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世子家养臣 作者:山人道闲

时间:2019-05-14 19:41 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宫廷侯爵
文案: 满城皆知,李琛这位世子爷是皇上都盖章的神经病,脾气古怪极难琢磨。某天,这家伙竟然胆子肥到去劫了个死刑犯,一溜烟塞回府里。 为此,朝堂权贵无不震惊,皇上怒不可遏。 既然如此,被劫走的死刑犯摊开手:天凉了,皇位换个人来做吧,我看世子你就挺
 
文案:
满城皆知,李琛这位世子爷是皇上都盖章的神经病,脾气古怪极难琢磨。某天,这家伙竟然胆子肥到去劫了个死刑犯,一溜烟塞回府里。
为此,朝堂权贵无不震惊,皇上怒不可遏。
既然如此,被劫走的死刑犯摊开手:天凉了,皇位换个人来做吧,我看世子你就挺好。
世子扭头就走:救错人了,你自个回刑场吧
 
温润坚韧受x怼天怼地攻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知昀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承仁三十二年,夺嫡之争落幕,都城腥风血雨,
  楚王杀父弑兄登上帝位。
  镇南大将军叶朔烽获罪处斩,满门男丁妇孺斩首示众,只留下一个叶家幼子。
  弥天大雪落满府邸,堆积在廊芜和树枝上,叶知昀站在庭中,身边是来来往往的侍卫,向外搬运屋里的书籍和摆设。
  他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少年,裹着一身白狐裘,依然能看出身形单薄,像是冰雪琢成的壳,带着一股空荡荡的茫然。
  四周的寒气蔓延进他的四肢百骸,鼻息间似乎还残留着血腥气,天上的雪停了片刻又降下,落在叶知昀左眼角的小痣上。
  廊下过来一个太监打扮的人,两手并在袖袍里,斜眼看着少年,似嘲非嘲地扬声道:“叶公子,皇上要召见你,跟咱家走吧。”
  叶知昀转过身,缓慢滞涩地应道:“是。”
  他虽自小长在将军府,但到了家门尽毁时,才算是第一次进宫,巍峨高耸的承天门座落在前方,俯瞰着下方像是蝼蚁般的众人。
  朱红宫门向两边推开,殿群连绵起伏,汉白玉辇道宽广,石阶望不到尽头,一道道传令下去,他随着太监们到了甘露殿前。
  里面迎出来一个三角眼的灰发老公公,太监总管郑柏在大内做事四十几年,经过宫变仍屹立不倒,还在新帝身边跟着,识时势的精明本事可见一斑。
  叶知昀旁边的太监连忙谄媚笑道:“好久没见着您老人家,腿脚可还稳健?小的这里倒是有根老参,就是补补身子也是好的。”
  “不必了,正事要紧,先带小公子去见陛下。”郑柏没瞧那太监,而是看向面前这位镇南大将军的独子。
  叶家老一辈——他的叔叔伯伯都死了个干净,就连旁支都血流成河,叶家并不算是个权贵世家,全仗着他的父亲叶朔烽顶梁柱,镇南大将军的威名说出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生征战从未一败,为大晋戎马倥偬,过家门不入,抵挡住外敌进犯,深得百姓爱戴。
  可又有谁料想到这样一位英雄角色,竟会落到这般下场……
  谋逆的罪名安下来,一夕之间万人唾骂。
  事实真正如何郑柏心里当然清楚,可没人敢说,但他也佩服过叶朔烽,因此看其子的目光多了一丝怜悯,“跟咱家来吧。”
  叶知昀低头跟他进殿,越往前走,四周的宫人和侍卫便愈发屏息静气,里面就是曾经的楚王——今日的晋原帝。
  男人正值盛年,没穿冕服,随意坐着,看不出半点杀伐决断的影子,只是眉间一丝若有若无的威压彰显出他的身份。
  郑柏拱手:“回陛下,人已经带到了。”
  晋原帝的目光落下来,语气轻轻松松,甚至带着笑意:“这就是叶将军的儿子?病殃殃的。”
  郑柏不由紧绷起心神,想起身后的少年还站着,还没有拱手施礼,连忙着急提醒他,然而却是一惊。
  叶知昀一整袖袍,弯下膝盖跪拜在地,额头深深磕得一声响。
  要知道大晋在非重要场合,不用行跪礼,寻常来说即使是对君王也只需拱手以示敬意。
  但叶知昀的身份不比寻常,他是罪臣之子,跪礼是应当的,但也因此又是极令人惊讶的,全家死去没多久,面对如此血海深仇的敌人,不哭,不闹,平静如水。
  “罪人叶知昀,参见陛下。”
  少年清冽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中。
  郑柏眼尖地看见晋原帝露出笑容,带着饶有兴致的满意。
  “哦?你既然觉得你是罪人,那便说说,何罪之有?”
  “罪在草民之父。”
  晋原帝笑意更深:“抬起头说话。”
  叶知昀平静地抬起头,他生了个好模样,面容如冠玉,眼眸如黑琉璃,嘴唇没有一点血色。
  晋原帝注视着他脸上一丝一毫的变化,“你父亲叶朔烽的确是我大晋的罪人,要不然也不至于死无全尸,你说对不对?”
