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言情 >

遥光 作者:东川平湖生

时间:2019-06-02 13:25 标签: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年下 天作之合
文案: 直男哭包攻X蚊香正直受。 论一个直男如何掰弯一个gay,并上了他。 傻白甜,无正经剧情。 灵感来源于梦。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匆、赵询 ┃ 配角:李长、皇帝 ┃ 其它:傻白甜超短篇 第1章 第一章 大赵是
 
文案:
直男哭包攻X蚊香正直受。
论一个直男如何掰弯一个gay,并上了他。
傻白甜,无正经剧情。
灵感来源于梦。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匆、赵询 ┃ 配角:李长、皇帝 ┃ 其它:傻白甜超短篇
 
 
 
第1章 第一章
  大赵是个太平盛世,不过有个讨债鬼。
  讨债鬼姓赵名询,是皇帝陛下唯一的儿子,当今的太子殿下,活着什么都不会,就只会败家。
  这天他在外头寻衅滋事,被应天府尹秦匆撞见,当场就给抓进了公堂,打了一顿板子。
  直接把人打哭了。
  打完后,秦匆站在他面前,把官袍盖在了他身上,连人裹着衣抱进了卧房。
  他把人放到床上就不再管他,自己走了出去。
  外头飘起了小雪,他也懒得再进去添外套,坐在院子里,一身白色的中衣隐在雪中,悄无声息地收留着落梅。
  判官李长走过来:“大人,宫里来人了。”
  秦匆私自把太子殿下给办了,早知道宫里会来人,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也不晓得是哪个大嘴巴子。
  他走到前堂,才发现一个年轻人站在公堂上,竟然是皇帝亲自来了。
  “陛、陛下?”
  皇帝看了眼乌烟瘴气的公堂,都不用想,肯定是他那宝贝儿子闹的。
  他扶起东倒西歪的令牌,还将撒了一地的公文捡了起来,一本一本地叠好。他竟然没有怪罪秦匆,而是说:“秦卿,以后轻点,询儿皮薄。”
  这还得从前阵子废太子事件说起。
  赵询这个太子殿下做的实在是有够得罪人的,几乎把朝里朝外都得罪了个遍,导致每天都有人想着废太子。
  那次就让大臣们找到了机会。
  以当朝座师为头,万人血书上请罢黜太子,选妃择后,眼见着就要逼宫成功了。
  结果关键时刻,座师变卦了。
  这就是秦匆的功劳了。
  座师也是秦匆的座师,而且和秦匆的业师还是同年,一直很看好这个后生。那天上朝之前,秦匆在他家门口堵了一宿,把他拦了下来,好说歹说才劝回了头。
  就因为这事,皇帝一直很感谢秦匆。
  赵询一听见他皇帝老子来了,顿时腰也不酸了,屁股也不疼了,抱着秦匆的官袍死活不撒手,跑出去找他老爹告状。
  “爹,快把他抓起来!”
  而等他看到他们两个言笑晏晏,相谈甚欢的时候,一股子危机感油然而生,撒腿就要跑。
  秦匆把他拎了过来,赵询紧张地抱着桌腿,昂首挺胸地说:“你不要以为本殿下会怕你。”
  秦匆耸了耸肩。
  赵询瞄了一眼:“干嘛?你快点给本殿下道歉,不然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他爹:“……”
  皇帝实在是看不下去自家儿子的丢人现眼:“赶紧把衣裳还给秦大人,回去了。”
  赵询抱着官袍,冲他大吼大叫:“他打我!”
  皇帝:“那你不犯事儿,人能打你吗?当街滋事,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赵询气呼呼地往外走:“就知道欺负本殿下。”
  这位太子殿下,最拿手绝技就是,欺负了人反而坚定不移地认为自己才是被欺负的那个,偏偏他的金豆子还不值钱,说掉就掉。
  惨兮兮的模样看着倒是挺像那回事儿的。
  秦匆被他闹得哭笑不得,偏还得作出一副不动如山的形象,不然根本治不了这个小东西。
  但好在,他除了最开始那两年在翰林院磨- xing -子,之后都在刑部和大理寺办案,不怒自威倒是信手拈来。
  赵询长这么大,谁都不怕,就最近虚了个秦匆。
  因为他发现他的皇帝老爹最近莫名其妙地开始关注起他来了,什么都要插手管一管,还给他安排了个太子监师,像看犯人似的看着他。
  最令人发指的是,那个太子监师还是黑脸秦匆!
  太子殿下蹲在府治门口的石狮子旁边,觉得人生变得很是没有希望——他以前欺负过秦匆。
  他以前谁都欺负,所以才招那么多人恨。
  尤其喜欢欺负秦匆。
