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士兵突击同人)咋说都该来追我了 作者:袁华绝代

时间:2019-05-14 19:52 标签:
1 袁朗就要离开A大队了,袁朗被调去参谋部当战术参谋,调他过去的人是他的老上司铁路。 面对中队长的即将离开,三中队的人个个黯然神伤。 吴哲说,敢来一个更烂的队长吗? C3说,希望下一个队长是娃娃脸,并且没有拍人脸的爱好。 石丽海说,你们这是喜新厌旧
 
 
袁朗就要离开A大队了,袁朗被调去参谋部当战术参谋,调他过去的人是他的老上司铁路。 
 
面对中队长的即将离开,三中队的人个个黯然神伤。 
 
吴哲说,敢来一个更烂的队长吗? 
 
C3说,希望下一个队长是娃娃脸,并且没有拍人脸的爱好。 
 
石丽海说,你们这是喜新厌旧。 
 
成才说,我还没有超越他,他为什么就走了? 
 
许三多说,哦,许三多没说,许三多在哭。 
 
齐桓说,齐桓不是说,齐桓在吼叫:“黑漆漆的一堆人蹲成一圈干什么!抓鬼啊!统统回去睡觉!” 
 
“齐桓啊,”袁朗从后面拍拍齐桓的肩膀,“让他们去吧。” 
 
“欠削!”齐桓一指刚一堆人蹲着的地方,此刻那地方就像刚被抹布抹过的桌面,已然空无一物。 
 
袁朗笑,袁朗掏掏耳朵,袁朗转着眼珠看看远方,又看看齐桓,“这个么——哎你不了解人心啊。” 
 
“我不了解人心?”齐桓回看袁朗。 
 
袁朗嗤笑两声,搭上齐桓的肩膀,用低沉而又好听的声线缓缓说道,“你看,我就快走了,大家该多伤心,明白了?虽然这是在A大队,但有时候也不要太苛刻,要允许大家悲伤的情绪得到适当的发挥。” 
 
说完袁朗掏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还有啊齐桓,我说,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点上烟,斜眼看齐桓。 
 
“队长……”齐桓想了半天,“我……” 
 
“别吞吞吐吐的,像个娘们,”袁朗吸了口烟,“我知道,这些年,啊,你作为我的下属,有很多话,是不能说,也不可以说的,现在机会来了,还不赶紧抓住?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有什么工作上的烦恼,生活里的苦闷啥的——”斜眼看。 
 
“其实……” 
 
“其实什么?”袁朗把吸了没几口的烟扔到地下,美好时刻不要破坏气氛。 
 
“其实我真的有些疑虑……” 
 
“甭疑虑,”袁朗目光闪闪的看着齐桓,“有些事情看起来很难,有的目标看起来高不可攀,可其实说不准的,指不定你一说,就成了。” 
 
“我真的有些疑虑,关于接替队长位置的事情……” 
 
“……”袁朗哑声,“这个……” 
 
晚上袁朗躺床上翻了个身,离开A大队,很舍不得,更舍不得的是一帮小兔崽子,虽然组织上的安排不能违抗。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多年来一直默默跟在身后、对自己关怀备至、从各方面都流露出微妙的深厚情感的齐桓, 
 
袁朗心想,那人吧,咋说都该来追我了。 
 
 
齐桓接任队长的事情最终确定下来,而袁朗明天就要离开A大队,最后一次训练完毕,天色已黑,袁朗心想这都最后一天了,怎么还不见齐桓有啥表示呢? 
 
齐桓站在那儿,就见自家队长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这是袁朗在A大队的最后一天,也是他任职队长的最后一天,不过,这天似乎过的很平静,齐桓认为,这不是一种正常现象,按理,袁朗应该抓紧这最后的时光拼命削南瓜才对。 
 
果然,似笑非笑的袁队长忽然用无比亲切的、关心备至的、甚至是有点儿痛心疾首的语气对齐桓说,“上375峰顶去看看?” 
 
齐桓往周围一看,人都回去睡觉了,袁朗又没说集合,这话看来只是对着自己说的,好吧,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到了375峰顶,袁朗一屁股坐到草地上,不说话了。 
 
袁朗不说话,齐桓也不说话,齐桓猜想队长单枪匹马把自己拎来375绝对没有好事儿,但他不在乎,袁朗想削,他齐桓就奉陪到底,谁让他是自个儿队长呢!这都最后一天了,袁朗想怎么削就怎么削!一日队长,终生队长! 
 
