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历史军事 >

无良皇帝 作者:傲无常(二)(61)

时间:2018-12-30 08:42 标签:
那店小二,早已经被吓的不轻,被这么一喝,忙跑进了厨房之中。准备起了酒菜。这无锡的菜肴,大多数以甜淡为住,吃得好生不耐。只好匆匆用过饭后,一行人往那太湖山庄行去。 虽说这是无锡城里,但是要到那太湖山庄,
  那店小二,早已经被吓的不轻,被这么一喝,忙跑进了厨房之中。准备起了酒菜。这无锡的菜肴,大多数以甜淡为住,吃得好生不耐。只好匆匆用过饭后,一行人往那太湖山庄行去。
  虽说这是无锡城里,但是要到那太湖山庄,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这么长距离,我可懒的走,还是坐马车舒服。
  左东堂等护卫们,则御马环绕在马车的左右,尽着护驾之责任。而莫愁庄的姑娘们,也个个能骑马,随之车后。
  经过一番打听,那太湖山庄建在湖畔马山之边。依山靠水,地势相当不错。用了大半个时辰,便到了太湖山庄之跟前。
  此处虽然并非在热闹的城区之中。但是有一条比官道还要宽阔上数丈的大道,从管道直通到管道之上。来来往往的人,也是不少。或家奴打扮,或各色武林人士打扮。有些鲜衣怒马。有些衣着朴素,几人结伴步行。另者和尚,尼姑,道士,道姑,乞丐,什么人都是不缺。
  好家伙,这还有半个月才是武林大会呢。如今才初三,便来了这些人。若是那太湖山庄底子薄弱一些的话,莫不是要被吃穷了去?
  不过以江湖人排场看来,却没有一个排场有我大的。一辆外表奢华之极的马车,数十骑护卫在左右,足以让任何路过的江湖人士侧目不已,纷纷讨论我这是哪门哪派之人。
  沿着大道行不片刻,便到了太湖山庄之外。远远望去,那太湖山庄建设的果然非凡之豪奢。就连我认为已经很不错了的莫愁庄,都只有这一半的大小。
  看来太湖山庄陆谦这个武林盟主十年没有白干,果然是油水十足。
  诺大的庄门之外百多步处,设了一硬木栅栏,栅栏两侧分立两柱箭楼,其上各有数名护卫。果然有其一番武林盟主宝地的气氛,连大门口也整得跟军营似的。
  我的马车刚到那栅栏外。那些在外迎接客人的管事们,立即眼尖迎了上来,想来是看我们一众人等,个个衣着鲜华,气度不凡。
  这种家奴日子当久了,自然懂得识人辩相。甫一迎过来,便猜到了马背上之人,以左东堂为首,迅即拱手媚笑道:“诸位武林同道,欢迎前来太湖山庄。”
  左东堂身为一等带刀侍卫,朝廷四品大官,就是这无锡城里的知府过来,怕也要自称卑职。虽说左东堂为人尚算厚道,却也有些倨傲地点了点头,没有搭腔。
  这种倨傲,反倒让那管事更加难以捉摸。满脸堆笑道:“这外面风大,不如先里面请,小的立即着人办理各位的食宿去。”说着,又道:“不知诸位武林同道,属于哪个门派?小的也好登记造册。”
  “我等并非江湖中人,只是前来看看热闹罢了。”左东堂连正眼也没有瞧他一眼,不耐烦道:“快快上前带路,否则我家老爷发怒了,有你好受的。”
  那管事的一听,并非江湖中人。本来按照这武林大会的规矩,非江湖人士根本不让参加。但是又见到左东堂等人气度实在不凡,不敢轻易得罪,苦笑着拱手道:“诸位大爷,小的在外迎客,虽说事小。但所迎的客人,也得有个名目吧?”
  “那就填莫愁庄好了。”左东堂双腿一夹,跨下烈马顿时向前疾突了几步,唏哷哷怒嘶起来,直将那管事的吓了一跳。不敢再多问下去,疾步走到前面带路,路过那栅栏时,扬口喝道:“莫愁庄诸位英雄驾到。”
  我掀开帘子往旁边一看,旁边果然有一张桌子,有人负责专门登记造册。倒也不怪那管事的多事。有些身份一般的武林人士,被挡在外面要请柬,没有的还不让进。
  我放下车帘,对同车的三女笑道:“这太湖山庄的管事倒也懂得看人行事,竟也不敢问我们要请柬。”
  “那是自然。”晴儿自是知晓其中的道理:“请柬只是防止一些无名小卒混进其内混吃混喝,真正知名武林人士,那是根本就不带请柬的。尤其是那些大门派的掌门,譬如说少林不智禅师,自是身份显赫,平日里请也是请不来的。那些家奴何以敢问他们要请柬。”
  “不过,由此可见这太湖山庄之庄主,是个圆滑世故之人。否则其家奴也不会如此势利眼。”我一想起刚才几个穿着普通的武林人士,被拉到一旁盘问搜身之事。
  行不片刻,马车停了下来。左东堂下得马来,到我轿前,躬身道:“老爷,太湖山庄已经到了,请您下车吧。”
  我懒洋洋地恩了一下,柳映竹自是有一套。搀扶着我往车下走去。晴儿和凝儿,则随侍在我身后。
  我下的车,打开折扇轻摇一番,四处观望。这太湖山庄修建的果然金碧辉煌,竟然用上了难得一见珍贵的琉璃瓦片。
  “不错。这太湖山庄,有一番模样。”我微微点了点头。
  刚才那管事,也是乖巧之人,顿时来到我面前。一揖到底,恭敬道:“小的太湖山庄管事陆福,参见老爷。”虽然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但是光看这排场,便知晓了我身份不低,急忙上来拜见了我。
  “你倒是机灵,打赏。”我摇着折扇,迈着八字步往前走去。
  柳映竹,听得我说打赏。便掏出张百两银票,丢给了那管事陆福。那陆福一见是张百两银票,顿时瞪得眼睛都要突出了。
  他身为太湖山庄的管事,平日里身份显赫之人见得多了。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一赏就是百两银票的。忙不迭又追了上来,躬着身子碎步跟在我身后,卑笑道:“多谢老爷打赏,小的这就领您去别院先休息着,等小人去禀报庄主老爷,也好让他安排来招待贵客。”
  妈的,原来到这里参加武林大会,还有人包食宿。早知道这样不去强占那家客栈了。
  我庸懒地恩了一声,迅即止住了步子。随即又随着陆福的请势,一路往别院行去。这太湖山庄内景也是不错,一路假山池水,亭子楼阁,层出不穷。不过在皇宫里什么样的美妙庭院没有见过?便也不放在眼里了。
  那陆福,原也招待过不少贵客。那些贵客见到这些造型精美的庭院,总是会大赞不已。但看我也顶多是点了点头,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便更加肯定了我身份不低的想法,言语身形动作见,更加谦卑恭敬了。
  一路往西折去。最后行至一独立的院子内,牌匾上书着迎客居三字。显然这是一座专门招待贵宾的院子。
  走进那迎客居内,简直是一户中等人家的占地规模,中间一个大庭院,假山林立,小桥流水,池内尚养着各种名贵的金鱼。
  小园子周围三面,各有一排厢房,厢房构造典雅,隐隐有股檀香味道。显然这厢房是纯檀木所制,端得是奢华异常。
  那陆福见我有些满意,这才放下了悬着的心。领着我们进了正厅,其内早已经准备好了数名丫头奴婢,一见到有人来,忙迎了上来,行跪安礼。
  我暗忖道:“那陆谦果然有一套,在这太湖山庄中搞了这么一些别院,设上奴婢,专门招待身份显贵之人,可见其社交能力之强,当上武林盟主亦非偶然。”
  “老爷,这些奴婢就是这别院中伺候人的,您看看要是不满意,就给您换了。”那陆福伸出衣袖,在当堂长椅上擦试了几下,扶着我坐下,满脸献媚道。
  “算了,出门在外能将就的地方就将就一下吧。”我随意地挥了挥手。
  那些奴婢,手脚利索的帮我沏好了茶水,到我面前跪下端起茶杯道:“老爷请用茶。”
  我看这些奴婢个个相貌娇好,训练地亦很有素质。不过,这种场面在皇宫之中,乃是小意思。我无所谓地端起茶,品了一口,轻道:“这茶不错。去年的极品毛尖,存到今年还能有这么新鲜,难得,难得。”
  那陆福见我一副坦然收之,享受惯了的模样,更是肯定了心中猜测。来人定是大富大贵,说不定是京城哪家大官之子弟也不定,脸上的笑容更甚。
  ……
 
