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客倾良寻 作者:栗子晓

时间:2019-06-01 16:06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因缘邂逅
文案: 初见,一滴朱砂落入水墨丹青,绽放一抹艳色。情难自禁出手相救,只一眼,今生难忘。我本冷清,奈何遇见你。情难自禁,聪明一世敌不过你一眼万年。大概在你面前,我就是张宣纸,蠢蠢欲动又不知所措。小甜文,很短,很窝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
 
文案:
初见,一滴朱砂落入水墨丹青,绽放一抹艳色。情难自禁出手相救,只一眼,今生难忘。……我本冷清,奈何遇见你。情难自禁,聪明一世敌不过你一眼万年。大概在你面前,我就是张宣纸,蠢蠢欲动又不知所措。……小甜文,很短,很窝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祁客倾、陆良寻 ┃ 配角:沈一、梁淮、祁论岭、祁峰 ┃ 其它:
 
 
 
第1章 回祁家
  又是一年阳春三月。
  乍暖还寒时候,偏生这祁家七少爷从江南表亲家回来,当真是让祁家还了寒。
  据说当年其母岚晴儿艳绝天下,沉鱼阁花魁的名头家喻户晓,只一眼就迷得其父祁论岭神魂颠倒。
  恰逢祁老爷子有要事离家,祁论岭算是意气风发,一时得意。
  祁老爷子身为连云山庄三大管事之一,祁家虽比不上皇城贵族,却也算是有名望的大户人家。
  而祁论岭虽是祁家独子,却碌碌无为,终日流连世俗之间。
  好在有一副好皮囊,锦衣玉袍加身,倒也迷了不少女子。
  于是,在一场花天酒地中,祁论岭一掷千金为其赎身。
  之后自然是正室不依、侧房欺压、明争暗斗、挑拨离间。再加上岚晴儿过于小家子气,昔日荣宠不在,竟郁结在心,堪堪生下祁七之后撒手人寰。
  府中本就有三位少爷、三位小姐,这几房女眷又怎会容忍再多一个来争宠。
  可怜祁七无名无字,在府中五年受尽苦难,落下一身病根,后被送到了江南祁家表亲那里。
  祁老爷子并不关心后院斗争,在他眼里,斗得越厉害越好,成王败寇,若是连这些女人勾心斗角的手段都敌不过,又怎能独当一面。
  许是觉得祁七那羸弱的身体活不久了,那几房女眷倒是默契的没有再痛下杀手。
  如今祁七回府,才激起了她们的后悔。
  可惜了,世上药草众多,却没有一味名唤后悔。
  踏尽烟雨,远离江南。
  祁客倾一袭红袍,撑一把油纸伞,带着小童,终是踩上了连云镇的青石板。
  虽是三月,日头并不晒人,祁客倾却是受不住,撑起小童一早备好的油纸伞。
  常年不见阳光,祁客倾的皮肤泛着病态的白。纵是久病缠身,也挡不住他的倾世容颜。桃花眼分外撩人,偏生左眼下眼角还缀着淡淡的泪痣,端的是惊人的颜色。只可惜周身的清冷冲淡了这股惑人的意味,让人不敢亵渎。
  白衫红袍,饶是里里外外穿了数层,衬着清瘦的身体,还是单薄了些。
  “公子,可要买些蜜饯?”沈小在一旁看见有卖零嘴儿的,想着自家公子爱吃甜食。
  “嗯,买一些吧。”一路走来,用来消遣的吃食竟所剩无几。祁客倾轻声应答,声音也清清冷冷。
  沈小手脚麻利的买了平日里祁客倾爱吃的东西,让老板包了。
  提着刚买的甜食,沈小跟在祁客倾身侧,开始絮叨。
  “公子,这不比江南,您的身子弱,这一路舟车劳顿,少不了一番折腾,您可得按时吃药。”
  祁客倾淡笑,知道是为了他好,只是自己受不了药的苦涩。
  这些年来药从来都没断过,按理说他也该习惯了药味,相反,他对药苦愈发敏感。所以身子能受得住的时候,他并不想喝药。
  “还有啊,公子……”
  一路絮叨着,两人到了祁家宅子。
  上好的红木门,当真是气派。
  沈一上前跟守门的说要求见祁论岭,只道是赴约。
  守门的一看祁客倾气质非凡,不敢怠慢,迅速进门通报。
  祁客倾神色淡淡,轻垂眼帘,周身的气息更清冷了些。
  不多时,管家来请。
  管家看着祁客倾觉得有些熟悉,有种过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却也不逾矩,没有多言,一路带着他们去前厅。
  再说祁论岭正在跟新纳的小妾打情骂俏,听了下人来报,满腹疑虑,并不记得跟谁有约。
  被扰了好事儿的祁论岭板着个脸来了前厅,远远的看见祁客倾绝美的侧脸,脸色缓和了很多,心思也开始活络起来。
  等他走进前厅,走到祁客倾前面的时候,他春光满面却令人作呕的表情僵住了。
  祁客倾不紧不慢的起身,对祁论岭点头问好。神情冷淡,并没有时隔多年再次面对生父时该有的情绪,无论欣喜或厌恶。
  “你……祁……”祁论岭几乎是瞬间认出了他,只因他的容貌几乎完全随了他的母亲。可是,要叫出口的名字死活想不起来。
  “祁客倾。”祁客倾开口提醒。看着祁论岭略微尴尬的表情,他当然想不起来他的名字,只因他从出生到离开都不曾被赐名。
  “客倾啊,这为父并不知你今日回来,也没有提前准备好你的住所,你就委屈一下住到望竹楼吧。”真不愧是在各色红颜中流连的人,不要脸的功力很是强大。脸不红心不跳的表演着慈父的形象,丝毫不显刚才的尴尬。
  “嗯,客倾全听父亲的。”祁客倾心里感叹,面上不显。
  祁客倾就这么站着,并不欣喜,清冷矜贵,让人惊叹。说话时恭恭敬敬让人挑不出毛病,但总让人觉得对方才是低人一等。
  一时间两人都不说话,气氛有些尴尬。
  “客倾缺什么记得跟管家说,管家带着客倾下去吧。”祁论岭先开了口,演慈父当然也是要演到底的。
  “客倾谢父亲。”
  祁客倾微微颔首,然后跟着管家出去,走到门口突然停下。
  祁论岭看他离开,心里说对他没有一点亏欠是不可能的,但也只是一点点。
  “客倾想知,望竹楼可是我母亲生前所住之地?”祁客倾微勾了唇角,孱弱冷清的容颜瞬间鲜活了起来。
  祁论岭先是一愣,他这一笑像极了岚晴儿。岚晴儿当年也总是这样对他笑。
  “额……晴儿的住所年久失修,后来重建之后给了留华。”祁论岭说得冠冕堂皇。
  “那客倾就先下去了。”祁客倾早就敛了刚才的微笑,依旧冷漠自矜,仿佛刚才那个轻笑的人不是他。
  祁客倾走了之后,祁论岭在前厅站了一会儿,许是良心发现缅怀逝去的岚晴儿,又或是细数自己当年如何愧对祁客倾。不过,谁知道呢。
  片刻之后,祁论岭也离开了,毕竟爱妾还在等他回去继续温存。                        
作者有话要说:  小甜文,整篇写下来应该会很短,但确保温馨甜宠。
 
