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41)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第四十七章 少女芳心(下) 刘不庸被我这一脚,踹得冤枉之极。满面苦笑道:皇上若不是好男风,如何会对陶大状元感兴趣呢? 嘿嘿,此事过后再谈。我颇觉不好意思,毕竟陶子英表面上的身份,乃是个男子。 走,上南书
 
 
第四十七章 少女芳心(下)
  刘不庸被我这一脚,踹得冤枉之极。满面苦笑道:“皇上若不是好男风,如何会对陶大状元感兴趣呢?”
  “嘿嘿,此事过后再谈。”我颇觉不好意思,毕竟陶子英表面上的身份,乃是个男子。
  “走,上南书房去。朕还要换衣服呢。”我自顾道:“唉,当皇帝可真是麻烦,连出门都要换衣裳。”
  ……
  从南书房换得衣服后,径直又从御花园后方的神武门中出得宫门。身材魁梧高大的左东堂,率领着几名御前侍卫保护在我身侧,神情颇有些紧张。
  我牵着旺财,肩膀上战着已经睡醒了的小小。回头奇怪的问道:“我说老左啊,为何今日这般紧张,又不是头一次随朕出宫?”
  “回禀皇,爷。”左东堂神情有些严肃道:“白统领不在,担子都挑在了微臣身上。微臣所以有些紧张。”
  “怕毛啊,有旺财在,他一个顶三个王品。加上小小也不是吃素的,最起码可以抵过一个王品。还有在暗中保护的两大供奉。”我得意洋洋道:“这等实力,任那江湖中的其余顶级高手倾巢尽来,朕都不怕。”
  “就是,就是。”刘不庸一脸的献媚道:“不是还有微臣在么,瞧微臣这壮硕的身子骨,至少也能顶上一个小毛贼吧。至不济,也能替皇上挡刀遮箭,当肉盾使用。”
  “我说不庸啊,如今咱先往哪里去啊?”我轻摇着折扇,笑着道:“我今日可都听你安排了啊。”
  “放心,有不庸在,保证老爷您今天又能玩得开心,还能顺便解决烦恼。”刘不庸拍着胸脯道:“突然想起,不庸还欠着老爷一顿酒宴呢。我们这就先去牡丹坊。”
  我便依言行事。牡丹坊虽说也是属于青楼行业,但并非如雅颂阁一般,座落在一艘游船之上。而是实实在在的一栋青楼。此楼傍于玄武街旁的玄武湖畔,乃是京师与雅颂阁可以相提并论的青楼。
  从神武门出发,直至雅颂阁。只要用步行,便能在三柱香的时间抵达。顺着玄武湖的堤岸行去,不片刻便到了牡丹坊前。
  几名看门龟奴,一见到有客人来了。急忙点头哈腰的迎了上来“唉哟,原来是刘爷大驾光临了。快,快去通知杨老板。”另外一个龟奴闻言,急忙踉踉跄跄地跑了进去,慌慌张张地大喊道:“杨老板,刘,刘爷来了。”
  “哟,你面子不小嘛,来一次造的动静还不小。”我凑到刘不庸旁,嘿嘿一笑道。
  “老爷,这还不全是仗着不庸叔父的名号?”刘不庸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可是被我叔父关在屋子中,数月未曾涉足风月场所了。上次之所以和您如此说,纯粹是为了自己添些脸面。不说这些了,爷您请。”
  我淡淡地恩了一声,径直大摇大摆地往里面走去。刘不庸和左东堂,则随侍在左右。
  这牡丹坊,倒也衬称得上与雅颂阁齐名了。光看这里面的装饰,便能略知一二了。虽说装饰十分奢华,却并不庸俗,每每不尽意的角落间,总能发现些惊喜。坊内几名侍女迎了上来,彬彬有礼的招呼我们进了雅间,沏茶倒水,不在话下。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这些侍女,无不同一着装,一身清清爽爽的大红长袍,显得分外别致。
  “哟,刘爷您总算来了。”雅间外风风火火的走进来一女子,约莫三十岁左右模样,白白净净,容貌姣好,身上穿着一身与众侍女相差不大的一款衣裳,只是颜色稍深,另外领子处高耸起来:“你杨姐是左也盼,右也盼,却总是见不到刘爷您啊。”
  “杨老板,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被叔父关起来让我苦读书,说是让我参加科举呢。”刘不庸尴尬地一笑,然而一双贼眼,却肆无忌惮地往那杨老板的腰臀胸等敏感位置肆虐而去。
  恩?这就是杨老板?我微微一愣,刚才听得说什么杨老板,我还因为是个男人呢。哪里料到,却是如此一位女- xing -。
  “刘爷,这些奴家是知道的。还听说了,刘爷可是当今二甲进士。”那杨老板掩嘴媚笑道:“这坊里面的姑娘啊,这些日子都不停的念叨。想看看新科进士,在床第间会不会多出些妙处来。”那杨老板,便说笑着,便利索地帮我们几个添水起来。
  “这几位爷面生的很,当是刘爷的朋友吧?放心,刘爷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待会儿一定替你们安排坊内最好的姑娘。”那杨老板,显然是个急- xing -子,爽快人,咯咯娇笑不已。迅即又说道:“这位大爷,看您这身衣裳,乃是姑苏织善坊的极等名品啊。寻常百姓,辛苦一辈子,怕也买不起这身衣衫。大爷,我猜您一定是做大买卖的。”
