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毒花]岁岁花相似 作者:居伞凉

时间:2019-06-02 13:52 标签: 种田文 虐恋情深 生子 破镜重圆
文案: 前渣后忠犬毒哥X前软弱后坚强花哥 郁平安遇到一个叫做孟黎的怪人。 怪人跟着他去了他家里,还把他和爹爹一起带走了。 爹爹好像很怕他,爹爹还被他欺负哭了。 平安要努力练功,将坏人孟黎打趴下。 让他再也不敢欺负爹爹。 小心翼翼带着儿子在金水镇生
 
文案:
前渣后忠犬毒哥X前软弱后坚强花哥
 
郁平安遇到一个叫做孟黎的怪人。
怪人跟着他去了他家里,还把他和爹爹一起带走了。
爹爹好像很怕他,爹爹还被他欺负哭了。
平安要努力练功,将坏人孟黎打趴下。
让他再也不敢欺负爹爹。
 
小心翼翼带着儿子在金水镇生活,没想到还是被他发现了。
自己的命不值钱,但是,郁棠只想保护自己孩子。
保护我和你的孩子。
许多年前,你杀了我一次。
我没死,这一次,我还给你。
 
内容标签: 生子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郁棠,孟黎 ┃ 配角:郁平安 ┃ 其它:剑三同人,毒花,生子
 
