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被鬼老大盯上的日子+番外 作者:蘑菇帆船

时间:2019-05-24 16:57 标签: 甜文 灵异神怪
文案: 二十一世纪,- yin -曹地府,群鬼无首。 小鬼们每天伸长脖子翘首以盼。 大王呢?我们家大王呢?大王今天怎么又不回家? 二十一世纪,坐标人界。 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白以航看着某鬼炸毛 我在人界无家可归,你忍心让我流落街头?正在啃零食的鬼王语气
 
文案:
二十一世纪,- yin -曹地府,群鬼无首。
小鬼们每天伸长脖子翘首以盼。
大王呢?我们家大王呢?大王今天怎么又不回家?
 
二十一世纪,坐标人界。
“你到底什么时候离开?”白以航看着某鬼炸毛
“我在人界无家可归,你忍心让我流落街头?”正在啃零食的鬼王语气凄惨,明显演戏。
白以航冷脸:“非常忍心。”
鬼王厚着脸皮深情道:“可我不忍心丢下你。”
 
这是一个众鬼各种期盼鬼王回家,但他们老大却死皮赖脸在人界蹭住的故事。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赤煌,白以航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吻醒睡美鬼
  白以航戴着黑色的帽子,衣领拉过脸,低头快步的走出机场。身为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他并不希望自己的出现引起太多注意。
  机场外,一辆黑色的保姆车安静的等在那里,车外一个画着大浓妆的女人满脸焦急的看着机场的出口。
  “靠,怎么还不来,丫的这也太难受了!”女人张口就是一句粗话,引得周围人驻足旁观。
  “汪!”一声狗叫突然从驾驶座里传了出来,似乎在回应着女人的话。
  “该死的,凡人就是麻烦,一个身体用到死也亏他们吃得消!”女人看着手表烦躁的抱怨道。
  “汪汪汪!”驾驶座里又是一阵狗叫。
  “你急个……”女人大声的朝车内吼,一句话还没说完,眼角突然瞥到白以航从通道里出来,她伸手顺了顺头发,宛如换脸一般,露出如沐春风的笑容,扭着腰就凑了上去。
  “以航,在这里。”女人朝对方热情挥手道。
  “欢姐,好久不见。”白以航一边走一边笑着打招呼,赵欢是《我们去穿越》节目的制片人,几年前曾和白以航有过娱乐节目的合作。
  《我们去穿越》是最近一部大火的综艺节目,节目的主要形式就是让明星体验不同时代下的不同生活,其一掷千金的实景搭造以及明星体验中的所经历的挫折及出糗片段,更是成为了该综艺的卖点之一。
  白以航作为这期节目的特邀嘉宾,因为行程紧凑的原因,下了飞机后便直接赶去现场录制,甚至连经纪人和助理都不在身边。
  赵欢寒暄了几句,笑着对白以航催促道:“先上车。”
  “好。”白以航点了点头,左脚刚跨进车子还没坐下,就被赵欢大力的往车里推。
  “快开车!”赵欢像是赶时间似的,对驾驶座命令道。
  “汪!”司机回了一声,抬脚对着油门用力的踩了下去。
  被推到座位上的白以航稳了稳身体,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幻听了,居然在司机大叔身上听到了狗叫的声音,揉了揉酸胀的太阳- xue -,难道是最近的工作太累了吗。
  “你累的话可以先睡一会儿哦。”赵欢的声音充满着诱惑,忽近忽远的传到了耳朵里,“摄影棚离机场远着呢。”
  “不用了,我想先看一下节目流程。”白以航摇摇头,脑袋却不由自主的开始犯困。
  “没事,睡吧,有我在呢。”赵欢的声音在耳边像是催眠曲似的。
  白以航的眼皮越来越重,他恍惚中觉得有什么不对,刚想站起身做些什么时,身子却不听使唤往座位上倒去。
  “糟了!”这是白以航昏迷时最后的想法。
  “以航?”赵欢见他一动不动,大声的喊了一句。
  “白以航?”还是没有回应。
  等确定白以航真的晕过去后,赵欢突然全身像是散架似的瘫在了座位上,仔细一看竟然连骨头连接的位置都变得凹凸不平了,他的声音变得粗糙,在车内不顾形象的大吼大叫:“啊哟累死鬼了,真是累死鬼了啊,谁说扮成凡人好玩的,我去他奶奶的鸡腿!”
  “汪!”担当司机的地狱犬发声附和。
  “好歹没把东邪大神交代的事情办砸,把人请到了”‘赵欢’一副办成大事的样子用僵硬不对称的肢体拍着胸口庆幸道,“不然我又要被罚抄那些恶心的经文了。”
  “汪汪汪!”地狱犬突然不满的大叫。
