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59)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老爷,你打架的雄姿,可真的是柳映竹也坐了下来,隔着面纱轻笑不已。 呃难道你们不知道?先祖便是混混出身。我嘿嘿一笑道:我这个做子孙的,也只是仿效先祖罢了。 我此言一出,三女均是恍然大悟。只是言语不敢涉及
  “老爷,你打架的雄姿,可真的是……”柳映竹也坐了下来,隔着面纱轻笑不已。
  “呃……难道你们不知道?先祖便是混混出身。”我嘿嘿一笑道:“我这个做子孙的,也只是仿效先祖罢了。”
  我此言一出,三女均是恍然大悟。只是言语不敢涉及先祖帝,只要一笑了之。
  恰在此时,屋角那一桌冷眼旁观的人中,突然走出了一名身材高大的壮汉,走至我们身旁。一脚揣在躺在地上的大汉身上,怒骂道:“起来,别装死,丢我们关东人的脸面啊。武林大会,也是你等街痞子混混有资格来参加的?快滚回关东去,否则便是和怒马堂作对。”
  那几个躺在地上装模作样的家伙,一听到怒马堂三字,急忙一骨碌爬起身来,叩了一头后仓惶离去。
  那壮汉说着,又转而向我,一拱手道:“这位公子,各位姑娘请了。在下关东怒马堂三堂主马成。”
 
 
第五十四章 武林大会(中)
  怒马堂?先前他说怒马堂这个字的时候,我随即便想起了日前晴儿与我说的关东怒马堂,最近发展的特别迅速,已经隐隐成为关东第一大帮派了,尤其是其堂主马晓东,更是名列王品高手之中。
  我看这马成,虽然长得一副壮硕的模样。但是说话的语气中,却是不亢不卑,但让人听的舒服。其双眸精光炯炯,太阳- xue -中微微鼓起,显然是一位内家高手。
  “怒马堂,久仰久仰。”我漫不经心的拱了拱手:“我是个生意人,不是江湖中人,这三位姑娘倒是。有什么事情,就去请教她们吧。”
  那马成先是一愕然,很明显能从我身上看到练过内力的痕迹。此刻却说根本不是江湖中人,虽说将信将疑,却也只得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便多言。只是想为刚才几个同乡道个歉而已。适才听得他们口出不逊,本想上前教训一番。却见的这位生意人公子先行出手了。只好作罢。”
  “怒马堂乃是辽东第一大帮,贵堂堂主马晓东,更是青年俊杰。近年来连连突破,进而踏入王品境界,实在令小女子佩服之至。”蓝初晴在江湖上打滚了多年,自是知晓江湖中交道的门路,站起身来,拱手连连道。
  马成一见,这果然是江湖中人。便也拱手还礼,谦逊道:“姑娘谬赞了,舍弟只是偶有奇遇,所以才会武功大进。至于第一大帮,怒马堂实在愧不敢当。不知姑娘乃是何门派?在下唐突了。”
  “小女子姓蓝。”晴儿轻轻施了一礼后,低声道。从她的表现看来,便是想拉拢怒马堂当盟友了,否则也不会轻易的就把姓氏说了出来。
  马成微一沉吟,姓蓝?随即,眼神瞄到了晴儿腰间的冰剑,脸色一变,疾声道:“难道姑娘您是飞燕门门主冰剑玉女蓝初晴,蓝仙子?”
  “小女子正是蓝初晴,不过冰剑玉女却不敢当,再者,如今小女子已非飞燕门门主了。而是莫愁庄庄主。”晴儿又欠了欠身道。
  “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蓝仙子了。”马成一听到对方乃是江湖十大美女中的蓝初晴,便下意识的小退一步,拱手连连道:“在下得缘见蓝仙子一面,实在是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我愕然,这家伙刚才气势还不错。我也真满意的紧。怎么一听到晴儿的名头,便如此谦逊畏缩。十大美女的名头,实在太有震撼力了。在这些江湖中人的心目中,真的是恍若仙子一般的存在。
  “晴儿,一直说你是江湖十大美女之一,也不知道你排到第几?”我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那马成,顿时便对我怒目相向。显然是因为我直呼晴儿的昵称。而心生不满,但又不愿在晴儿面前表现的没有风度。所以只能对我干瞪着眼睛。这白痴,要是知道晴儿早就是我的女人了,那还不要气疯了啊。
  “姐姐在江湖中,排名第二。”凝儿心直口快,说道。
  “凝儿。”晴儿眼睛对她一瞪。
  “第二啊?”我愕然道:“难道这江湖之中,还有比晴儿更美的女子?”我满脸的不服气。
  这点,那马成倒是与我心有戚戚焉,叹道:“我看也是,若是蓝仙子肯把面纱摘下来的话,恐怕一定能排第一了。”
  我这才恍然,晴儿平日里都是蒙着面行走江湖的。他人只能从她的眼睛以上部分,推断其容貌。光是这样,也能进到江湖十大美女,已经算是个奇迹了。不过,绕是如此,我也不免好奇道:“那如今排第一的江湖美女,是哪位啊?”
