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狡童 作者:贾浪仙

时间:2019-06-01 16:07 标签: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近水楼台 相爱相杀
文案: 一介妓馆红倌百灵,好容易钓到的金龟婿,跟沈越见了一面就被揭穿嘴脸,前功尽弃了。 为了尽快争取自由身,这位小倌充分发挥得天独厚抖M气质,找上沈越家门谈条件最后成功把自己卖了。 本打着小算盘找个人家是为下半生安稳过日子,没想进了门还要从0做
 
文案:
一介妓馆红倌百灵,好容易钓到的金龟婿,跟沈越见了一面就被揭穿嘴脸,前功尽弃了。
为了尽快争取自由身,这位小倌充分发挥得天独厚抖M气质,找上沈越家门谈条件最后成功把自己卖了。
本打着小算盘找个人家是为下半生安稳过日子,没想进了门还要从0做起(这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数字0而已……)
于是,百灵开始了【改名沈鲤→学账房业务→成功当上秘书→终于嫁入沈府(?)→成为私人管家→沦为搓澡工→最后╳沈越】的重生之路
宏图大志瞎扯淡,动了真情都作废。
其实别看沈鲤惨,沈越更惨。
好端端替友除害,最后不但屁颠屁颠把害带回家,还从母胎级骨灰直男摇身一跃,成为为日常涂满马赛克之朝廷栋梁(?)
 
替友除害反倒引火烧身跳入爱河开启新世界【攻】╳金盆洗手可惜遇人不淑又干回老本行【受】
本文脑洞不靠谱但坚持1V1。
珍爱生命,拒绝np。
ps:很期待写到结局~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相爱相杀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鲤、沈越 ┃ 配角:很多啊 ┃ 其它:复仇、误会、真情
 
 
 