  “这还不是请?”‘赵欢’全无刚才的温柔模样,撩起袖子道,“你又不是没看过老子抓恶鬼的模样,这简直是我最温柔的一次了。”
  “汪。”地狱犬又叫。
  “你敢告诉东邪大神我对这人用催眠术了,我以后就不带你出来玩了!”‘赵欢’恶狠狠的威胁。
  “汪。”地狱犬的语气平静下来,扶着方向盘的手却渐渐变成了黑色的爪子。
  “糟糕,”‘赵欢’看着驾驶座上脖子都变成黑毛的地狱犬大叫,“快走快走,该死的,变身丹要撑不住了!”
  “汪!”地狱犬再次用力的踩向油门,飞快的往- yin -曹地府与人界的连接处开去。
  “啊哟,怎么开车的啊!”车外,路人被突然加速的汽车吓的破口大骂。
  “小心点,把人撞死了不是给鬼差们增加工作量了嘛。”刚刚还在说快走的‘赵欢’,对着驾驶座训斥道。
  “汪。”地狱犬委屈的喊了一声,又乖乖的把速度放得慢一些。
  白以航这一觉睡的很熟,常年奔波的他似乎很久都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他抬起双手舒服的伸了个懒腰,伸到一半时整个人愣住了。
  咦?他怎么会在床上?
  白以航从床上爬起来,环顾周围,发现自己所处的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子,房子布置的十分专业,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现代的痕迹。
  “难道欢姐没有叫醒我,为了节目效果,直接把我丢在拍摄地了?”白以航暗自怀疑,他小心翼翼的坐在床上,为了防止被拍到不好的画面,他甚至一直保持着极有风度的微笑。
  “欢姐?”白以航对着空气大喊道,“欢姐你在吗?”
  空气中充满了寂静,别说没有人回答他,就连半个疑似摄像机的东西都没有看到,白以航心下觉得奇怪,刚想下床,却眼花似的看到地面好像动了一下。
  “恩?”白以航眨了眨眼,再看地面时,却没有发现什么异样,他心中疑惑,却又下意识的认为肯定有隐藏摄像机在拍。
  咬了咬牙,白以航决定先走下床,谁知脚刚一碰到地,地面就开了个大口子想要把他吞了进去。
  “什么东西?”白以航惊的立刻把脚收回来,整个身子床后面退了几步,还没退多少,手背突然碰到了某个坚硬冰冷的东西。
  白以航被吓得猛地转身,发现不知在什么时候,自己的身边居然多了一个冰雕的大棺材,可能是冰制的缘故,棺材的寒气“哗哗哗”的向外冒,白乎乎的冰烟顿时扑向四周。
  白以航好奇的对着白烟挥了挥,发现并没有不适什么感觉,他看着冰棺深吸一口气,努力的伸出手去开,这才发现棺材里居然躺着一个人。
  棺材里的是个男人,穿着黑色的豪华锦衣,就连躺着身姿都十分挺拔,单从面相上看,就让白以航眼前一亮,好俊的人啊,这副模样放在美色如云的娱乐圈都算十分出众了。
  “这么冰,躺着不冷死了,也亏得剧组请得到这么帅还不怕冻的。”白以航看着男子惨白的脸色心下嘀咕,却对着冰棺里的人喊道,“别躺了,快出来吧。”
  “……”冰棺里的人没有反应。
  “恩?”白以航心下怀疑,伸出头对着里面的人看去,只见那男子的身上放着一张完好无损的宣纸,纸上的毛笔字苍劲有力,明晃晃的写着两个字——吻我。
  白以航无语,这是什么- cao -作?
  他深吸一口气,对着冰棺里的人大喊:“大兄弟,快起来啦!”
  “……”还是没有人回答他。
  “不会吧。”白以航觉得自己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晃晃悠悠的伸出手,试着去探男子的呼吸。
  “啊!”毫无气息的尸体把白以航吓得大叫,他刚想转身下床离开,就发现地面裂了无数条细缝,这些细缝像是嘴似的,还在不停的开闭,让他根本下不了脚。
  白以航没办法,只好咬着牙继续回到冰棺材旁。
  忽然,棺材里的宣纸像是有生命似的,慢吞吞的悬浮到了空中,随后像醉酒似的晃了晃,一点一点的飘到了白以航的面前。
  白以航看着在他眼前放大的“吻我”两字,脸都黑了,心下想若真是节目组搞的鬼,让他和这个没有呼吸的男人接吻,那也太过分了!
  可若不是节目组呢?
  白以航额头慢慢的溢出了细汗,若不是《我们去穿越》节目组的话……
  飘在空中的宣纸对于被人无视的状态很是生气,它在空中抖了一下后,自己将自己卷成了细长型的棍子状,接着,就看到这根本应是纸做的棍子,像是橡皮泥似的变长又变长。
  “这不是真的,我一定是在做梦!”白以航看的的心砰砰直跳。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