  也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秦匆受了欺负从来都不放在心上,也不会去他爹面前告状,是个烂好人。
  赵询前些日子还以为自己能上天,结果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秦匆成了太子监师,老在他身边吓他。
  今天还打他!
  赵询抱着府治门口的石狮子,气得半死。
  他把秦匆的官袍丢到地上,在上面跳来跳去,然后又捡起来,跑回了宫里。
  他专门找了个箱子把袍子锁起来,贴上封条,在上头写上“证据”两个大字,决定等他以后能上天了,就去找秦匆算账。
  做完这一切了,他才心满意足地滚上床睡觉。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山有水,琼楼玉宇。有他爹,还有他娘。
  他还是个话都说不清楚的小鬼头,最喜欢的事就是光着脚板到处跑,他娘就拍了拍床:“上来,地上凉。”
  而等他跑过去的时候,他娘就突然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忽然惊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外头天已经黑了。
  第二天,赵询还没睡醒就让人拎了起来,空长有一脸横肉的太傅雕像似的坐在赵询面前,哆哆嗦嗦地拿起书本讲经。
  赵询恶狠狠地说:“闭嘴。”
  太傅吓得手一抖,书本直接从手上掉进了池子里。
  赵询打着哈欠往屋里走。
  他刚起身就看见了从府治过来的秦匆,精神为之一抖,乖乖地坐了回去,太傅重新拿起一本书,在太子殿下想要咬死他的目光里,欲哭无泪地念着。
  赵询看见秦匆虚得要死,但还要死撑着面子说:“太傅,你让他走远一点,他打扰到本殿下了。”
  太傅抹着汗,陪笑道:“秦大人,您看这……”
  秦匆往后退了几步。
  赵询吊儿郎当地坐在位置上,抠着脚,指挥道:“还不够,再走远一点。”
  秦匆继续退,赵询:“再远一点。”
  秦匆顿了一下,然后开始往回走,赵询整个头皮都在尖叫,他一屁股从凳子上跳了起来:“好了好了,你就站在那里,别动了!”
  没想到这一动,就扯到了头天的伤,把他痛得人都弯曲成了一颗回形针,但他偏还要打肿脸充胖子:“本殿下坐得累了,要站会儿。”
  ……
  秦匆倚在树上,抱着臂发呆。
  太子监师,说白了也就是监督太子读书的,秦匆自己府里的事儿都忙不完,实在是不太想揽这样一个差事。
  可是圣旨下下来了,他又不能抗旨不尊,心里恨得牙痒痒,直骂赵询是个小祸害。
  没过多久,一个内侍迈着小碎步跑了过来。
  “秦大人,府衙里有人找。”
  赵询耳朵立马竖了起来,低声朝太傅说:“闭嘴。算了,别闭,你嘴巴动一动,但不要出声。”
  秦匆:“有劳公公了,我马上回去。”
  他走到太傅旁边:“太傅,我府衙里有事,得先回去一趟。您能行吗?”
  太傅擦着汗:“能行能行,秦大人您忙。”
  秦匆看了赵询一眼,把陛下御赐的戒尺放在了桌子上。
  走了。
  赵询听着门一响,立马站起身:“本殿下累了。”
  然后跑到门口,拉开门就要出去浪。谁知道他一拉开门,就看见秦匆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赵询反手把门一关,磨磨蹭蹭地挪回太傅身边,装作他只是去散了一个步回来:“本殿下觉得,本殿下还可以再坚持一小会儿。”
  秦匆叹了口气,和衙役往府治走。
  “是什么案子?”
  之后的几天,秦匆真可谓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一下学跑得比赵询还快。
  赵询倒是乐见其成,私心里狠狠地感谢了一把来喊他的那个衙役,觉得他真是救世主。
  这一天,秦匆依旧靠在树上,只不过戒尺换成了公文——戒尺被赵询“不小心”掉进池塘里了。
  赵询听着太傅念着不知所谓的经,哈欠连天。
  他撑着脑袋:“太傅,你不觉得你讲得很无聊吗?瞌睡都给本殿下念出来了。”
  当着先生的面骂人家讲得烂,实在是缺德得紧。
  太傅气得吹胡子瞪眼,偏偏又无可奈何。
  赵询把他贬得一无是处,太傅脸上空长的横肉终于抖了抖,愤然而起,他一巴掌把书拍在桌子上。
  赵询一点也不怕他,太傅横,赵询比他更横,只是身高压制住了他的气势,他就一抬腿,直接站在了桌子上。
  太傅气得差点喘不上来气,甩着袖子往秦匆那边走,赵询心里一凉:“糟糕,玩脱了。”
  他连忙跟过去,他今天能这么能耐,全然是因为秦匆闭着眼没有看这边。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