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心有良人 作者:貘名

时间:2019-05-14 19:01 标签:
文案: 首先,重点提示,这只是个微甜微虐的耽美向故事,无感者慎入。 随笔而成,虽然与宫廷有关,但不耍权谋,不讲理,不算计,不烧脑。 故事里一对对的虽然会好点小别扭,但都是甜甜蜜蜜的。 只希望写的轻松看得愉快。 PS:此处是三篇短文,由于时间线是连
 
文案:
首先,重点提示,这只是个微甜微虐的耽美向故事,无感者慎入。
 
随笔而成,虽然与宫廷有关,但不耍权谋,不讲理,不算计,不烧脑。
故事里一对对的虽然会好点小别扭,但都是甜甜蜜蜜的。
只希望写的轻松看得愉快。
 
PS:此处是三篇短文,由于时间线是连在一起的,人物也都有交集,就放在一起了,三卷完全可以分开看。甜蜜日常较多,望喜欢。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弋,纪荀 ┃ 配角:纪郢,鹿霄,贺青,上官槐禄 ┃ 其它:
 
 
 
第一卷 心不由己(李弋与纪荀) 
 
 
第1章 一、有一美人兮
  “宋哥的弟弟现在是郑少卿面前的红人,看天音宫的陆赞还敢不敢欺负咱们兄弟。”颜倾宫的几个侍卫和太监围在树下一起饮茶下棋。
  “宋大哥,你弟弟……不是男孩子吗?”一个小太监问。
  “是啊,就是上次送东西给我的那个,你见过的。长得可俊了。他与郑少卿两情相悦,下个月要成婚,虽然不是正房,但咱们兄弟以后也算有个小靠山,不必总是给人欺负了不敢还嘴了。”宋侍卫宋平笑道。
  “宋大哥,那你说是你弟弟俊还是咱家珍妃娘娘的弟弟俊?”另一个小太监凑过来。
  “小猴子,这是能拿来开玩笑的吗?”宋平敲了一下那小太监的头。
  “我也听说咱家娘娘的弟弟昨晚入的宫,还听说永妃娘娘的哥哥,就是官居御史中丞的曹大人,瞧上了这位公子了,公子可是个烈脾气,当街撞墙差点就撞死。”
  “哎!不得胡说,你们都不要脑袋了。”宋平喝了几个小太监一声。
  “这会午休,就咱们兄弟几个,没外人。”梁侍卫梁鑫在一旁道。
  “是啊是啊,宋大哥,咱们当中就你一个人看到公子鹿霄的长相了,给我们说说呗。”几个小太监也跟着起哄。
  “你们这不是难为我吗?我一粗人哪里说的上来。”
  “好看吗,好看吗?”
  宋平点头。
  “有多好看?前些时宫里送来了几个俊俏少年,我看看个个貌美非常,那鹿霄公子和他们比如何?”
  “那几个少年,大王可连看都没看上一眼。能有多俊俏。”
  “你们胆子越来越大了,大王也敢议论,眼下虽说男风盛行,但咱们大王不好此道,那几个少年可惜了。”梁鑫道。
  宋平拍拍梁鑫,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不过,宋哥,据说公子鹿霄的容貌当今世上是排名第四的,是不是真特别俊俏啊?”梁鑫到底是年纪小,好奇这呢。
  宋平点头说:“不瞒兄弟说,我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为兄这辈子见过的俊男美女加一块堆也没这么好看的人。”
  “瞧哥哥这样是喜欢人家公子了吧。”
  “咱们哪有那个命啊,我就是敬仰这位公子的才华品行,他要是瞧得上我……别说瞧得上,就是公子愿意多瞧我一眼,要我死都甘愿哪。”宋平是个老实人,挠了挠头盔还挺不好意思。
  树下几个人有聊了会别人,谁家小姐好看,哪家的娘娘又闹了什么笑话……又过了一会下午换班的时辰到了,几人也就散了。
  这树是棵古树,三人环抱,就在颜倾宫宫墙边上,一半的树冠在颜倾宫里。树下几个人说的正欢的时候谁也没瞧见树杈上有个人正午睡呢,这昶萌的大王李弋有个好习惯,喜欢偷偷闲,听听墙根。
  人都散了,李弋刚想翻身跳下去,就听颜倾宫里一片嘈杂。
  “永妃娘娘您息怒,珍妃娘娘还在太后宫里头呢,您还是在客厅稍候片刻吧。”几个宫女太监拦也拦不住。
  “参见永妃娘娘。”听见外面有声音,少年探头出来看瞧,正与永妃打了个照面。
  这就是鹿霄?昶萌王又回刚刚的树杈上躺下,今天运道好,看一场送一场。
  “你就是鹿霄。”永妃看着他的眼神中有几分恶毒。
  “回娘娘,正是在下。”鹿霄单膝跪着不敢抬头。
  “听说你伤到了头,我给你送一碗燕窝来,快趁热喝吧。”永妃从宫人的托盘里拿起一碗燕窝,朝鹿霄头上便砸。