 
第2章 见管家
  望竹楼。
  祁客倾站在院子里的梨树下,望着远处的连云山出神。
  沈一送走管家,拿着披风走过来。
  “少爷,天凉。”
  祁客倾任由他给他披上,目光停留在远方。
  “属下把主屋收拾了,少爷您先去歇息一下,我去做饭,今天晚上早些歇息吧。”沈一给他系上领口的带子,按压住内心的愤怒,尽量语气平和。
  祁客倾自然听出来他压抑的愤怒,也大概猜到是因为什么。
  祁客倾随他去二楼,见了主屋,心下了然。
  望竹楼表面清雅,内里实在无法用“清雅”二字形容,甚至连“清”都当不得。
  该有的装饰全无,只有必须的几样东西。床帘破旧,几乎不能用,床也是小得可怜。
  祁客倾其他但是无所谓,但是床必须要大的。
  “沈一,把管家叫过来。”祁客倾略微皱眉,他不喜欢挣,只是该得的也不能缺。
  片刻后,管家带着几个丫鬟小厮来了望竹楼。
  “管家,这边请。”沈一心里不满,礼数却不乱。
  管家心里有点忐忑,这七少爷刚回来,看不出来老爷态度。
  祁客倾坐在桌子前,端一盏茶。
  “七少爷,不知有什么事需要老奴。”
  管家弯下腰,拿余光悄悄看祁客倾的脸色。
  祁客倾只顾着把玩手里的茶盏,仿若未闻。不甚精细的陶瓷茶盏在他手上生生被提高了身价,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执茶盏,白皙如玉。
  管家起也不是,接着问也不是,只能弯着老腰等祁客倾开口。
  “管家来了,快起来吧。”半晌,祁客倾像是突然看见管家。
  “谢七少爷。”管家站起来,用袖子擦擦额头上的虚汗。
  “我这也没有多余的椅子,劳烦管家站着说话了。”祁客倾嘴上说着抱歉的话,言语间却没有歉意。
  管家一惊,这才斗胆看了看四周。不看还好,这一看真是吓得他又出了一身汗。
  早年间,祁府曾出现过奴大欺主的事,祁老爷子发现之后震怒。
  所以在祁家,主卑分明,若是下人被发现怠慢了主子,轻则杖刑,重则逐出祁府。
  当年纵是那几房女眷快要弄死祁客倾,他平日里吃穿用度也没有缺过,只是药物什么的用不得好的……
  “七少爷息怒,是老奴办事不利,老奴马上把这里修整好。”这里久不住人,荒废成这个样子,是管家没想到的。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