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王侯将相 作者:三州重阳

时间:2019-05-14 19:25 标签: 宫廷侯爵 阴差阳错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文案: 【胡扯版】 越扬:听说你要谋反干掉自己的表妹坐上皇位! 允时:没有的事,我只想干你。 【不负责任微剧透版】 因为皇大仙八字横批,让两个孩子的命运自由纠缠到了一起。从此嬉笑玩闹,心里面总惦记着另一个人是不是过得和自己一样好。 经年之后,孩
 
文案:
【胡扯版】
越扬:“听说你要谋反干掉自己的表妹坐上皇位!”
允时:“没有的事,我只想干你。”
 
【不负责任微剧透版】
因为皇大仙八字横批,让两个孩子的命运自由纠缠到了一起。从此嬉笑玩闹,心里面总惦记着另一个人是不是过得和自己一样好。
经年之后,孩童长大,再相聚到一起——哦,他们似乎是一起长大的。
……怎么办?编不下去了!
 
这是一个纨绔世子攻略一个死傲娇的故事。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近水楼台 - yin -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允时,越扬 ┃ 配角:季寻常,邬梅芳 ┃ 其它:王侯将相,一念之间……
 
 
 
第1章 零一、取名
  
  老国师还活着的时候,宁朝官宦人家总喜欢把孩子送到他府上,让他算一算孩子的八字,批一批孩子的命格。
  老国师季阑珊,历经三朝,精于卜算,算无遗卦,人送外号皇大仙。
  他是金口玉言,说出的话从没错过,宁朝皇室奉他为上皇,当祖宗一样供着他。如此身份的老国师,却从不倚老卖老,不管是哪家的孩子送上门求他批命格,他都会同意,便是街上的小叫花子求卦,他也不曾吝啬过一回。
  心地如季老国师,却说过这样的话:“纵横宁都,唯允不批。”
  季老国师讨厌允家人,允家的孩子无论是谁,无论多金贵,他都不见不算。
  老国师和允家有仇,因为宁朝的女皇陛下娶的皇夫,正是老国师极力反对的允莲。
  爱乌及乌,恨乌也及乌,老国师讨厌允莲,连带的姓允的一大家子都讨厌。
  允时是允家家主的私生子,母不详,长到五岁才得进家门,养在了主母门下认做儿子,允家这位主母心地良善,既认了允时为子,便视如己出,吃穿用度没一项亏待过他,只是允时的名字要记入族谱时,允家主母头回反对了。
  她道:“允家的孩子,没有一个受过老国师的批算,这孩子还没正式赐名字,算不得允家人,不如先带给老国师算一算八字,再入族谱也不迟。”
  主母说的合情合理,似乎也没什么好反对的,允大人想了想,便答应了。
  于是,主母挑了个风和日丽的日子,带上厚礼,牵着允时的手进了国师府。
  虽然允家是钻了空子,可允时倒底还不算允家人,老国师不好拒绝,只把他们干晾在大堂中,久久不见身影。
  这老头是老了,可终究还是有脾气的,允家狡猾,他也能变着法子耍花样。
  “主母。”等的时间久了,主母还没什么表示,允时却有些不耐烦了,他来时乱吃了些瓜果,肚子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主母,我肚子疼。”
  “怎么回事?”主母一皱眉,半是关切半是责备的问。
  “我想去茅房。”
  “去吧。”主母松了一口气,招来侍从带着允时去了茅房。
  允时长大后虽然十分沉着冷静,可他五岁时还是个孩子,看到新奇的东西也会上去看一看。
  国师府颇大,后院里花草树木众多,还放着许多孩子玩的东西,允时一直长在民间,家境贫寒,这些好玩的东西从没见过,一时就顿住走不动了。
  小石路上放着两个小马扎,一匹刷着枣红色,一匹刷着幽墨色,好像真的马儿一样,停在路边吃着草,静静的,放着分外吸引人。
  允时上前几步,走到枣红色马扎前,伸出手想去触碰。
  “季寻常你就是蠢!哈哈!”忽然有阵笑声传来,允时伸出的手像是被刺着了,哆嗦一下猛的收了回来。
  “哈哈!”大笑着的孩子从树从后面跑了出来,推开挡道的允时抬脚跨上小马扎,动作简直是一气呵成。
  老国师无子嗣,收养了两个孩子做徒弟,一男一女,大一点是男孩子,唤作寻常,随国师姓季,听说是个难得的天才,而且命格极好,有他在,家国兴旺。
  这孩子,难道就是季寻常?
  “越扬!”
  允时抬头,就见又有个小孩从树上落了下来,满脸的怒气,扑到小马扎上的孩子就是一拳,那孩子却嘻笑着躲开了。
  “季寻常,你打不到我的!”他还在挑衅。
