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恐怖灵异 >

活死人 作者:旅鼠不是鼠

时间:2019-06-02 13:33 标签: 科幻 恐怖
文案: 张寅接到男友的来信,一个神秘实验关乎千年前的活死人复生,有人指望获得长生之法,殊不知放出魔鬼。 如何才能弥补错误,除掉怪物,在危机四伏的环境里,作为普通人的张寅又该如何自保 内容标签: 科幻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寅,吴诚 ┃ 配角:
 
文案:
张寅接到男友的来信,一个神秘实验关乎千年前的活死人复生,有人指望获得长生之法,殊不知放出魔鬼。
如何才能弥补错误,除掉怪物,在危机四伏的环境里,作为普通人的张寅又该如何自保
 
内容标签: 科幻 恐怖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寅,吴诚 ┃ 配角:郭尧,程易,活死人 ┃ 其它:
 
 
 
第1章 来信
  亲爱的,
  最近还好吗?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参与了和你说过的那项计划,确实我不得不承认那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项目,其具有的危险- xing -也是不可否认的。项目具体内容属于保密条款的一部分恕我无法告诉你,我争取到机会,如果你能来的话将和我一起面对或光明或黑暗的未来,你要是能来我再高兴不过,然而为了你的安全,我想你还是不必来的好。要是我一直不回来,发生了什么不测,请你忘掉我开始新的生活。
  我心中还是存了见你一面的念想,希望你能来,你先到下面的地址处,会有人告诉你怎么到达目的地所在,后面附了张有详细地址 的字条。
  信的结尾写道,和你争吵不是我的本意,想到那是我们相见的最后一面,向你道歉,一点心意作为给你的补偿,密码是你的生日。你要是不来,权当作我出的分手费吧。祝你好运。 
  吴诚
  信里夹着的银行卡掉落出来,张寅却看都没看一眼,再把信从头到尾读一遍。 “这个混蛋。”张寅愤愤地将纸张拍在桌面上,“自以为是自作主张的- xing -格还是没变。”
  “单方面分手,手机关机,不明不白寄来这么封信,你倒是打得好算盘。”他冷笑“你不说清楚,我就自己去问个明白。”折叠好信重新装回信封,张寅效率很高,第二天便收拾妥当出发了,先乘坐火车跨越两个省,在车上,张寅慢慢冷静下来。吴诚以前参过军,退役之后从事类似雇佣兵的职业,大多数工作危险- xing -并不大,当然也接过有风险的单子。自从和他交往后推掉许多危险- xing -高的活儿。
  关于那个计划,吴诚向他透露和h省发掘出来的古墓葬有关。记得那也是最后一次见到吴诚,他们正好闹了点不愉快,吴诚告诉他自己接下了一笔单子,“我原本不打算拿下的,不过里面有东西勾起我的好奇心,很久没有接富有挑战- xing -的任务,原谅我任- xing -这一次。”
  前不久他才回来没几天,张寅就他又要外出感到不满,而吴诚则因为怀疑他和老同学勾搭上心中存疑。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张寅现在后悔当时的冲动了,不过要是回到当天,吴诚指着他的鼻子怒吼“你找你的相好去吧,我瞎了眼才认识你。”张寅一样会摔门就走。笑话,吴诚因为工作- xing -质动不动离开十天半个月,他都没有怀疑过吴诚出轨。吴诚凭一点捕风捉影的事情就认定他出轨,张寅不气才怪。
  在车上的时间张寅反复察看有关h省古墓葬发掘的新闻,相关发掘工作还在继续,并没有有价值的信息。而且附在信里的地址虽然在h省,可离古墓葬位置还有一段距离。三天后抵达信里附加的目的地。那是个小县城,他按信中所说,先找到名为“正明旅舍”的一家旅馆,前台悬挂着几个不同区时的时钟,整体风格陈旧又简陋,就像经过一次装修就用到现在,连修缮的钱的舍不得花。
  前台有个中年人坐着,看到有人进来,冷淡问道“来住宿的吗?”
  张寅走上前,拿出信中的字条“不,我来找人。”
  男人看到吴诚两个字,才来了精神,昏昏欲睡的神色一扫而空“你从哪里得到的?你认识吴诚?”
  张寅敲了敲柜台“吴诚指明了这个地址,我来找他。”
  “你和吴诚很熟?这么说吧,参与了那件事的人都能给最亲的人报声平安,之后再不能和外人联系。来的人要么亲缘血脉联系,要么是爱人关系,可没听说至交好友前来的”
  张寅沉吟片刻说“你可以理解为家属。”
  男人不知想到什么,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我叫谭山,请问你的名字”
  “张寅”
  “已经中午了,现在过去还来得及。”男人直接把旅馆关掉,在门口挂上暂停营业的牌子。从旅馆后门乘上一辆越野车。张寅没有动,肢体语言里传达出不信任眼前这个人。男人一席话打消了他的顾虑“我跟吴诚合作过很多次他醉酒后提起过你,他说他是有老婆的人,有人起哄嫂子长得怎么样,他立刻就不说了。”生怕张寅不信,他拿出自己的手机,展示了和吴诚两个人同框的照片,两人晒得有点黑,冲着镜头乐呵,谭山年长显老一些,吴诚年轻笑得放肆张扬。
  张寅脸上有点发烫,点点头算认可了他的说辞。 
  “我开这家旅馆有一段时间了,吴诚联系我让我注意有没有拿着字条的人过来,然后你就来了。先前有怠慢的地方还望多多包涵。”
  车子驶离县城,往山上的方向走,这县紧邻山脉,而古墓葬就是在这山内被发现的。
  “山路不好走,我们应该傍晚才能抵达研究基地。”窗外景色不断变幻,越往山里走,树木更加茂盛。
  “你也参与那项计划了吧,到底是什么?”张寅问出他最关心的问题谭山边开车边道“这么说吴诚没有告诉你,那就留给吴诚自己跟你说。我知道的也不多,吴诚告诉我这计划是件挺可怕的事情,说不清是好是坏。我签过保密协定,不能跟你讲详细内容。”
  五个小时的车程后,临近傍晚才抵达秘密研究基地,张寅开始以为去墓葬发掘现场,后来才发现不是,眼前的地方外围有金属制围墙,被刷成军绿色,过了大门的安全检查,他们到住宿区先安顿下来。
  谭山告诉他一些有用信息,所有这一切防护只为了里面一项研究,而吴诚和另外一个名为郭尧的人共同负责防卫工作,警卫人员约有二十余人。谭山今天不用参与轮班,有空和张寅多说几句。
  到了吃饭时间,谭山带他到食堂。虽然地处深山,伙食还是不错的。山间野菜,野兽肉另有一番风情。这时,门口涌进来一群人,为首那个就算换了发型和衣服,张寅还是认出来是吴诚。他也不吃饭了径直走到吴诚面前,吴诚认出他,说“我就知道你会来,放不下我。”随即拥抱了他。张寅推不开,直到吴诚松手给了他一耳光。
  不顾旁边人的眼光,吴诚拉着他往外走“有些话单独告诉你。”直接回到住宿区,张寅原本暂时在谭山的屋子,吴诚把他的行李拿出来拉到自己的房间里。到了没人看见的地方,张寅维持不住表面的客气。
  吴诚倒水给他,“不喝!”拿水果给他“不吃!”碰了一鼻子灰吴诚也不生气,笑着说“我猜到你放不下我,抱着等你来的希望,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张寅不为所动,在他看来吴诚就是利用仅存不多的感情将他哄骗到这里。“告诉我你参与的那个鬼计划是怎么回事?”
  这次吴诚没有卖关子,一股脑交代完,张寅听完久久说不出话,消化刚才听到的内容。原来古墓葬里墓室主人没死,主墓室里一口厚重棺材,里面浸满液体,尸体被检测出还有活- xing -。对外封锁消息,出土的棺木被转移到这里,进行秘密研究。棺内液体具有防止身体腐坏的功效,研究方向主要在应用于保存死后人的尸体,或者进一步以这种方式延长人的寿命。明天正式打开棺材。
  棺材里有一具木乃伊尸体,经过仪器检测,确实还活着。 
  
