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小皇后 作者:Karine

时间:2019-05-14 19:55 标签:
文案: 又软又白痴情受 冷血无情渣攻 私设大概是后妃如果生了双- xing -或公主,要么送出去和亲,要么就嫁给皇子。(唉,为了写骨科,我也是拼了) 玄敏死的时候,是傍晚,乌云密布,他合上眼没多久便暴雨倾盆。 他死前紧紧拉着昭岚的手,脸色惨淡,嘴唇不断
 
文案:
又软又白痴情受
冷血无情渣攻
 
私设大概是后妃如果生了双- xing -或公主,要么送出去和亲,要么就嫁给皇子。(唉,为了写骨科,我也是拼了)
 
 
 
 
玄敏死的时候,是傍晚,乌云密布,他合上眼没多久便暴雨倾盆。
 
他死前紧紧拉着昭岚的手,脸色惨淡,嘴唇不断开合,却没人听懂他在说什么。其实旁边的宫人也清楚,玄敏作为天子,功绩政绩都不缺,不怕后人诟病,对得起列祖列宗,继承人是太子玄麟,中宫嫡出人品贵重,他没什么放心不下的。但只有一样,他放不下昭岚,他的皇贵妃。
 
昭岚和他是一对佳偶,几十年来恩爱甚笃不离不弃,昭岚从前位份低微,被他从最低的侍寝宫人一步步的提拔为皇贵妃。
 
玄敏要不行了,昭岚只有伤心,大大的凤眼睁着,眼泪一点点的往下淌——
 
昭岚几次想要给玄敏陪葬,玄敏终究是舍不得,这么多年放在心尖上的人,盼着他开心盼着他好,怎么舍得让他去死。
 
玄敏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死死地盯着昭岚,疯狂的目光描摹着皇贵妃还没老去的脸,仿佛下辈子也要凭着现在的记忆来找他。
 
玄敏没让他陪葬,甚至万般嘱托太子玄麟好好照顾昭岚。只是玄麟翻脸不认人,玄敏的身体还未凉透,玄麟就让人勒死皇贵妃,给先帝殉葬。
 
“皇贵妃,您可动作快点啊,父王一刻都离不了您——”
 
昭岚知道玄麟不过是报复,却也无可奈何,只求他最后一件事情,让他不要迁怒璟晔。璟晔是他的儿子,嫁给了玄麟当王妃,玄麟- xing -子沉静,璟晔活泼开朗,这些年两人一直- xing -格不合不冷不淡的。
 
璟晔痴情,昭岚没有办法,只希望玄麟看在璟晔是他弟弟的份上,不要对他太过为难,至于其他的,昭岚不敢再想了。
 
昭岚被勒死的时候,璟晔还不知情,和其他皇子后妃在雨里面跪着,嚎啕大哭,玄敏对他极为偏心,待他比亲身母亲昭岚还好,玄敏死了,璟晔难受极了。但世间难受的事情总是太多,他总是天真的以为从前险些躲过被和亲,并顺利的嫁给了心上人玄麟,人生便是一番坦途。
 
半个时辰后,他在雨里被淋得- shi -透,被人扶到房间里,听闻了昭岚的死讯。
 
璟晔几乎崩溃,一天之内同时失去了父亲母亲,他不能接受,吵着要去找玄麟,“玄麟当时在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宫人告诉他,皇贵妃是殉葬。
 
“父皇那么喜欢额娘,怎么可能让额娘殉葬?”昭岚砸了杯子,一脸的不相信。
 
他闹了许久,最后要出去找即将被宣读圣旨册封为帝君的玄麟,被宫人死死拦住,“娘娘您可不能糊涂,太子现在正是事忙烦的不得了,您要是这个时候错了规矩,太子可要罚您的。”
 
一个罚字,成功的让璟晔抖了抖,停止了哭闹,玄麟虽不是家暴的人,但要是罚起他,真能让他十天半个月坐立不安,疼的睡不着觉。
 
“娘娘,您就在等等吧,皇贵妃殉葬,殿下总会给您一个交代。”
 
然而玄麟给他的交待只是三天后的一句,“皇贵妃自愿的,他说的,一刻都离不开父皇。”
 
说完,便掀了璟晔的宫装襦裙,开始- cao -弄。
 
玄麟在床事上一向没有耐心,前戏几乎为零,因此刚- cao -进去的时候总是艰难的,璟晔不敢哭出声寻他晦气,高高的撅着屁股,一直咬着手指,等到玄麟- cao -的爽了,才想起来亲亲身下这具承欢的身体,用手拽一拽- ru -头上挂着的金铃铛。
 
璟晔是双- xing -,身下两个洞口总是被清洗干净,用心保养,等着玄麟的宠幸。玄麟大多时候喜欢- cao -弄前面,毕竟处子膜是他捅破的,里面又软又嫩,- cao -起来实在是销魂。但璟晔刚开始也做不好,17岁嫁给他,年纪太小,- xue -也小,碰一下都要哭,实在是太青涩了,玄麟没什么耐心,掐着细腰狠狠的往里面插,换来璟晔的剧烈挣扎。
 
