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做鬼也要上了你+番外 作者:穿靴子的猫(下)

时间:2019-05-10 16:34 标签:
第一百七十九章:我要卫泽绪的身体 躲在一旁的楚泽渊瞧见了施闵,倒是挑了挑眉,这大师倒是有点本事,施闵的魂魄轻而易举的就被他召唤了过来。 你的死,到底是谁做的?施老爷子目光冰冷,眼中含着煞气,乖孙,爷爷会替你报仇的。 施闵的魂魄又是剧烈的抖动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我要卫泽绪的身体
    躲在一旁的楚泽渊瞧见了施闵,倒是挑了挑眉,这大师倒是有点本事,施闵的魂魄轻而易举的就被他召唤了过来。
    “你的死,到底是谁做的?”施老爷子目光冰冷,眼中含着煞气,“乖孙,爷爷会替你报仇的。”
    施闵的魂魄又是剧烈的抖动了一下,“是个女人,我看见了她的项链,应该就落到了我的身体旁边。”
    其中有个保镖站了出来,将手里的项链递给了施老爷子,“少爷被带走抢救的时候,我在旁边捡到的,原本以为是谁落到那里的,现在才想起来。”
    施文刚拿过项链,打开了盖子,看清楚上面的人之后整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上边的女人他不认识,男人他却是记得清清楚楚,这可不就是他儿子惹来的债吗?
    他颤抖的把项链递过去,“爸……”
    施老爷子自然也是看见了上面的照片,脸色虽然难看,却是什么也没说。
    想睡觉经历了剧烈的挣扎似的,他最终还是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放心好了,爷爷会替你报仇的。”
    自家小孙子是个花花公子,他自然也是知道的,只要玩的不是太过分,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谁知道不久之前施闵竟然玩出了人命。
    施闵看上了一个男人,像是为了表决真心似的,他正儿八经的追求了好一阵子,修身敛- xing -,不复当初的浪荡模样,成功的把人追到了手。
    谁知道施闵最终也是旧态复萌,把自己的恋人不当人看,给了一笔钱想要打发他离开,男人与他起了争执,激动之下的施闵把人给错手杀死了。
    这下篓子可捅大了,不过为了施家这一根独苗苗,施老爷子最终还是上下跑关系,作伪证,成功的把人给捞出来了,然后让人顶罪入了监狱。
    这件事儿隐瞒的极好,因此也没多少人知道。但谁知道呢,祸患竟然由此引起。
    一旁的中年人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爷孙俩的交流,“只要找到身体,我可以让他复活。”
    虽然说会损寿命就是了,毕竟这可是违反天道轮回的事情,更何况这人还是个犯了杀孽的。
    不过,以后的事情也用的上施家,这个时候交好,百利而无一害。
    “爷爷,身体我可以自己选吗?”
    听见这句话,施老爷子的脸皮抽搐了一下,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孙子当真是绣花枕头一脑子的包,这个时候竟然还想要选身体,能给他一具就算不错的了!
    一旁的施文刚连忙劝道,“爸,最起码得找个无父无母的,模样也看的过去的,不然到时候让施闵继承咱们家,咱们面子上也无光啊。”
    施闵听了这句话,面上的表情愈发得意,他扭曲着脸,看着施老爷子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不由得高兴极了,整个身体都扭曲了。
    “爷爷,我要卫泽绪的身体,就是那个西点屋打工的那个!”
    他转了转眼珠子,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而躲在一旁的楚泽渊,却又是红了眼睛,他冷漠的盯着施闵的魂体,面无表情,似乎在思考要怎么样把施闵给撕碎才可以。
    第一百八十章:终于找到你了,卫泽绪
    施闵自从魂魄被召唤过来,得知自己还能复活的时候就仿佛有了底气似的,那副花花公子的姿态又是作了出来,“爷爷,我查过他了,他没有父母,一个人就在这里生活,让他消失再简单不过了。”
    施文刚点了点头,沉声说道,“这件事情,我们会看着办的?”
    这句话无疑是给施闵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缥缈的魂体动了动,脸色浮现出一缕喜色,他要卫泽绪身体的原因艮是简单,毕竟那天他看见楚泽渊与他在一起,想来两个人的关系更是不浅。
    他倒是不管楚泽渊到底是不是鬼,只知道那是个精致美貌的美人儿,若是以卫泽绪的身体胁迫楚泽渊,楚泽渊定然会担心伤到卫泽绪,可不得乖乖就范吗?
    施闵才堪堪想到这儿,便是想着把昨天晚上他见到楚泽渊的事情告诉他爷爷,也让施家和楚家好有个防备。
    每个家里都有一笔- yin -私债,他虽然是个花花公子,但也不傻,他也知道,楚泽渊的失踪定不是楚明对外说的什么离家出走那么简单。
    “爷爷,我昨天晚上的时候看见了楚……啊!”