黑暗里看不清袁队长的表情,齐桓就见袁朗转过头来,眼神熠熠的看着自己,过了会儿袁朗又转过头去。 
 
“这可是最后一天了,啊,齐桓。”袁朗又重复着殷切叮嘱了一句。 
 
有啥就来呗,革命军人,抗得住!齐桓回望自家队长。 
 
袁朗倒没啥特殊举动,只是坐在那儿,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 
 
袁朗在等,可齐桓连个粗声喘气儿的动静都没有,袁朗继续等,袁朗等了很久,袁朗等无可等。 
 
袁朗一怒之下就把手电筒给打开了,他要看看这兔崽子磨磨唧唧的在干什么,脸上啥表情,作风这么就这么拖拉,动作怎么就这么迟缓呢?太辜负他多年的训练和培养了! 
 
结果这手电筒的光线刚一亮起,齐桓就迅如猛虎的扑到袁朗身上,把手电筒给关了,整个人也把袁朗给压得死死的。 
 
袁朗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爆发啦,终于爆发啦?! 
 
声音低低的带上了一股耍赖的味道,“我说齐桓,演习开始的信号弹还没放,你就要进攻蓝军指挥所?” 
 
齐桓压的力道很重,袁朗这么躺在下面其实并不舒服,忒心急了点儿!袁朗暗自嘀咕,但是,转念一想,这不能怪齐桓,都这么多年了,是个人都得憋坏了不是?其实,也不算忒心急的,这么想的话…… 
 
大字形一躺,头一歪,牙一咬,“来吧!”忙又补一句,“别急,轻点儿。” 
 
身上的分量忽然又轻了,齐桓一跃而起,嘿嘿笑着,“队长,以为你折腾什么呢,这回我可成筛子了。” 
 
“什么筛子?”袁朗躺那儿愣愣的问。 
 
“夜战的时候,你把手电筒一开,这不明摆着向人说,向我开枪吗,我刚可救了你了,啊。还有什么考验,一股脑拿出来吧,我知道你心里有气。” 
 
袁朗嗖一下坐起来,差点咬碎一口钢牙,“我是心里有气,”抬起一脚踹齐桓屁股上,吼道,“刚是一颗炮弹,你小子已经完蛋了!完蛋了!” 
 
 
袁朗离开A大队了,临走的时候一帮大老爷们本来嘻嘻哈哈的还没个正经,后来也不知谁带的头,忽然就嚎啕起来。 
 
眼睛鼻子都往一块儿凑,脸还拧着歪着,知道的是欢送原队长,不知道的以为这块地方发生啥人间惨剧了。 
 
袁朗最后望了A大队的大门一眼,捧着盒子上车,灰溜溜的走了。 
 
到参谋部有很长的路途,袁朗在车上就那么往那儿一趟,什么参谋部,什么战术参谋,明摆着就是从一线撵自己下架。 
 
我还没玩儿够呢。袁朗满不是滋味的想。再一想齐桓,“臭小子!”一年前去X集团军的一幕再次浮上眼前…… 
 
那本来是一次普通的对抗演习,演习完毕之后,X集团就在郊外摆上了宴席,明为欢送,实为灌死丫挺的。 
 
尤其袁朗等人成为了集团军重点照顾对象,酒是一轮轮的来,人是一拨拨的灌,袁朗本没有什么酒量,这一点齐桓最清楚,因此那次敬袁朗的酒,十有八九都被分队长给挡到自己肚子里去了。等喝完了,袁朗把齐桓往车上一架,齐桓嘴里还嘟囔着,“喝!再干!” 
 
“德- xing -!”袁朗嘴里说着德- xing -,心里也清楚齐桓这不都为给自己挡酒挡的嘛,回到A大队照例,齐桓喝醉了就由袁朗来照顾,就像只要袁朗喝醉了就会由齐桓来照顾一样。不过这次这集团军实在是厉害,袁朗都没见过齐桓醉成这样的,走两步路都能歪上五六个弯,等到了袁朗宿舍门口他还哼起歌儿来了。 
 
还没来得及开灯,打开房门袁朗就架着齐桓先去床上躺下,等把齐桓扔到床上,袁朗一个胳膊还枕在齐桓脖子底下,正想抽出来去弄块- shi -毛巾给齐桓敷上,床上的齐桓咕咕哝哝的忽然伸出胳膊把袁朗拉了下来,而后迅速一个翻身把袁朗压到自己身体底下。 
 
“齐桓,让开,齐桓——”袁朗伸手拍了拍齐桓红的发紫的脸颊,忽然一股酒气扑面而来,紧接着袁朗就感到嘴巴上像被什么东西给烫到一样,定睛一看,齐桓居然一低头吻了上来。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