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3)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皇上,已经查出来了。就是这个名唤秋月的宫女,将此事传扬了出去。太后恨得贝齿轻咬,恨不得将这名宫女撕碎。 我缓缓地挥了挥手,让那两名太监出去,并警告附近谁也不得接近。那宫女似乎已经受过了刑,缺少太监的扶
  “皇上,已经查出来了。就是这个名唤秋月的宫女,将此事传扬了出去。”太后恨得贝齿轻咬,恨不得将这名宫女撕碎。
  我缓缓地挥了挥手,让那两名太监出去,并警告附近谁也不得接近。那宫女似乎已经受过了刑,缺少太监的扶持,立即软倒了下去。
  我淡淡道:“叫什么名字?”
  “秋月。”那宫女,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是怎么得知这件事情的?”我站起身来,慢慢踱到她身旁,蹲下来,直视着她的眼睛道。
  “奴婢是专门负责端茶沏水的,上次,上次来换水时。正,正好听到太后房里有异响。而太后的,太后的贴身丫头,却,却挡在了奴婢面前,不让进去。”那叫秋月的宫女,浑身颤抖不已。
  “继续说,说出来,朕就饶你一命。到时候给你钱,放你回老家。不过,你必须守口如瓶才行。”我轻轻说道,不禁用上了御女心经中的一种技巧,惑神。其实,就是类似于催眠术那种。我虽然学得不行,但是也能稍稍干扰一下她的正常思维。
  那宫女一听还有活命的希望,忙把事情一股脑儿的都抖了出来。
  原来那日她恰好来换水,遇到此事后,心中生疑。便留下了个心思,看房间里走出来的是谁。当然,原本她只是以为,太后找了个小太监解闷。谁料到我竟然从太后房间里走了出来。这宫女也已经二十来岁了,恰与外务府的一名管事大太监勾搭成女干,对这男女之事,也是知晓一二。被她撞见的这一幕,稍加猜测便猜出了个大概。当时直将其吓得魂不附体,一直忐忑不安。
  随之,又与那外务府的太监对食之时。因为心情极度紧张,却被看出了不对。在那太监再三保证后,这秋月将撞破我和太后私情一事,给说了出去。
  得了此消息后,我便让太后叫人将这个女子拉了出去。怎么处理,那就是太后的事情了。迅即又回到了南书房,立即召见白士行前来见我。
  白士行来后,我即刻让他前去外务府,将那名叫齐公公的贼头抓到南书房来。白士行办事效率自然快速,不出半个时辰,他便带着几名御前侍卫,将那齐公公押到了我的南书房。
  那齐公公满脸的伤痕,原本太监锦衣,也被扯得粉碎。像是来之前,被白士行他们欧打过了。白士行是个极懂得察言观色之人,见到我提到这个齐公公时,面色不善,情知这齐公公不知道哪里大大得罪了于我。便帮着我先狠揍了他一顿出气。
  “齐七,你好大的胆子。”我- yin -沉地喝骂道。
  “皇上,奴才冤枉啊,奴才没有做半点对不起皇上的事情。”那齐七跪拜在地上,全身瑟缩发抖不已。
  “冤枉你?”我心中想到恨处,一脚踹了上去,直将其踹得滚了个轱辘。沉声道:“你那情人秋月,可是已经将你的事情,抖露了出来。”
  那齐七闻言,顿时骇得面无人色,急急叩头道:“皇上,饶了奴才吧。皇上,饶了奴才吧。”
  “狗奴才,休得聒噪,皇上让你说什么,就说什么。”白士行可没有我这么好脾气,顿时就对他又是一顿好打,拳拳往他最疼痛的部位揍去。然而却又不会伤了他的- xing -命。
  “别打了,别打了。”那太监抱着头,在地上翻滚不已。
  我坐回到了太师椅上,淡淡道:“说说,你把这件事情,倒底说给谁听了?说好了,朕赏你一个全尸,并且不连累你的家人。”我情知这太监和那秋月不同,说是饶他一命,恐怕根本不能取信于他。如今的太监,大多数是因为家里穷,没办法才送进宫里来的。孤儿是极少数的。所以,只有用他的家人来威胁,才有用处。
  那齐七闻言,霎时面若死灰,连连叩头道:“奴才谢皇上,奴才谢皇上。奴才乃是外务府采购大太监,平日里经常有机会出宫,在外也结识了不少朋友。其中包括前太师府上的李总管,那李总管对奴才向来照弗有加,又并未因为奴才是个太监,而有任何看不起。还主动与奴才结拜成了兄弟。”
  “哼,内臣外交。光这项罪名,就够你砍几次脑袋了。”我- yin -沉地说道。
  那齐七,浑身又是一哆嗦,叩头不已道:“奴才知罪,奴才知罪了。奴才恳请皇上,饶了小人家人。”
  “放心,朕乃金口玉言。说出来的话,又岂会反悔?”我不满地催促他道:“继续讲下去。”
  “那,那李总管与奴才结拜后,经常送些金银给奴才,还给奴才在城北买了一栋小宅子。得以让奴才把老母兄弟接过来,好过上好日子。再后来,那李总管要我帮着留意一下宫内各种消息,整理过后给他。”齐七说到这里,便又懊恼起来,后悔不已道:“奴才早知道有今日,绝对不会与那李总管去结交。”
  “你就放心的去吧。”我挥手让白士行带他出去,再问些口供。
  待得白士行他们离开后,我一个人躺在了太师椅上,瞧着天花板发楞。那小三子拱手立在我身侧,半点不敢动弹。
  妈的,老子的政策还是太过于柔和了。那李总管定是想假借此事,对我实行打击报复,好为他主人出口气。之前我还秉呈着所谓的人道主义精神,不累及那李太师的家眷家丁之类。
  如今看来,却是我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在这一刻,我也总算明白了,历史上那么多皇帝。不管昏君,名君,还是颇有善名的皇帝。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动不动就是诛人家九族。原来,他们都是有道理的。不将那些草根彻底斩除,恐怕不知道什么时侯,那春风一吹,就会再生出那野草来。
  “小三子,你说人吧,他怎么就这么贱?你对他们好了吧,他们骨头就轻起来,飘飘然了。”我脸色不好看道:“就说那些大臣吧,我算也是对他们不错了,考虑他们的收入,考虑他们尊严。你说,为什么像杨居正这种书呆子,就是愣不明白呢?有些事情,睁一眼闭一眼,不就都相安无事了么?”
