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武林盟主和美人师父 作者:东南西北风er

时间:2019-06-01 15:54 标签:
一句话简介:武功天下第一的美人师父为徒弟挡箭,身中yin毒流nei挨 艹的故事。 正直闷骚盟主攻x高冷禁yu美人受,新坑 (江湖甜肉,年下,师徒,双向暗恋) 第一章 夜过三更。 躺在床上的武林盟主骤然睁开了眼。 虚影一晃,人已经掠到了屋顶上,哪里还有方才
 
  一句话简介:武功天下第一的美人师父为徒弟挡箭,身中yin毒流nei挨 艹的故事。
  正直闷骚盟主攻x高冷禁yu美人受,新坑
  (江湖甜肉,年下,师徒,双向暗恋)
 
 
第一章 
  夜过三更。
  躺在床上的武林盟主骤然睁开了眼。
  虚影一晃,人已经掠到了屋顶上,哪里还有方才熟睡的样子。
  却还是迟了一步。
  盟主闭上眼,感受了一下风声,追向那人离去的方向。
  围着武林盟追了一圈,连人的影子都没见着。
  盟主心里一惊。
  如今的武林中,还没听说过谁的轻功比他更高。
  绕了一圈又回到了他的屋子,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盟主有些不悦。
  正欲用剑气把人逼出来,一道人影却在月下施施然现了身。
  “阁下何人?”
  白衣翩然,立在屋顶上,缓缓转过身来。
  正是自家美人师父。
  盟主心里一动,面上却是无波无澜。
  毕恭毕敬道:“师父此来所为何事?”
  美人神色冷淡:“听说你下月要攻打魔教。”
  盟主点了一下头,正色道:“徒儿身为盟主,自然要以身作表率。”
  美人的神情依然淡淡的,把几样护身法宝交到盟主的手里,转身离开了。
  美人回到绝情谷中,关上了房门。
  腿一软地跪在地上。
  他胸前的衣襟已经- shi -了一片,奶香味从里衣透出来。
  美人颤着手解开了衣襟。
  软软的两点又红又肿,挺立在雪白的胸前,还在不断地流下乳白的液体。
 
 
第二章 
  美人垂下眼帘,隐忍地咬了咬唇。
  还是伸手抚上自己的胸前。
  软软的乳尖被手指夹住,轻捏了几下,就流出了更多的奶水,沿着手指滑落到指缝。
  美人难耐地喘了一口气,双腿也忍不住夹紧,轻轻地磨蹭。
  裤子也被脱下,双腿间的秘处也流了水,淌下大腿内侧,身下的地板都- shi -了一小片。
  美人抿紧了双唇,两根手指往身下探去,另一只手横在眼前,挡住了- shi -润的眼角。
  室内不时传出暧昧的水声。
  过了一会儿,他才把手指从身后抽出,挡着眼的手臂也放了下来,露出一双泛着情红的凤眼。
  眼角余光瞥见室内一侧的长剑,犹豫片刻,还是拿了过来。
  那是盟主小时候用的剑。
  美人的眼里掠过一丝挣扎,却被铺天盖地的情欲淹没了。
  他把剑柄凑到唇边,伸出一点- shi -润的舌尖,在冰冷的剑柄上舔过。
  剑柄很快被舔得水光润泽,美人趴伏在地上,墨黑的长发散了一背。
  然后一手握着剑柄,缓慢地将它插入了身后的小口。
  身后流出的水更多了,腿根处都- shi -透了,- shi -润的水光从腿间淌下,滑落到雪白的脚腕。
  胸前也随着趴伏的动作,在地上不住地摩擦,乳尖被蹭得更加红肿,奶水洇- shi -了一小片地面。
  这把剑是他送给徒弟的拜师礼,在盟主出师的时候,被留在了这间房里。
  凸起的纹路不知蹭过了体内的哪一点,勾起一阵酥麻的快感,沿着尾椎迅速窜升。
  此时任是他武功再高,也被情潮折磨得没了力气。美人浑身一颤,咬着牙把剑柄往体内推进更深。
  他偏着头,眼尾和耳尖都漫上了情红,红唇微启,星眸半闭。
  像是无法面对自己这- yín -乱的身子。
  口中却是轻轻地唤着一个名字,声音又低又柔,仿佛在呼唤情郎。
  一声声叫的,都是他的宝贝徒弟。
 