  “哼,不就是那江烟雨么?”凝儿似是不服气,气鼓鼓地说道,对这个抢了姐姐第一名头的女子,自是没有半分好感。
  “江烟雨?”我沉吟一声道:“名字听起来还算不错,就是不知道人长得怎么样?娶过来当房小妾,估计倒也马马虎虎。”
  马成一听,脸色微变,提醒道:“这位公子,你并非江湖中人,不知道这江烟雨的名头。她乃是江南烟雨楼楼主玄星的妹妹。”
  “什么妹妹,我看他们之间,定有私情。妹妹哥哥的,只是掩人耳目之用,否则兄妹两个为何会姓氏不同。”凝儿一提起这个江烟雨来,满眼的不屑。
  “这位姑娘,这我们就不知道了。”马成脸色有些不好看道:“不过这玄星楼主可是万万得罪不得的。”
  “怎么,他武功非常厉害?”我有些好奇,晴儿与我提到的王品高手中,并没有一个叫玄星的在内。
  “这倒不是,这玄星楼主,长得是英俊潇洒,举止温文优雅,身旁从来不缺美女。但是奇怪的是,从来没有人见过他施展武功。”马成一提起这玄星楼主,语气中有些小心翼翼,生怕措辞不恭。
  我更是好奇了,一个从来没有施展过武功的人,为何别人都不敢惹他。就连这关东怒马堂的三堂主,对他也是敬畏有加。
  “老爷,我来说吧。我可不怕那烟雨楼。”凝儿说道:“那什么狗屁玄星楼主,最是喜欢挖人私事,到处搞情报活动。做到后来,还专门养了一批人,帮他四处挖人私隐。那些江湖名人啊,哪一个私底下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直害怕那家伙抖露出来,所以对那狗屁玄星楼主什么的,恭敬有加。”
  我日,原来是搞狗仔队的,怪不得别人不敢得罪他。不过老子是皇帝,这种搞搞情报活动的家伙,若敢惹到我头上来,一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了。
  “凝儿骂的好,这种搞人私隐的家伙,就是欠骂。”我打开折扇,笑道。
  “老爷,你不知道那家伙多讨厌?”凝儿拉着我的手臂撒娇道:“当时我们还在济南的时候,这家伙经常跑济南来。姐姐都不愿意理睬他,他还死皮赖脸的求姐姐见他一面。”
  我一听,眉头一轩道:“这鸟家伙,是够讨厌的。我家晴儿是什么身份?也是这种山野乡民想见就见的。凝儿,以后见了他只管骂,只管打,打不过老爷帮你撑腰。”
  凝儿顿时喜上眉梢道:“谢谢老爷。”
  马成一脸的错愕,根本对我重新打量了起来。按理说一个生意人,对江湖中人都会敬讳三分的。岂料这家伙却似乎一点都不在乎什么江湖人不江湖人的。那玄星楼主,要是打得,早就有几千人想打他了,还轮到他仍旧天天潇洒的到处寻花问柳啊?
  “凝儿,你刚出来行走江湖,一切都应该以低调为主。”晴儿见凝儿说话越来越不象话了,遂开口教训道。
  “是,姐姐。”凝儿始终怕其姐姐,一听到姐姐的教训,只好坐了下来,不敢声张。
  “我就是有一件事情想不明白。”我微微疑惑道:“凝儿你除了武功比晴儿差一些外,其余均和晴儿平分秋色。为何你没有进十大美女呢?”
  凝儿一愣,面纱的上方能够见到一丝红晕。凑到我耳畔道:“这都要怪老爷,凝儿才出来行走江湖几天,连济南府的辖地都没有出,便被老爷你……。”说到这里,娇羞不已。想想当初的情形都有趣。两姐妹倒是很奇怪,一个被我强女干,一个强女干了我。善哉善哉。
  那马成有些坐立不安了,他已经看出来了。蓝仙子的妹妹似乎与我关系非同一般。如今我又晴儿凝儿叫个不停。他恐怕在猜测,弄不好蓝仙子也委身给了眼前这混混一般的家伙。
  果然,那马成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善。若不是碍着晴儿在此,恐怕要出手教训我一顿了。这家伙看样子,应该是晴儿的铁杆支持者。
  恰在此时,楼上厢房内突然传来一阵乒乓之声。我暗一笑,估计左东堂那家伙,先是劝诫了一番后,等那些人实在不听劝告后,再动手。左东堂毕竟是左东堂,若换作白士行那斯,恐怕第一个便要动手了,哪里还会与人讲道理。
  上面打的一会,不断有人从楼梯上滚下来。对着楼上大骂几声后,仓惶离开。走之前,脸上均鼻青脸肿。
  我轻叹道,这些家伙又是何苦呢?非得打了才走?左东堂已经够人道的了。
  发展到最后,楼上的御前侍卫们,懒得再把他们拖到楼梯口踹下来了。直接开着窗户,从二楼往下撇。撇下来的人,多数都是练过些武功之人,加上御前侍卫们扔人的时候,用了些巧劲。倒也不至于把人摔死或重伤。顶多呻吟一番后,又生猛的跑路了。
  马成刚才是看着我那群护卫上去的,现在见到这番光景。嘡目结舌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见他那副愕然的模样,不好意思地拱手贼笑道:“见笑见笑,鄙人护卫都是些莽汉子,温柔的动作做不出来。”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