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将军,小皇帝跑了[系统]+番外 作者:琼玖谦(下)

时间:2019-06-02 13:23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天作之合 系统
第34章 你真好 嘶和宁撑着床半天都没爬起来。 没事吧。系统关切地问道。 脸有点疼, 感觉嘴唇好像也肿了, 身上也有些难受。和宁声音沙哑, 手指碰了碰嘴唇就一阵刺疼,又简单活动了一下腿脚立刻放弃地大字瘫在床上。 没事, 你经常不锻炼, 猛不丁一跑步是会难受
 
第34章 你真好
  “嘶——”和宁撑着床半天都没爬起来。
  “没事吧。”系统关切地问道。
  “脸有点疼, 感觉嘴唇好像也肿了, 身上也有些难受。”和宁声音沙哑, 手指碰了碰嘴唇就一阵刺疼,又简单活动了一下腿脚立刻放弃地大字瘫在床上。
  “没事, 你经常不锻炼, 猛不丁一跑步是会难受的, 心肺功能也有点弱”系统解释道, “对了, 昨天我看你心情不好, 就给你用了点道具, 昨晚上睡得好不好?”
  和宁按了按酸胀的太阳- xue -, 瞪着空洞的眼睛望着床幔:“乱七八糟好像做了些梦,不过一睁眼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隐隐约约好像看见个熟悉的身影,但梦里都知道自己是在做梦就没追上去,果然后来又换了场景。
  到后来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索- xing -完全随梦走。
  “没事,就是帮助你进入深度睡眠的。”系统说,“你身体本来就不好, 又喝了凉风,还挨了打,我怕你生病, 就给你简单做了个常规检查, 顺便开启了自愈保护系统, 现在是不是觉得无病一身轻, 不过可惜我能力有限,只能做简单的,之前你说的什么毒素什么的我还无能为力。”
  它声音低沉,真等事情发生的时候,它才明白升级的重要- xing -。
  “没事,你别太在意那些,放心吧,没什么大碍的,对了,你刚说,什么、什么自愈、还是什么保护系统?”和宁感觉自己还是没睡醒,意识一片混乱,脑袋昏昏沉沉甚至都要听不懂它在说什么了?
  勉强分辨了几句,脑壳实在疼的受不了。
  “具体的你就不用知道了,就是祛除身体- shi -气,保养的一点小程序。”系统也有点恹恹的,感觉提不起气。
  和宁问:“你怎么了?”
  “还不是因为你。”系统都没力气跟他大声说话,蔫巴巴地回应,“我之前都没整理程序,好多金手指乱七八糟的堆在一起,想用的时候拿不出来,昨晚上没事我就连夜做了个清查,现在有点能量不足了。”
  和宁有点感动,但那个什么保护系统让他体力透支到了极限,感激的表情都做不出来,只能有气无力地口头道谢。
  “行了,有什么好谢的,咱俩什么关系,那个程序挺消耗体力的,你也赶紧再睡会吧。”系统实在撑不住了,“不行了,不说了,我先去休眠会。”
  它声音懒洋洋的,没一会和宁也在刺啦刺啦催眠一样的电流声中又一次睡了过去。
  *****
  脚上受了伤,和宁又恢复到了以前吃饱了睡睡饱了吃的猪一般的幸福生活。
  林将军把他照顾的很好,不管是脸上还是脚上的红肿都在慢慢消退,但身体依旧乏力。
  每天早上从被窝里爬起来的甚是艰难,努力两次就又重新瘫回到床上了。
  系统纳闷又担心:“咋的,这么长时间还没好?”一般来说自愈保护系统没这么大的副作用的,是他身体有问题还是自己技术上的不足?
  “不是,也不算不好,就每天下午都觉得力气差不多回来了,但一晚上过去跟被吸干精气一样,浑身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和宁说话都没劲,懒怠张口。
  系统感慨道:“你有空还是多锻炼锻炼身体,看看都弱鸡成什么模样了,脸上的肿胀到现在都还没消失,诶,我感觉你下巴上的手指印怎么还加重了?”
  “有吗?”和宁下意识摸了摸,忽然问,“下巴上怎么会有手指印,不应该是在脸上吗?”
  “不是啊,脸上有点肿,但手指印在下巴上。”系统尽可能地描述清楚,“就在你嘴角稍微往下一点点。”
  和宁动手摸了摸,碰到嘴角还有点疼,龇牙咧嘴地说:“可能不小心碰到了吧。”
  系统问:“你这两天有没有觉得身体很奇怪?”
  和宁身子僵硬一瞬,立刻回道:“没有。”
  系统:“真的没有?”
  和宁:“真的没有。”
  “骗人!”系统完全不相信。
  和宁故作镇定:“我没有,也没有骗人。”
  系统冷笑:“你TM以为你做梦我就不知道了,每天早上心跳频率都快赶上股票市场的振幅了,你是不是做什么奇怪的梦了?”
