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47)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陶莹莹也是温柔顺着我的肩膀,依在了我的怀里,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样。 一阵大风吹过,原本乌黑的天空之中,乌云煞时被吹散。那一轮久违的残月,终于露出了脸。皎白的月光,静静地撒在了湖面之上。 莹莹快看,月亮
  陶莹莹也是温柔顺着我的肩膀,依在了我的怀里,一副幸福的小女人模样。
  一阵大风吹过,原本乌黑的天空之中,乌云煞时被吹散。那一轮久违的残月,终于露出了脸。皎白的月光,静静地撒在了湖面之上。
  “莹莹快看,月亮出来了。”我指着那轮二九残月,欣喜道。
  陶莹莹忙仰起俏首,顺着我的手指向天空望去,果见一轮残月挂在天空,只听得她轻轻道:“好美的残月,莹莹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美妙的残月。”
  “那是自然,看月亮要看与谁一起看。”我一脸严肃地说,又将其用力的拥了一下:“此刻若在你旁边的,是一个七老八十的糟老头子。别说是残月,就算是满月你也不会说很美。不过,嘿嘿,与你心爱之人在一起,就算是一轮残月,在眼里也是美丽的。”
  陶莹莹幸福地在我怀里磨蹭了一下,轻轻嗯了一声道:“天郎,莹莹真的好想一辈子这样。”
  “那是自然,就算你想逃跑。我也会把你抓回我的身边。”我伸手捋着她的秀发,柔声道:“你是属于我的,这辈子都别想跑掉。”听得她唤我天郎,心中自然欢喜异常。
  “嗯,莹莹绝对不会逃跑。”陶莹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莹莹这一辈子,都是属于天郎的。”
  “那我们要生一堆的小孩,要不然会太寂寞了。”我没几下正经的,又露出了狐狸尾巴嘿嘿笑道:“莹莹,你自己说吧,要几个?”
  “呜。”莹莹顿时又被我折腾的羞赧不已,俏首埋在我的胸膛之处:“天郎,你真是个坏蛋,又来取笑人家。”
  “莹莹,我这可不是取笑你。”我迅即又一本正经道:“生儿育女,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乃人理伦常。又岂可避之不谈?”
  “那。”莹莹被我如此一说,态度有些松动了起来,缓缓抬首,仔细想了一会道:“那,两个怎么样?正好一男一女。”
  “呃,要生两个啊?”我一脸的坏笑道:“有点难度,不过努力一下也行。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开始努力吧?”说着,附下身子,又是吻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啊?”陶莹莹哪里料到我竟然会是这种打算,失神之下,连连罢手,挣脱开来道:“不行不行,还没有禀报父亲大人。伦理之事,要待地拜过堂后,才可以的。”
  “嘿嘿,你我两情相悦。已经定了终身。此事迟早要做的,不若让我们趁此良辰美景,以天做被,船当床,让为夫好好教导你。伦理之事到底是个怎么回事。”我连连- yín -笑不已,不待地她再次反对,一双贼手便从已经摸向了她的酥胸之处。
  “啊!”莹莹突遭袭击,本来是惊惶不已的,但是以我的水准,自是不在话下。连连挑逗着她敏感之处。
  陶莹莹一个大家闺秀,男女之事也顶多从书上懵懂的知道一些,哪里受到过如此程度的挑逗。没过得多久,便娇喘吁吁起来,不住的在我怀里扭动不已。
  “天,天郎。”陶莹莹身子骨软绵绵的,浑身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了,低声呻吟道:“莹莹,莹莹好难受。”
  我脑袋中翁的一下。她这句话,可能是在说自己的事情。但是听在我耳里,却点燃了我全身的欲火。我的气息,也开始重重地喘了起来。
  ……
 
 
第五十章 秀丽公主(上)
  “莹莹,我要你。”我扯开了其衣襟,右手撩拨进去,一手握住了其盈盈一握的酥胸,轻轻揉搓起来。
  “啊?”陶莹莹被我如此侵犯,顿时娇躯轻轻颤动起来,双腿不断的扭动。
  我将其横抱起来,往船仓内走去。轻轻地放了下来,缓缓将其衣襟解开,脱下长裤。一片芳草顿时呈现在我面前。
  我不觉咽了口口水,低沉的吼了一声,身子压了上去。
  “吱吱喳。”一身尖锐的叫声,突然响了起来。我顿时情急的爬了起来,莹莹也被吓了一跳,从欲海中惊醒了过来。一看自己一对粉胸赤露在空气中,更甚者,下体之处,也暴露了出来。顿时手忙脚乱的帮自己整理好。
  我愕然,从怀中一掏。顿时掏出了可怜的小小。小小对我怒目相对,吱吱喳叫唤个不停,一双狐狸爪子,指手划脚不已。显然刚才我那一下重压,把这小家伙挤在了中间,让它吃了苦头。
  我日。我伸出手指头,在它脑门上弹了一下,怒气冲冲道:“哼,谁叫你睡得跟只猪一样。我哪里知道你还在我怀里啊?现在被挤疼了,却来怪我。”
  吱吱喳。小东西任自不服,与我强辩起来。说什么我色迷心窍,把它忘记了。气得我捏住它的狐狸尾巴,一把倒拎过来,嘿嘿冷笑道:“小小,你是在皮痒了是吧?竟敢对我指手划脚起来。我要把你放在开水里,烫开后,剥了你的皮。然后用根铁棍,从你屁眼里串进去,再从嘴里伸出来。把你架在火堆上烤,最后撒上孜然。嘿嘿。”
  我这招式,百试百灵。小小顿时骇然,低低吱吱喳一声后,再也不敢放肆。露出了其招牌式的可怜眼神,向一旁的陶莹莹望去。
  果然,极为喜爱小小的陶莹莹,顿时上了这小坏蛋的当。“天郎,你怎么能这么心狠呢?小小它也不是故意的?”陶莹莹已经将衣衫全部穿好了,只是脸上的朝霞还没有褪去。一把从我手里夺过小小,拥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小小,你别怕那个大坏蛋,他就最喜欢欺负人来着,刚才还欺负我。”
  “莹莹。”我嘿嘿一笑,诞着脸道:“刚才不算,我们重新来过。”
  “哼,刚才若不是小小,我就要被你迷女干了。”陶莹莹轻哼不已道:“你这个坏蛋,若不拜晚天地,以后休想碰我。”
  天,我大叫。低下头去,看着我下面仍旧铁涨不已,苦笑不已道:“那,那我怎么办?”
