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左眼见到他 作者:哦啦哦啦

时间:2019-05-30 13:24 标签: 虐恋情深 灵异神怪 因缘邂逅 恐怖
文案: 深夜归来,贺川却在电梯里见到了已逝的莫林骞。随着与莫林骞一次次地接触,贺川不仅了解到了三年前的那起重大命案,并且在帮他了结生前心愿时,贺川发现自己的心正不受控制地向莫林骞靠近 【短篇小故事哦】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虐恋情深 因缘邂
 
文案:
深夜归来,贺川却在电梯里见到了已逝的莫林骞。随着与莫林骞一次次地接触,贺川不仅了解到了三年前的那起重大命案,并且在帮他了结生前心愿时,贺川发现自己的心正不受控制地向莫林骞靠近……
【短篇小故事哦】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川,莫林骞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上)
  贺川的左眼现在非常不舒服。
  长时间面对电脑工作让他的眼睛变得异常得干涩疼痛,镜片异位卡在眼眶周边,以至于左眼的隐形眼镜在某一次眨眼中直接掉落了出来。
  350度近视的他只能保持着一眼清晰一眼模糊的不平衡感硬着头皮走在回家的路上。
  夜里的凉风吹得人泛起阵阵寒意。
  已是零点过后,走进小区里,除了几声狗吠外,周边几乎悄无声息,贺川唯一能听见的就是自己的脚步声。他打着哈欠进楼,按下电梯按键。
  不知是狭道的风还是什么,空气中泛鸣起呜呜呜的声音,尖锐而悠长。这声音一直往贺川的耳朵里钻,夜深人静的难免有些骇人,贺川四处张望了下,搓了搓微微泛起鸡皮疙瘩的手臂。
  “真是怪声音。”贺川嘟囔道。
  叮嘟。电梯正好下到一楼,门自动打开,贺川抬腿迈进这空无一人的狭小空间。
  电梯吊顶投下的灯光惨白刺目,一时没适应过来明度差的贺川眼睛都有些睁不太开。他按下22层的按键,静静等着电梯上升。
  电梯发出嗡嗡的震动开始运作,轻微的失重感袭来,这是它开始上升的标志。
  电子屏上的数字平均每隔两秒跳动一次,数字由小及大,直到跳动到18楼时,整个电梯开始出现微妙的变化。
  18。
  19。
  18。
  19。
  18。
  ……
  楼层数在这两个数字上来回跳动。
  像是陷入了死循环,电梯依然嗡嗡作响证明它在运行着,而这个狭小的空间的移动却在这交错的数字里形成了一个死扣。
  奇怪的呜呜声又灌到了贺川耳边。起先他还能耐心地等待电梯恢复正常,可10分钟过去后,情况依旧没变。他开始焦虑,心里慢慢滋生出恐惧感来。贺川掏出手机,发现并没有网络信号,打电话给物业24小时值班电话,破天荒的无人接听。
  耳边的呜声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近,简直快成全方位立体声时,贺川终于感觉到了异样。他感觉,他的左边好像多了点什么东西。
  深夜。空无一人的电梯。崩坏的楼层数。怪异的呜呜声。这像极了斯蒂芬斯蒂芬金小说里的场景。
  电梯里不再让他感觉到空空荡荡了,贺川缓缓向左偏过头去,只见本应空无一物的地方,多出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衣着破烂,浑身刀痕,鲜血淋漓的男人,看得出来还是二三十岁到年纪,面容硬朗,身形高大。他吹着口哨微微晃动着身子像是在打节拍一般,目不转睛地盯着楼层显示屏,而他嘴里传出的口哨声,原来就是贺川一直听见的呜呜声。
  更诡异的是,贺川只能看到他略模糊的模样。贺川眨了眨眼睛,才发现他只有左眼能够看见这个男人,中度的近视使他看得有些朦朦胧胧十分不真切。
  当然他也没有勇气上前端详。
  贺川紧紧咬住牙关,警告自己不要发出声音,可恐惧还是不由自主地漫上心头,彻骨的凉意从他的尾椎一路炸上头皮,四肢末端也因突然的惊吓而染上了麻意。
  吹着口哨的男人声音骤停,头部的创口渗出血来,血液越积越多汇成一道流线,顺着他深邃的五官滑落至下巴,他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痛一般面无表情。
  终于,他动弹了一下,感觉到了一旁有人注视着他的目光,转过头来同贺川注视。
  男人许久未曾发声的嗓子有些喑哑,他幽幽地对贺川问道,“你能看见我吗?”
  贺川几乎是尖叫着从梦里醒来的。他浑身虚汗,碎发被沾- shi -粘在额前。低血压带来的头晕目眩逼得他无法立刻坐起身来,只能歪着身子靠在床头。
  这是一个太过真实梦,以至于到醒来之后他都感觉那股血腥味萦绕在他鼻前。
  贺川吃力地撑起身子进了浴室,站在淋浴头下,任水流打- shi -自己,身体疲惫地仿佛透支了一般。走出淋浴间,他看着镜子里- shi -漉漉的自己,五官清俊,眼圈下透着青,脸色惨白得有些可怜。
  他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打电话向公司人事部请了一个病假。
  “是的,昨晚有些发烧今天想休息一天。”贺川朝电话那头解释道,“嗯,我知道了,今天要交接的文件我等会儿会邮件发过去的。”
  下楼拿快递时,贺川果断地放弃了电梯,选择对他来说更为安心的楼梯。路过第18层时,他好奇地顺便向里张望了一眼,有一扇房门赫然入目,上面贴满了封条。
  “18楼……”贺川不禁想起昨天梦里那个电梯里的男人,他一直盯着楼层数难道是因为他住在这吗?
