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士兵突击同人)Illusion 作者:过期毒药

时间:2019-05-14 20:10 标签:
A1. 夜半,三中队宿舍还是一片喧嚣。执行完任务归来,为了犒劳众人,齐桓亲自下厨,弄了几个拿手菜。 香气四溢,可把一群饿鬼馋怀了。争抢食物的动作倒是比训练更为犀利。 C3,你干什么,那块鱼是我的。 少来,你脑子是比我好使,可这下手关键看的是速度和灵
 
A1.
 
夜半,三中队宿舍还是一片喧嚣。执行完任务归来,为了犒劳众人,齐桓亲自下厨,弄了几个拿手菜。
香气四溢,可把一群饿鬼馋怀了。争抢食物的动作倒是比训练更为犀利。
C3,你干什么,那块鱼是我的。
少来,你脑子是比我好使,可这下手关键看的是速度和灵活。你……不行!含着食物的嘴语意不详,还是听得出嘲讽。
你说什么?
锄头、C3,别争了,要不我把我的给你们?
两人同时吼道,许完毕,谁要你那个吃剩下的!
牙印都还在上头,恶心。
倚在门上,袁朗挖挖被吵得生疼的耳朵。想着这些人经历还旺盛得很,明天的加餐应该挺得下去。
环顾一圈,没发现那个人。眉头不自觉地皱皱,想想还是朝了门外走去。
 
 
出来吧。
烟头冒出点点火光,在黑暗中忽隐忽现。
蹲在树下的身影缓缓站起,轮廓被- yin -影覆盖,看不清表情。队长……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袁朗走近,嘴角挂着懒散的笑意。你这南瓜的心思,我还能摸不透?
应了声,成才又坐回去。手里的青草嚼了一半,苦涩的味道在口腔蔓延开来。
我说你放着齐桓做的东西不吃,跑375来啃草,是想当羊啊还是变相说我虐待你?
顺手拔了根放嘴里,别说还真苦,这小子也真吃得下。
队长,我没什么胃口。背靠树桩,成才抬头看天,却只是黑漆漆一片,见不到一颗星子。
嘴里的烟快要燃尽,袁朗往地上一摁,唯一的光霎时熄灭。
今天几个?
他是在明知故问。
成才说,三个,两男一女。
你应该习惯了吧?
学他抬起头,两人的视线在茫茫夜空交汇。
成才说,习惯了。表情平静,手在地上来回搓着。泥土把表皮弄脏,他却觉得是干净了,至少能盖住那股子几不可闻的血腥味儿。
袁朗装作没注意到他的小动作,习惯,不等于麻木。
我不需要一个只懂攻击的机器。
身体微微一颤,成才回头看他。坚毅的轮廓依然坚毅,却也多了两分柔和。
所以,你的困惑很正常。
嗯。成才的回答很轻微。
一拳往他头顶锤去,袁朗说,嗯什么嗯,老太太啊?大声点儿!
是。
 
 
把手擦干净。
变戏法地从衣服底下掏出一个纸包,里面是三个还有热气的包子。
二茬南瓜愣住的表情特逗,袁朗不禁笑了。不同于以往那种算计,满眼都是笑意。
队长,你怎么每次都找得到我?
不然我怎么当你队长。你个南瓜,一有事儿就藏起来,跟个鸵鸟似的。
嘿嘿。
笑什么笑,傻兮兮的,难怪和许三多是同乡。
赶紧吃,这可是我从那群饿鬼手里抢来的。
嗯。满口生香,成才觉得这是他吃过最好吃的包子。
还说没胃口,吃得满脸都是。
手抚过唇角,指腹上沾了些肉沫。
脸瞬间僵硬,梨涡一圈红一圈白,像是漩涡,要将人牢牢吸进去。
有些晃神,袁朗突然发现这个南瓜其实挺好看。
 
 
队长,如果我以后又突然不见了,你还能找到吗?
说什么傻话,我又不是警犬,没空一天到晚去找你。
南瓜闷不吭声。
麻烦,会找到你,行了吧?
揉揉太阳- xue -,袁朗觉得自己被打败了。
嘿嘿。
都叫你别傻笑了,笑得我汗毛直竖。
哈哈。
别以为换了笑声就行了,还是一样傻。
 
 
终于,月亮从厚厚的云层透了出来。柔光洒在两人身上,周身都被镀上一道银边。
那景象,很美。
 
 
后来,袁朗才知道,二茬南瓜是故意躲起来让他去找。
成才在赌,赌这个人会找自己,会找到自己。
而每次,他都赌赢了。
 
 
A2.
 
