在其中,哥哥、情人、死党穿插出现,分别以不同方式介入小受的生活,狗血冲突不断。文章人物刻画饱满细腻,从主角到配角都真实立体,感情发展峰回路转、跌宕起伏,读来十分有趣。
 
 
 
第1章 巴掌
  有人说,人生就是睁眼闭眼,一辈子就过去了。
  江行哲依着这句话,睁眼了也闭眼了,就等着一辈子过去呢,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闭眼之后又睁眼了。
  这一回,江行哲不是江行哲了,简单讲,他变成了另一个人。
  ……
  “裴凯,24号桌。”
  “小圆,楼上卡座08A。”
  “……”
  “楚离,18号桌。”
  初见酒吧是一间静吧,晚上九点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灯光昏黄,人来人来,楼上楼下坐满了人。酒吧主管,绰号“大内总管”的温良坐镇吧台,将几名服务生指挥的如陀螺般转个不停。
  温良的视线在几人身上扫过,面露满意之色。但当他注意到最后一人时,这份满意迅速被打破,眉头微不可见地皱起。这人的动作明显比旁人慢半拍,就像是一首和谐的乐曲里面出现了一个不和谐的节奏。温良摇摇头,视线在这人身上停顿半晌,轻轻叹口气。
  注意到温良的视线,正在16号桌打扫的裴凯悄悄挪动脚步,凑到了另一边的楚离面前,低声道:“诶,总管又在看你了。”
  楚离收着杯子的手一抖,第一反应便是做自我忏悔状:“我哪里又做错了?”
  被温良虐的久了,楚离不自觉成为了一个“抖M”,裴凯对此感同身受,忍不住劝慰道:“没,你今天干活挺利索的,我看是总管没事做闲得慌。”
  楚离虽然也觉得温良是闲得慌,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为免温良挑刺,他特意放慢了动作,越发小心翼翼地收拾起桌上的杯子来。毕竟他这个月工资被扣的不少,再扣下去可就连吃饭都不够了。
  这边的动静落在温良眼中,温良眉头皱的越发紧了。若是换个人这样慢吞吞地做事,温良可以确信对方是在偷懒,可若是楚离,那便和偷懒没关系,而是他真的干活不利索。
  当初楚离来酒吧应聘,温良便不愿意录取楚离。他在社会上摸爬打滚多年,一双眼睛利的很,一眼便看出楚离穿着虽然普通,但骨子里却有种骄矜之气,一看就是锦绣堆里长大的,根本不是个干活的料。可惜当时酒吧老板花姐正好在,被楚离那张脸迷得神魂颠倒,死活要收下他。
  用花姐的话来讲,就算楚离什么都不干,光看那张脸也够赏心悦目值回工资的。反正就当楚离是个吉祥物,一个月也没多少钱。
  花姐虽然这样说,作为酒吧主管的温良却不能这么做,对楚离和其他同事一视同仁,该干嘛干嘛。这样一来,受苦的便是楚离了。如温良最初判断的一样,楚离很快就用行动证明了他过去是真没干过什么活,连擦拭酒杯都能擦十个碎三个,跌掉了一众人的眼睛。
  温良本想着楚离估计熬不了几天就会走,谁知道楚离身上竟是有股狠劲,咬咬牙从开始的什么都不会到了现在竟也能干的似模似样,就是还不太利索。
  许是温良的视线压迫太甚,楚离紧张之余手一松,正拿着的酒杯立刻光荣就义。轻缓的音乐中,酒杯落地的声音并不算响,但依然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裴凯同情地看了楚离一眼,飞快地找来工具帮着他收拾地上的玻璃碎片。楚离郁闷地蹲在地上,心中将温良翻来覆去骂了个狗血淋头。
  “没事。”裴凯安慰道,“一个酒杯扣不了多少钱。”
  楚离小声抱怨:“半个盒饭没了。”
  裴凯忍着笑帮楚离收拾好,戳戳楚离示意吧台的方向。
  楚离深吸一口气,一脸如丧考妣,不情不愿地朝着温良走去。怎么这么倒霉,又摔了一个酒杯!他心中委屈,只觉得都是温良的错。若不是温良盯着他挑刺,他也不至于太过紧张,结果……明天看来连盒饭也吃不起了,只能改吃泡面了。这个念头让楚离预见了更加悲惨的未来,打定主意在发工资之前,不能让温良找着理由再扣钱了。
  他心底盘算着工资分配,垂头丧气地一步步挪向吧台,冷不丁听到头顶有人像见了鬼般大叫:“江行哲!”
