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庶子逆袭[重生] 作者:四月流春(五)

时间:2019-07-11 15:37 标签: 强强 甜文
赞同。 于是,庆王扭头吩咐:江尚书,你们接着审吧。 是。江勇吁了口气,主审官终于得到审讯权。 先褐国使者则抓紧机会,碰头商议半晌,最后他们豁出去了!义正辞严地叫屈,并指控: 我们太冤枉了! 海船颠簸,我们原本没带花灯,因为那东西容易碎,进贡的花

赞同。

  于是,庆王扭头吩咐:“江尚书,你们接着审吧。”

  “是。”江勇吁了口气,主审官终于得到审讯权。

  先褐国使者则抓紧机会,碰头商议半晌,最后——他们豁出去了!义正辞严地叫屈,并指控:

  “我们太冤枉了!”

  “海船颠簸,我们原本没带花灯,因为那东西容易碎,进贡的花灯其实是大皇子殿下吩咐赶制的——”

  大皇子目瞪口呆,暴吼打断:“你胡说!”

第184章 父子

  什么?

  藏毒花灯乃大殿下授意临时赶制?并非纯粹外邦进贡?

  公堂上下一齐惊呆了, 纷纷望向大皇子, 震惊狐疑。

  “大胆!你们居然敢污蔑本殿下?”大皇子脸色铁青,涵养再好也端不住了。

  “没有污蔑。”

  “我们说的是实话。”

  “制作花灯的材料全是您提供的呀, 还吩咐尽量做得精致小巧些,方便幼童玩耍。”先褐国使者委屈怨恨,人在异国势单力薄, 心知在劫难逃,从茫然恐惧中清醒后,索性不管不顾, 你一言我一语地指认。

  庆王屏息凝视,目不转睛观察外邦使者的神态,谨慎断定对方所言应属实, 他着实感觉棘手,沉吟不语。

  “什么?藏毒花灯是大哥命令制作的?”二皇子惊诧高呼, 满脸不敢置信,临场表情无可挑剔。

  “不会吧?”赵泽武睁大眼睛,其胞兄错愕问:

  “这事儿奇了,大哥,你刚才怎么不说?”

  五皇子眼珠子定住,垂首,冥思苦想。

  “我——你们什么意思?都看着我做什么?”大皇子扼腕咬牙,深感倒霉透顶,铿锵有力辩解道:

  “蛮夷女干贼一派胡言,我何曾命令他们制作花灯了?年前年后忙得脚不沾地,哪儿有空理睬海外不知哪个偏僻小国的使者!烦请诸位动动脑子,如果连制作元宵花灯也要亲自监督,那我还要不要做其它事了?”

  嗯,听着也有道理。

  宫廷一应物品要么内造、要么进贡,均有专署专人专管,不可能劳动皇长子。

  然而,下一瞬,堂外忽然传来禀报:

  “诸位殿下,奉命前去使者殿调查的大人们返回求见复命。”

  “传。”大皇子强按捺盛怒,在场属他序齿最尊。

  庆王抬眼望去,只见刑部的两名郎中、几位推官等手捧若干证物上堂。

  “你们发现线索了?快报给几位殿下啊!”主审官江勇催促,在亲王皇子跟前,他的尚书架子一低再低。

  “是。”刑部郎中硬着头皮,拱手道:“下官禀告诸位殿下、大人:涉案花灯乃先褐国使者所制,在其住所搜出残破的一盏,经仵作查验,花灯内蜡烛亦藏毒,确凿无误。并且,据使者殿管事和杂役供认,先褐国使者制作花灯的一切材料皆由、由……”他犹豫忐忑,尾音逐渐消失。

  “实话实说便是,干脆点儿,陛下等着看口供呢。”赵泽文心急如焚,一心想揪出伤害儿子的凶手。

  “是。”郎中咽了口唾沫,目视自己的鞋尖,小心翼翼告知:“据初步调查,先褐国使者制作花灯所用的材料皆由大、大殿下府上的管事年珥提供。”

  此言一出,刑部公堂鸦雀无声。

  翌日

  正月十六,年刚过,辰时末,风停雪止,太阳在薄云后迸射万千光芒,照得乾明宫亮堂堂。

  然而,承天帝心里却阴沉沉。

  他从去岁万寿节后开始上朝,重新接过国务,早朝结束后回寝宫,匆匆用了早膳,先探望皇孙们,随后听取皇子们的禀报。

  “父皇,儿臣冤枉!”

  跪地的大皇子哽咽,双目红肿道:“儿臣全不知情,一切都是底下管事年珥隐瞒干的,求父皇明察。”

  “年珥呢?”承天帝语调平平。

  “畏罪自杀了。”大皇子恨得咬牙切齿,怒形于色道:“父皇,他居心叵测,令儿臣百口莫辩,您请想,儿臣至于那般糊涂愚蠢吗?毫无理由啊!”

  承天帝伸手抻抻领口,又问:“涉事的外邦使者呢?”