  ☆、第一章
  第一章
  “坏人!”郁平安看着面前扭动着身体吐信子的两条青白蛇,终于忍不住哭出声,“呜呜……有蛇……”
  扎着两只团髻的紫衣娃娃跌坐在地上,身边倒着一个小木桶,水洒了一地,地上挣扎着一只巴掌大的小鱼,扑腾来扑腾去,把娃娃的衣服都溅上了泥点子。
  被称作“坏人”的男人收起了灵蛇,看着哭闹不止的孩子不耐烦的“啧”声。
  “胆子真小!”男人又召出碧蝶,将蝴蝶停在郁平安面前。色彩斑斓的蝶群在暮色中闪耀,哭泣不止的孩子很快就被蝴蝶吸引了注意力,他看着蝴蝶,嘴角慢慢咧开,傻呵呵的伸手想要抓住蝴蝶。
  “呀!”他堪堪碰到蝴蝶翅膀,沾了一手鳞粉。
  看着抓蝴蝶的孩子,装扮奇异的男人眯着眼将虫笛背到身后,他伸出手,蝴蝶们飞到他的指尖,扑棱着翅膀徘徊。
  “蝴蝶!”这孩子如记忆里那个少年一般睁大眼,渴望的看着自己,一双杏眼里满含羨艳。
  “你叫什么名字?”男人将碧蝶送到孩子手心,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
  听到这句话,郁平安警惕的望着他,杏眼里是毫不掩饰的怀疑。
  “呵,你在害怕?”男人戏谑的眨眨眼。
  “才没有!”郁平安捧着蝴蝶,气鼓鼓的告诉他,“我叫郁平安!”
  郁平安?
  姓郁?
  “哪个郁呀?”男人弯下腰,身上的银饰叮当响着,郁平安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看傻子一样瞧着他:“当然是郁平安的‘郁’呀。”
  男人收回蝴蝶,看了看完全黑下来的天,淡淡道:“太晚了,你该回家了。”
  郁平安“哎呀”一声,捡起自己的小桶和死透了的鱼,临走前眨巴着杏眼问男人:“你又叫什么名字?”
  男人看着面前仰着脑袋的小万花,告诉他:“孟黎。”
  “真是个奇怪的名字。”郁平安撇嘴,他冲这人挥挥手,蹦蹦跳跳的很快没了踪影。
  郁平安拎着小木桶一路磕磕绊绊晃回医馆,看见爹爹正在柜台前就着烛火低头写字,正打算悄悄溜进后院,还没抬脚,郁棠就抬起头,问他:“去哪玩了,这么晚才回来?”
  郁平安挠挠头,将小木桶藏在身后,怯怯道:“钓鱼去了。”
  郁棠听了,放下笔走过来将郁平安抱在怀里,他从平安手里接过木桶,看了眼桶里沾满泥土的鱼,既心疼又生气,“你又去河边,说了多少次不能去不能去,你怎么不听话呢。”
  郁平安最怕爹爹说他不听话,他抽抽鼻子,嘴角耷拉着,一副委屈又不敢说的模样。
  最后,郁棠叹一口气,将儿子放下:“去吧,后头给你留了饭,先去吃饭。”
  “嗯!”郁平安见爹爹没生气,欢喜的拎着木桶往后院跑,他饿了一天,这会肚子正“咕噜噜”叫个不停。
  厨房里给他留了一碗粥和一个白面馒头,郁平安端着碗坐在爹爹面前,一边吃一边给他讲今天遇到的怪人。
  “他会变蛇!还有大蝴蝶!”想起那两只青白大蛇,郁平安抖了抖,“还是蝴蝶好看。”
  蛇?蝴蝶?
  郁棠垂下头,替儿子擦了擦嘴角的米粒:“这几天不太平,少出去玩。”
  郁平安乖乖点头,吃罢饭就被爹爹抱进被窝。
  正是初秋,郁平安穿了一件单衣躺在床上,他拽住爹爹的衣角,满眼期望:“爹爹陪平安一起睡吧。”
  郁棠捏了捏平安粉雕玉琢的脸蛋,笑了笑:“好。”
  他松开领口,脱了靴子和平安并排躺在床上,他一手搂着平安,一手拿着蒲扇赶蚊子。蒲扇摇啊摇,郁平安惦记着大蝴蝶睡不着,他看了眼爹爹,发现他已经闭上了眼,手里的蒲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
  郁平安看着窗户外面飞舞的萤火虫,眼神一错,就看见院墙上站着之前见过的孟黎。
  不过,孟黎已经把之前那身深色的长袍换成了奇怪的衣服。
  郁平安看着他胸前亮闪闪的银饰,悄悄地从郁棠怀里溜了出来。
  “你的衣服真奇怪。”郁平安坐在门槛上,瞪着一双杏眼瞅着孟黎的衣服,“比你的名字还要奇怪。”
  孟黎理了理袖子,从墙上一跃而下,稳稳落在郁平安面前,郁平安吓了一跳,有些害怕的看着他:“呀。”
  孟黎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郁平安下意识捂住嘴巴,他放低了声音,问孟黎:“你怎么不把衣服穿整齐呀?”
  “呵。”孟黎轻笑,他穿的是五毒“紫银凰”,前胸后背仅着银饰,苗疆没中原那么规矩,衣服做的自然有些“离经叛道”,“那是你爹?”他指着屋子里睡觉的郁棠。
  点点头,郁平安蹲坐在门外,像个小大人一样招呼着孟黎:“你也坐下。”
  孟黎觉得好笑,倒是也跟着坐了下来。郁平安生的玉雪可爱,一双杏眼随了郁棠,汪着水一般清澈。
  “多大了?”
  “六岁了。”郁平安含混道,“你的那个……嗯,蝴蝶呢?”
  他还惦记着色彩斑斓的蝴蝶们。
  孟黎召出蝴蝶,有些心不在焉。
  毫无疑问,郁平安和郁棠有着直接的血缘关系,两个人实在太像,任谁都不会怀疑。
  既然郁平安六岁,按日子来算,郁棠是在“死后”才和别人有了这个孩子。
  心里腾起奇异的感觉,郁棠一向怯懦胆小,因着模样秀美,常被人当做女孩子,从他知晓□□一事后,一直由孟黎亲自教管,孟黎怎么也不信郁棠会和别的女子行云雨之事。
  “你娘呢?”孟黎问。
  郁平安撇嘴:“我没有娘,她不要我了。”
  见他神情低落,孟黎不再询问此事,他将身上带着的一枚圣兽之麟递给郁平安,郁平安瞧着有些新奇,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研究,很快忘了之前还在为“没有娘”难过的事。
  终究抵不过困意,郁平安攥着圣兽之麟靠在门板上呼呼大睡,孟黎抱起孩子,轻声走进屋子里,将人放在郁棠身边。
  借着月光,他看着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孩子,手掌覆在郁棠心口,只要轻轻一动,这个偷活了六年的人就会死。当初怒不可遏的要处死这人,现在再回想,他已经快要忘了当时的愤怒。
  手指顺着心口向上,划过脖颈,覆上了淡色的唇——苍白的,微凉的嘴唇。
  孟黎缓缓眨眼,指尖点在郁棠眉心,一点黑色呈现,很快又淡了下去,他收回手掌,快速将医馆打量一遍,足尖轻点,身影快速消失在黑夜中。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二天一早,郁棠迷迷糊糊睁开眼,替怀里的平安盖好小肚子,闭着眼揉了揉脑袋,这才坐起来收拾。
  他整理好衣衫,低头去看平安时,一眼看见了他手中的圣兽之麟。
  褐色的鳞片不过孩童巴掌大,散发着冷冽的光泽,郁棠看见它,下意识将东西拣出来扔的远远的,火烧了毛一样。
  他拍着平安的后背,把孩子弄醒,急道:“那东西哪来的?!”
  郁平安被他弄醒,脑子晕晕乎乎,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他从来没见过爹爹这副模样,一时被吓着,咬着嘴唇委屈的回话:“那个怪人给我的……”
  郁棠整个人都傻了,平安却没发现,还在继续说着:“他说,他叫孟黎。”
  孟黎!
  孟黎!
  郁棠抱紧儿子,紧紧搂着他,把平安勒疼了:“哎呀,爹爹,平安好疼。”
  “平安,我们要走,爹爹去收拾东西,你在这等着。”郁棠放下他,转身在屋子里翻找衣物和钱财,他在这家医馆打下手,这么多年也攒了点银子。他慌里慌张要收拾,平安坐在床上看他忙来忙去,不知道为什么爹爹突然要走。
  “爹爹,我们要去哪呀?”
  郁棠看了眼玉雪可爱的孩子,低声道:“回万花谷。”
  “好久没回去啦!爹爹这次我们要待的久一点呀。”平安还惦记着万花谷会给他好多好吃的大姐姐们,听了郁棠这话十分开心。郁棠见平安毫不知情的模样,心中酸涩。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