一直在叫,“哥哥疼,轻一点。”
 
玄麟哪里愿意轻,处子- xue -实在是紧,甬道火热,不停地吸附着他,不克制住当场把他- cao -烂就不错了。
 
璟晔疼,力气小,挣不开他,只能用手去抓玄麟裸露的背,跟猫一样,疼的玄麟直皱眉头,草草- cao -完后便扔在一边,璟晔浑身酸痛无力,跟破布娃娃一样跌在床上,两腿大张,朝外吐着- jing -液,竟是连合上腿的力气都没了。
 
然后便是狠狠一鞭,抽在被刚刚- cao -开的花蕊上。
 
璟晔疼的下意识尖叫,没来得及合上腿,就被玄麟给拉开,用手挥着软鞭,狠狠往上面招呼。
 
“疼——哥哥——疼的——”璟晔又哭又叫,却被玄麟抽的更狠。
 
玄麟嘲讽他不过是个挨- cao -暖床的贱货,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不好好侍寝就用鞭子抽,看你下面的骚洞是喜欢男人的- ji -巴,还是鞭子。
 
璟晔面色痛楚,还有点不敢置信,他觉得眼前的玄麟无比陌生,好像不认识一样。
 
玄麟知道他没挨过,处子- xue -,还嫩的狠,别打坏了,以后还要用,数着打完十几下,便扔了细鞭子,挑着璟晔的脸,看着他哭红的眼睛,不悦的开口,“还哭?皇贵妃没教过你吗?还是说皇贵妃在父皇床上也是这般的弱不禁风,- cao -几下就哭得梨花带雨。”
 
璟晔感觉被羞辱了,别过脸不说话。
 
玄麟继续说,“你是皇贵妃亲生,本以为皇贵妃风情万种,妖言惑众,一身的狐媚功夫,你璟晔自然也是不差的,没想到床上这么扫兴。”
 
璟晔委屈的掉眼泪,玄麟像是证明他的价值一样,再次掰开了他的腿,粉嫩的肉- xue -被抽到红肿,鼓起了一圈,碰一下都疼,玄麟却狠心的戳了进去,抱着他的腰,再次动了起来。
 
干到兴起时,还在他耳边说,“皇贵妃没教你的功夫,本王亲自教你怎么样?”
 
 
 
玄麟不是好色的男人,在他眼里,在朝堂争夺权力比在床上征服美人有意思的多,他后院没几个姬妾,实在非要泄欲不可,多数找的是正室璟晔。
 
- xing -事总是很疼的,璟晔有点怕他,尤其是床上,开始总是抗拒,后来被软鞭抽老实了,- xing -器- cao -的再疼,也比不上用鞭子抽,受伤的- xue -口被隐匿在衣服里,璟晔不好意思往外面说,外人便不知道,但疼痛的效果却不比犯了错被拉出去传杖的王美人少。
 
那个地方那么私密,喊太医来看璟晔都要犹豫很久,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
 
大概是玄敏刚走的缘故,玄麟很烦躁,- cao -起来发泄的意味居多,璟晔被弄得太疼了,前面的花洞被灌满了- jing -液,玄麟又把他翻过来,掰开软糯臀瓣,去- cao -后面的屁眼,屁眼已经被兰汤润洗的干干净净,插着根玉势,拔开后小嘴一张一和,- shi -润润的,讨人喜欢极了。凑近还能闻到- xue -口里面好闻的花香。
 
玄麟- cao -的急,璟晔夹的稍微紧了点,玄麟就不耐烦的拽他- ru -头上坠着的小铃铛,让他放松点,璟晔也是人,这几日夜夜守灵经不住他这么折腾,玄麟又捏又掐,他忍不住讨饶,求玄麟饶了他。
 
这在平日里是行不通的,玄麟不理他算好的,有时候烦起来就掰开腿,用鞭子开始抽,抽的他哭爹喊娘才愿意放下,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玄麟摸了摸他哭- shi -了的眼睛,竟没发火,大概是怜惜皇贵妃刚走,他没了母亲。还问他,“瞧你哭的,真有那么疼?”
 
语气还算温柔。让璟晔一度以为又见到了当年风度翩翩温情脉脉的玄麟哥哥,一时间忘了哭,还傻愣愣的开口,“疼的,疼死了。”
 
玄麟觉得好玩,逗他,“你都多大了,还能疼?”
 
“二十一了。
 
“二十一了?看来都四年了啊。”玄麟感慨,璟晔嫁给他已经第四年了,那距离皇弟璟瑟去塞外和亲也有四年了,去的时候璟瑟才14,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
 
“都二十一了,已经不小了,怎么还会疼?”玄麟摸了摸花- xue -,沾到一手的- yín -水和- jing -液,涂在他脸上,“璟晔啊,都四年了,你也该给朕生个小皇子了,你生不出来小皇子,双- xing -也行,前段时间额娘还跟我说,问你肚子怎么还没有动静,我都不好替你说。”
 
玄麟边说边从匣子里拿了个塞子,塞到了璟晔手里,亲眼看着他把塞子塞进了花- xue -,“可都别流了,你生不出来,朕也没法交代。”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