  “娘娘息怒。”一旁的侍卫宋平伸手挡住汤碗,这才没砸中鹿霄裹着纱布的额头,只是这燕窝洒了一地,汤碗也碎了。
  “瞧我这不小心,快拾掇拾掇。”永妃没理宋平,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鹿霄。
  鹿霄刚伸出手要拾地上的瓷片,永妃向前一步刚好踩在鹿霄的手上,瓷片扎进掌心,鹿霄紧咬嘴唇险险没叫出声来。
  这就有点过了。李弋在树上皱眉。
  “娘娘息怒!”
  “娘娘息怒啊……”
  宫人们跪了一地,永妃还是不解气,抬起一脚踹在鹿霄的肩膀上,永妃是将门之女,鹿霄哪里受得了她这一脚,虽不至于被踹飞出去,但也是眼见要倒在碎瓷片上。好在宋平眼疾手快,跪爬半步稳稳扶住鹿霄。
  “多谢。”鹿霄惊魂未定,不料永妃竟然拿起另一碗燕窝朝着鹿霄的后脑便砸。
  “你够了吧。”李弋实在看不下去了,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欺凌弱小。
  众人回头,看大王就站在墙根地下。
  “参见大王。”
  “都起来吧。”
  宋平扶着鹿霄站起来,两人都极狼狈,宋平捧着鹿霄满是鲜血的手,他自己的膝盖上也是鲜血淋漓。
  李弋刚刚在树上听闲话,还是挺欣赏宋平的- xing -情,眨眼间人就伤成这样。“去请御医。”
  得了大王的令,马上有宫人跑出去。
  “你好大的架子,在自己的天音宫闹不够,跑到颜倾宫撒泼。”
  “大王……”永妃刚想解释。
  “大王息怒,是小人冒犯了永妃娘娘,求大王责罚。”鹿霄抢道。说着要跪,昶萌王一把拉住他的胳膊。
  “回你的天音宫去,禁足一个月。”
  昶萌王看了一眼鹿霄受伤的手,一看之下心中骇然,眼见他手指纤长骨骼玲珑,下意识抬眼看他的脸,鹿霄面罩白纱,额头缠着纱布,只有一双眼露在外面,仅仅一双眼就似泼墨青山淡而深远。
  李弋惊了片刻说不出话,心中只是重复在问:这真的是个男人吗?不,这真的是个人吗?
  “大王。”
  李弋回头,御医提着药箱跑过来。
  都是皮外伤,敷些药止住血就无碍了。
  “公子,您是不是还有其他伤口。”御医看着鹿霄前襟上的血色,很有分寸地问。
  鹿霄抬手摘下面纱,露出脖颈上的纱布。原来他的面纱不是要遮脸,而是想挡颈上的伤。
  纱布下是两道齐齐的刀伤,很浅,却都在颈脉上,看着都觉得凶险异常,伤是新伤,刚刚永妃那一脚踹在他肩膀上,牵动了未长好的皮肉,渗出血来。
  “你就不能轻点吗?”李弋看着鹿霄那灵秀的眉毛都要挤成川字了,就没来由的烦躁。
  “嘶……”鹿霄疼得直抽气。
  李弋抢过沾了药粉的棉花,轻轻去碰鹿霄的伤口。
  “嗯。”鹿霄低低闷哼一声就像侧头去躲。李弋这一下可比御医重多了。
  李弋伸手扶住鹿霄的脸,他伤在颈脉上,乱动不得。这一扶不得了,李弋觉得自己的手心里不是一个人的脸,而是一只去了皮的煮鸡蛋,稍一用力就可能伤到他的肌肤。
  “你别动。”
  “疼。”鹿霄的语气略带抱怨。
  “是谁伤的你,下手竟如此狠辣。”李弋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用眼神示意御医继续。
  “我自己伤的……”
  “你自己,方便说说吗?瞧你柔柔弱弱的,你自己怎么下得去手。”
  “我想自尽,却被人拉住了剑柄,两次都没成,我就一头撞在院墙上。”鹿霄倒不隐瞒。
  “好端端的,干嘛自尽。”
  “好端端的自然不会自尽,若有人想抓你回家意图不轨,你也会想自尽。”话已出口,鹿霄就知道自己失言了,急忙想低头认错。
  好在李弋手快掐住他的下巴,才没再次牵动伤口。
  “在下失言,大王息怒。”
  “寡人又没生气,你既有以死明志的风骨,怎得见了我又诚惶诚恐起来?”昶萌王觉得他好笑。
  “您是大王,又没有强迫在下怎样,在下自然诚惶诚恐毕恭毕敬。”
  “那寡人要强迫你了呢?”
  鹿霄没回答,只是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伤口。
  李弋哈哈大笑,他觉得眼前这个青年真是个有意思的人。“即便大王也不能让你改变心意,是吗?”
  “我是镇国公长孙,虽然不能像爷爷一样驰骋疆场那么威风,但也不会丢先人的脸……”鹿霄低垂眼睑,模样是相当的诱人。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