  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数息没有声音,郑柏站在边上,感到手脚都有些发僵。
  “陛下所言极是,叶朔烽妄图谋逆,十恶不赦,其下场罪有应得。”
  叶知昀终于出声。
  郑柏心想此子真当狼心狗肺,可他无意中一瞥,居然发现少年在袖袍下的手指竟然在颤抖着,紧紧握成拳头,青筋暴起,又硬生生地强迫自己别发抖,松开痉挛的手指,压抑住激动的情绪。
  十几岁的少年就有这般城府,以后那还了得——郑柏看得心惊胆战,又偷偷望了眼皇上,对方没有发现端倪。
  “虽是如此,叶朔烽毕竟是你父,你言父罪岂非不孝?”
  “皇上坐拥天下,乃是万民衣食父母,更是江山平定的梁柱,叶朔烽谋逆意图不轨,等同至万民不顾,至江山社稷的安危不顾。大道为重,私情.事小,君父如山,草民不敢逾。”
  少年有条不紊的回答让晋原帝大笑起来,“你可真不像叶朔烽的儿子!他那个人宁死不屈,儿子倒是软得立不住脚。今天召你前来,是为了见见叶家最后的血脉,既然如此,你是觉得你这条命该不该留?”
  大殿里的气氛一片冷凝,引得人寒毛倒竖,叶知昀说:“但听陛下旨意。”
  晋原帝站起身,摸了摸带着胡茬的下巴,目光盯着下方这个看似毫无威胁的少年,就这么顿了数息,郑柏心里忍不住发怵,摸不准新帝的脾- xing -。
  紧接着,晋原帝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就这样罢,带他下去——”
  郑柏顿时松了一口气。
  “——到城东闹集砍了脑袋。”
  随着这句话落音,仿佛掀起空气中无形的巨震,炸得郑柏脑海一片空白。
  他原以为叶知昀身后还有着叶家在边疆军的势力,为了不引起哗变,皇上会忌惮三分,留下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后人。
  谁知皇上根本置若罔闻,那么背后就意味着他要开始对边疆动手了。
  叶知昀无措地睁大了眼睛,不等他多反应,殿外就有侍卫冲过来,抓住他的肩膀向外拖去!
  “不……”他喃喃出声,想要挣扎却无法撼动对方的力量,死亡逼近的寒气飞快爬上脊背,凉得令人发颤,只能被禁军抓走。
  叶知昀被拖出大殿的一盏茶后,门外冲进来一个禁军,急匆匆地单膝跪地,“禀陛下!燕王传来口信,求您饶叶公子一命!”
  晋原帝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神色,“朕记得朕这个三哥以前在渭水打仗那会,曾经被叶朔烽救过对吧?怎么?活的时候无作为,现在想要还死人的恩了?”
  在这场导致都城死伤无数的宫变中,燕王远在渭水驻扎,来不及赶回,等回来的时候一切已经尘埃落定,他做了一件最明智的事,就是将手里的兵权交还给晋原帝,保全自身。
  “回去告诉燕王,太晚了,这小鬼应该已经快到城东了。”晋原帝意味深长地想了想,“不过他要是这么想报恩,也可以去试试还能不能救回来了,不过是一条蝼蚁的命罢了。”
  这话明面上是同意留下叶知昀的命,但是实际上又是一种试探,皇帝下令要杀的人,一个王爷敢拦吗?
  消息传回燕王处,他端着茶盏静了好一会,忽然问属下:“世子说是游学,现在还没有离开长安吧?”
  侍卫回道:“已经准备出发了,就在城东和公子们饯行,王爷,要给世子传信吗?”
  “速速用他养的那只海东青传信!”
  隆冬节气,地上覆着冰,天下飘着雪,寒风一阵接一阵地吹,街道上满目茫白。
  叶知昀光着脚踏在冰地里,手上戴着沉重的镣铐,他身上的狐裘叫人揭了,浑身只留单衣,披头散发地向前走着。
  时不时被官兵推上一把。
  道路的两边站着百姓,对他指指点点,声音嗡嗡作响,他却听不太清了,身体几乎没有知觉,僵硬而麻木。
  脑海中太过念头划过,一朝之间倾覆的家,被屠戮的母亲父亲,污名像墨汁一样泼在叶家的门楣上,他却无能为力,只能面临即将到来的死亡……
  他要像亲人一样死去吗?
  这就是他的结局吗?
  就在这时,半空之中响起一道惊空遏云的鹰唳,众人纷纷抬头望去。
  海东青展开双翼从半空滑翔而过,它的下方不远处,一个黑影驾着一匹骏马飞驰而来,不过眨眼之间,两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几乎要和官兵们撞上。
  两边的百姓发出阵阵惊呼,官兵们慌忙四处躲闪,统领大声呵斥,也顾不上叶知昀了,一片鸡飞狗跳之象。
  叶知昀听到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嘈杂,意识到出事了,正要转身去看,忽然一阵犹如刀割的寒气直直冲面门袭来!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