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耽美同人 >

还剑+番外 作者:二太爷(下)

时间:2019-06-02 13:58 标签: 阴差阳错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卫绾是有师父的,这种事情不消卫绾自己亲口去说,身为下属的沈牧这些年来总是能猜到一些,她与卫绾之间的关系说是亲近,但那总是有界限,而这便是被包括在那其中的之一。 沈牧不是卫绾,别人问她过去,就算不耐,可说出来与自己无碍,与人
 
 
第55章 第五十五章
卫绾是有师父的,这种事情不消卫绾自己亲口去说,身为下属的沈牧这些年来总是能猜到一些,她与卫绾之间的关系说是亲近,但那总是有界限,而这便是被包括在那其中的之一。
 
沈牧不是卫绾,别人问她过去,就算不耐,可说出来与自己无碍,与人解惑,她也不会死鸭子嘴硬故意为难人,或许兴致来了,还会一起痛骂几句,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她可不会纠结那许多,但卫绾不同,卫绾也不会纠结过去,但是把自己与过去分割得如此彻底,不让人碰,人前笑容人后- yin -冷,往往会让人感觉不寒而栗的,也只这么一个而已罢了,她是大胆,也有问过,可卫绾是怎么回答的呢?
 
总是与她沈牧无关的……可但凡知晓其一星半点,也不至于如今如此狼狈,不知晓那小女孩的路数,就是牵制之法都难以想得,沈牧心里不爽利,可要报复的人不在这里,除了徒呼奈何,她也只能想办法先解决这窘境了,心思一收回来,便是看见薛昭被她拖行得摇摇晃晃,难不成也是受伤了么?这般想着,但她记得先前为了薛昭安康,她用背部护住了薛昭,她背部有伤,薛昭怎么说也是无事的,她还没废物到连个人都护不住,察觉到薛昭的目光,隐觉得背部的血迹会让对方多想,可不是愧疚?但她又何须别人可怜,她拉住了对方的手又是一紧,还是强颜欢笑道:“又不是什么好看的东西,这逃跑怎么也不专心。”
 
薛昭脸很白,应是很担心沈牧的,她刚要张嘴说话,却发现有雨滴砸地的声音,地上多顽石,这声音比之江南竹林簌簌,还要清脆许多,可是不应景,因为沈牧伤口沾了水,惹得其嘶了一声,极是别扭地嘁了一声:“救你只是顺便,可不要想多了。”
 
薛昭咬唇:“但也是救命之恩……”她不会说她方才是在想那张易之三个字,好像是在哪里有听说过,有些印象,可一时之间又是想不起,所以才走了神,但这种时候显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她道:“他日,必当结草衔环以报。”
 
可不是讲求这些虚礼的时候,而沈牧又最见不得薛昭这种凡事都拎得清的模样,扭了的头没有扭回来,还左望望右望望,颇是忌讳:“这话说早了,人都还没逃出去,这救命之恩的名头又如何能套在我头上。”
 
“便是逃不出去,只晚死了一时半刻,也是恩情。”
 
“说什么死不死的,我要是在这里死了,可不是吃亏死了。”
 
“那便不说。”
 
沈牧没有应声,只是在接下来越来越大的雨声中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她莫名地觉得了一阵心慌,感觉,又回到了那时候,这薛昭平时不是话很多的么?怎么这时候又不说话了,该聒噪的时候不说话,不该聒噪的时候天天惹人烦,这人,还真是让人讨厌,雨滴落发,凉凉的,她似乎是再也受不了了,忽然道:“呐,你就那么喜欢卫绾么?不要怪我没说,她那个人,是不值得托付的。”
 
薛昭的身子抖了抖,她脑海中浮现了千万条若隐若现的线条,刚有一点头绪,却是被耳边沈牧的话语给打断,她一时之间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便道:“嗯?”
 
这还装蒜来了?薛昭抬眼望她的眼神不沾半点尘埃,好似是自己多事来了,沈牧喉头一哽,感觉自己一记硬拳砸到了棉花里,颇是憋气:“没什么。”
 
但怎么会是没什么,薛昭感觉这沈姑娘刚刚的语气便很是认真,她要是真的照这沈姑娘说的没什么不追究,难不成这沈姑娘会把她想成是什么人,嘴角一勾,她这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为何说我喜欢那姓卫的,说自己主子不好,常常是口是心非的,莫不是这喜欢卫城主的,是沈姑娘你么?”
 
沈牧哪里想到自己的好心会被误认为是这种想法,也无暇顾及为何薛昭称呼卫绾是卫城主这种极为疏远的称呼,当即反驳道:“你也说了她是我主子了,你这又说的是什么胡话。”
 
“既然是胡话,那,沈姑娘又是从哪里得知我是喜欢卫城主的呢?”
 
