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重生 >

庶子逆袭[重生] 作者:四月流春(三)

时间:2019-07-11 15:39 标签: 强强 甜文
赵泽雍信步近前,状似随意,一目十行,看得飞快,面无表情:唔,这是他的字迹。那小滑头,读书刻苦认真,又懂揣摩圣意,名次应当不会差。 如何?承天帝问,目不转睛。 赵泽雍皱眉,指向答卷裂痕和墨汁涂染部分道:父皇,此考生卷面如此不洁。 哥,我知道原因

  赵泽雍信步近前,状似随意,一目十行,看得飞快,面无表情:唔,这是他的字迹。那小滑头,读书刻苦认真,又懂揣摩圣意,名次应当不会差。

  “如何?”承天帝问,目不转睛。

  赵泽雍皱眉,指向答卷裂痕和墨汁涂染部分道:“父皇,此考生卷面如此不洁。”

  “哥,我知道原因!”赵泽安挤到父兄中间,仰脸,噼里啪啦解释一通。

  承天帝再掸掸答卷,无奈道:“确实有碍观瞻,但不是这人的错。”

  “范锦?”赵泽雍摇摇头,顺势评价一句:“过于急躁莽撞了。”

  “唔。”承天帝赞同。

  沈轩林济生不约而同,立即将范锦打入三甲榜尾!

  “言之有物,有理有据,算有些见识。”赵泽雍评价容佑棠答卷道。

  “此人不是你府上的常客吗?”承天帝状似兴致盎然,问:“据档册载,他目前在北营,效命于你?”

  赵泽雍坦然点头:“是。”

  “父皇,容哥儿被派在伙房了。听他说,主要负责采买菜蔬、管将士的一日三餐。”赵泽安由衷感慨:“听着怪无趣的,远不如陪我去王府后山捉蟋蟀好玩。”

  赵泽雍挑眉,正色训导胞弟:“天底下不存在‘好玩’的职位,都得脚踏实地做事。

  “采买菜蔬?一日三餐?”承天帝莞尔,问:“他做事如何?”

  赵泽雍答:“时日尚短,目前伙房一切正常,儿臣暂未发现其错处。”

  “怎的把他派去伙房了?”承天帝忆起容佑棠白净俊美的长相,很有些难以想象他在伙房忙碌的场面。

  “伙房亦是军中要处。”赵泽雍严肃指出,直言道:“他虽然踏实勤恳、机智灵敏,但年纪甚小,缺乏磨砺,儿臣岂能放心委以重任?”

  承天帝不疾不徐道:“国子监的优秀学子、今科会试第三,却被你派去当伙夫了。”

  赵泽雍身姿挺拔,丝毫没觉得自己做法欠妥,铁面无私道:“哪怕才高八斗,也得会切实做事才行!伙房繁杂琐碎,治理不易,刚好试试他的能力。”

  承天帝没再说什么。

  看看天色,赵泽雍干脆利落道:“时辰不早,父皇可有吩咐?”

  “急着走?”

  “父皇日理万机,请珍重龙体,儿臣不宜过多打搅。”

  承天帝脸色稍缓,板着脸说:“自家父子,无需如此见外。莫非不愿意留下用膳?”

  “不敢。”赵泽雍无可奈何垂首。

  “父皇,我还没看完,那孔雀怎么办?”赵泽安忍不住提醒。

  承天帝意味深长笑道:“不必多看了,孔雀你带回去养着玩吧。”

  翌日上午

  恰逢容正清过寿,他初入京,亲友甚少,容佑棠父子自然前往贺寿。

  京城居不易。容正清叔侄和许淮、秦浩良,三家交好,暂时租赁一所独院居住。

  其中,秦浩良携妻儿一同上任,有两子一女,其女儿年方十六,生得秀美婀娜。

  “伯伯,哥,你们来啦!”容瑫眉开眼笑,奔下门口台阶,抢步搀扶下马车的容开济——他已改口,不再称容佑棠“表哥”。

  “瑫弟,四叔呢?”容佑棠笑问,他也改口了,转身接住管家从马车内递下的寿礼,容瑫身边的小厮忙接手。

  “今日休沐,四叔邀了几位同僚,叔伯们正在里边喝茶。”容瑫语速很快,明显带南方水乡口音。

  “伯伯,您慢点儿。”容瑫恭敬搀扶容开济。

  “好孩子。”容开济仔细端详半晌,笑道:“又结实许多了。水土不服而已,饮食仔细些,多住一阵子,保证长成个壮小伙!”

  容瑫不好意思地笑:“多谢伯伯关心,都怪我身体不争气,让长辈们担忧挂念。”

  “切莫如此,只管放宽心,书院挑定了吗?”容开济关切询问,努力与新认的亲戚寒暄,边走边聊。

  容佑棠却驻足不前,疑惑扫视巷口:没人啊,为什么我觉得有人在窥视?