  “啊?”陶莹莹顺着我的目光,看下去,顿时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立时羞赧不已。娇叱道:“天郎,若你再用今天这种手段,我,我就咬舌自尽。”
  呃……像陶莹莹这种出生大家的闺秀,在这方面是极其严格注意的。以她的脾- xing -,可真的做得出来。
  我只要苦笑不已道:“莹莹,你害惨我了。这样我不是要难过一个晚上啊?要不,你让我回牡丹坊,随便找个丫头发泄一下好了。要不,恐怕要憋坏了。”
  “天郎,你怎么这样?”陶莹莹惊讶地望着我,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竟然会有人在自己未过门的妻子面前,提这种事情。不过,看我的表情实在难堪,便又低声道:“除了那个办法,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可以让你不难过么?”
  “有,那就是我们行伦理之事。”我顿时来了精神,一本正经的说道。
  “这不行,等拜过堂后才行。”陶莹莹在这方面,异常坚守原则,绝对不与我发生婚前- xing -行为。
  我一黯然,看来只要找一盆凉水浇一下了。忽而,脑中没有来由的一闪,有了主意。便欢喜道:“莹莹,我有种方法,可以即让我发泄出来,不至于憋坏。又不用行夫妻之礼。”
  陶莹莹也是一阵好奇:“有这等好事?那你快快去做啊。”
  “呃,此事,还需莹莹你稍微配合一下。”我一脸贼笑,目光中透露着不怀好意。
  陶莹莹见我面色似是不善,不过确实也想帮我解决一下困难,便有些狐疑的问道:“天郎想莹莹怎么配合?”
  我走到她身边,一把握住她的小手道:“你无须紧张,我不会与你行夫妻之礼的。”
  待得她松了一口气后,我便凑到她耳畔,窃窃私语起来。
  陶莹莹是越听脸色越是红润,最后跺脚道:“这怎么可以,这种羞人的事情,莹莹怎么做的出来。”
  在陶莹莹手中的小小,一见到陶莹莹这种反应,便立即做出了一个早料到会这样的表情。对那陶莹莹,连连摇手不已,叫她别上我的当。
  我恶狠狠地瞪了它一眼,警告它别多事。似乎只有我才能了解它的意思,连莹莹,也听不懂它在说什么意思。
  我握住莹莹的手不放,一脸严肃道:“莹莹你恐怕不知道吧?若是男人忍精不泄,对身体那是有极大的伤害。难道,莹莹你就想你未来的夫君,身体不好么?今天若是不泄,怕要减掉十年寿命呢。”
  陶莹莹再怎么聪慧,对这方面的事情也没有经验和涉猎。一听得我说的如此严重,不由得娇容失色道:“那怎么办?”
  “很简单,一是你照着我刚才说的去做。”我嘴角露出了一丝贼笑,这妮子总算上当了。那笑容也是一闪而逝,随即脸色又正经起来道:“二是,莹莹你同意我去牡丹坊随便找个女孩,发泄出来。三,就是让我减掉十年阳寿吧。”
  陶莹莹面有难色,不过以她对我的心思来说。让我减掉十年阳寿,是决计不肯的。当然,以她的- xing -子,恐怕也不会接受我去牡丹坊乱来一次。到最后,惟有答应我的条件。
  我见得她娇羞的低下俏首,难为情的点了一下头,檀口轻吐道:“我答应你就是了。”
  我顿时欣喜异常,嘿嘿一笑,拉着她的手来到了榻上。我舒舒服服地躺在了榻上,准备享受陶莹莹帮我的服务。岂料,等了一会也没有见她行动。
  “莹莹,为何还不动手?”我替我的下半身催促道:“若是再晚一会,我可没治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