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19)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小小支吾了一声,不敢再声张,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两只小爪子不断的做拜佛装。 恶寒,不知道为何。每次见到它那可怜的模样,就骂不出口,下不了手了。 回到了养- xing -斋,由于天色已经很晚。众女都回到了
  小小支吾了一声,不敢再声张,一双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我,两只小爪子不断的做拜佛装。
  恶寒,不知道为何。每次见到它那可怜的模样,就骂不出口,下不了手了。
  回到了养- xing -斋,由于天色已经很晚。众女都回到了自己住所去了。由于今日赚钱赚得太兴奋了,以至于如今倒有些乏了。索- xing -不去任何地方了,一个人睡一晚上。
  这几日朝中无话。只是听礼部禀报说,似乎高丽的那个公主,已经被送过来了。如今正在路上输送呢。
  我秘密的见了萧起一次,让他去办妥此事。由于上次都让他已经安排好了,此趟只等着行动了。萧起办事情,自然令我放心得很。
  时间匆匆而过,又过得一段时间。春闱中的初拟名单,已经拟定了出来。此时正呈到了我的手上。
  我匆匆阅览了一遍名单,却发现那叫刘不庸的家伙,被暂拟淘汰出局了,因为他用的,也是我的批发标准答案,还大咧咧的提前了两天交卷子。所以,被砍下的头一个人,就是这胖小子。
  我不禁暗暗好笑,把这一个懂得吃喝玩乐的活宝放在身边,也是极为有趣的事情。便朱笔一划,把那刘不庸,重新划到了通过名单中间。
  迅即,我又找到了陶子英的名字。这名字排得很靠前,正排在二甲第三名。当然,这也不排除,主考的三名大臣,为了避嫌,所以将其放在了二甲里。
  我让太监帮我找来陶莹莹的试卷,细细地看了起来。我倒要看看,她对我出的那份试卷,倒底会做何解答?
  ……
 
 
第三十九章 特殊的考题(下)
  然而看到第一题,就让我眼睛一亮。原来第一题,我便是出了一道在这年代,颇为稀奇古怪的题目:大地是什么形状的?
  换作大多数人,只会认为天圆地方之说。然而陶莹莹则不然,只见她解题道:余纵览古书,均有天圆地方之说。然却偶得杂文,竟现大地弧形之怪论。余百思不得其解,遂参杂文,登高山而望之,果见大地微微拱起。余苦思数月,揣测,大地应当是承弧形。然心中疑惑更甚,大地乃弧形,然在弧边之人,何以立足?
  哈哈,那傻丫头,竟然研究出来这么一番理论。不过,也算难为她了。从杂文上看到一篇机载,竟然亲自登山去求证。不错,不错。
  接下来的题目中,我也是极尽搞怪之能。甚至于,一些以前面试的时候,遇到的稀奇古怪题目,也都出了进去。
  然而陶莹莹的答案,几乎没有一题能够完全答得正确。然而她每一道题目,都提出了一个大胆假设,然后自己求证。这种想像力之开拓,是一般学子所不具备的。而有些题目,虽然不完全正确,也能说得搭上一点边。光凭这一点,我就有足够的理由,对她产生敬佩了。因为我那些题目,在这个时代,完全都是不可思议的东西。
  想及如此,便朱笔一挥,将陶子英这个名字,从二甲第三名,划到了头甲第一。当然,那只是暂时的,要等到殿试以后,才能真正确定,谁是状元。不过,一想到万一我输了,要创作一首诗,不免有些头疼起来。
  然后再看得名次排在前几名的几个家伙,按照自己的想法,重新调了一下位子。便大功告成,对躬身站在一旁的谢中亦陶迁等人道:“朕已经批复好了,发下去吧,泽日照常举行殿试。”
  谢中亦一脸错愕地望着我,才用了半个时辰,我就已经审阅完毕了。直令得他双眼发楞,头昏眼花起来。按照惯例,像这种等待皇上的核复,没有一两天是下不来的。
  不过,再怎么着。他们也拿我没有办法,老子是皇帝,想干啥就干啥。
  谢中亦等人,只好按照我的批复,立即进行名次发放下去。
  待得他们走后,我回头淡淡道:“小多子,帮朕准备一下,朕闷得慌。要出去逛逛。”
  “奴才遵旨。”小多子,急忙一路小跑出去,请白士行等人去了。
  不多会儿,白士行以及李林甫等人,奉命来到了南书房。帮着我安排起出宫的准备来。我伸着懒腰,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旺财的脑袋道:“你也闷了吧?朕带你出去走走。”旺财自从被我收服之后,便不再穿太监衣服了。我特意让人给他缝制了一件皮马甲,上面毛茸茸的,看似极其暖和。而其真实的面貌,也因为没有伪装,逐渐显露了出来。原来这老家伙,因为抵达了帝品境界,容貌开始慢慢恢复到了年轻状态,他怕露出了马脚,遂利用化妆的方法,对自己年轻容貌的掩饰。如今露出的真实容貌,只有三十多岁出头的模样。
  吱吱。一直躲在我怀中小小闻言,也是钻出小脑袋来,兴奋地叫唤着。我在他狐狸头上弹了一指,笑骂道:“就数你最起劲,成天只知道吃了睡,睡了吃。一说到可以出去玩,比谁都兴奋。”