第1章 第1章
  时已三更,漏断人静。夜幕如一袭黑毯,直绵延至街道尽头。唯有一处楼宇,华灯璀璨,悄寂乌漆的大地凭添一颗闪耀明星。
  楼宇不过三层,上面二层,晕黄灯火自窗幔透出,继续往下,只见一紫檀木底镶金大匾,匾上行楷飘逸灵动。进入店面,大堂金碧,正中二根顶梁大柱,其上有彩镂牡丹娇艳欲滴,四周墙面更是无数凤凰振翅盘旋,大臂粗细的蜜烛上火苗妖娆,流光溢彩之外,脉脉郁金香气萦绕鼻尖,浓郁却不刺鼻。
  此楼便是举国名噪的天上人间,世人皆知的快活去处——蓬门为君开。
  此时,内堂座无虚席,环绕内堂的二三楼走廊,更是人人扶栏倾身眺望,环视一周,竟无半处空缺,一室人满为患,却不闻人语,只有一嗓天籁在空中作无形回旋。
  所有人目不转睛,直视院中舞台,只见上有一树桩,饰以袅袅绿幔,竟是一树‘万条垂下绿丝绦’,一歌者身姿纤长,窈窕曼妙,犹抱柳木半遮面,那天籁歌声,正是自他口中吟出,只听他唱道:
  ——杯中酒、和泪酌,心间事、对伊道,似长亭折柳赠柔条。从今虚度可怜宵,奈离愁不了,哥哥!——
  一声‘哥哥’,凄厉哀艳,竟唤得台下无数捧心怜爱,紧接着,却听歌者语调一转:
  ——你、休有上梢没下梢。
  明明是谴责,却让歌者唱得摧心挠肝,叫人怎舍得下这般美娇娘。
  红衣歌者收声,东座西邻悄无言,唯听得台下一两声啜泣,直到歌者整顿衣裳起敛容,袅袅自树后步出,往台下略一鞠躬,众人才恍然大悟:
  一曲竟就此终了了!
  掌声裂帛般暴动,紧接着叫好声一片,顷刻如雷震耳,好几名收礼相公游走台下,均不过才走几步,红绡缠头就堆满了篮筐,有些观众甚是激动,生怕未能及时献上心意,竟将彩礼直直往台上掷去。
  歌者似早已习惯,莲步轻挪,稍稍退后,待得片刻,一龟公上台对其耳语,红衣歌者点点头,再次往台下盈盈一鞠,旋即转身离去,回眸瞬间,粲然一笑,竟是万般风情,台下即刻倾倒一片,只听叫唤声此起彼伏:
  百灵!
  百灵!
  百灵!
  ……
  在这乱纷纷似蜂酿蜜,急攘攘如蝇争血的一片躁动之中,台下有一玄衣男子,神色冷淡,只见他直视着舞台,似在思索,一双眸子乌亮,此刻的目不转睛,平添一股无名的执着深情。
  不过寅时,窗外雨点淅淅沥沥。百灵从小憩中醒来,果然心上挂了事,人便警醒一些。随手调亮了油灯,百灵起身正欲下床,屋外一人即时入房服侍。
  “才送走客人,床被都还没捂热,公子怎么就醒了?!时辰还早,再睡片刻也不耽误事。”服侍小倌劝道。
  “不可。”百灵私下向来话少。
  沙鸥清楚眼前公子的- xing -子,无奈叹一口气,转而退出,片刻后端进一银盆,倒一盅才放温的洗漱茶水,递予百灵。
  百灵就着沙鸥端好的杯子,含了口茶水,仰头漱口时扫了一眼眼前的人。沙鸥本就机灵,难得师傅看自己一眼,眉眼立刻弯弯,煞是好看。
  百灵有些许怔忡。
  沙鸥跟着百灵已有两年,是百灵进‘蓬门为君开’以来唯一一个亲自从贩子市场带回的孩子。想当初,看中的就是这双眼。只是当时这双眼中写满了懵懂无助,但其中的清澈与灵动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
  或许正是物以类聚吧,百灵沙鸥,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多少有些相似,这或许也是向来懒理琐事的百灵会出手买下这孩子的缘故了。当年在万众瞩目中,蓬门为君开首届花魁的得主,竟然是百灵这种一身恬淡安然气息的角儿,当晚百灵便被冠以'白莲'美号。处在‘蓬门为君开’这般泥潭里,一张干净恬淡的脸,反倒更能激起客人们的猥亵的欲望。
  “公子?公子?”见师傅不应,沙鸥只好对着百灵涣散的眼神摆了摆手。“公子,别出神了,卯时左右秦爷便会到灵光刹,您可不能误了事。”
  听到'秦爷'二字,百灵猛然回神。沙鸥果然机灵,看师傅不在状态果断拧了毛巾主动给师傅擦脸,期间还不停唠叨打听到的秦爷出行详细。
  百灵不禁叹一声。这娃娃纵然有再多跟自己的相似,但多话这一点,却是与自己截然相反的。
  南越是仅次于京都的第二大城市,地势开阔平坦,濒临出海口的地理优势,使得南越当之无愧成为国内首屈一指的航运大城。南越城各方面确实繁荣,但寺庙却只有一座,那便是灵光刹。对于这唯一的一座庙宇,选址当然也是煞费苦心——建在桃花山山顶。虽说山顶,但对于童年在群山环绕的扬州生活过几年的百灵而言,桃花山不过一座小土堆。
  今年季候好,不过阳春三月,寺外桃花已是里三层外三层开了个热闹。加上初一缘故,卯时未到,前来寺里上香的人就已经络绎不绝,烟雾缭绕仿若仙境。
  百灵虽然长得恬淡,但蓬门为君开出身,打扮香艳已成习惯。只是今日脂粉淡薄,眉眼间艳情褪却,取而代之的是低垂的眼睑也挡不住的虔诚。今日前往寺庙,邂逅秦爷是一个,但还有一个更不可说的,是百灵三年以来的坚持。
  沙鸥在成为红倌之前得以踏出‘蓬门为君开’大门,还得感谢靠上了师傅百灵这棵大树。虽名义上是师徒关系,但二人年龄差距不过五岁,只是优伶这一行都讲究品相,吃的就是青春饭,倌儿还红着呢就要着手培养接班人了。师徒间多少有点竞争关系,沙鸥虽单纯,但这两年蓬门为君开的明争暗斗也算让见识了人心叵测。
  只是,不知道为何,与师傅百灵之间,从未有过如此对峙。师徒和谐是难得好事,但也一度让沙鸥怀疑自己是否没太没出息。直到渐渐明白,师傅有着不为人知的能耐。铲除身边对手,除了明争暗斗,若说还有第三种方式,想必便是自己这种了——让对手在浑然不知中虔服。沙鸥也曾奇怪,觉悟之后,对师傅敬而远之的念头纹丝未动,反倒升起更多的仰慕。
  沙鸥心里有事,不留神撞在了突然停住的百灵身上。所幸百灵衣着柔软,沙鸥没觉得疼,赶紧抬头看师傅。百灵也只是回头看了一眼,便朝前方行礼。沙鸥才看见,与师傅相熟的僧人原来早已备好的香火等候在内院门前。
  百灵接过香火,打赏了僧人,回身从沙鸥手中接过牲品,便径直进了内院。已经熟悉师傅习惯的沙鸥乖乖在门外等候。
  相比起前院的热闹,这内院显得冷落,但百灵要的便是这样一份静谧。曲曲折折进入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子,里面没有大厅,有的只是一间间小房间。百灵熟门熟路,走至拐角,右转第二间,在门口静默了会儿,才从里衣中掏出荷包,往荷包里搜寻了好一会儿,才从里边摸出一把极细巧的钥匙,开门,进房。
  这座祭拜小殿会有人定期打扫,神龛上的牌位并未沾染太多灰尘。
  百灵神情肃穆,稽首三回,方才起身,手边是交待主持准备妥当的东西。四盆清水,百灵依次在三个银盆里仔仔细细洗干净手,取过帕子擦干,才拾起放置在玉碗旁的手巾,浸- shi -,拧干,转身,郑重为供奉台上唯一的一块牌位仔细擦拭。
  一切结束,百灵从房里出来。瞧天色估摸已过了卯时,一改往日的从容,快步向前院走去。
  走到财神殿,阶梯还没迈完,隔着人群百灵还是一眼找准了秦爷,男人正跪坐在蒲团上参拜。百灵思忖了会儿,并未上前打搅,静候在殿外。
  “公子,站里边一些,外面太阳晒着呢,人也多,挨挤。”沙鸥看师傅站得辛苦,好心相劝。
  百灵摆摆手,沙鸥眼珠一转,旋即了然师傅的用意,朝里望了眼虔诚跪拜的秦爷,狡黠笑了。
  人群熙攘,但百灵一身明艳,身姿挺拔,单单站着就足够出彩,不时有男女老少投来欣赏目光,百灵不回避,也不漠视,而是报之以微微一笑,所谓巧笑倩兮,也不过如此吧。哎,明明什么都没做,师傅却总能这么轻易吸引人驻足。沙鸥不禁慨叹。
  留意到秦爷插好香准备离开,百灵才移步殿门旁。秦爷一转眼就注意到了门口对着自己微笑的人,迈步上前,执起百灵双手,慨叹到:“一切都妥了,全靠有你啊。”
  百灵轻轻把手抽出,眸光流动,暗示秦爷周遭好奇目光在不断积聚。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