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士兵突击同人)生日礼物+番外 作者:yuluoqinghan

时间:2019-05-14 20:10 标签:
1、 A大队三中队今天一片喜气洋洋。即使烂人队长使出了浑身解数,负重越野、武装泅渡、分组对抗,全部玩了个遍(当然,是他玩儿,南瓜们被玩儿= =11),大家也都笑语晏晏。连平时体力最差的少校锄头都打了鸡血一样,完全不需要用平常心来安慰自己。 为啥?原
 
1、
A大队三中队今天一片喜气洋洋。即使烂人队长使出了浑身解数,负重越野、武装泅渡、分组对抗,全部玩了个遍(当然,是他玩儿,南瓜们被玩儿= =11),大家也都笑语晏晏。连平时体力最差的少校锄头都打了鸡血一样,完全不需要用“平常心”来安慰自己。
为啥?原因无他,A大队狙击之花今天将度过他在基地三年来的第一个生日。
三年来的第一个生日?
说起来真是眼泪哗哗的。
成花花在老A的第一个生日,正赶上狙击手特训。
成花花在老A的第二个生日,正赶上三中队出任务。
所以才有了今天的三年等一回。
锄头在一个月前就兴奋的上蹿下跳:“花花,为夫一定好好给你庆祝,一定让你毕!生!难!忘!”
C3挂在齐桓身上,浑身发抖状:“菜刀,我怎么想起了某人的小品里‘感激你八辈祖宗’的话?!”
齐桓满脸不屑:“激动的忘乎所以了。”
成才抿嘴笑,小小的梨涡不深不浅,却像是盛满了蜜。
队长经过,脸色- yin -出了水,“娘们唧唧!”
锄头深吸三口气:小声嘀咕“平常心,平常心,我不和烂人计较。不就是想让我加餐嘛!才不上当,我还得留着体力给我的后宫之首准备生日哪!”
成才的笑意敛去,垂下眼,长长的睫毛掩住了满眼的落寞。
队长对自己,终究无法像对三多、锄头他们那样,全盘接受,真心喜爱。三年的时光,无数次训练、演习、任务,成才或许已经成为三中队长认可的合格老A;而三年的时光,1095天相处,成才却始终无法成为讨袁朗喜欢的小南瓜。
也许自己和队长之间,始终缺了那么一点点缘分。
2、
过生日当然要有礼物啦!何况是三年等一回的生日。不送点啥拿得出手的,自己都觉得没面子,啊,不,用许真理的话说,是“没意义”。
为了让礼物有意义,生日有意义,锄头同志发起了A大队三中队首届“烽火戏诸侯”杯成花花生日礼物创意大赛。参加者:三中队全体,括弧,不包括某烂人。事实是,谁也没胆量和队长说这事不是,嫌加餐不够么?要说队长啊,不训练、不出任务时和哪个南瓜都能嬉皮笑脸,勾肩搭背。偏偏对成才,从他进队起,一直疏离又冷淡。刚开始的时候,也许还得加上严苛。同样的成绩,如果是其他人,队长可能就不会说什么。兴许他心情好了,还会踢你一脚,似笑非笑,“不错啊,不过继续努力吧,要不要加个餐?!”;但对上了成才,队长总是严厉的近乎苛刻。
“成才,你怎么搞的?!负重30公斤375来回!”
“成才,就你这成绩还枪王!- cao -场50圈!”
“成才,……”
“成才,……”
那一阵,连许完毕都不再说队长是个好人了——摆明了针对成才嘛!
可成才一声不吭,咬牙死扛。说我不行,我就拼命训练,总得行了!
慢慢的,队长骂成才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也是,对门门训练成绩第一的人要是都找茬,那其他队员如何自处?
3、
不过,队长的“偏爱”也悄悄改变了成才和队友之间的关系。男人嘛,骨子里总有点仗剑江湖,惩恶扬善的小幻想;作为军人,更是看不得恃强凌弱。
队长和成才。那谁强谁弱,谁善谁恶,谁是流氓坏蛋谁是良家妇男,那不一目了然?
所以啊,虽然不敢明着抗议,但是:
完毕:成才,我,我帮你打饭,我帮你按摩,我帮你洗衣服,我帮你……
锄头:花花,你要玩游戏吗?你要拍照吗?你要学吉他吗?你要……
菜刀:成才,吃什么,点菜!
C3:花花,我这有狙击手特训笔记。
……
成才想,这是因祸得福吗?
队长不再严苛,可是冷淡疏离依旧。随着时间的推移,甚至有了变本加厉的势头。
只要成才出现,队长脸上的笑容立刻就不见;吃饭的时候,食堂人满为患,只有成才旁边有个空位。队长转一圈,掏掏耳朵,转身走了;训练的时候,队长偶尔对成才指导两句,但更常见的情况是:队长瞟瞟成才,留下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飘然而去。
那段时间,队长对成才,那是能不见就不见;必须见的话,能不说话就不说话;必须说话,能说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字。
这诡异的气压让三中队每个人都如履薄冰。
菜刀:成才,你怎么得罪队长了?
完毕:成才,你,你别往心里去,队长他,他是个好人……吧?
锄头摸着下巴,深思状:烂人不对劲啊,更年期啦?还是内分泌失调? 
谢谢水月镜花亲的鼓励,希望你能喜欢此文。
4、
对于自己和队长间诡异的相处模式,成才在一夜失眠后成功的将那一点微微的酸涩放到了心底的最深处。
没什么大不了,比这更深的、来自队长的嘲讽、羞辱、轻蔑自己都挺过来了,疏远和冷漠又算什么呢。
队长说,他要什么,自己就给什么,哪怕自己没有。
成才想,可能队长说错了。
自己给的,也许从来都不是队长想要的。
哪怕拼尽全力,做到最好;哪怕小心翼翼,想讨那人的欢喜。到头来,全是一场空。
成才的嘴角微翘,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
即使找回了枝枝蔓蔓,但自己依然本- xing -难移。
你看,你还是在为一个结果而虚耗人生。
怪不得队长从始至终不待见你。
那么,就算了吧……
第二天,三中队的小狙击手依旧训练,依旧微笑,依旧和伙伴们打打闹闹。
一切照旧。
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只是愈加沉静,愈加内敛。
只是他不再拼了命似的训练,好像一定要得到一个什么结果。
只是他的目光再也不会放到队长身上。偶尔必需的对视,那目光也像是穿过队长,投向了什么虚无缥缈的地方。
但也没什么不对劲的。
沉静内敛是狙击手必须的素质。
玩命训练?人总有高潮低潮吧,天天玩命,你有多少条命好玩?
不看队长?搁谁要是被队长那么对待,还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那不有病吗?
所以,也许,可能,大概,好像,挺正常的吧?锄头挠挠头得出了以上结论。
成才甘之若素,队里一切正常。
当然,除了最近一夜一次、二次、三次……一周一天、二天、……七天的紧急集合。星期日还训练?别傻了,队长有权随时做出变更。
当然,除了最近队长在近身格斗时,总是格外狠厉,不把对手摔的哭爹喊娘绝不停手。
当然,除了最近队长指导成才训练时,总是黑着脸,翻着白眼,啰哩啰嗦没个完。
除此之外,一切正常。
 
