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恭喜您捡到一只恶鬼 作者:浮沉

时间:2019-05-08 21:24 标签:
文案: 岳明清只是回乡下扫了个墓,回来一切都不对劲了! 不止欺负他的同学接连遇到意外,就连他自己也变得精神不太正常。 他怎么好像看到有个人影天天晚上都飘在自己床头? ================== ☆、第一章 经过两小时的颠簸,车终于开进村子。 岳明清百无聊
 
文案:
     岳明清只是回乡下扫了个墓,回来一切都不对劲了!
不止欺负他的同学接连遇到意外,就连他自己也变得精神不太正常。
他怎么好像看到有个人影天天晚上都飘在自己床头?
==================
 
  ☆、第一章
 
经过两小时的颠簸,车终于开进村子。
  岳明清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看向窗外。
  蒙蒙细雨飘洒在窗玻璃上,外面的景色变得朦朦胧胧,但入眼依旧是大片大片的绿。
  幼时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只是在看到某个场景的时候,还是会有种隐隐的熟悉感。
  这是他自从懂事后第一次重新回到这里,外公外婆去世的时候也只有父母亲回来安葬他们。
  他小时候是跟外公外婆一起生活的,后来才被父母接到城里去就学。一晃眼,如今已经18岁,等九月份一到,他就要升到高三。
  这次回乡下,他心里还是比较乐意的,虽说是回来给外公外婆扫墓,可他都已经快记不清两个老人的脸。
  “清清,我们快到了。”
  母亲的声音从前座传来,岳明清随着她的视线看向前方。
  “就是那座白色的房子,你还记得吗?”
  赵慧棋回头眉眼带笑地看向自己的儿子。
  “好像有点儿印象。”
  “你小时候就是在那儿长大的,外公外婆生前……”
  话说到一半,女人突然没了声音,她收敛了笑容,流露出悲伤的神情,正在开车的父亲抽空伸出一只手,揉了揉赵慧棋的头发。
  村里人口本就不多,此时下雨外面更是没一个人。车开到房子门前的空地,一家三口拿了行李,撑伞往室内走。
  这里是提前找人收拾过的,从以前村长就经常过来照顾外公外婆,这次听说他们一家要回来,还亲自过来帮忙打扫了一番。
  此时快到晌午,他们行李不多,因此很快就整理完。正愁午饭的事情呢,村长家就来人了。
  “是岳叔叔吗?”
  “嗯,我是。”
  小女孩儿仰着小脸,一点儿也不怕生地看着眼前衣着讲究的陌生人,而岳江山则是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会突然进来个孩子。
  “我爷爷叫你们去我家吃饭。”
  “你爷爷是……”
  “我爷爷是胡伯仲。”
  听到这个名字,岳江山一时没反应过来,还是旁边的赵慧棋提醒他,他才知道小女孩儿指的原来是村长。
  “好的,谢谢你来找我们,等叔叔去拿个东西就跟你一起走好不好啊。”
  “嗯。”
  小女孩儿乖巧地答应完,就站在门口等着,岳明清坐在一张椅子上,默默打量了这个小孩儿几眼。
  穿的衣服虽略显破旧,却洗得干干净净,扎着两个小辫子,脸也是白白净净的,让人看着就觉得很顺眼。
  不知道这里还有没有其他跟他同龄的孩子。毕竟要在这里呆三天,如果有人陪他玩儿就不至于太无聊了。
  岳江山在口袋里揣了一叠钞票,一家人就跟着小女孩儿出门。
  村长家离这里并没有很远,走五六分钟就能到,只是由于在下雨,地比较滑,他们速度稍微慢了点儿。
  走在田埂上,岳明清趁机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景色,村子旁边有座山,听说外公外婆就是被葬在了这座山上。山上好像有条溪流,一直流到村子里。
  如果没有下雨,他想上去转转。在城市里住太久,很少有能如此接近大自然的机会。
  村长家的人也不多,除了胡伯仲和他的孙女儿,还有他大儿子和儿媳妇儿。
  饭桌周围总共就坐了七个人。
  饭间,几乎都是大人在聊着村子里的近况,岳明清偶尔也被问到在学校的事情,但他不是很想说这些,随意敷衍几句也就过了。
  让岳明清失望的是,这里并没有能和他讲话的同龄人,午饭过后,他就闲得无聊,于是决定到外面逛逛,刚好此时雨也停了。
  “不要跑太远,注意安全。”
  “嗯,我知道。”
  赵慧棋叮嘱几句就放儿子出门了,他一个成年人,已经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岳明清来到村长家后面,这里果然有条差不多四五米宽的溪流,溪的源头延伸至山上,水清澈见底。不知道里面有没有鱼。
  站在溪边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呼吸的空气中带着点儿凉气,岳明清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反正时间还早,他顺着这条小溪往山里走去。
  原本没打算走太远,可越往里走,他就越停不下来。
  每走一段路,他就能回忆起过去的一些片段。他小时候肯定也是走过这条路的。
  等走得有点儿远了,这才想起起母亲的嘱咐来,可他还是想再进去一点儿,反正是沿着小溪走的,总不会迷路。于是,岳明清很快把母亲的话丟在脑后,继续往森林更深处走去。
 