  原来,他不是季寻常啊……
  家国兴旺,这样的批字不是说的他啊……
  “小少爷。”侍从喊了一声。
  “走吧。”允时又看了一眼正追逐的两人,然后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正按着季寻常的越扬忽然转头看着正离去的允时,那孩子小小的背影,为什么看上去有种寂寥的感觉呢?
  “越……扬!”这一走神,越扬又被季寻常反扑按在地上了。
  “哎哟——季寻常你这是偷袭!可耻!”
  “你在看谁?”季寻常伸长脖子,边看便问,“眼睛都要看的掉出来了。”
  “……要你管!”
  ……
  从初阳等到日落,允时一直站在主母的身边,再没有多说一句话,多做一件事。
  夕阳西下时分,晚霞烧红天边,老国师才姗姗来迟,身边领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正是在后院见过的季寻常。
  季老国师年逾八旬,满头银丝,却仍是三四十岁男子的面貌,微微一笑,眉眼含情,果然不负他俊美贤王的封号。
  原来老国师笑起来这么和谒好看,允时走到他面前时他甚至还轻轻拍了拍他的头,并不像外面传言的那样讨厌允家人。
  “你叫什么?”老国师问允时。
  允时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哦,是这样啊。”老国师想了想,“你耐得住寂寞,忍得了岁月,名字,便取个时字吧。”
  允时愣了愣,忍不住问:“您是第一次见我,就知道我耐得住寂寞?”
  五岁的孩子,大概还不知道什么叫寂寞,却是隐隐能明白当中的意思的,所谓的寂寞,是不是就是一个人?
  “你能一整天都只等我这么一个老头子,难道不是能忍的人?”老国师反问。
  允时点了点头。
  “小孩子,还是活跃点好。”老国师又笑着拍拍他的头。
  坐在下首的主母两手紧绞着,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兴奋,瞧这情形,老国师是喜欢允时的,还给赐了名。
  老国师身份特殊,当今女皇陛下的名也是他给取的,允时能得他赐名,不能说不是一种荣幸。
  “国师。”主母堆着笑上前,“还请国师批一批这孩子的命格是好是坏。”
  “命格哪有什么好坏。”老国师笑了笑,“你们关心的只是他对允家的有没有用。”
  主母脸上的笑僵住了。
  有一瞬的寂静,气氛莫名的微妙起来。
  允时只是站在那儿,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事都与他无关。
  这样的- xing -子的确是稍显清冷了。
  季寻常打量着允时,忽然勾起了唇角,小脸上透着坏水儿。
  养在国师身边的孩子,哪有什么善茬,季寻常的心思更是细密,一肚子坏水都是写在脸上的。
  “喂!”季寻常摊出手,“把你的生辰八字拿出来,我给你算算。”
  允时抿了抿唇,顺从的掏出写着生辰八字的纸张递了过去,一点脾气也没有。
  季寻常接过来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师父你看,这小子将来是个女干臣,要谋权篡位的!”
  童音清脆,落地有声。
  四周静的连落针的声音都听的清,主母张大嘴惊讶的看着允时,眼神复杂。
  允时微微皱眉,小手攥紧,什么话都没说。
  “季寻常你又说胡话!”忽然有个身影从帘子后面窜出来,上前揪着季寻常的耳朵龇牙咧嘴,“你上次还说小爷我要身败名裂遗臭万年!分明什么都不会还瞎说!”
  季寻常扭着脑袋挣开,两人又扭到一块儿去了,那张写着允时生辰八字的纸张落到地上,黑纸白字清楚分明。
  老国师捡起纸张看了一眼,轻声一笑,“这命格真是……”
  “国师……”主母上前两步,紧张的看着老国师。
  “他将来若真是个女干邪佞臣,你们要如何处理他?”
  主母像是万分失望,看着允时摇了摇头,“便不入朝堂吧,妾身肯请国师不要把今日之事说出去,也好保这孩子一生平安。”
  老国师合上纸张,朝越扬招招手,“还胡闹?两人都过来。”
  正闹腾的两个孩子乖乖的走过来了,老国师一指季寻常,“家国兴旺,前途迷茫,人的命都是有两种的。”
  说着又一指允时和越扬,“王侯将相,佞臣名亡,你们俩,生死成败都在一念之间。”
  越扬歪着脑袋眨巴眨巴眼,“舅爷爷,我是我,他是他,我们俩的命难道还一样不成?”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