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鬼匠 作者:秃秃井呀

时间:2019-05-10 15:06 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豪门世家
文案: 萌鬼和猛将 丹丘有鬼,名驹跋。驹跋的眼睛和双手均是为了铸剑而生。 驹跋鬼第四百三十代继承人应予相信,自己即便从小被叫做废物,一直被众人轻看的命运即将出现转机。 我为你铸一把剑,为你铸一把能斩断一切的神剑。 将门之后,忠肝义胆、侠骨柔肠、
 
文案:
萌鬼和猛将
丹丘有鬼,名驹跋。驹跋的眼睛和双手均是为了铸剑而生。
驹跋鬼第四百三十代继承人应予相信,自己即便从小被叫做废物,一直被众人轻看的命运即将出现转机。
“我为你铸一把剑,为你铸一把能斩断一切的神剑。”
将门之后,忠肝义胆、侠骨柔肠、言必信行必果……尽是胡扯。
市井邪鬼,唯利是图、狰狞凶残、夺人血肉精气于无形……也是胡扯。
 
心怀远大抱负的正经萌鬼和野心勃勃- yin -郁嗜血的渣渣猛将,一个为梦想而生一个为自由而战,互相成全一起成长。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应予,姚夏燃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1章 引子
  王城远郊,夜半将至。
  大雨刚过,秋水暴涨。喧嚣的河流直*插人迹罕至的禁林,却像被扼住咽喉一样立刻隐没了声息。这是一片禁止靠近的危险之地,但今夜多个铸剑坊的人马冒死将这里包围。
  随一轮红月爬上中天,禁林腹地不断聚拢起暗色的光点。铸剑坊的匠人们梦寐以求的“神物”——燧石正在禁林深处成形。相传锻造燧石能成绝世神剑,错过今晚就要再等百年。
  眼看时机已到,大半的铸剑坊队伍却按兵不动,他们仍在犹豫。多年前反叛的驹跋鬼一族就是在这片森林里被悉数抹杀,血染的丛林从那日起便祸事频出,一到月圆夜深林中就鬼魅横出妖异作祟。
  “……半鬼的驹跋和半兽的乌白相比,不知哪个厉害。据说当年驹跋鬼首领易成川远游返家后发现全族尽灭,只身提刀复仇杀了半条街呢。”
  “是半个城!”
  “是半个国!”
  “嘘!都别出声。”
  最外围佣兵和杂役的闲谈戛然而止,这时突然林边出现一只雄鹿,身影一闪而逝隐入丛林。
  “沿鹿经过的地方走,注意避开毒物!”
  王城第一大铸剑坊主应时一声令下,率先带领应家队伍冲进密林。应家匠人低伏身躯脚步神速,其势勇不可挡。在应家带动下,按捺多时的其他队伍疯狂涌进密林。膨胀的逐利之心将人们推入眼前的深渊巨口,队伍中不断有人吸入瘴气中毒倒下,向禁林深处挺进的速度却没有丝毫减缓。
  见了太多相此的场面,雄鹿没有惊慌,它走走停停,嘲弄般的故意等人追上自己然后轻松逃离。当雄鹿第三次得意的甩起脖子发出鸣叫时,倏忽间它从众人的视野中消失了。
  空气像遭到重压一样变得极静。冲在前的人们迟疑的四下观望,“有没有听见‘噗通’一声,像什么掉水里了。”
  话音未落忽然有人指着鹿消失的地方惊惶大叫——雄鹿没来得及被溶蚀的鹿心正浮在漆黑的水面上狰狞的跳动。水流聚成分支汇成远处隐秘的深潭,黑色的火焰在水面上安静的燃烧。燧石就被包围在火光中。
  “沉里川到了,小心不要沾水,按计划准备!”
  应时低喝一声提剑走出自家队伍。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一丝杂声的应家匠人们训练有速的摆好队形,他们不比其他家匠人身姿魁梧却个个满身神力,抢得先机生生拔倒河边一棵参天古树,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中从树枝上垂下银索去捞河心悬浮的燧石。
  “且慢且慢。”
  王城铸剑坊次席易家的大管家带人匆忙赶来,点头哈腰附在应时耳边低声说,“应大人我明白由于您的长子……所以您非常需要这神物,但您瞧瞧今夜众人如狼似虎的局面,单凭您一家之力要夺得神物怕是没有机会。不如我们合作……唔!”
  易管家话没说完被应时抬脚踹开,应时冷笑着拔出长剑,环顾四周高声吩咐手下,“我应家得不到的东西谁也别想得到,听我命令,动手!”
  “拦住应家!”
  一时间禁林中喊杀声四起,原本就互为竞争对手的诸个铸剑坊之间此时更是杀的难分难舍。
  在众人无暇分神之时沉里川对岸传出轻微的响动,灌木丛中浮现出一双眼睛,描金的眼瞳中寒光一闪而过。那眼睛缓缓看向河心的燧石,紧接着一道黑影迅速掠过河面,燧石的光芒不见了。
  最先发现异样的应时抢了身旁人的箭- she -向迅速远离的黑影,但那影子有着非人的速度,如诡异的光一般飞快穿出了禁林。
  “该死,东西被截了,快给我追!”
  大批人马跟着燧石微弱的亮光一直追回王城,却在纵横交错的街口巷道间丢失了目标。到手边的“神物”在眼皮子底下没了踪影,应时比谁都要怒不可遏。
  各家铸剑坊小心翼翼绕开应家队伍涌进王城大大小小的街道,燃烧的火把转眼间将半个城池点亮。
  “快回去叫帮手来细细的搜,这燧石终究不愿姓应。”易管家偷瞄了应时一眼喜不自胜的带队离开。
  应时双拳握的骨节发白,抽了手下刀鞘甩手出去,易管家胯*下之马瞬间头身分离。淡淡瞥了眼鲜血四溅分崩离析的易家队列,应时低头不动声色吩咐手下,“派几个机灵的跟上前面几家剑坊,剩下的人跟我搜。不论是人是鬼,沾了沉里川被诅咒的水一定活不长,用尽手段我们今夜必须得到燧石。”
  “是!”
  这时城南猛然响起巨大的轰鸣声,九层高的观星台转瞬倾覆激起数丈高的烟尘,被惊醒的人们纷纷尖叫着冲出房门跑向大街。
  观星台紧邻应家后院,应时越过抱头鼠窜的人群飞快看家的方向,“半夜楼塌不是吉兆。这时机蹊跷,先去那儿看看。”
  同样被巨响惊动的诸个铸剑坊见应家队伍奔向观星台,立刻调转方向迅速跟上。
  与此同时王城护卫军接到救援命令赶到观星台坍塌现场,十余个兵卒连同赶到的铸剑坊众人一边呼喊一边扒开废墟,很快从坍塌的砖墙角拖出几个还有气儿的活物。
  “没有发现燧石的光亮,也没有其他异常,看来只是因为年久失修造成的坍塌。”
  将观星台四周搜索遍后应家匠人回禀应时。应时点头,马不停蹄带队前往别处。应时刚走两步忽然又停下,他紧蹙双眉问左右,“应予的禁足期限还有几日。”
  “回老爷,今天十日已满,少爷应该已经被放出来了。”
  这时应家后院的下人匆忙翻过围墙跑过来,“老爷老爷,少爷不见了。”
  “见鬼。”
  应时转身走向观星台,这时观星台前士兵们和围观众人忽然发出阵哄笑。
  “伤了几个?”
  护城军分队长一边问一边拿出登记簿,埋头在笔尖上认真舔了舔。士兵们声音拖长了答道——
  “一狗,一老头,一个废物。”
  左边是观星台的看门老头,右边是老头的狗,应家长子应予在笑声中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应予肉嘟嘟的脸蛋上沾满了灰,上身的衣服不见踪影。他圆圆的眼睛四下打量一圈,摊开手露出只浑身漆黑四只脚血肉模糊的小动物。
  应予怯弱的小声说,“还……还有只小猫呢。”
  众人见应予对蔑称一点没有反驳的意思,笑的越发肆无忌惮。应予困惑的眨巴眨巴眼睛,眼睫毛上的灰扑簌簌往下掉,他慢腾腾伸出根手指戳戳头顶的夜空,“怪不得大家高兴,今晚的月色,的确不错呢。”
  “哈哈哈哈……既然月色不错应少爷为何不像往日一样光着身子出来晒月亮,或是到那粉仙阁歌女的屋檐下倒立呢,不是您说的强身健体么哈哈哈……”
  “书上说今晚时机不行,明日夜半比较好。诸位要是想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应予没察觉众人言语中的讽刺,说的满脸诚挚。
  “哈哈哈……”
  “够了,闭嘴。”
  应时顾不得手上的伤狠狠拽住儿子的衣领,黑着脸一言不发穿过看热闹的诸个铸剑坊队伍将应予拖回家。
 