5、
盘旋在袁朗和成才之间的奇特氛围,终结于小狙击手进队第二年的一次负伤。
老A受伤是家常便饭。训练、演习、出任务,受个伤太平常了,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伤疤是男人的勋章嘛。
成才进老A后也是大伤小伤不断,狙击手在战场上本就是极度危险的兵种。可那回受伤,却是他真正徘徊于生死关头的一次。
医生下了三次病危通知,许三多哭的如洪水倾泻。
队长在重症观察室外守了三天,直到医生宣布成才度过了危险期。
然后,队友们一天一个轮着来照顾,成才一天天好起来。
直到成才出院,队长再也没来过。
等到成才伤愈归队,日子一天天过去,三中队众人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队长对成才貌似恢复正常了?!
其实所谓的恢复正常,也不过是不再延续成才进队后到受伤前那段日子的诡异模式而已。三中队队长与A大队唯一一个二茬小南瓜的一切接触都带上了公事公办的味道,不亲近也不刁难。
训练的时候,队长会恰到好处的指点成才几句;演习、任务的时候,队长的所有命令成才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战场上两人甚至有了越来越多的默契配合。
但是,仅此而已。
休息的时候,凯旋的时刻,队长或是妖孽、或是促狭或是爽朗的笑;成才或是安静或是开怀的笑。他们笑着看自己的同伴,眼光扫到对方的时候,快速掠过,没有片刻停留。接下来的时间,目光像是有自己的意识般,再也不投向那个位置。那个人所在的位置。小心翼翼,了然无痕。
锄头远远的望着他们,心里想:这也算正常吧,毕竟有过之前的那一段,这两人现在要是突然亲密无间,如胶似漆,那就惊悚了不是?!
呃,亲密无间,如胶似漆?!
锄头被自己噎了一下,这是什么乱形容?!我这是咋了?!我的语文不是体育老师教的啊!!!
少校欲哭无泪,都是被这两个家伙之间的诡异气场给传染的!
齐桓拍拍吴哲的肩:用不着担心。都是聪明人,而且还是两个相似的聪明人。给他们点时间,会好起来的。队长会想清楚的。
说这话的时候,齐桓一贯正直严肃的脸上带着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意。
吴哲愣了下,随即举手做投降状:菜刀,你可不可以不要笑的这么,这么猥琐?
回答他的是迎头一掌:老子好容易有机会装把深沉,我容易嘛我?!
 
6、
让我们把视线拉回眼前,继续我们早已跑了万里的话题——锄头同志发起的三中队首届“烽火戏诸侯”杯成花花生日礼物创意大赛。参加者为除了队长之外的三中队全体队员。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