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青石为玉+番外 作者:真的砒霜

时间:2019-05-14 20:00 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文案: 一个不学无术,一个年少有为。 傅玉每每看到面前衣冠楚楚的人,就恨得牙痒痒。特别想勾引他,羞辱他,看他失了分寸的样子。你不是挺能装吗?有本事你继续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玉燕青 ┃ 配角:柳章杨靖琪
 
文案:
一个不学无术,一个年少有为。
傅玉每每看到面前衣冠楚楚的人,就恨得牙痒痒。特别想勾引他,羞辱他,看他失了分寸的样子。你不是挺能装吗?有本事你继续装!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玉燕青 ┃ 配角:柳章杨靖琪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熙熙攘攘的街道,一身华贵的青年斜着身子吊儿郎当地游逛着,行人看到他纷纷让路,眼神中颇有几分不屑。
  “这傅家公子又出来祸害了。”
  “看看,妥妥的酒囊饭袋。”
  ……
  声音有些大,傅玉自然也听到了这些话,不屑的笑了笑,一脚踹到旁边的小摊,摊主赶紧向旁边躲去,敢怒不敢言。
  “怎么着?活腻了是吧?信不信把你们抓进去呆两天。”
  全场静然,傅玉满意的转身,继续往烟柳巷走去。
  好不容易摆脱了我爹,我得出来好好玩儿玩儿,媚儿姑娘,可想死你了傅玉想着,脸上已经露出了猥琐的笑。
  刚要进怡红院,傅玉的笑容立马僵住,缓缓地转身。
  门口抱着刀的青年,一身黑色的劲装,胸口银色的云纹翻滚,隐隐勾勒出一个捕字,衣襟处绣着金边儿,一双眼睛沉沉地望着他,看不出藏着什么情绪。
  “我……我只是路过而已。”傅玉底气有些不足。
  “老爷派我寻你。”青年似乎什么都没听到,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
  傅玉垮下了脸,跟在了青年的背后。
  “燕青?”傅玉小心叫了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青儿?”
  “青青?”
  “燕儿?”
  傅玉一声比一声甜腻,叫的燕青再也忍不住,铁青着脸,转过了身。
  “你再叫一声试试?”
  “你不是不理我嘛!我这才……”
  “什么事?”
  “我爹找我干嘛?”
  “不知道。”
  “不知道?”傅玉一脸不相信,“你会不知道?你不是我爹的眼珠子吗?他会瞒着你?”
  燕青不理他,接下来,任凭他怎么软磨硬泡,燕青都没说一句话。
  高大的府邸,门口两个带刀侍卫把守着,看到两人进来,齐齐弯腰:“少爷好!燕大人好!”
  “我爹呢?”
  “在前厅。”
  傅玉又松松垮垮地往前厅挪去,刚一进去,就被踹了一脚。
  “哎呦!爹你干什么?”
  傅老爷一脸怒气。
  “我可什么也没干!最近没有惹事。”傅玉解释道。
  “你看看你的样子,脓包一个。”看着儿子不争气的样子,傅老爷气不打一处来。
  “我这样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才看不下去。”傅玉嘟囔着。
  “你说什么?”
  “没什么。”
  “没什么给我滚去看书去!燕青,你去监督他。”
  “是,义父。”燕青恭敬地回答。
  两个人到了书房,下人们奉茶之后都退了出去。
  傅玉撇了撇嘴,拿起来桌子上的书。燕青从书架上抽出了几本书坐在他的旁边看。
  才一炷香的功夫,傅玉就有些发困。侧头看了看燕青,他还在认真地看书。
  傅玉不动声色地脱掉了靴子,把袜子也脱了,脚从底下顺着燕青的小腿撩拨,衣服穿的薄,虽然隔着布料,但燕青还是有些痒。他几乎要弹开,被傅玉摁住了肩膀。
  “你看你的书,躲什么?武将连这点耐- xing -都没有吗?那以后你被抓了还没怎么用刑就招了,倒霉的可是我爹,我可是在磨练你。”傅玉说得义正言辞。
  燕青脸色有些发青,却也没有了动作。
  傅玉的动作越来越放肆,最后,脚竟然摁在了燕青的□□,轻轻晃动。
  燕青一僵,怔怔地盯着书,脸上已经有了虚汗。
  傅玉凑近燕青的耳边,吐了口气,无辜道:“那里好烫呀!你看它在跳,看来憋着难受想出来呀!怎么办呢?”
  燕青终于受不了了,把傅玉掀翻在桌子上,压了上去。
  书掉在了地上,傅玉后背硌得有些疼,嘴却不饶人。
  “不看书了?我爹可是让你监督我呢?”
  燕青太阳- xue -处青筋暴起,粗暴地堵住了那张烦人的嘴。
  此处省略一万字。【读者绝对想踏死我。】
  