  小三子闻言,急忙跪拜在地上,嗦嗦发抖道:“皇上对奴才的好,奴才会永远记在心里,绝对不会背叛皇上。”
  “起来吧,朕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我淡淡地说道:“朕也知道你的忠心,要是全天下的人,都像你对朕这么忠心就好了。”
  “皇上,奴才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小三子似乎若有所思道。
  我愕然,随即又轻笑道:“恩,说来听听。”
  小三子仍旧跪拜在地上,咬牙切齿道:“奴才觉得吧,皇上绝对算是一个勤勉的皇上了。奴才听宫里的老公公说起,本朝有位皇帝,竟然连续四十三年没有上早朝。那些大臣们,不还照样得伺候那皇上?”
  “别胡扯,本朝皇帝,也是你批评的?”我笑骂道。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小三子急忙叩头不已。
  “算了,这里也没有外人,以后少议论这种事情。”我懒洋洋的说道:“你想和朕说的,就是这件事情?”
  “不,不。奴才想说的,那是奴才小时侯的事情。奴才当时还没有入宫时,经常随着爷爷赶驴车,皇上,您说这驴吧,脾气也倔强得很。若想让它听话,一是要用根萝卜,吊在他前面,让他永远朝想要的方向走。而是要不断的要用响鞭,虚空抽打一下,好让它们心存警惕,不敢偷懒。”小三子继续说道:“以小三子看,那些大臣吧,脾气也都倔强得很。就像这些驴子一样。”
  “胡扯。”我大笑着骂了起来:“若要给那些大臣听到你一番话,恐怕他们会把你的皮都剥了去。”
  不过,他说的还是蛮有道理的,胡萝卜加大棒政策,向来是十分有用的。那些钱财,自然可以充当胡萝卜。但是那虚空的响鞭呢?既要他们为我效命,又要心存危机之感。
  其他君王,都是怎么做的呢?我冥思苦想了起来。随即,我眼光一亮,双掌一击道:“对了,东厂。”
 
 
第三十四章 东厂(上)
  自己说出了东厂两字,首先便想到了东厂在历史上,是作为最庞大精密的情报系统而存在。但是这个部门除了情报作用外,最大的作用是震慑力。由于东厂的情报人员几乎无处不在,生活在东厂- yin -影下的大臣们,几乎每一个都战战兢兢,生怕做错一点事情,就会落到皇上的耳朵里。
  如此一来,对于大臣们的鞭策- xing -有着无以伦比的效果。这好比就是那一支催着驴子前进的响鞭,以骇人的震慑- xing -存在。
  当然,建立东厂的初衷,绝对是对帝王有着巨大的利益。然而若是对这个部门不加以控制的话,就会让那些掌握东厂的人,成为帝王最大的危害。
  “皇上,您说的东厂,又是什么东西?”小三子有些莫不着头脑,奇怪的说道。
  我没有理睬他,而是继续想着东厂的一些事情。一般来讲,东厂都是由皇上的宠信太监所掌控。让太监掌控东厂,有几个好处。但凡太监,心理的- yin -暗面比正常人要大上许多,往往其心狠手辣,远超正常人。如此,对于提高威慑- xing -有很大的好处。另外,太监所需要的,不外乎是权力和金钱,由于身体上的残缺,是没有可能会想到去篡位的。权力大到极至,也不过是会架空皇上。当然,这一点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实现的。
  “小三子,你学过武功没有?”我突发奇想的问道,因为我看他走路时,脚步沉稳。有时候搬重东西时,也毫不吃力的样子。
  小三子,想了想道:“奴才没有学过。”
  我不觉有些微微失望,难道说他是天生神力?
  “皇上,武功,倒底是什么东西?”小三子又有些奇怪地问道。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