  “在押刑部地牢,负隅抵赖。”

  承天帝颔首,并未表态,冷静吩咐:“元宵夜发生的事儿,百官皆知,让刑部的人继续查,彻查到底,不得延误。”

  “是。”

  承天帝挥挥手:“你下去忙吧。”

  “父皇——”

  “去吧。”承天帝闭目养神。

  “是,儿臣告退。”大皇子忐忑至极,灰头土脸,行至殿外廊下时,其生母韩贵妃正跪地请罪,一袭藕色襦裙,简单挽髻,素面朝天,熬得眼下两片青黑。

  “母妃——”大皇子刚开腔即被打断,韩贵妃镇定从容,轻声催促:“殿下,你快办正事去吧,我候着面圣。”

  “是。”大皇子无可奈何,悲愤躬身告退,步伐沉重,勉强维持表面平静。

  乾明宫内

  承天帝长叹息,缓缓倒向躺椅,眉间拧出一道深刻的“川”字,淡淡说:“雍儿?”

  “儿臣在。”庆王从屏风隔间内踏出,处变不惊,一向面容沉稳,通身气度令人信赖。

  “你听着认为如何?”

  庆王正欲开口答,却见李德英领着一名宫女装扮的女子进入,那女子两手端着茶盘,举手投足端庄规矩,李德英先奉茶与承天帝:“陛下请用茶。”随后奉与庆王:“殿下请用茶。”

  “老奴告退。”李德英毕恭毕敬,领宫女离去,后者全程垂首,但转身时悄悄抬眸看庆王,得到一瞬平稳回视,她是白琼英。

  白琼英已被承天帝秘密召入宫月余,平时除了回话就是伺候茶水,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片刻后

  承天帝疲惫道:“坐吧。”

  “谢父皇。”庆王落座,开门见山说:“宫禁森严,人或物进出都必经层层盘查,花灯藏毒绝非易事。”

  “你言下之意是此案凶手又——又是谁?”承天帝张着嘴,艰难地转了个弯。

  “案情尚未水落石出,儿臣不敢妄言。”庆王谨慎答,唯恐刺激大病初愈的年迈父亲,宽慰道:“您别担心,儿臣问了宋慎,他表示皇孙的伤势医治及时,只要仔细调养,会恢复如初的。”

  “旻裕怎么样?他伤得最重。”承天帝担忧倾身。

  “已经止痒止疼,正在休养消肿。”庆王答。

  “务必治好皇孙,他们是延续大成的血脉。”承天帝郑重肃穆。

  “那是自然。御医正日夜贴身照料,加之宋慎医术精湛,假以时日,皇孙们将给您请安谢恩。”庆王竭尽所能地安慰父亲。

  承天帝坐着,闻了闻茶香、又晃了晃茶水,眼神晦暗莫测,有感而发,慨叹道:

  “茗茶茗茶,世人都要求朕‘明察’。唉,倘若朕果真公正严明、铁面铁腕,必将使得家散国危!雍儿,你明白吗?”

  “儿臣愿为您分忧,无论何等危难,在所不辞。”庆王眼神清明坚毅,一字一句,低声规谏:

  “父皇,世间虽有‘水至清则无鱼’之说,但倘若放任女干邪搅浑水伺机谋取私利,久而久之,水就不仅只是浑浊了,它可能变成污秽粘稠的死水,到时谁能存活呢?”

  承天帝一怔,呆坐愣神,继而用力闭上眼睛,头发灰白,皱纹密布,老态龙钟。

  “您一世英明宽宏,胸襟博大,儿臣却莽撞驽钝,若有失言之处,还望父皇见谅。”庆王又说。他忠正果决,而非愚忠愚孝,无法坐视不理。

  乾明宫富丽堂皇,华美绝伦,无论酷暑严寒,殿内始终舒适怡人,老皇帝却寒战抖了抖。

  良久

  “你的性子,真像朕年轻时候。”

  “好,好。”承天帝颔首,眉眼耷拉,欣慰凝视儿子,法令纹深刻,颤声道:“拖得太久,朕左思右想,可惜并无两全之策,今夜必须做个决断了。”

  “求父皇保重龙体。”庆王起身,为父亲掖了掖盖住腿脚的薄毯子。

  承天帝闭目沉思许久,嘱咐道:“宫里忙乱,你带小九回王府去,顺便歇会儿,酉时中到这儿来,朕有差事吩咐。”

  “是。”庆王并未多问一句。

  “记住!你亲自护送小九,千万别交给底下人,以免当街又冒出个疯子。”承天帝心有余悸,对皇后已故的胞妹极度不满。

  “您放心。”

  午时·庆王府

  庆王搁筷,漱口擦嘴擦手,喝了两口茶,叮嘱弟弟:“你下午随意,明早开始照旧读书。”

  “哥,父皇为什么不准我陪伴他?”赵泽安苦恼问,食不下咽。

  庆王起身,语重心长地教导:“别胡思乱想,记住:父皇仁慈,一贯疼你!”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