  简简单单三个字,却如汹涌波涛,劈头盖脸瞬间把楚离淹没。
  这个名字……
  楚离全身一僵,下意识便要抬头,却在抬到一半时想到什么,生生止住了动作,继续若无其事地朝着吧台走去。他自觉平静,却不知落在温良眼中已是脸色- yin -沉,眉头皱的仿佛能夹死蚊子,好像有人欠了他百八十万不还一样。
  “怎么?”温良刚刚也听到了那个名字,随口问:“脸色这么难看?认识江行哲?他欠你钱了?”
  楚离低着头不说话。温良看他心情不好,虽然不排除楚离是故意的,好逃避刚摔了酒杯的惩罚。不过温良转念,觉得凭楚离的智商似乎还做不到反应这么快,也就默认了楚离是真的心情不好,当下难得温言道:“刚摔了酒杯的事算了,你要是累了可以去休息间坐会。”
  “黄世仁”突然转变画风,楚离颇有些不适应。他意外地看了温良一眼,想想现在自个确实心潮起伏,万一一个手抖再碎几个杯子,估计泡面都要吃不到了。为了下个月能吃饱饭,楚离从善如流地道过谢,转身回了休息间。
  休息间没有人,这个时候服务生大多在外面忙碌。满室的黑暗袭来,将休息间同酒吧分割成两个不同的世界。楚离没有立刻开灯,而是闭着眼在黑暗中站了会,才一步步走到墙角的半面镜子前。
  冷白的灯光下,擦得光亮的镜子里,映照出一张楚离熟悉的脸。他盯着这张脸看了半晌,突然微微一笑。镜子里的人同样笑着,颜色昳丽,有种偏于精致的美。他又做了一个鬼脸,镜中的人同样扭曲了脸。
  “楚离。”
  楚离对着镜子轻声叫着,解开了衬衫的扣子。白皙的胸膛露了出来,他把手放在心口处,心脏强劲有力地跳动着,没有伤口,也没有席卷全身的刻骨疼痛。
  楚离缓缓闭上眼,记忆的闸门打开,耳边似乎响起呼啸的风声,激昂的摇滚乐声……声音中他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脸上挂着自虐般的冷笑。有一团火在他心里窝着,四处乱窜找不到出口,堵得他心口火烧火燎的疼。他想要将心头的火发泄出来,却不知该如何做。在他又一次用力踩下油门之后,一辆大货车突然从横测拐出,倏然间他整个人反应不及直愣愣撞了上去。
  时间仿佛有瞬间的拉长,他觉得自己在飞,有那么一会他甚至觉得这种感觉很不错,自由自在,似乎一切烦恼都没了。他想要咧嘴笑,笑容还没来及绽放便重重落地。伴随着“咔擦”一声轻响,骨头似乎是断了。剧痛席卷全身,红色的血液自心口涌出,他艰难地想要动一动身体,却连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
  恍惚中有人朝他跑来,他喘息地看过去。天太黑,他什么都看不清楚,只感觉对方停在了离他几步远的地方,隐隐似乎在说:“怎么还在喘气,这么撞都死不了……钱还真是不好拿……”
  “你……你……”他试图开口,发出的却是低哑的喘息声。他的视线越来越模糊,脑子却是二十年来前所未有的清醒。有人要杀他!是谁?是谁要杀他?
  为什么?
  “楚离!”
  门外有人轻轻敲门,将楚离从记忆中拉回。他很快清醒,活动了下稍显僵硬的身体,慢吞吞过去打开了门。门口站着裴凯,看到楚离开门便匆匆进来,一边翻着衣服寻找钥匙,一边随口道:“对了,刚有人打听你了,就你刚回来休息的时候。”
  “什么人?”楚离想到那声“江行哲”,表情有些不好看。
  “客人呗!”裴凯不以为意,也不觉得这是什么事。楚离长得好,打听他的客人不少,都是好奇花姐从哪找的人,漂亮的跟明星似的。刚才的客人也差不多,问的也是那么几句。
  “怎么?”裴凯注意到楚离的脸色,后知后觉道:“是不是有什么麻烦?”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