  和宁佯装镇定地摸了一本最新连载的话本翻看,一口咬定不知道,不管什么梦睡醒就忘记了。
  其实这两天的梦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也不知道是不是话本看的有些多,他总是会梦见林将军亲自己,不是亲脸颊,也不是亲头,而是亲嘴巴,还是伸舌头的那种亲亲,梦境真实到他甚至能感受到林将军嘴巴里高热的温度,简直要将自己融化。
  起初他还会很热情地配合,可是到最后林将军力气就会越来越大,像是要把自己嘴唇吞进肚子里一般,他被磨得生疼只能求饶地去推拒,可这时候林将军就会不高兴,甚至还会咬自己。
  本来就肿了的嘴唇又被尖利的牙齿细细捻磨,和宁觉得自己就像是被盯住的猎物,迟早都要进到一个叫林将军的猛兽的肚子里。
  本来如果只是梦的话,倒还不会让他这么头疼。
  可这两天他正在和林将军闹别扭,即便两人依旧睡在一张床上,但他总是刻意远离避开将军,甚至有时候一整天都不想和他说话。
  总的来说就是他单方面对林将军发起了冷战。
  但以前一直被林将军抱着睡觉,现在却只能紧贴着墙壁的和宁简直太渴望林将军的触碰和怀抱了,下意识就沉浸在了自己的美梦当中,一度分不清楚梦境和现实。
  即便林将军弄得他疼,他都没娇气,全忍了下来。
  甚至早起他还一厢情愿地觉得嘴唇和脸颊上的刺疼都是被林将军亲出来的。
  简直变.态。
  当然,这些梦他都没打算告诉系统,一来莫名其妙,二来丢人。
  都被林将军的未婚妻打成这样子竟然还幻想真的跟林将军亲亲,不知羞耻。
  和宁又郁闷又烦躁,以前不懂不觉得,现在知道了男人也能喜欢男人,两人再亲亲摸摸抱抱,睡一张床就有点别扭了,虽然他也不知道别扭在哪里,但总觉得这样不好。
  难怪会被林将军的未婚妻打,哦,不对,不是未婚妻,是自以为未婚妻的女人。
  这两天林将军一直在他耳边念叨,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和宁每次都是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也不接话。
  反正不是她也还会有别人,林将军这么优秀,喜欢他的优秀女子应该也很多吧。
  唉,更烦躁了。
  也不知道在烦什么,扯得页脚满是褶皱。
  系统冷哼道:“别想掩饰了,你说,你是不是做春.梦了?!”
  “……!”和宁一脸蒙圈,连忙摇头否认,“我没有!”
  “呵呵呵。”系统问,“那昨天早上起来你裤子为什么是- shi -的?还偷偷给扔了?你以为我在打游戏就没注意你?”
  和宁:“……”既然你看见了,为什么不早点说,害他担惊受怕一整天,甚至还变着法的套话,现在好不容易放下心来了却被挑破了,总觉得怪别扭的。
  “怎么心跳这么快,我是不是说对了!”系统咄咄逼人,吵得和宁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勉勉强强点了点头。
  “呦呵,孩子长大了嘛。”不同于方才的- yin -阳怪气,这次系统只是单纯的打趣。
  和宁翻了个白眼,索- xing -蒙住被子打算睡个回笼觉。
  “哎,不用害羞。”系统老神在在地说,“正常现象,你这都属于开窍晚的了,估计是前两天看的话本刺激的,你梦见睡了,有固定的人吗,要是有的话我们就可以锁定真爱目标了。”
  什么嘛,他以前明明也有过的,在眼皮的掩饰下,和宁又想翻白眼了。
  什么固定的人,他都连着好几天梦见将军了,难不成将军是真爱?
  开玩笑。
  系统见他不说话,以为他脸皮薄,嘚吧嘚好半天对方连声音都不出,只能放弃追问他的梦中情人。
  不过想想问了也是白问,和宁一天到晚都在将军府,根本没时间接触别的姑娘,就是做梦恐怕也是跟自己结合话本的想象共赴云雨。
  俗称遗.精。
  啧啧啧,可怜的孩子。
  不过——
  “唇齿相接,发出嗯/不知羞的声音,涎液顺着嘴角留下来,在两人唇边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那狐狸精面若桃花,双眼迷离地望着书生,身体酥软成了一滩水,被书生抱在怀里,丝薄衣物早滑落几分,露出洁白光滑又浑圆的肩头,书生视线落在那小巧精致的锁骨上,不自觉就有些痴迷,呆呆傻傻的,那狐狸精皮肤丝滑犹如上好的绸缎,她生- xing -本魅,被亲了两下早已没了力气,看向书生的眼睛迷茫,似乎在祈求着什么……”
  “够了,别念了。”和宁一把掀开被子,露出一张气急败坏,几乎要冒烟的脸。
  “啧啧啧,接下来才进入正题呢!你不想听还有人想听呢。”系统提起一口气,作势又要念,被和宁一声大喝打断,“还能有谁要听,你无不无聊,竟然还专门记这种东西。”
  系统终于逗得他跟自己说话了,呵笑道:“先不说我过目不忘,就是你自己都看了七八十乃至上百遍了,你没记住?还怕我念?”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