 
 
第2章 第 2 章
  事后,傅玉已经筋疲力竭,浑身软绵绵的。燕青穿戴好后,把傅玉反转过来,取出自己的帕子,在他后面擦拭。
  傅玉是养尊处优的大少爷,皮肤白皙,娇嫩,丝毫不差养在深闺的小姐。
  红木桌子上,两条光洁修长的腿跪着,白浊从身后被导出,有种说不出的- yín -.靡。体内的手指让傅玉眉头轻皱,红晕浮上脸颊,强咬住嘴唇才没口申口今出声。帕子被浸- shi -,有两滴滴落在桌面上,燕青又掏出一张手帕擦拭。
  清理干净后,燕青一件件给他穿上了衣服,把他抱在桌沿上坐好,给他穿鞋袜。
  傅玉坐在书桌上,看着底下蹲着给他穿袜子的人,此时的人衣衫整齐,头发一丝不苟地束进玉冠里,剑眉星目,正气凛然。燕青越是这么正经,傅玉就越想去破坏。
  他另一只光着的脚挑起了燕青的下巴,没有怎么用力,燕青抬起了头,看着他。
  “啧啧啧!看看这幅模样,谁能想到刚才衣冠不整,满眼□□,与男子行那等之事的人会是燕大人呢!”
  “不要闹了,快穿上袜子,你身子弱小心生了病。”燕青丝毫没有恼意,温柔地开口道。
  没有达到目的,傅玉冷哼了一声,挪开了脚。
  (□□:看吧!虽然第一章你们想踏死我,但第二章我不是给你们留了点很香很香肉渣嘛!有没有想放过我了)
  俩人从书房出来时,天将黑未黑,下人们已经把饭做好了。
  他们去了正厅,傅老爷已经在用膳了。俩人请了安,也坐了下来。
  傅老爷很是欣慰:“燕青,也只有你监督的时候,他才在书房待的最久,平常不是偷女干耍滑就是……”
  “我说爹,这正吃饭呢,你干嘛又说这些,能不能不要老揭我短。”
  “那也是你自己不争气,你看看燕青,再看看你。”
  “是是是,你亲儿子燕青最争气,养子我最忤逆,那就不碍您的眼了。”傅玉拱了拱手,转身离去,傅老爷气的把筷子摔在了桌子上。
  夜已深,傅府上下一片安静。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穿过回廊,溜进了一间房内快速地关了门,此人正是傅玉。
  他点了灯,一阵乱翻后,除了找到一些生肉和菜,没找到半点熟食。
  “我爹这也太狠了吧!让厨房一点东西都不剩。”傅玉有些后悔,早知道多吃两口再“有骨气”地离开了。
  他气得踹了一脚灶台,疼的抱住自己的脚转了两圈。外面有些动静,傅玉赶紧灭了烛火,躲在了灶台后面。
  过了一会儿,门被推开,燕青提着灯进来后,看到有些乱的厨房和还余烟未散尽的烛台,心下了然。
  他把厨房的灯引上,灭了手里的灯,挽起了衣袖。
  傅玉呆了一会儿,腿有些发酸,突然听到了门开关的声音,又等了片刻,厨房没有任何动静。
  哪个奴才半夜来了厨房,走时不把灯灭了,也不怕走水。傅玉暗骂着起身,掸了掸衣摆上的灰尘,抬头时,僵在了那儿。
  燕青正坐在水缸旁弄四季梅的丝,确实是没发出一点声音。
  
 
 
第3章 第 3 章
  “我…我只是晚上出来散散步。”说完之后,傅玉有些后悔,这话太没脑子了。
  “你…你是不是故意的?”他先发制人。
  “故意什么?”
  “刚才我明明听到开关门的声音,你是不是知道我在这,故意弄出来诈我,看我狼狈的样子?”
  “我没有。”燕青道,“我只是刚才看门没关严,重新推开关上了而已。”
  “哼!狡辩。”傅玉显然不信,“这大半夜,你这是干什么。”
  “做饭。”
  “哦!莫非你晚上没吃饱?”
  “明知故问,去帮我把火引上。”
  “啧啧啧!胆子越来越大了,你这是要使唤本少爷呀!”傅玉傲娇地仰着头。
  “你不去就算了,我自己吃。”
  “我不是也没说不去嘛!”傅玉撅了撅嘴,捋捋袖子,抱了一堆柴。
  半晌,燕青东西都准备好了,傅玉还没生起半点火苗,反倒把自己搞得很狼狈。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