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27)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这位大人,您误解晚生的意思了。陶子英,并没有因为被大臣当众喝斥,而面有不予之色,反而神色平淡道:晚生所指分流农业,是在不减少粮食产量的基础上进行。甚至于,还能比之前,粮食产量更甚。 哼,黄毛小儿,不知
  “这位大人,您误解晚生的意思了。”陶子英,并没有因为被大臣当众喝斥,而面有不予之色,反而神色平淡道:“晚生所指分流农业,是在不减少粮食产量的基础上进行。甚至于,还能比之前,粮食产量更甚。”
  “哼,黄毛小儿,不知道天高地厚,口出狂言。”那位大臣,不屑地说道:“枉你饱读诗书,却不料口无遮拦。若能提高农业产量,我朝国力早就昌盛之极。何用你这个黄毛小儿,来大谈什么分流政策。”
  陶子英涵养功夫,我早已经领教过了。这种辱骂程度,又岂能动她分毫?我也不言语,默默地看她有何高见。
  “我朝五千六百余万人口,男女壮丁三千一百余万人,其中两千八百余万农民。而我朝耕地为二亿五千亩,平均每个农民负责田地九亩。粮食总产量为三亿七千万余担,平均每亩产粮为一担半。人均合计略小于七担粮食。光看这个数字,似乎都能吃饱肚子。然而事实并非如此,农民耕地,所种之地均非本人所有,大多数田地掌握在地主手中。如此一来,农民真正得到的粮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若碰到个灾年荒年,农民自是连肚子也吃不饱。只得卖儿卖女,以养活家庭。”陶子英侃侃而谈道:“这位大人,这种情况,是否应当进行改变呢?每一个壮丁农民,一年所产粮食,竟然不足十四担,这位大人,是否又能联想到什么呢?”
  我汗颜。我身为皇帝,竟然也不知道这些数据。显然陶子英,对这方面有过大量的研究,否则也不可能张口就扯出这一大堆的数据。
  “哼,这些数目,户部任何一人,都能说的上来。”那位大臣,仍旧不屑道:“试问,我朝粮食产量已经如此底下了,如何还能分流?如你所说的数据,每分流出去一个农民,粮食整体产量就会少十四担。黎民百姓,更加吃不饱饭。”
  “但是,大人不知道有没有想过。一个农民,若他一年能够产出三十担,甚至于四十担粮食。那又当如何呢?”陶子英,说到这里,双目突然放出了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光芒。
  ……
 
 
第四十二章 殿试(下)
  “怎么可能?”不仅仅是刚才那个大臣跳出来置疑,其余大臣,也纷纷跳了出来,表示那决无可能。
  就连刘枕明,也站出身来道:“陶大人,若你真的有办法可以将人均产量提升到三十担以上,我刘枕明情愿将户部尚书一职,让给你做。”
  “刘大人,晚生并无此意。不过晚生的确有方法,能够将人均产量,提升到三十担以上。那三十担,已经是保守估计。”陶子英上前一步,在一片哗然声中,朗朗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朝农耕作业,所用工具和手段,实在非常有限。能提高效率的耕牛,也是少数。本人在此犁耕上,研究过很长一段时间,终于被我制造出一种全新的犁耕器具。使用此器具,一时辰之内,所耕之地,速度快过于耕牛。而且,在- cao -作上面,也毫不费力。即便是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也能进行田耕作业。”
  此言顿时引得再次哗然,若那陶子英说的是事实的话。那无疑是可以减轻农民的劳动力,那样节省下来的劳动力,可以挪用到其他地方。立即,有很多大臣们,开始对陶子英的话,开始相信起来。因为如果他在胡言乱语,那就是欺君惘上,那可是要砍头的,弄不好还会满门抄斩。
  陶子英见这次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便又说道:“这种犁耕器械,我已经制作出两台了,如今就在晚生家中。改日当当场演示一番。当然,光有这种犁耕器械,仅仅能够提高农民的工作效率,对于粮食的生长,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她说这话时,一些懂行的大臣们,纷纷随之点头。目光中带着希冀,望向了她。希望她真的能有办法从根本上提高粮食的产量。
  “晚生虽然也读诗书,但那仅仅是用作消遣之用。晚生真正感兴趣的,却是各类野史杂文。也就是诸位口中长道的奇- yín -技巧。忽一日,晚生偶得一片杂文,其述稻种的挑选,优化,以及各类稻种间的杂交。让晚生十分感兴趣。若是一般家庭,其父定然不许晚生学这旁门左道。然却家父却十分支持晚生的研究,并且排遣人至全国各地,遍寻优质稻种,以带回让晚生研究。”陶子英,说到这里,深深地望了一眼陶迁,似有感激之色。
  我也看向了陶迁,这老家伙还是蛮了不起的。竟然会支持女儿干这种事情。
  “晚生则立即进行大量的实验,在前几年内,晚生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然而,功夫不负有心人。晚生终于研究出了一种新稻种。”说到这里,陶子英有些莫名的兴奋:“那些稻种,经过晚生的试种,竟然达到了亩产七担粮食。”
  什么?朝臣今日的震撼不小,虽然并非人人懂得农业。但是刚才数据中所说,平均亩产才达到一担半的粮食。如今,却听说能达到亩产七担粮食,就算刨去各种不利因素。若是全国产量如此提高的话,至少可以达到原先的两倍以上。怪不得,那陶子英竟然说能够令得人均产量达到三十担以上。若全部以亩产七担计算,足足能将人均产量提高到六十三担。
  如此一来,全国至少能分流出一半以上的壮丁农民,去进行其他生产。而且,还能人人吃饱肚子。
  “天啊,就算是盛唐之治,也无如此繁盛。”某位大臣,立即感叹道。
  我也吃惊不小,这陶子英,竟然会去研究农业。甚至于,能将农业提升至如此地步。遂轻咳两声,制止住群臣的窃窃讨论:“各位爱卿,陶爱卿的话,大家都听到了。朕以为,此事过后再验证真假。若是真实,朕定当全力推展此技术。各位爱卿,可有异议?”