  “哦?为何不猜我是做官的?”我轻轻摇着折扇道。
  “咦?这不是唐解元的亲笔折扇么?”那杨老板,又露出了微讶之色:“这唐解元,虽然逝世不久。但是这亲笔真迹折扇,怕是不下黄金千两吧。咯咯,之所以猜测您是做大买卖的,而不是当大官的,是有原因的。”
  “哦,杨老板把我的兴趣勾出来了。”我呵呵一笑道:“说来与本老爷听听。”
  “我看老爷气质,并不象官员那样,要么趾高气昂,要么畏畏缩缩。大爷的气度,十分沉着。再者,但凡官员。若是清官,自也拿不出唐解元真迹折扇,更是无法身着织善坊一年才出五件的极品长衫。若是贪官,那更是不可能轻易让身家暴露出来。那些御史,可都不是吃素的。”杨老板是个急- xing -子,突突突,如同倒豆子一般,话匣子不停。
  “有道理。”我将折扇一收,鼓掌道:“杨老板乃是女中豪杰,果然目光如矩。”
  “哪里,哪里。目光如矩谈不上,至少,我看不出来老爷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杨老板身子半倚到我身上,眼儿媚道。
  “我这个生意人与别人不同,我是哪个行当赚钱,入哪个行当。”我知道她想探听我底细,便忽悠道。
  “杨老板,老爷的事情,你就别乱打听了。”刘不庸一本正经,脸色一板道。
  “哟,刘爷啊。以前杨姐杨姐叫得多欢畅啊,如今当了官,倒生份地叫起杨老板来了。”杨老板,在我这里无功,便转而又腻向了刘不庸,娇滴滴道。
  “咳咳。”刘不庸一脸尴尬,迅即转移话题道:“杨姐,你最近生意怎么样?我看好像没有几个人来嘛?”
  一说到这事,杨老板迅即脸色一黯然,幽幽道:“摊上这事,也算我倒霉了。这朝廷也不知道搞什么鬼,弄个什么行业规范出来,弄就弄吧,偏偏又以青楼行业先开刀。你说,这规范部司,三天俩头过来要检查一番,闹腾的鸡飞狗跳。一些客人啊,还以为我们犯了什么事儿,都不敢来了。还有那个规范部司的陶东文,那可是软硬不吃,我给他送过多少次了。却次次被据之门外。其他一些平日里经常来光顾的大官们,老娘也算好酒好菜好姑娘伺候的好了,还分文收。如今有起事情来,一个比一个跑的快,躲我跟躲瘟神似的。”
  我听得心中暗乐,这陶东文做事还算不错。老子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那些大官们,大多有些知晓此事由我在后面支持着,谁又敢在风头紧迫的时候,往刀口上撞啊。
  “刘爷,奴家听说那什么规范部司是属于户部管理。要不,您替我和您叔父刘尚书大人说说,就放小店一马吧。至于孝敬什么的,我杨媚儿,可是心里有数的。”那杨媚儿,不停地在刘不庸身上乱蹭,极尽挑逗之能。
  饶是以刘不庸的厚脸皮,在我面前被人行贿,也不由得脸红了一下。急急推脱道:“这个,那规范部司,虽然名义上属于户部管理。但是其所有运作流程,都是独立存在的。并不需要经过户部。户部一般情况下,也不会去插手规范部司的事情。这个忙,恐怕难以帮上。”刘不庸小心翼翼地望了我一眼,虽说我这个人,对受贿一事,并没有多大反感。但毕竟那是一件见不得人的事情。万一引得我一个发怒,刘家算是玩完了。一片大好的政治前途,也算从此灰飞烟灭。
  “哼。全京师的青楼行业都遭了殃,唯独那雅颂阁,生意却蒸蒸日上。而且,那柳三娘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大笔钱。已经将那秦淮河畔的坊船,收得七七八八了。我看那,不出几日,那柳三娘便会来收我的牡丹坊了。”杨媚儿一脸的哀愁:“刘爷,您再不帮帮奴家。奴家就要走投无路了。”
  ……
 
 
第四十八章 青楼风波(上)
  刘不庸不由得将目光投到我的身上,有些难为的神色。
  “不庸啊,能帮忙就帮一下吧。”我抿了一口茶道:“杨老板做点小本买卖,也不容易。你叔父那边要觉得难办,我去帮你说情去。”
  “老爷,既然您都帮着说话了。”刘不庸道:“不庸只好照办了,杨姐啊,你可要好好谢谢吴老爷啊,他不仅仅与我叔父乃是莫逆之交,许多朝中大臣,都与吴老爷关系菲浅。”
  杨媚儿眼睛一亮,急忙连连对我道谢起来。
  “杨老板啊,同是生意场上人,互相照应是应该的。说不定,到时候我也有用得到杨老板的地方也不定。”我呵呵一笑,挥手止住她的道谢。我这个忙,可不是光道谢就能过去的。
  “媚儿明白,今日媚儿先谢过吴老爷的大恩大德。日后若是吴老爷有何差遣,只要遣人稍一句话来。我杨媚儿,上刀山,下油锅,在所不惜。”那杨媚儿,说话之间,竟然有一丝豪迈之气。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