“难不成你不喜欢她,可是,这怎么可能……你若是不喜欢,是她喜欢你?不对不对,让我缓缓,她那样的人,怎么会喜欢人呢。”虽然卫绾在沈牧面前口口声声许多次,但是沈牧无一不是将卫绾的话当做是玩笑,难不成那厮是认真的?能够让卫绾那样的人喜欢,这薛昭到底是哪一点得了她的好了?沈牧很是不解。
 
薛昭握了额发,将完全- shi -透的头发拧了拧,心底有些冷笑,看吧,便是自己的属下都不相信,这种喜欢,又怎么当得了她相信。
 
沈牧像是为了确信般,又开口问:“你们之间,真的是绾绾说的喜欢你么?嗯,我还以为你们是两情相悦,所以她那样胡作非为,我才没有多加劝说,可既是这样,那当时,你又为何要从武威赶回来?我实在是想不通,若不是喜欢,你何至于要做到那一步?父母家人,哪一个不比她重要?”
 
“实在要说的话,若是我说,我看她顺眼怎样?”
 
“啊?”不知不觉中,两人皆是到了山顶处,山顶荒芜,皆是断壁,水流横泗,沈牧发现了处垂藤的凹陷处,她感觉两个人藏躲是刚刚好,正要招呼薛昭,却是被薛昭这一语给吓了个半死,只一回首:“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看她顺眼?”
 
“嗯,是这句,……,但,不对,怎么会是顺眼。”沈牧摇摇头:“你是不是对顺眼这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沈姑娘莫不是认为我不清楚自己在说什么?放心吧,我薛昭,现下对自己说的每字每句都是发自真心的结果。”
 
沈牧还是眼也不眨地看向薛昭,还是不信的。
 
薛昭叹了口气,道:“我向来喜欢看些话本子之类的闲书,王侯将相,才子佳人,不外如是,不过有本书,我已是忘了它的名字,小时候看过,这时候却是忘记了,但总是记得那书中的那个书生,他自幼父母双亡,托于兄嫂养育,不过嫂子嫌弃,只十岁便是自个儿一个人过活,成人后讨了个媳妇,媳妇却是个傻子,没几年就死了,那一年冬日里在路上捡了条快冻死的蛇,心生怜惜,末了救了这条蛇,哪知蛇一醒便咬死了他。”
 
沈牧一脸不解:“还有这种书?就讲了一个被蛇咬死的书生的故事?”
 
“当然不是,那书讲的是一个被小人害死的贤臣借尸还魂的故事,所谓的这个书生,不过是他用作借尸还魂的容器罢了,可是啊,我偏偏只是记得那个书生,那个贤臣什么的,倒是一点都不记得。”薛昭伸出手,这雨下得有些大了,雨滴砸到她手心上,她的手掌还往下沉了沉,似乎是颇有些分量:“我不是为了家族才活着的,但我却是为了家族才出生的,阿姊的死若是必然,那我的死,其实不管怎样也是难逃,我看她顺眼……其实也不是这样的,沈姑娘,我也是有私心的,那时候,要是卫城主为了防止泄密真的杀了我,会怎样呢?我的父母家人或许是会伤心那么一阵子,可我是真的解脱了啊,我本来就不属于京畿那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地方。”
 
“根本不需要去相信她是抱着如何的想法来接近我,我只需要知晓她会带给我怎样的结果就好了。”薛昭似有所感的看向一个方向,似是追兵赶来了,她边说边拉着还有些怔愣的沈牧跳进了那处凹陷处,她看着沈牧蹲下,也跟着蹲下,真是,怎么还要她来提醒呢?叹口气,她继续道:“她当然也不是真的喜欢我,她只是为了给自己不得不做的的事情找理由,若说理由,有什么能让要做却不想做的她会喜欢一个人更能说服人的呢,而至于我是男是女,像她那样的人,又怎么会在乎,大概和我一样,她选我,也是顺眼吧。”
 
沈牧现下感觉自己脑袋都大了:“按你这么说的,道理是一套一套的,你要求死,是为何我也不管,但怎的,你这认识不到一月便是比我认识这些年的人还要熟识她。”
 
“也不是熟识,我只是按我的所想来思索一些事情,她到底是怎么想,我到底不是她,我也是不知晓的。”薛昭静静地看着沈牧道:“就比如,她口口声声说欢喜我,可是还不是让我跟着你到了这里,真是喜欢,哪里有这样做的?”
 
沈牧有些难以启齿:“那是因为……”
 
“没有那么多因为了,话说你们这两个小人,这跑的还挺远,倒是让我一阵好找。”小女孩笑嘻嘻地从悬崖上探出来一个头,她的怀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只木偶,木偶缺胳膊少腿的,形状颇是凄惨,而小女孩一语毕,只拽着木偶,便是从雪狮子身上跳了下来,而沈牧就是眼睁睁地看着小女孩从木偶那破碎的小腹中掏出一把短剑,一剑穿胸,自左斜出,将薛昭刺了个透心凉,小女孩一脚将薛昭从她的剑上踹下来时,还啐了一口:“什么喜欢,你也配?”
 
“不……”沈牧不假思索地扑向被摔下悬崖的薛昭。
 
小女孩还想从沈牧这里拷问一些卫绾的近况呢,哪里会放她轻易脱身,一只手握了她脚踝,便要将其拉回,但沈牧是真的急了,一个鹞子翻身,咬了小女孩的手,小女孩应该是从未见过这种不按照数出牌的人,条件反- she -- xing -地便是松了手。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