    施闵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像是刀割似的,每一处地方都扯得疼的厉害,身体里的鬼气不知道被什么飞快的抽离走,他原本已经凝实了的身体又是淡了下去。
    “好痛啊!爷爷、爸,救我!”
    他凄厉的呼喊出声,施老爷子与施文刚完全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是转头看向一边的中年人,“大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中年人环视着四周,他能够感受到一股强劲的力量在他的周围,但是他完全都分不出那只鬼物到底在哪里,而且,根据他的实力,他有可能打不过就在中年人思忖之间,他已经是甩出去了两张朱砂符,空气中想起了“滋滋”的声音,让人起了鸡皮疙瘩,施闵的表情却又是好看了点。
    那中年人的神色放松了些,刚想说些什么安慰施家父子,却是不曾想到,那两张朱砂符竟然猛的燃烧了起来,幽蓝的鬼火跳动着,似乎在无声的嘲笑着他。
    原本宽敞明亮的客厅骤然- yin -沉了下来,就连阳光的颜色也是暗淡了几分,苍白腐烂的双手自地底伸了出来,冤死的鬼魂一步步的缠上施闵原本已经暗淡了的身体,似乎是要将他拉向地狱似的。
    施老爷子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画面似的,那头上带着血,身体腐烂了的恶鬼,可不就是他刚刚看过的照片里的男子吗?
    施闵的身上不仅缠绕着两个鬼魂,背上、头上还挂着两个小婴儿,想必应该是故意打胎后化成的鬼胎,他们“嘻嘻嘻”的笑着,大厅里回荡着他们的笑声,听得人毛骨悚然。
    那中年人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施闵的身上竟然挂着这么多条人命,天道轮回,他怕是难逃这一死。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
    中年人倒是觉得自己的这笔买卖吃亏了才是,他苦着脸,扬起一旁早就备好的桃木剑,念着口令,剑端凭空出现了一缕火焰,并且慢慢扩大,朝着缠着施闵的鬼袭去。
    正阳真火,可烧尽一切污秽之物,这可是他的看家本事了,虽说修炼的还不到家,但是对付几只野鬼倒也是绰绰有余了。
    心底的重担轻了些,还没等中年人彻底放下心,突然有一道鬼火冲了过去,拦住了那束火焰,猛的将火焰包裹了起来,像是一口呑下了似的,鬼火骤然明亮了几分,照得周围鬼气森森。
    中年人:……
    那些厉鬼像是知道有人撑腰似的,愈发折磨着施闵,把他的魂体抓的伤痕累累,轻薄的就跟片儿纸似的,随时随地就得给消散了。
    那中年人瞧着,实在是没了办法,他对着施文刚压低了声音说道,“不知道施家是否得罪过- yin -间的那些厉害人物,有鬼阻拦我,我怕是救不了小少爷了。”
    施老爷子嘴皮颤抖,蓦然想起了楚家的那点事儿以及自己孙子方才还未说完的话,心中“咯噔”一下,无尽的后怕与恐惧蔓延到了他的心口,似乎要将他溺毙。
    他拦住了正要大骂的施文刚,恭恭敬敬的对着中年人说道,“麻烦大师了。”
    中年人似乎不太忍心,递给了施老爷子两个用黄色符纸包成的三角形,上边儿还用朱砂龙飞凤舞的写了一些字符,“三清符,驱邪庇福的,说不定你用的上。”
    施文刚抬手接了,即使眼圈红了红,但是真的是没有人再敢去管施闵了,就连大师都救不了,他们还能怎么办呢?
    施闵还在挣扎,“爷爷、爸,救救我,救救我,我不想就这样死,救命!救救我,啊!”
    目他的话尚且堵在喉咙里,魂魄却是再也承受不住了,被轻而易举的撕碎了。
    那些厉鬼也不想吃施闵的魂魄,毕竟太脏了,他们施施然的飘走了,任由破碎的魂魄化成光点消失不见。
    施老爷子狠狠地闭了闭眼睛,朝着一干吓软了腿的保镖挥了挥手,“把少爷的身体抬下去。”
    那中年人松了口气,说到底也是他能力不足的原因而已,如今帮了施家没有结仇倒也是不错,他朝着施老爷子辞别,出了门去。
    刚刚出门,他便是拨打了一个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少爷,你到了地方没有?”
    他们是从魔都赶到这边来的,这个城市说大也不大,与魔都比倒是差的远了,不过因为家族里有条线要与楚家接上,这才是到了这里。
    却是不知道这位大少爷是抽了什么风,竟然也跟了过来,中年人面上一片- yin -霾,- yin -沉的仿佛要滴出水似的,不过他的语气里却是很好的收敛了起来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