 
 
第2章 活死人
  
  虽然吴诚交待了基本情况,张寅还是不能释怀。他好歹吃过饭不饿,吴诚进食堂就遇到他,接着回到住所,这会儿真是饿了。这里手机信号屏蔽,短信电话,上网都不行。
  重回食堂,吴诚把张寅介绍给众人,张寅暗暗记下每个人的外貌和名字,与他们聊起来,熟悉了几个人。等吴诚吃完饭,两人慢慢往回走。张寅想起来“你们这里不是还要签订保密协议吗?”
  “那个啊,我已经帮你签过了。你尽量待在我身边,不要单独行动。”
  张寅快步往前,吴诚说“你现在回不去的,等实验结束才能离开,不想等也得等。”
  “不用管我,谢谢。”
  当晚,吴诚放弃同眠的念头,搬出自己的屋子留给张寅,另找一个同事的屋子凑合住。张寅找上门,眼看两个人睡一张床,顿时有种被绿了的错觉提高声音说“你给我滚回来。”吴诚跟着他又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不出意外很快走火滚床单,俗话说床头吵架床尾和,早晨张寅醒来拉开吴诚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迄今以来的无名火莫名烟消云散。
  吴诚警觉成了习惯,闭着眼感觉到张寅起身时就醒过来。他顺手揽住张寅的腰“别急,你再睡会儿。”
  “你呢?”张寅发问,被带得重新倒在床上。
  “今天正式开棺,我去现场。”
  “我跟你走。”
  这时外面有人敲门,张寅去开门,瘦高个子,昨晚见过这位敲门的人一面,那人却顾不得张寅为何在这里焦急地说“出大事了,昨晚棺木被打开了”
  吴诚迅速起来穿好衣服“走,去看看现场。”考虑到昨晚运动激烈,又说“你在这里休息也行。”张寅虽然经历昨晚的折腾,还没到非休息不可的地步说“我跟你一起走,活死人什么样我还没见过。”
  三人快步赶路,在路上那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明情况,昨晚执勤的一个人打晕同伴,偷放两个外人进入,闯进实验区。到其他警卫人员察觉并赶来,棺木已经被打开盖子。抓住两人,一人逃掉。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