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51)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其他爱卿,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没有?我目光向其余人扫视而去。 第五十一章 胜者为王(中) 兵部尚书段鸿,闻言立即上前一步道:皇上,微臣也以为简大人说的有道理。那东突厥向来狼子野心,如今偏偏为何会与我朝连纵
  “其他爱卿,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没有?”我目光向其余人扫视而去。
 
 
第五十一章 胜者为王(中)
  兵部尚书段鸿,闻言立即上前一步道:“皇上,微臣也以为简大人说的有道理。那东突厥向来狼子野心,如今偏偏为何会与我朝连纵,其中必定有诈。臣以为,东突厥很有可能是想以连纵的幌子,将其突厥狼兵深深埋伏在我中原腹地,趁我朝不备,突然发难。到时候我大吴必定生灵涂炭,不得不防。”
  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思索起这俩人说的话儿。粗看他们并没有了解其中的蹊跷,所以想问题并不全面。但恰恰如此,却让我心念不由得一动。那东突厥,真的仅仅会为了一个秀丽公主,而大动干戈么?那东突厥可汗,真的会是一头发情的种驴?难不保那家伙,也会与我一样,将计就计,表面上摆出一副绝对不与倭国善罢干休,然而暗中目的,却是我大吴皇朝的财物,想在我大吴皇朝中原腹地处劫掠一番,此事不得不防备。
  “陶迁,你是礼部尚书,掌管外交。你说说这东突厥会有什么态度。”我将目光投向陶迁那个老狐狸,之所以我问陶迁,盖因陶迁对于此事,知道的比其他大臣清晰许多。
  陶迁受到我的点名,自是不得不站出来道:“若说那东突厥,的确有存心不良的嫌疑。从国书中可以看出,那东突厥可汗是为了秀丽公主而大发雷霆,但是其中恐怕有玄机。纵观历史,只有极少数的昏君会冲冠一怒为红颜。以老臣看来,那东突厥可汗并非是个昏君。加之那秀丽公主,本就不属于突厥可汗,而是和亲至我大吴之人。老臣看这里面,的确有问题。便是那始作俑者高丽国,恐怕也难逃- yin -谋之嫌疑。”
  “说的好。”我双掌一击,随即站起身来,朗声道:“陶爱卿也看出了此节,其实朕早就怀疑这一切都是高丽国的- yin -谋战略。”
  “皇上,微臣愿闻其详。”简令泰剑眉一轩,朗目中似也闪烁着光芒,对我长拱道。
  我挥了挥手,朗声道:“今日此事就议至此,各位爱卿还有什么其余事情要禀奏么?”
  “启奏皇上,微臣有事要奏。”工部尚书徐良,出列一步,躬身道:“微臣奉圣旨,在京郊处择地建码和船厂一事,如今已经选好了地方。请皇上批示。”
  我接过小多子递过来的折子,粗略的看了一番道:“恩,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不过,朕命你将工期提前三月。必须在战舰设计完成后,立即能够投入生产。”
  徐良略微一思索,便拱手道:“臣自当不负圣恩,在七月便开始投入战舰生产。”
  我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段时间,徐良怕是最忙碌的一个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与他搭界。想及此处,我便挥手道:“徐爱卿,朕知道你最近忙。若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秉奏,就不用来上朝了。”
  “微臣领旨。”徐良躬身退下。
  我见状,便对小多子使了个眼色。小多子会意,忙上前一步,将手中佛尘一甩道:“退朝,百官跪安”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群臣知晓我今日无心早朝,便只得跪安。
  我在一片朝和声中,步出了金銮殿。一回到中和殿,便对那小多子吩咐道:“小多子,去请简令泰,陶迁,以及段鸿来南书房。说是朕有要事商量。”
  小多子单腿一跪:“奴才遵旨。”言罢,便立即退了出殿门。
  而我,则径直乘座龙辇,一路行至南书房。随侍的小太监,一见到我便按照我的习惯,沏上一壶极品大红袍来。
  我躺在太师椅上,慢慢品着大红袍那苦涩悠长的余味。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心中不由的暗忖道:“此事当真是扑朔迷离,当从长计议才是。莫不要着了幕后策划者的道儿才好。”
  正在我思量间,小多子便领着陶迁,简令泰,以及段鸿来到了南书房内。
  “臣等叩见皇上。”众臣跪安道。
  “起来吧。”我淡淡地挥手:“这里不比朝堂之上,无须太多礼节。赐座。”
  众臣谢过座后。那简令泰毕竟年少气盛,第一个抱拳道:“在朝堂之上,皇上似乎欲言又止。此番疾召臣等,是否乃是为了东突厥之事。”
