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庶子逆袭[重生] 作者:四月流春(四)

时间:2019-07-11 15:38 标签: 强强 甜文
而去。 庆王又抹了把脸,走进临时的简陋帐幔隔间,换了干净衣物,而后返回兄弟们中间。 凶残暴戾,令人发指! 大皇子愤慨激昂,铿锵有力道:凶手潜入皇宫御花园杀害宜琳,手段残忍,一旦揪出,势必将其碎尸万段!可怜大妹妹,年纪轻轻,却惨遭横死,我做大哥

而去。

  庆王又抹了把脸,走进临时的简陋帐幔隔间,换了干净衣物,而后返回兄弟们中间。

  “凶残暴戾,令人发指!”

  大皇子愤慨激昂,铿锵有力道:“凶手潜入皇宫御花园杀害宜琳,手段残忍,一旦揪出,势必将其碎尸万段!可怜大妹妹,年纪轻轻,却惨遭横死,我做大哥的,心里、心里实在……唉!”他语带哽咽,抬袖遮了遮眼睛。

  “大哥请节哀。”瑞王病体难以支撑,斜倚软椅,沉痛指出:“凶手明显非常熟悉御花园,否则他如何能出入自如?”

  “经紧急盘查,禁卫揪出了一些嫌疑犯,但我认为,凶手多半不是太监或宫女——御花园当差的,谁不认识宜琳?胆敢杀害皇室公主,罪当凌迟九族,他们个个有家有口,谁敢?再者,宜琳……的伤口,太医诊为蛮力殴打所致,且现场只有一人的足印,我认为凶手应是男子。”火速返回皇宫的五皇子严肃表明。

  “五弟所言有理。”庆王微颔首,沉声道:“不过,一切有嫌疑的太监宫女必须自证清白,世间奇人异事颇多,入宫筛选虽严格,但不排除混进害群之马的可能。”

  六皇子赵泽文义正词严指出:“皇姐被害,我们都很难受。小武虽然在家宴前后跟姐姐发生争执、案发时也同在御花园,算有嫌疑——可是,兄弟们仔细想想,小武生性懒散,从小不爱骑射武艺,加之开荤后沉溺酒色,纵欲掏空了身子,他弱得很。皇姐……死前极力挣扎,指甲折断好几根,刚才验身诸位俱在场,小武从头到脚,可有一处破皮?”

  “就是嘛!”

  赵泽武愁眉苦脸地叫屈:“皇姐死得那样惨,怎么可能是我干的?哎呀,看一眼已吓得不行了。”

  “老七,你闭嘴。”庆王语调平平嘱咐。

  “好,好吧。”赵泽武无可奈何地缩到旁边,一个没注意,与八皇子肩并肩,他想也没想,当即挪远了些!

  “七、七哥,我刚去弥泰殿见了皇姐最后一面。”赵泽宁满脸畏惧,抄手拢袖,缩着肩膀,哆嗦说:“她一头一脸的伤,手还向上伸着,好吓人呐!我问太医怎的不给装扮装扮,太医说——”

  “得得得!闭嘴吧你,还嫌不够渗人么?”赵泽武劈头斥责,焦躁得很。

  “我、我只是害怕,心里一直想着,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凶手会不会还躲在御花园的林子里、假山洞里、水里——”赵泽宁战战兢兢,忐忑扫视四周,实则心花怒放、得意洋洋,表面却一副受惊过度的无措恐惧模样。

  恰好,突然一阵风袭来,荷池枯叶簌簌沙沙作响,燃烧的火盆“噼啪”一声。

  “住口!你别疑神疑鬼行吗?忒烦人。”赵泽武颤声打断,不自知地也抄手拢袖,耷拉着肩背,紧张打量茂盛的树丛花草。

  “老七、小八,你俩安静点儿成吗?”大皇子头疼地转身喝止,拿畏缩并排的两个弟弟没辙。

  “八弟,御花园已被禁卫严防死守,凶手若还在园中反而好极,生擒了慢慢儿地审!”庆王冷冷道。

  赵泽宁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他咬紧牙关,暼一眼不远处的容佑棠,一溜小跑到兄长身边,状似好奇地问:“三哥,二哥还没醒酒吗?”

  “尚未。”庆王无奈答,正目不转睛地检查从水底寻获的粗布——此乃赵泽宁蒙住赵宜琳头部的那块,入水后单独散落,被庆王带人一点一点摸了出来。此外,还寻获若干头钗、珠花、鞋子等遗物。

  “泽祥实在太不像话了!”

  大皇子皱眉摇头,极力忍住窃喜,摇头,高声叹息:“唉,宫里出了大事,宜琳被害,他却喝得醉倒,昏睡御花园!而且,他就醉倒在前面假山石洞里,距此处并不远,居然没听见打斗动静?”

  此言一出,众人不约而同沉默了:长公主被害,同在案发现场、有作案时间的竟有两位皇子!

  其中,七皇子的理由是摘花献母以表孝心,二皇子的理由是家宴醉酒不慎昏睡;“二哥仍未彻底清醒,待其醒酒后,一切自有分晓。”庆王字斟句酌答腔。

  “哼!”左脸指印红肿的赵泽武忿忿不平,委屈地嚷:“事发时二哥也在御花园,明明他离荷池更近呢,父皇却独独打我一个,你们也独独剥衣裳验我的身,这是什么道理呢?”