  从南书房出发,神武门出去。只需要花上两柱香的时间,甚是便当。
  出得京城警戒区,径直来到了大街之上。此时恰是午后,大街之上,自然是人来人往。煞是热闹,此时已经是二月底了,不再像冬日那般寒冷之极。太阳晒在人身上,已经有了暖意,早来的春风,随之吹拂在脸上,十分遐逸。
  这些日子,商贩们可是都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进京赶考的贡生,以及前来的家属,大多是有钱人。而且,这些家伙书读得多了,都有股自以为是的脾气,买东西时,齿于讨价还价。自然让京城商贩,赚了个盆满钵满,肚子里暗自偷笑。
  忽然,左近的一个对话,吸引了我的注意。
  “嘿,你听说了么,刚才京郊码头,突然驶来了几艘大船。”路人甲对路人乙,夸张地说道。
  “大船有什么稀奇的?漕运上来来往往的大船,多的是。”路人乙对路人甲不屑地说道。
  “嘿,说起来还真是稀奇呢。那怪船,大得很。仅仅几条船,就将京郊码头塞地满满的。”路人甲作出了夸张的手势:“还有那怪船上,下来了几个毛猴子一样的人,唧唧呱呱,都说着大家都听不懂的话。”
  “你少吹牛了,京郊码头,可是能停靠百余艘船只的。”路人甲一脸的不信任。
  我心中一动,难道是西方帝国舰队来到了我大吴帝国。不行,得上京郊码头去看看。航海的发展与否,乃是近代文明的一个转折点。中国古代,就是吃亏在了海禁政策之上,以至于失去了一个飞速发展的大好时机。
  “士行,带路去京郊码头。”我一脸的严肃,要是真的欧洲列强,已经有能力航行到这里。说明他们航海技巧上,已经有了一定的领先地位。若我不采取手段,恐怕会重蹈当时明朝所犯下的严重错误。
  花了大半个时辰,我们一行人来到了京郊码头处。果然,远远望去,几艘庞大的帆船,就停靠在京郊码头处。停在最前面的那艘船舰,最为庞大,目测所沽,船长约有近三十丈。从船体的高度和造型来看,那是一艘西班牙的无敌大帆船。
  “天啊,这是船么?”白士行翻了一下眼睛,愣神道:“我活了这辈子,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庞大的船。”
  我瞪了他一眼,冷声道:“前面去开路,上去看看。”
  周围已经满是看热闹的老百姓,城卫军已经先我们一步赶至,一边疏散着老百姓。一边加强了港口的防备。
  白士行出示了令牌,我们自然的得意穿过城卫军刚刚建立起来的防线,进入了码头区域。一路行至帆船附近,却见到了一群红毛鬼子,正在与我方进行交涉。而我方,则有一名武将打扮的家伙,正在作着手势,与对方交谈着。待得走近后,却发现那名武将,竟然是城卫军的周武。
  “老周,在唠叨什么呢?”我淡淡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道。
  周武回过头来,顿时双眼发直,正欲跪下给我请安。却被我一手制止住道:“闭嘴,别泄漏我的身份。”
  周武紧张地四下张望了一番,却见并没有惊动他人,这才惊魂未定,低声道:“微臣遵旨。”
  那个与周武正在交谈的红毛鬼子,一见到周武不理睬他了,便又唧唧呱呱的说起话来。我努力得分辩着他的口音,却听不出来倒底是哪个国家的人。不过,反正绝对不会是英国人,因为英语至少我还能听懂一点。
  那红毛鬼子,身材十分高大魁梧。穿着一身欧洲标准的水手服,满脸的拉渣胡子,眼睛淡蓝而深陷。
  “你好,欢迎你来到大吴皇朝。”我脑袋中整理了一番久未用到的英语,便开口说道。
  那红毛鬼子,顿时如遭雷击般,愣在当场。直勾勾地望着我,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好半晌后,才懂得开口道:“你,你懂得英国人的语言?”那家伙的英语,比我还要差劲。口音别扭古怪不说,还有语法错误。当然,这也不排除,古代的英语,与现代英语之间有些语法差别。总之,不管这家伙的用词多么糟糕,至少我是听懂了他这一句话。
  “这里是大吴帝国,你们来自哪个国家,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么?”我如是说道,反正这家伙,应该也能听懂一些英语,至少连猜带蒙,也能蒙出我的意思。
  “上帝啊,航行了三年了,第一次能和人用语言交流了。”那红毛鬼子,虔诚地感谢着上帝,一脸的喜色。估计以前他和人交流,都是用手势交流的。
  他说的话,我也勉强能够听懂,虽然他的口音是如此的糟糕。
  “朋友,我们的舰队是来自遥远的西班牙帝国,我的名字叫约翰。”那个叫约翰的家伙,满脸傻笑地伸出了手,估计他认为,我是他见到的第一个文明人。所以,才会想要和我握手。
  我也习惯- xing -的伸出手来,和他轻轻一握,笑着说道:“西班牙是个美丽富饶的国家,人民善良而又勤恳。”
  汗,天知道我怎么说出了这么一些外交套话出来了。不过,那约翰似乎极为受用。伸出另外一只手,激动非常道:“感谢你的赞美,上帝会保佑你的。”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