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盲 作者:尽荠草青青

时间:2019-06-02 12:46 标签: 情有独钟 年下 成长
文案: 一个都市爱情故事信了!作者:沉迷追剧,无法自拔。另,即将出成绩,保佑我!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含舟,梁成 ┃ 配角:霍年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东城地武街,最近很热闹。 在商段路多了个摊子,摊子上卖的是字画
 
文案:
一个都市爱情故事……信了!作者:沉迷追剧,无法自拔。另,即将出成绩,保佑我!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成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含舟,梁成 ┃ 配角:霍年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东城地武街,最近很热闹。
  在商段路多了个摊子,摊子上卖的是字画。各种都有,摊主说里边有颜体,柳体。画是自己画的,诗是自己题的,卖的价格公正合理。
  买的人有书生,有官家,书生买回去临摹,官家买回去装饰。但来的人更多的是女子。本朝风气着实开放,女子出门在外也不会受到指责,只是尽量戴面纱遮脸而已。
  那又是为什么这些字画引来众多女子呢?实因那卖字画的公子着实俊俏。
  玉树临风,说的可就是他。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俊俏公子是个瞎子,一双凤眼时常合着。可就是如此也不损风貌。
  一行人穿过地武街,两旁的贩子纷纷腾道,走到哪里哪里就歇了声音。
  打头的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穿着丝织衣服,拿着生绢面扇,挂着翠绿环玉,身后是十几个小厮。
  闹闹的街市静下来,俏公子摊前的女子也慢慢散开。
  富少年走到摊前,用少年期的粗哑的嗓音问:“字画,多少钱一幅?”
  “十文钱一幅画,五文钱一幅字,题诗的画,十二文钱。”
  “这画上写什么了?”富少年皱眉拎起一幅来,粗鲁的抖来抖去。
  “是屈大夫的文作。”俏公子顿了顿,“公子,字画易破,还请小心着些。”
  富少年正在翻其他东西,尴尬的收回手:“那什么,我又不会弄坏,翻一下怎么了?”却是没再动了。
  俏公子笑笑。
  “咳,你这儿,有那个,那个什么什么金莲居士的什么诗啊什么的没?”
  “金莲居士?”俏公子疑惑,“在下读书多年,从未听闻此人,不知是哪位贤士?”
  “哎,我也不知道他叫啥。就写了那个什么笑着走出门,不是稻草人什么的,”少年还特生气,“你一个卖东西的,你卖什么你都不知道哦!我说了这么多,你自己心里没个数吗?”
  “可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俏公子问到,“啊,若是青莲居士,在下这儿倒有一本诗集,只是公子不知用作何途?”
  “别跟我说这些听不懂的话,就它了就它了。给我给我,小顺,拿钱。”
  身后一人走上前来,伸手讨要。俏公子又是一笑:“公子,书,可是送人?”
  “是。”富少年不耐烦的开口。
  “公子息怒,这书只管赠与公子,不收分文,只是望公子给所赠之人带句祝词。”
  “你认识我爹?”富少年显然不懂,“你不认识我爹送什么礼物?”
  “在下拜读青莲居士诗作,甚为尊敬,偶得令尊也是同好,甚是欢喜。”
  “听不懂听不懂!让我跟我爹祝寿是吧?可以可以,书呢?”
  俏公子转身去翻一个包裹,从包裹里又拿出来一个包,包的形状看上去正是一本书。
  富少年接过去,不像样的拱手:“多谢,在下梁府三少爷,梁成,请问先生大名?”
  “不才在下,陆含舟,字远行。”
  梁成扇着扇子,如来时一般,在众人的目光下回去了。
  “哎呦陆公子,你可是走运了,那小霸王竟没为难你!”
  “是啊是啊,上回他不就掀了何老大的摊子吗?可凶嘞。”
  “要我说,是陆公子长得好,搁我我也不掀呐!”
  众人玩笑着,街上热闹起来。
  “爹,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梁成回家,全然无视父亲的威严,嘻嘻哈哈的把包着的书送上。
  “你还知道回来!家宴上就差你一个。你好意思跟我祝寿?”
  “爹,冤枉啊,我这不是给您寻寿礼去了吗,你打开看看合心不?”
  粱佐途哼一声,装作不屑的打开。
  “咳,臭小子,去哪儿找的。”粱佐途摸一摸胡须,小心翻着。
  梁成知道,这事儿算过去了。
  “地武街。爹你不知道,老抢手了,您儿子可挤了大半天呢。”
  粱佐途心情好,也不拆穿:“行了行了,去厨房找点吃的,你娘吩咐了厨房,应该给你留了。”
  梁成退下。
  梁家有私塾,请的老夫子专教家中小辈。
  梁成无聊的坐在位置上,就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
  讲书的老夫子想来已经习惯了他这幅做派,也不让他收敛一点,依旧讲自己的书。
  不凑巧的是昨日得了诗集的粱佐途正在后门静静看着屋内,都要气炸了仍旧让自己保持微笑。
  下学后,粱佐途告诉梁成,他要换夫子了,单独给他授课。
  梁成面上叫苦,心下却无所谓的,不管夫子如何,他想不想学还不是看他自己。
  “陆先生吗?我是梁府的管家,老爷知道诗集是你送的,特邀府中一叙。”
  陆含舟也不让人引着,自己敲着竹杖子跟在管家身后,路也不熟,路上不是特别快。
  梁成见到了他的新夫子,挺年轻的,长得也好看,说话文绉绉的,眼睛看不见,但人很温和。
  他还认识。就是陆含舟。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谢谢支持。
鞠躬。
 