  我呵呵笑了起来,望着简令泰道:“知朕者,简爱卿也。喝茶吧,此事慢慢再谈。”
  简令泰脸色一红,知晓我在批评他沉不住气。便尴尬地笑了一下,端起太监递过来的茶水,茗了一口,以遮掩尴尬。
  君臣四人,品过一番茶后。我这才缓缓地将心中猜测,一一说了出来。
  期间,我注意观察三名臣子的反应。那简令泰,先是面色微讶,随即又朗目中暗闪杀机。但是那段鸿,却是从先前的平淡,逐渐到眉宇之间的凝重,似乎觉得事态严重。最后是陶迁,这家伙不愧是老狐狸,从头到尾,脸色似乎没有半点变化,我根本从他脸上,瞧不出什么东西。
  我又将目光全部收了回来,转而投向简令泰道:“简爱卿,你说说看法。”
  简令泰因为先前被我暗责过一次,此番倒也谨慎了许多,皱着眉头道:“皇上,您的分析十分合情合理,以微臣看,八九不离十。然而其中就涉及到了一个问题,那便是东突厥的态度问题,东突厥表现出来的意愿,比之大吴,高丽两家都要热切。如此,不得不让人生疑心啊。”
  “微臣也同意简大人的看法。”段鸿眉头紧锁道:“如今就像是一块肥肉放在了我大吴嘴前,但这块肥肉,是真的肥肉,还是块诱饵,必须仔细推敲。若是我大吴皇朝,真的能拿下倭国土地海域,便能呈龙腾之势,从此武运昌盛。但若是诱饵,怕我大吴皇朝必定要吃大亏。”
  “两位爱卿,分析的都不错。”我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又看向陶迁,柔声道:“陶爱卿,你也说说你的看法吧。”
  陶迁缓缓站起身来,平淡的说道:“此事的确十分可疑。但是之前我们之分析,把幕后- cao -作者,都简单的停留在了高丽国上,老臣认为,我们必须扩大怀疑范围。”
  我们三个都是一愕然,面面相觑,因为按照陶迁的说法。连高丽国也只是一颗棋子,如此的话,那此件事情复杂至无与伦比了。
  “陶爱卿,说具体点。”我面色凝重的望着他道。
  其余两臣,面色也是一阵难堪。简令泰身为兵部主事一职,身负战略部署。而那段鸿更甚,乃是兵部尚书一职,总管天下战事。如今俩人的分析,却被推进了死胡同里。脸色如何能好看的起来。
  “段大人,简大人。你们之所以会猜测错误,纯粹是对东突厥可汗不了解。此人- xing -格表面上大大咧咧,但是其心思细腻,算盘打得贼响。我身为礼部尚书,与东突厥交道打过不少,自然知晓其个- xing -。两位不知东突厥可汗为人,无怪呼,勿须挂怀。”陶迁此话一出,俩人的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好,对陶迁露出了些微感激之色。陶迁又继续说道:“两位大人刚才说的也有道理,那东突厥表现出来的态度,实在令人产生一种诡异之感。再根据皇上之前的分析,那高丽国王是突然得了个军师,才产生如此野心。关键之所,在于那个军师身上。”
  他此言一出,我眼睛顿时一亮道:“以陶爱卿所言,那军师乃是真正幕后- cao -控者,故意派到高丽国国王身边,挑唆此事,然后形成如今局面的?”
  简令泰也是一脸恍然,击掌道:“有道理,那军师实在可疑之极。如今最大的嫌疑对象,不就是东突厥了?否则的话,东突厥也无须做出此等热切的反应,难道东突厥真的有谋我大吴的打算?”
  “不对,不对。”我又疑惑道:“若是东突厥乃是幕后主谋,用如此做作的态度表现出来,岂不是自暴其踪。等于是在告诉我么,他就是幕后主谋。”
  简令泰朗眉一轩道:“皇上,也难保东突厥不会故布迷雾,反其道而行。如此显露行踪,迷人耳目也。”
  段鸿也是轻叹一声道:“此事真乃扑朔迷离也。”
  三人怎么也无法确定,便又只好纷纷都把目光投向到陶迁身上去。
  陶迁老脸不变,轻轻一咳道:“正如皇上所言,东突厥应当不会是主谋。东突厥乃是游牧民族,对土地并无多大眷恋。而此计划,一旦实行起来,东突厥能捞到好处的几率实在太小。以老臣看来,此事幕后黑手,怕是非倭国莫属。”
  “倭国?”我们几个,顿时露出了难以相信的神色,纷纷面面相觑,疑惑不已。
  ……
 
 
第五十一章 胜者为王(下)
  “陶大人,恐怕这个推测毫无根据吧?”简令泰剑眉一皱,难以置信道:“那倭国会耍这么一出,挑拨其余三国,合力来攻击自己?这也太违背常理了。”
  简令泰的这番话,显然是将我和段鸿心中的问题,齐齐问了出来。
  陶迁不慌不忙,胸有成竹道:“东突厥之所以摆出高姿态,完全是在向我大吴表示清白。东突厥与我大吴斗了百年,所说互有仇恨,但也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一国亡,另一国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另外,以那东突厥人独特的长相,派出去高丽国当军师挑拨,不是在说笑是什么?能在高丽国中鱼目混珠之人,除了大吴便是倭国。是以,那高丽国的军师,不是我大吴朝的人,便是倭国人。我大吴朝自然不可能,如今剩下的便是倭国。”
  “仅仅凭着这一点,就推断倭国乃是主谋,未免太过于武断了吧?”简令泰任自不服,继续反驳道。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