  “回禀皇上,臣等无异议。”笑话,有这种好事出来,谁还会有异议?大臣们,虽然他会贪污,他会受贿。但是绝大多数的大臣,都还是希望国富民强的。
  如此,我便让陶子英退下。将目光投到简令泰身上,淡淡道:“简爱卿,轮到你了。”
  简令泰上前一步,缓缓道:“臣之所以想当官,是想为我朝开辟疆土,扬名于异域。让我大吴国号,响彻于世界每一寸土地。”
  “好,说的好。”我呵呵笑道:“简爱卿有如此鸿鹄之志,朕甚感欣慰。不过,不知你将如何为我朝开拓疆土?是否腹中已经有了详细计划?”
  “回禀皇上,综观我朝周遭,大小十余国家。然而为祸甚深者,乃突厥也。所谓擒贼先擒王,只要我朝能够将突厥拿下。必定威震寰宇。令得其余弱小国家,臣服与我大吴。”简令泰,目光中透露出一股傲然神色。
  “敢问简大人,突厥与我朝交战数次。我朝均为捞到什么好处。”一直未说话的岳超,走出来,盯着简令泰道:“你又是如何,能轻言直取突厥?”
  “岳大将军。”简令泰竟然也识得岳超,只见他用崇敬的目光看着岳超道:“岳将军乃是晚辈最崇拜的将军,昔日与东突厥血战三月,斩敌数万于边疆,将那突厥恶贼一路赶回草原。晚辈十分佩服。”
  岳超宠辱不惊道:“此乃世人谬赞,简大人,不若说说你有何良策。能够克制于突厥骑兵的游斗战术。”
  岳超与东突厥交战不下三回,虽然每次都能将突厥人赶回去。但是也没有以绝对的优势,取得过完全胜利。
  简令泰不慌不忙道:“突厥人的优势在于骑兵,其骑兵速度飞快,行踪飘忽不定,来如风,去如电,让人摸不着痕迹。”说到这里,岳超不由得甚有通感的点了点头。简令泰又继续说道:“在我大吴国土上与突厥交战,我朝总能获得最后胜利,但若在大草原上与突厥交战,往往会势力。其最终原因,便是大草原的地理与我朝不同。草原之上,一路开阔,十分有利于骑兵行动,且有深草掩护,能没其行踪。往往令得突厥骑兵,神出鬼没。”
  “简大人分析的很有道理,突厥骑兵除了骁勇善战外,神出鬼没是他们的最大特点。”岳超点头称是道。
  “针对突厥骑兵的优势,晚辈的计划是,在最大程度上消弱他们的优势。”简令泰说到这里,眸子中露出了一丝狠光:“就是要做到,让他们无战马可骑。如此一来,突厥灭亡不远矣。”
  我一愣,好简单的战术。但是,万一突厥人真的没有马骑,绝对不是我大吴的对手。
  “晚辈曾经调查过,东突厥拥有各等战马五十万匹有余。”简令泰顿了一下,迅即又道:“我们可以利用,与突厥交好的数个国家。建立渠道暗中收购突厥战马,此为其一。其二,便是派出大量女干细,混入突厥大草原,在其牧马之地的水源中,大量撒播晚辈精心研制的慢- xing -毒药。这种毒药,最初的时候,马匹不会有任何异状。然而时间一久,马匹的体质,会逐渐,缓慢地降低。大约一两年的时间,那些马匹都会在同一时间段内大批的死亡。而此时,就是我朝进攻东突厥之时。”
  岳超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叹声道:“此计太过毒辣,有违天和。”
  “岳将军,之所以,晚辈会认为你是一个值得敬佩的大将军。”简令泰,又缓缓道:“但是,绝对不是晚辈想要成为的一个大将军。”
  “好了,都闭嘴。”我沉声喝道:“此事就此打住,列为我大吴皇朝最高机密。今日在朝堂之人,若有谁胆敢将此事泄漏出去。定斩不饶。还会连累到你们的家人。”
  我的语气- yin -冷,几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我的那股杀气。然而我这么一说,等于是变相同意了简令泰的策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那东突厥向来对大吴肥沃的土地虎视眈眈,换作任何一个皇帝,都不会对这种国家有好感的。这次,看来要轮到他们倒霉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