 
第2章 第二章
  陆含舟讲课和老夫子不一样,他不单纯让梁成背书,不过梁成认为他是知道自己背不来。陆含舟给他讲人,讲一个人从出生到死去,出了什么事,所以写了什么书,说了什么话。
  他还问他话,让他没办法发呆。
  梁成有时候嫌烦了,把书一撂,说:“我不干了。”
  他也不恼,换个故事讲,讲李白“铁杵磨成针”和卫夫子“吃墨”。
  十五岁大的少年喜欢听故事,再加上陆含舟刚刚弱冠,勉强算同龄。上了半个多月的课,梁成自认两人关系不错。
  “陆夫子,要不我跟爹说,给你收拾个房间,你眼睛不方便,来来回回的多难走啊。”
  陆含舟拿上戒尺,轻轻敲了他一下,以示拒绝。梁成根本不怕这把不动真格的戒尺,像个孩童一样,扯着夫子的衣袖。
  “夫子,若是你在家中住下,我晚上要是有问题就去找你,多方便啊。”
  “于礼不合。”
  “什么合不合的,你这情况不是特殊嘛,那路那么远,你又不让人送,遇上啥事儿怎么办?”
  “我眼虽看不见,却是无碍走路的。”
  “夫子……”
  “莫留。”陆含舟还是回去了。路的确远,但他走起来一派轻松,若非他手中的竹杖,怕是与常人无疑。
  夜沉于水。初秋的天,夜里刮着微风。
  鸡鸣时分,天都没亮,陆含舟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响动。
  虽然眼睛看不见,听力却是极好的。
  入院的小偷鬼鬼祟祟的,响动很小,陆含舟不会什么拳脚功夫,把床头手杖握在手里。希望能有自保之力。
  “嗯哼。”一声闷哼,又有一个人,好像打起来了。
  陆含舟急忙起身,走到院子里,壮着胆子问:“谁在那儿!”
  控制不住的的一声惨叫,好像是一方打赢了。
  “夫子,你怎么醒了?”是梁成。陆含舟松了口气。
  进屋,晕过去的贼被放在地上。梁成想点起灯,却没找着。
  “夫子,你家灯在哪儿?”
  “我用不上的,就没有放那个。”
  “啊?那屋里太黑了,我看不见啊。”
  陆含舟歉意地说:“我没想到有人会过来。”
  梁成沉默一会儿,又嬉笑着说:“夫子,我都说了让你去我家住,这里可不安全了。”
  他不说,陆含舟还忘了问:“话说回来,梁成你怎么会来?”
  “啊……啊,那个,夫子家里好干净。”瞎说,明明什么都看不见。
  “担心我?”不用他回答,陆含舟也明白了,心下一暖,怪不得他有时会打瞌睡。
  “……哪里,就随便逛逛,都不知道逛到哪儿了。”
  “太晚了,你若是再回去怕是明日又觉困倦。在这里休息一晚吧?”
  “哎,好嘞好嘞。”等真睡下了,梁成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很多年以后,他想起来,第一次朦朦胧胧意识到这种情感就是在这个夜晚。
  梁成觉得他跟夫子躺在一张床上,有点异样,他僵着不动。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