  “因为你欠教训!”赵泽文严厉训斥。

  “老七,不如你与小九一道陪伴父皇吧?”庆王头也不抬地提议,他正与瑞王等人研究物证。

  “我、我——”赵泽武悻悻然,赶紧表态:“还是不了,三哥,我想留下来帮忙捉拿凶手。”

  “那就安静认真些!”庆王冷哼。

  两刻钟后,容佑棠大概清楚了案情经过,与禁卫统领一起退出停尸的弥泰殿。

  “曹统领的意思是:入夜后,御花园荷池附近有禁卫来回巡查?”容佑棠问。他刚才远远目睹了长公主遗容,虽然只给看一眼头面部伤口、折断指甲的十指等部位,却足以惊心骇目!令其久久无法回神——今夜以后,皇家仅剩两位公主了。

  “是的。”曹立群语速飞快,解释道:“贵人们入夜一般不进园游玩,曹某上任后,按旧例安排巡查换防,六人一队,带刀,三个时辰一换,日夜不停。”

  “两队换防交接大概需要多久?”

  “这……”曹利群狼狈语塞,暗中埋怨夜晚闹别扭入园结果遇害的长公主、责怪其不知要连累多少人。

  容佑棠正色道:“曹统领别误会,我并非质询,只是奉旨协助查案、却对内廷防卫一无所知,少不得多嘴问两句。”

  “这是自然,曹某明白。”曹立群挤出一抹客套微笑,斟酌答:“御花园占地甚广,亭台楼阁、花木假山、游廊池塘什么的,曲折繁复,换防需走到指定的地点,且一贯重视避免同时进行,必须交错,两队交接……约莫需要半刻钟左右。”

  容佑棠凝重点头,叹为听止,说:“由此可知,刺客对御花园、对各处禁卫换防是何等的了如指掌!堪称来去自如。”

  “唉,曹某也不敢保证禁军中是否出了贼。”曹立群懊恼扼腕。

  容佑棠猛地回神,忙歉意道:“抱歉,我并无任何证据,只是按常理推测而已。”

  曹立群难掩沮丧焦虑,虽匆忙换了干净衣物,头发却沾满半干的斑斑淤泥,愁苦坦言:“容大人无需如此,别说你了,就连曹某自己,也忍不住按常理猜了猜:刺客要么本身是熟门熟路的宫里人,要么是有宫内熟人接应的外人。”

  容佑棠不置可否,只凝神细听。

  片刻后,他们返回案发现场。

  “哎,容哥儿,父皇真是器重你啊!”正喝茶压惊的赵泽武搁了茶钟,颠颠儿地迎上前,心急火燎叮嘱:“你务必用心地查,尽快揪出真凶,彻底洗清武爷的嫌疑,否则日子没法过了。”

  容佑棠已知晓案情经过,但不便多话、更无法承诺什么,只能说:“下官必定竭尽全力。”

  此刻,庆王在帐篷内遥遥唤道:“容大人,过来。”

  “是。”容佑棠朝赵泽武点点头,快步踏入,习惯性想走到庆王旁边,八皇子却状似不经意的一个挪步,抢占其本想站的位置,他只好走到五皇子身边。

  “清楚大概经过了?”庆王低声问。

  “曹统领已细细说了一遍。”容佑棠小心谨慎,端正克制,唯恐不慎露出不尊重死者的神态。

  荷池堤岸旁临时搭设了帐篷,帐内仅有一圆桌、几把椅子,瑞王天生孱弱,披着厚披风,正翻看禁卫提供的御花园巡查换防档册,掀页的手指苍白、指甲缺血乌青,头也不抬;其余皇子奇异地扫视容佑棠,但没说什么,毕竟对方是承天帝钦点进来协助破案的。

  “殿下,这些是……?”容佑棠轻声问,佯作不知某些异样眼神。

  “长公主的遗物。部分从地面拾获,其余从水底打捞。”庆王答。

  大皇子开门见山问:“容大人有何高见?父皇特地传召入宫,想必你应能帮忙。”

  “下官愚笨,承蒙陛下赏识,大殿下谬赞了。”容佑棠谦道,他盯着桌面整齐排开的红翡耳坠等首饰,话音一转,说:“据长公主的奶娘侍女们辨认,其佩戴的名贵首饰一件不少,说明凶手并不为谋财。”

  “这是自然。”大皇子蹙眉,嗤之以鼻道:“天底下岂有宵小敢潜入皇宫谋财害命?被抓是要诛九族的。”

  容佑棠点点头,继续分析:“且容下官斗胆,冒死说一句,据太医验后称,长公主乃重伤清醒时溺亡,其遗体并无受过侵犯的痕迹——”

  “住口!”大皇子断然喝止:“你放肆!”

  “大哥,他只是陈述客观事实而已,为了尽快缉凶,避讳先放一放罢。”庆王正色提醒。

  “容大人,你继续,若能破案,本王重重有赏!”瑞王终于抬头,嘴唇乌紫,双目迸射熊熊怒火。

  “多谢诸位殿下大度谅解。”容佑棠端正一拱手,意识到自己言辞欠妥,立即将“长公主”替换为“被害者”,口齿清晰地分析:“曹统领称两队禁卫换防大概需要半刻钟,现场已被严重破坏,据最先发现的禁卫称只有一人足印。那么,姑且假设凶手是一人,且不为财色,从被害者的伤势看,凶手必定于极短的时间内连续下死手袭击、致使被害者无法呼救,狠毒殴打后,将其推入水溺亡。”顿了顿,容佑棠条理清晰地总结:“诸位殿下请想,短短半刻钟,凶手还得为自己留出撤离潜逃的时间,由此推断,作案过程非常短暂,凶手应该没有停顿迟疑,极为狠绝,毒打溺亡,完全是奔着快速杀死被害者采取的举措。”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