 
第五十五章 太湖山庄(中)
  “老爷您在这里稍事休息一会。”那陆福满脸媚笑道:“容得小人去禀报庄主,说是有贵客光临。”
  恩。我淡淡的点了点头,挥手让他退去。
  左东堂等人,便立即四处搜查了一番,以防有陷阱暗道之类的东西。有些谈话,给人窃听而去就不太美妙了。
  还好,这别院之内还算干净。想来那这别院,陆谦真的是用来招待贵客的,要是在这种别院之内放暗管之类的东西,万一与贵客知晓了,怕是要吃大亏了。
  “老爷,您坐车累了,妾身给你松一下筋骨吧?”柳映竹行至我身后,妙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之上。
  “如此,那就辛苦映竹了。”我浅笑道。柳映竹从小被三娘培养伺候男人的技巧,精通各种按摩的手法,有她帮我揉捏一番,自是能缓解这两日的车马劳顿。
  我躺在了长椅之上,缓缓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柳映竹的按摩服务。偏是凝儿也乖巧的很,旁边拿了张折凳,在我身前坐下,脱下我的鞋子后,帮我按摩起脚掌起来。这脚掌之中,其- xue -位众多,各自映- she -着五脏六腑,只要方法得当,对身体的健康十分有利。凝儿自从随了我之后,自是知晓我喜欢按摩之类,遂苦练不裰,如今按摩起脚底来,也是有模有样了。
  不片刻,门外匆匆走进数人。为首之人乃是一名年纪约四十多岁,红光满面之中年人,步伐沉着稳重,每一步似乎都是一样距离。刚一进门,便哈哈大笑的拱手向前走来道:“有贵客光临,陆某人有失远迎,实在是罪过罪过。”
  我伸着懒腰,也不起身,平淡地说道:“谈不上罪过不罪过的,我来这里一非受邀请,二非提前通知,怪不得陆庄主。”我一猜,眼前这人便是当今武林盟主陆谦。
  那陆谦笑容差点给我打下去,他自有赛孟尝的尊称。听得属下汇报说有贵客光临,但问不出个头绪来,只好亲自上前来打招呼。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就算来人是武当清风掌门,少林不智禅师,怕也要起身还礼。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