 
第三章 
  盟主还是少盟主的时候,就被老盟主送到了绝情谷。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师父。
  师父是隐世第一高人,曾经欠过老盟主一个恩情,收下了少盟主做徒弟。
  他是个冰冷、严厉的师父。
  师父白衣如雪,带着十二岁的少盟主,站在一棵老树前。
  剑光横掠,两人合抱粗的大树轰然倒下。
  “先从一棵树练起。”
  盟主点了一下头,认真地从师父手里接过了长剑。
  徒弟天赋异禀,只过了三个月,就斩断了一棵同样粗的树。
  “进步得不错。”美人师父淡淡地说。
  然后轻轻地推了一下旁边的那棵树。
  半个林子的树都倒下了。
  “等你练到这种程度,就可以出师了。”
  徒弟:……
  徒弟:“是,师父。”
  美人面无表情地说:“你把它们背回去吧,家里没柴火了。”
  徒弟:……
  徒弟天赋异禀,又过了三年,才把半片林子给削平了。
  立马飞也似地出了师,再没回来探望过恩师。
  倒是美人偶然几次在谷口遇见了他。
  美人:“来了怎么不进去?”
  盟主坚定地摇了摇头,一脸正色:“路过。”
 
 
第四章 
  美人每年会来看徒弟一次。
  在徒弟生辰的时候,带着一坛酒过来,陪他坐在屋顶喝酒。
  他曾经立誓永不出谷,却为了徒弟一再违背誓言。
  彼时徒弟已经长成了剑眉星目的青年。
  武林盟的老一辈都是看着他长大的,老来无事,最爱给新上任的盟主张罗亲事。
  盟主坚定而不失礼貌地拒绝。
  美人又一次来的时候,正好看见某掌门对着盟主唾沫横飞。
  老掌门看见美人来了,还气呼呼地说:“你劝劝这小子。”
  盟主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说:“我不娶。”
  掌门气急败坏地走了。
  屋里只剩下美人和盟主。
  美人开了口:“你……”
  话音未落就被盟主打断。
  盟主一脸浩然正气:“师父,徒儿年纪还小,理当先立业后成家。江南水患未平,西山流寇未除,江东饥荒成灾,城北小儿夜啼……”
  美人:……
  美人面无表情:“其实……”
  盟主声泪俱下:“师父曾经教导徒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下未平,徒儿实在没有心思成家。”
  言辞恳切,就差没跪在地上磕个头以表决心。
  美人:“其实,我只是想问你要不要吃个瓜。”
  他把一盘切好的西瓜放在桌上。
  盟主:……
  盟主:“谢师父。”
 
 
第五章 
  盟主刚当上盟主的时候,就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他把魔教的老巢捅了。
  一时间,正道武林喜闻乐见大快人心普天同庆奔走相告。
  只有美人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皱了一下眉。
  他和魔教教主多次交手,深知此人狡诈至极,且手段下作、睚眦必报。
  过了几个月,盟主在西湖泛舟的时候,果然遇到了魔教的偷袭。
  一时不慎,误饮了被下药的酒,浑身失了力。
  仍是勉力挥剑,收割着不断冲上来的刺客的人头。
  盟主的身上也负了不少伤,快要力竭之时,一道破风之声朝着他的后心- she -来。
  本以为就要命丧于此,身后却贴上了一副温热的身躯。
  解决了所有刺客之后,盟主终于松了一口气。
  一个玉白的瓷瓶丢在他身上。
  “一日三次,涂在伤处。”
  盟主接了药,正欲同往常一样谢过师父,目光却落在对方的小臂上。
  盟主瞳孔一缩:“师父,你受伤了。”
  美人不动声色,把手往身后藏:“我没事。”
  盟主的脸色一沉,语气也不自觉地加重了:“让我看看。”
  却被重重推开,美人一掌打在他胸口,冷声说:“走开。”
  他这一掌用了些力气,盟主咳了几口血,再抬起头来,熟悉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美人的态度实在蹊跷,盟主心里疑惑,伤还没养好就去了一趟绝情谷。
  却吃了一枚闭门羹。
  从那之后,美人打定了主意不见他,再也没出过谷。
  后来盟主去得多了,美人也总不好一直不见他,终于开了一次门。
  把盟主送来的礼物丢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那是盟主花了一个月弄来的夜明珠。
  美人冷着脸,一身白衣像是无情的霜雪。
  “不必再来。”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