  ☆、第二章
 
  又走了没多远,眼前突然出现一抹红色,红得让人心惊。
  岳明清屏住呼吸,静静地注视着从他面前飞过的蝴蝶,他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蝴蝶。翅膀上虽然没什么花纹,可颜色和形状却是他见过最好的。
  像是被迷惑般,岳明清换了个方向,跟着蝴蝶离开岸边,往森林里走去。
  ……
  “爷爷,刚才我看到那个哥哥进森林里去了,到现在还没出来。”
  小女孩的话吸引了一屋子人的注意,赵慧棋心中猛地一跳。
  “放心,他都这么大了,说不定只是好奇,所以在里面呆久了点儿,我们现在就去叫他回家吧。”看出妻子的不安,岳江山安慰到。
  “我跟你们一起去,你们对山上不熟,不知道哪里该去哪里不该去,我带着比较安全。”
  说话的是村长,可村长的儿子接着又说到:“还是我去吧,爸你在家好好歇着,现在刚下过雨,山上路还比较滑。”
  于是,最终还是村长的儿子和岳江山夫妇一起进了山。
  路上,细心的赵慧棋问起刚才村长说过的“什么地方该去什么地方不该去”,胡一一边在前面带路,一边向他们解释到:“山上有个墓,但是离这附近比较远。”
  “一个墓?那有什么特别的吗?我父母的墓也是建在这山上的。”
  “那不一样。”
  这次赵慧棋没再问什么,只听胡一继续说到:“以前经常会有人上山砍柴经过那儿,但是后来就越来越少了。”
  “只要是靠近那个地方的人几乎都会遇到意外,不是伤了就是残了,甚至还出过一次人命。”
  岳江山闻言有些惊讶,问到:“为什么?只是巧合吗?还是说那里住着什么野兽。”
  “野兽什么的倒是没听说过,不过从那儿回来的人都说墓里住着一只厉鬼。”
  “……”
  作为一个接受了九年义务教育,最后还从名牌大学毕业的高知识分子来说,岳江山对此是不信的,恐怕这个传闻也只是以讹传讹。
  “不过你们放心,那地方离这里有点儿距离,明清他对这附近都不怎么熟,应该不会贸然跑那么远。”
  虽说胡一的话也有道理,可赵慧棋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担忧,他们已经走了有段时间,可一点儿明清的影子都没看见。
  “明清,在吗,在的话回妈妈一声啊!”
  他们基本上也是沿着小溪走,出门的时候本来就比较晚,如今天都有些黑了,赵慧棋越来越焦急,连岳江山和胡一心里也没了底。
  “再往前走,就是那块墓地了。”
  闻言,三人都停下脚步。
  这个消息犹如一声惊雷,在赵慧棋脑子里炸响。
  岳江山脸色也不太好看,但相比女人来说还是比较镇定,他想了想,问到:“明清会不会是已经回家了?”
  “我给我爸打个电话。”胡一忙拿出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家里的号码。
  “喂?爸,明清回家了吗?”
  “哦,还没啊。”
  听到这句话,赵慧棋几乎要站不住脚,一旁的岳江山忙过去将她扶住。
  “行,那你先去村子里找找看。”
  “嗯,我知道,先挂了。”
  通话结束后,胡一看着对面快要急疯的夫妇,心里也不太好受,暗想这孩子看着斯斯文文,也不像是个胆大的,怎么会一个人在山里跑这么远。
  “我们还是回去再找找吧,或许他是往其它方向走了呢。”
  岳江山听了胡一的话并没有马上同意,而是说到:“这样吧,你们回去找,我继续往前走,我就一直顺着溪流,这样就不怕迷路了。”
  “老公,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们两个谁也不能去。”
  “放心,我会很小心的,如果觉得有危险就马上回来。”岳江山知道胡一是担心他出事儿,不过他本就没把那个传闻放在心上,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找到儿子。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