冬至这天,天空飘起小雨。
冷空气不知不觉来到身边。不意外的,很多人都感冒了;意外的,袁朗也感冒了。
几年都没生过病,这次却来势汹汹。高烧让整个人都晕乎乎的,袁朗躺在床上,周身冒出薄薄汗水。
滴答滴答的水声,之后一块儿冰凉柔软的东西搭到额头。袁朗舒服地低吟,眼睛睁开一条缝,面前晃动的身影很模糊。
谁。他警戒地问。
队长,你流了很多汗,我给你擦擦,别乱动啊。语调低沉,带着暖意。
成才吗?于是他安心了,又躺回床上,任由那人帮他擦拭。
冰凉的毛巾本该让体温降低,袁朗却越发觉得热了。热力透过身上的那双手,从心底深处发散而出。
 
 
身上清爽不少,袁朗正昏昏欲睡,却被摇醒。
干什么。他有些不悦。
队长,把药吃了再睡吧。
手里拿了杯温水,白色药片儿已经递到他嘴边。
不吃。用被子盖住头,袁朗翻过身继续睡。
生病的时候,人会变得比平常脆弱。但他不同,没有脆弱,只是像个别扭的孩子。
成才笑了,这样的队长,大概没有人见过。
心里很开心,这是不是意味自己在他心里是不同的?
今天是冬至……
那又怎么样。本来不想搭理,袁朗还是下意识回道。
成才凑到他耳边说,我做了羊肉汤啊,不过队长你应该不想吃才对。也好,三呆子他们都还不够呐。
谁说我不想吃。袁朗猛地坐起,头一阵发昏,又靠回床头。
你这南瓜敢A我。眼前的人带着笑意,让他的火发不出来。
我可不敢A队长,我确实做了羊肉汤啊。
成才摊开手,药片还放在上面。
被个南瓜威胁,袁朗觉得气愤也有些新鲜。
成才,你这算不算以下犯上。
二茬南瓜用耸肩回答。
等我好了,你可别后悔今天的作为啊。
到时候削不死你。袁朗暗想着。
成才笑笑,我做事从不后悔。
算你厉害。那得瑟劲儿让袁朗也笑了。被温热的掌心包裹,药片儿有些化开。袁朗一把拿过来,全塞进嘴里。
除了苦涩,似乎还沾了点儿羊肉的味道。
袁朗望望那人的指尖,他该不会一大早就去厨房准备了吧。
没办法,谁让自己爱吃羊肉,这小子偏还弄得比大厨还好。
今天也只得让他威胁一回了。
 
 
只要身边有人,袁朗就不会轻易入睡,这是天生的排外也是后天的警觉。不过这次,他却睡着了,呼吸均匀,眼角带笑。
是因为药力或是身边的人能够让人安心?
成才收拾起床头的水盆,盯了他许久,缓缓弯下腰。
离开的时候,嘴边泛起苦涩,是感冒药的味道。
难怪他不想吃,确实很苦。
带上门,成才脸上火烫,比起袁朗的高烧有过之而无不及。
 
 
心动,往往只是一瞬,却可以持续一生。
 
 
A3.
 
照常地削南瓜,照常地A人,表面上没有变化。但齐桓却看得出,袁朗很烦躁。因为他削南瓜比往常削得更狠,A人的次数也日渐增多。
找不到原因,所以他有些担心。
你说队长最近这是怎么了?
吴哲蹲在花坛边,不停拨弄着自家妻妾。
平常心,平常心。
齐桓显然做不到这三个字,他一脸急躁地拉起吴哲。
队长是更年期了还是怎么的,你倒是说个准信儿啊。
吴哲整整被拉歪的衣领。我又不是医生,就算他更年期,我又能怎么着?
亏你还是硕士。
我又没读医学专业。
齐桓不想再和他瞎扯,转身走人。
不过啊……
脚步停住。不过怎样?
吴哲望望二楼,那是袁朗办公室的方向。
我或许知道他为什么烦躁。
为什么?
不就是田里少了个南瓜呗。
齐桓皱起眉头。什么叫少了个南瓜,你说清楚点儿,别故意在那儿装高深。
不懂就算了。反正我也只是瞎猜猜。
你给我说清楚。
 
 
手里的电话拿起又放下,一中午已经重复了多次。
袁朗把烟头摁进烟灰缸,看着日历,20号。
那个南瓜请假回老家,是第6天了。时间其实不长,却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
已经几年都没回去过,最近也没任务,所以成才的假很快就批了下来。
袁朗不觉得这有什么,就是一个南瓜暂时离开身边而已。随时会有的分离对他们来说在正常不过。
常相守说来容易,坚持做到却很难。
成才越发大胆,对他管东管西。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却反驳不了。
十来天听不到有人在他耳边念叨这不能吃那不能吃,以免伤胃;十来天没人来阻止他抽烟;十来天……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