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士兵突击同人)向日葵+番外 作者:幸福的子弹

时间:2019-05-14 20:09 标签:
1 宿醉 375峰是A大队方园百里的致高点,山峰颇有连绵曲折之势,在夜色里就象一只挺大的拖拖拉拉的怪兽。在怪兽脚下弯弯的山路上一辆陆虎有点兴奋的奔腾着。袁朗认为自己没有喝多,可以算得上是今晚难得清醒的几个人。除了自己应该还有许三多,不过他现在坐在
 
1  宿醉
375峰是A大队方园百里的致高点,山峰颇有连绵曲折之势,在夜色里就象一只挺大的拖拖拉拉的怪兽。在怪兽脚下弯弯的山路上一辆陆虎有点兴奋的奔腾着。袁朗认为自己没有喝多,可以算得上是今晚难得清醒的几个人。除了自己应该还有许三多,不过他现在坐在副驾位置上咧着大嘴冲着黑乎乎的车窗傻笑呢,也有点可疑。严格来说,后座那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有一个也保持着基本的清醒。成才具有狙击手本能的近乎严苛的自制力,面对师侦营那帮小子轮番轰炸般的劝酒,他脑子转的快本来足够对付,可是半道杀出一个吴哲,来者不惧,嚷嚷着要替成才挡酒,成才真没折了,结果只好陪着吴哲一起喝,吴哲的脸越喝越白,成才的脸呢艳若桃花。出来的时候,吴哲半靠在成才身上直打晃,两个人只好一起挤在后座里。
袁朗看看后视镜,其中一个靠在另一个的肩上已经睡着了,成才看着吴哲的睡脸正在发呆,半醉的眼睛波光潋滟得要滴出水来,那两个小窝窝一闪一闪的脸上的桃花就象要烧起来。袁朗一踩油门,车子颠颠簸簸地加速向前窜去。
到了宿舍门前,成才把吴哲搀下车,袁朗把东倒西歪的吴哲从成才身上扯下来,“你们都去休息吧,我送吴哲回去”,成才先到了宿舍门口,他目送袁朗和吴哲纠结的影子在走廊里走远,然后推开了自己的房门。
 
第二天一早,吴哲别提多精神,就好象头一天醉的走不动的不是他,在教导C3和石头摆弄新型通讯器的时候,活蹦乱跳,又笑又骂。可是不远处,成才趴在靶位上一边瞄准一边头疼,脑袋里有一根筋一抽一抽的,昨晚上是师侦营要和老对手联络感情请吃饭,结果因为自己刚晋升了中尉就成了众矢之的,酒真TM不是好东西!
远远的觉得一股淡淡的烟草味往这边过来了,他也懒得校正,勾手就是一串单发,子弹以最快的速率一发发- she -出枪膛,一口气打完了弹匣里所有的子弹,然后换上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弹匣,他以眼花燎乱的速度,一气儿打完了半天的消耗量,提着枪就站了起来。
“怎么啦,急什么啊”袁朗的声音很近,他已经立在他的旁边,正在用望远镜看远处的靶子。
“昨天喝多了现在头疼”
“那早点回去,中午睡一觉”
成才本来话不多,何况现在头疼,嗯了一声提着枪走了。
 
回去倒头就睡,醒过来已经到了饭点。许三多提着一缸白粥、两个馒头和一碟咸菜推开门,笑开了一口大板牙“成才哥,饿坏了吧,今天早上你就没吃,我吃过了,你快吃吧!”
成才刚端起碗,门一响,吴哲冲了进来,“花花,你不舒服?咋了?”他听说成才上午提前退出训练,吓了一跳,这朵花向来只有加练加练再加练,从没有提前退席的。
成才挑了挑眉毛“还不是昨天闹的,睡一觉好多了。”
吴哲一下看见饭碗大声欢呼起来,“我也还没吃午饭呢,就吃你的了!”说着在抽屉里摸出一个勺子就伸进饭缸里。成才一看,这能让他?赶紧开动。两个人你一勺我一勺抢粥喝,一人抓一个馒头比谁嘴大,一起把咸菜嚼的嘎巴嘎巴响,边抢边塞边乐,三多看着他俩的吃相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成才哥,咱队长对你真不错。。。。。。还给放半天假”
“三多,你太天真,烂人有那么好心?你没查成才早上的- she -击成绩?那一轮破了他本周记录!”
成才趁这两个在废话,多抢了两口粥。
有个事只有他不知道,大中午的怎么会有粥喝呢?
 
下午训练完,冲完凉从澡房出来,还没把头发擦干,就听到同寝的C3在大喊,“月下月下,花前呼叫,花前呼叫,请回答,请回答!”,成才进了门,C3转身看见他,发梢上滴着水,那长长黑黑的睫毛和泛红的脸颊上都挂着闪闪的水珠,不由得吹了一声尖尖的口哨,成才不理他,走到窗边往下一看,吴哲正在下面朝他招手。成才用手里的毛巾把头发和脸一顿乱擦,然后突然把毛巾往旁边那个正在偷笑的C3头上一扣,自己单手一撑窗台,一个飞纵越下二楼,轻轻的落在吴哲的面前,“锄头,有啥吩咐啊”。 吴哲踢踢脚下一堆东西,惨兮兮地说“联的后宫再不扩建妻妾要爬墙鸟”。
吴哲要给蔷薇搭个架子,找来了很多竹条和绳子,两个人一齐扎绑。成才一失手,一条锋利的竹蔑划破了手指,鲜血涌了出来,吴哲一把抓过他的手指,塞进嘴里,成才眼睛都瞪圆了,想把手指头拉回来“我我。。。没那么娇气”,手指头接触到热热软软的舌,脸涨的好似开的正盛的月月红。吴哲不管,他从他著名的万能口袋里拿出绑带一圈圈的把那只修长的手指绑成了一根胡萝卜,一边绑一边把眼神悄悄地往楼上某处瞄,横横,让你偷看,憋不死你,熏死你!
 