  越是想,梦境里的场景就变得越是真实。贺川赶紧摇摇头让自己不要乱想,加快脚步下楼去了。
  这栋楼的18楼,在三年前的确是出过事的,当时还占了市级新闻很大一块的版面,只是那时贺川还没有搬来这里,对这事并无印象。
  等贺川了解到详细情况,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的事了。贺川加完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小区时,已经接近凌晨两点,过度的体能消耗让他有点昏昏沉沉的。走在小区的绿化带旁,一阵熟悉的呜呜声隐隐约约地在周边响起。
  这声像极了梦里那个男人的口哨声,贺川愣在原地,他警觉地站直了身子,不动神色地观察着四周。声音来得缥缈,他根本分不清这声音到底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唯一能够察觉的就是,声源正在一点点向他靠近。
  淡薄的血腥味从身前不远处飘来,咸腥的味道让他厌恶地蹙起了眉头。昏暗的路灯被树荫挡住,在地上落下影影绰绰的斑驳,一阵风吹过,碎光摇晃,一个黑影从影下出现,一步一步地朝贺川走来。
  是他。贺川心下了然,然而这一次却不是梦。他没了梦里那种颤抖,只是站在原地静观其变,内心也不知是恐惧占上风,还是好奇心更胜一筹。
  就在高大黑影快要暴露在光影下露出模样时,一束强光从贺川的身后打来。
  “喂,谁站在那里!”是小区保安的声音。
  黑影退回黑暗之中,消失不见。贺川转过身去,刺目的光线照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回应道,“我是B栋的住户,刚下班回来。”
  贺川经常进进出出,保安对他有些眼熟。保安将手电筒放下,不好意思道,“我见你刚在那半天不动,还以为怎么了呢。”
  贺川揉揉不适的眼睛,扯出一个笑来,“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些工作上的事,一时太入神了。”,贺川想起刚才的那个身影,对保安问道,“我前两天听说我住的那栋楼以前出过事,你了解吗?”
  保安眨了眨眼睛,恍然大悟道,“你说的是B栋1802室的那件事吧。我劝你还是别知道的好,不然晚上回家都渗得慌。”
  的确是一出骇人听闻的惨剧。
  1802室的房主是一位名为莫林骞的刑警,独居,因工作原因很少住在家里,一年到头难得有几天休息才会在小区出现。命案发生之前,他和同事刚破获一例本市特大贩毒案,受了些轻伤的他获得一周的休养假,可悲的是,他才刚在家休息了两天,两个流窜的毒贩就寻到他的住处来,躲在楼梯间- yin -暗的角落,趁莫林骞拿完快递上楼开门时偷袭了他。旧伤未愈的莫林骞寡不敌众,腹部中了两刀后被毒贩拖入自家门内,暴虐至死。
  法医验尸时,发现他浑身满是深入见骨的刀伤,足有27道,很明显是被嫌疑人泄愤致伤,失血过多而亡。
  这起命案在当年掀起轩然大波,新闻纷纷上报,小区民众惶惶不安。莫林骞至死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将他的信息泄露了出去,还是说是自己早就被对方调查了个透彻。
  命案最终变成了悬案,两名犯罪嫌疑人早就逃之夭夭,事情因为造成过大负面影响也被上面给压了下来,此后再也没人过问此事。
  事隔几年,反倒是此前毫不知情的贺川主动来过问此事。
  回到家中,贺川的耳畔还回响着刚才与保安的对话。保安是敬重这位人民英雄的,他叹息道,“好好一个人说没就没了,他死后还有住户反映看到了鬼。我倒是能理解他,被这么不明不白地出卖,心中怨气一定难平。”
  看来大家都默认莫林骞是被内鬼出卖的。贺川不甚惋惜,甚至都冲淡了心里的那股恐惧。
  贺川用手机搜了搜这则新闻,文章里莫林骞的照片被打上了马赛克,可贺川还是从照片朦胧的轮廓里看了出来,莫林骞就是他在电梯里看到的那个男人。
  回想起在电梯里时的情景,莫林骞目不转睛地盯着跳动的楼层数,他一定是非常想要回到自己的家,可他却是一副遍体鳞伤的恐怖模样,血从头皮的创口流出,将他的眼球都染成的红色。他那时候又在想些什么呢,心里有没有恨,有没有后悔,抑或是恐惧或者不甘呢。
  贺川虽没经历过这类惨痛的事,却还是有些感同身受,莫林骞棱角分明的侧脸映在他的脑海里久久不能忘怀,他突然很想知道今晚莫林骞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是为了什么。
  疲惫的后劲再次袭来,贺川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眼角溢出生理泪水,身体沉重得仿佛千万只手将他狠狠摁在床上,闭上眼后,不过一会儿便陷入了沉睡。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