 
第2章 驹跋鬼
  多年来应家刀剑声名远播。拥有独家铸剑秘诀的应家刀剑硬度与韧- xing -并济,锋利无比削铁如泥,形制上从庄严大方到雍容华贵应有尽有,多次在品剑大会上夺得桂冠。定价高昂,一剑难求,却是贵族豪侠竞相追捧的名品。
  应家在王城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家主应时兼具顶尖匠人的孤高沉稳和商人的精明世故,王公贵族都要对应时礼让三分。可偏偏应时的儿子应予是个出了名的“废物”——出身刀剑名门却从不踏进铸剑坊,手不能提肩不能扛身板单薄- xing -子孱弱,整日醉心于奇奇怪怪的法术秘笈,二十好几仍一无建树。混在能工巧匠辈出备受瞩目的应家里,应予是刀剑圈里无人不晓的“名匠二代”。
  应予换了衣服规规矩矩跪在台阶下,把跟前石头缝里的小杂草拔掉后细致的将自己的衣摆摊开。他一边小心瞧着堂前父亲情绪不明的背影,一边手没停的把拔下来的草编成小辫儿,一边往身后偷瞄。
  后面应家两个侍卫正倒提着应予捡来的小黑猫仔细检查。可兽可人的凶猛一族乌白百年前被同化纳入国家军队,并被严令禁止接近王城。但最近忽然传言城池周边出现了一批与乌白有关的危险流窜者,再加上今夜时机特殊,这让应家人对无端出现的兽类提起了防备心。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