齐桓给队长送材料的时候,袁朗正在窗前抽烟,看见有人进门,手一抖,长长的烟灰掉在衣襟上,烫得皱了一下眉。齐桓看见窗台上好一层烟灰,有人应该立了很久,不由得往楼下看,下面一个人也没有,不远处花坛里有一排新扎好的整齐的花架,队长的烟是越抽越凶鸟。
 
 
==================7月13日====================
 
2  花前月下
捉老A是三中队最受欢迎的娱乐项目,茶余饭后同志们都以极大的热情,积极、认真、严肃、活泼地投入到这项运动中去,既涌现出了号称“屡败屡战 菜刀无敌”这样的孤胆大侠,也不乏“攻无不克木石联盟”、“双C良缘智勇双全”这样的黄金搭档。可是有两个人一直不太上心,宁可去给花松松土,浇浇水,或者干脆晒晒月亮说说话。有一天,当齐桓满脸纸条满怀悲愤地从牌桌上抬起头慨叹人生之无常的时候,看见窗外两个人正披着一身月光沿着林荫小路双双对对把家还,不由得感慨了一声“CAO,人家这生活质量,叫做一个花前月下!”于是锄头和花花这一对组合就从此被叫做“花前月下”。
 
花,开在月光下;月,映在花朵前。
花前月下其实难得花好月圆,因为花花经常离队外出接受特训和特训别人,可是只要有机会地球上哪个地方没有花没有月呢?比如说这座散发着腐烂气息的泥泞潮- shi -的丛林。
野外生存训练的第三天,干粮和水早消耗光了,野菜蛇肉汤只吃了一回,因为实在没有时间也不敢生火。不知哪个团的兄弟担任围剿,听说抓住一个老A给一天假,一个个拼了命,三步一营五步一岗,拉起大网,大概乌龙山当年清剿土匪也就这架势。
成才小心的把树叶上的露水收集在水壶里,许三多在研究野外植物,吴哲在观察沼泽昆虫。
成才摇摇水壶,正好看见三多采下一把野果,连忙低喊:“三呆子,那果子不能吃!”
“为啥?成才哥,你吃过?”
“我没吃我不会看啊,这果子好看是好看连个虫眼都不长,虫子不吃你能吃?”
“三多,花花说的对,你看蚂蚁工兵遇到这种果子都绕道走!”
三多嘿嘿滴笑,赶忙把果子从口袋里掏出来扔在地上。
频道上队长在要求抓紧时间赶路,于是雨林生物科考三人小组暂时停止科学研究,接着往前赶路。
 
好容易天黑了,小队停下来休整,月亮在树梢缝里往下张望。大家饿的前胸贴后背,浑身粘答答脑袋晕乎乎,乱没形象的靠坐在一堆。吴哲脑袋下也不知枕着谁的大腿,一把拖过齐桓的手臂,“菜刀,你还欠我一局牌没算清你现在报恩吧”张口就要往下咬,菜刀也不挣扎,“你咬吧,咬下来分我一口”。
只有成才单独坐在一边,腰板笔直,居然在用油布擦他的狙击枪,有人说“花花,你咋啥时候都不忘保持形象?”成才笑笑不说话,狙击手的生存特训可比这残酷的多,而且从来只有一个人,他早学会了这口气绷着不能松。他把板机卸下来擦拭,月光映着他挺秀的眉峰和笔挺的鼻梁,弯翘的睫毛和花朵一样的嘴--一条完美到令人抓狂的侧面曲线。
有人问,“锄头,你们小组还有余粮没有?”
“余粮都进了我肚了,连水都没了”, “花花下午一口水都没喝,话都不会说了。”
吴哲四处瞄瞄不知看到了啥,然后摸出水壶打开盖子,象征- xing -地往嘴里倒了倒,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花花,我喝了你最后一口水,我现在给你润一润!”说着就要往成才身上扑,身后一阵风动,脖领子被人一把拽住,一个水壶塞了过来,然后眼前一花,扑通一下被绊倒在地,“别闹了,抓紧时间休息!”
锄头同学快乐地把那个水壶里的水分装进三个壶中,心里美的直冒泡,这方法比收集露水快多了,我的花花有时候真笨得可爱,吼吼~
 
“3点钟方向发现猎狗,注意隐蔽”队长的声音哑了,第四天中午,离预定地点越近,搜捕的人越多。成才找了个有利地型潜伏下来,瞄准镜里能看到对方画了迷彩的脸,是一个少尉,说明这附近至少有一个班的人。他瞄准了对方的心口。
“别忙,现在还不能暴露”,暗哑的声音就在耳边,袁朗不知什么时候伏在了自己的身边,成才一瞥,视线刚好扫过队长干裂的嘴唇,他把全部注意力放回瞄准镜里,尽量忽视身旁的存在感,可是半边脸还是被盯得发热。二年前成才正式加入老A,他知道自已太过特殊,是袁朗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不能完全把握的人,这不可能完全改变,就象一根刺拔掉以后机体仍然会保有异物感。可是成才从来就不是一个能把自已完全打开任人参观的人,他打定主意,任队长念头怎么转,是你要的我,这就是我,我就是我,我做好自己,你看着办。他没有注意到,他对战友们打开了心扉,只是对着一个人,被刺痛过的灵魂总是带着本能的警惕。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