  “少爷,怎么了?”李顺跟着疑惑四顾。

  “没什么。”容佑棠摇摇头,皱眉踏进小院。

  宅院虽小,但收拾得十分整洁,客厅内除了许淮、秦浩良,容家人之外,又有受容正清邀请前来的七八个同僚,倒也热闹。

  “佑棠,来!”

  容正清满面春风,骄傲把外甥推到宾客前,欣慰介绍道:“诸位,这就是容某失散多年的侄子。”

  “哟?不错不错,一表人才呀。”

  “听说令侄在国子监读书?”

  “嗳,今科会试第三,正是眼前这位!”

  ……

  容佑棠忙谦虚拱手见礼,逐一对答,他见惯此类场合,应对起来游刃有余,大方得体,宴席间,被众人狠夸了一通,融洽热闹,谈笑声直飞出院外、飞到不敢置信的周仁霖耳中。

  什么?!

  周仁霖目瞪口呆,如坠冰窟:几天不见,正清失心疯了吗?佑棠明明是他的外甥,怎变成侄子了?

  究竟怎么回事?

  同朝为官,周仁霖多番留心,他知道容正清今日过寿,故特意假借游赏书铺的机会,命家仆留在外面街上,他悄悄寻到此处。

  周仁霖在院墙外焦急徘徊,百思不得其解,只能猜测庶子舅甥心里怨恨,赌气胡诌。

  然而,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巷口拐弯处,一顶小轿内。

  “呵呵。”

  “我就说,世上就没有不偷腥的猫!”

  杨若芳脸色铁青,止不住地冷笑,讥讽道:“怪道他整日心神不宁,果然外边又有女人了!苏氏有孕,无法伺候,他是一时半刻也忍不住啊。”

  “夫人息怒,许是小子们弄错了。”心腹劝道。

  “一个容氏、又一个苏氏,他周仁霖究竟准备纳几个小妾?!”杨若芳揪紧丝帕,恨得咬牙切齿,怒问:“这回的贱蹄子叫什么?”

  “夫人,那女的叫秦映雪,她父亲刚补了户部的七品缺。大人好几回悄悄来这巷子,小的两次亲眼看见他进去了,半天才出来。如果光明磊落,大人为何总找借口支开小的们呢?”小厮唾沫星子横飞,急欲邀功。周家下人众多,一多半是主母耳目。

  “你做得很好,回头有赏。”杨若芳说完后,忍耐半晌,发现完全没发忍!遂不顾阻拦,执意下轿。

  “走!随我去会会新姨娘!

  杨若芳携十几下人,气势汹汹朝丈夫走去,准备兴师问罪。

  与此同时

  护城司下属的一队九门巡卫今日一改带刀巡街的凶神恶煞模样,喜气洋洋,咣咣咣,使劲敲锣,首领端着红漆托盘,内有三份红纸金字喜报。

  “嘿,放榜啦?”

  “谁啊?状元榜眼探花,都谁啊?”

  “哎,大哥,状元是谁呀?”沿途百姓兴致勃勃打听,迅速簇拥了浩浩荡荡一大群人。

  官差吆喝道:“随我们同去青云客栈便知。”

  片刻后,报喜队停在青云客栈前,高呼:“

  “今科探花,绛州乐商邓奎;今科榜眼,绍州牧恩徐凌云。请二位速出来接喜报!”

  几百人围堵在客栈门口,轰然议论,拼命踮脚,争相目睹榜眼探花风采。

  很快的,恰好同住青云客栈的邓奎、徐凌云脚底发飘走出来,眼睛发直,神情恍惚,被客栈掌柜推着跪倒,哆嗦抖手接下喜报,激动得又哭又笑,完全没顾上打赏报喜官差。

  幸亏客栈掌柜早有准备,慷慨解囊,挨个给了跑腿钱。

  “状元呢?”

  “急死我了!状元是哪个?”

  “大兄弟,能透露一下吗?”围观数百人七嘴八舌问,放榜一贯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

  为首的官差威风凛凛,神气托举红漆托盘,放开喉咙喊:“走!去东大街,给状元郎送喜报。”

  不多时,众官差停在容氏布庄前。

  “哎!哎哎哎!停在咱门口了!”

  管事江柏大叫,伙计们急得不行,却不敢贸然询问,怕闹笑话,屏息凝神,忐忑观望:只见那为首官差拿起喜报,施施然打开,抑扬顿挫念道:“今科状元:直隶东城容佑棠。容佑棠,可是贵府公子?”

  霎时,群情轰动,陡然爆发一阵热切兴奋的议论声,什么样的动静都有。

  “是!是是是!”江柏欣喜欲狂,点头如捣蒜,语无伦次道:“容佑棠吗?容佑棠?没错,我们少爷是叫容佑棠。”

  “速请状元郎出来接喜报。”官差催促。送喜报乃肥差,能拿赏钱。

  “可、可我们老爷少爷出门走亲戚去了啊!”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