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画与花少年 作者:喵师傅

时间:2019-05-09 20:50 标签: 悬疑推理
文案: 天才少年的画作被挂在案发现场客厅 陈俞飞却从那副生机勃勃的画作中感受到了束缚与不安 警察攻自闭症天才画家受 短篇,短篇,短篇, 请注意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俞飞,奕郁 ┃ 配角:何江坤,程志,于亮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文案:
天才少年的画作被挂在案发现场客厅
陈俞飞却从那副生机勃勃的画作中感受到了束缚与不安
 
警察攻×自闭症天才画家受
短篇,短篇,短篇,←←← 请注意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俞飞,奕郁 ┃ 配角:何江坤,程志,于亮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第一章
  陈俞飞嘴里叼着面包,一手抓着工作牌,另一手哗啦的扯高封锁现场的拦条,弯腰大步就跨了进去。敞着怀的制服外套随着动作一划,及其肆意潇洒。
  他快步走进去顺手给站在门口的工作人员示意了下证件,那人冲他点点头,惊讶的看了眼面前年轻的小伙子说了声“队长好!”
  陈俞飞冲他点了点头,收起证件揣进衣兜,吃下最后一口面包,便走进现场。
  尸|体被杀的原地,早已画好了状态白线。
  蹲在旁边的于亮刚放下了标有‘十一’号码的牌子便看到了走到身后的陈俞飞,立马点头打了声招呼道:“陈队!”
  随后给陈俞飞介绍了下现场情况。
  “昨日晚上23点左右接到了这家人的报警电话,死者——秦恒,男,56岁,有自己的小公司,经营状态还不错,但稳扎稳打,可以暂时排除商业对手的仇杀。初步判断死亡原因是头部重击,失血过多而死。有一继子,妻子在两年前失踪了,没有报警。”
  陈俞飞眉毛一挑:“妻子失踪了,居然没报警?”
  于亮拿着纸板点头道:“是的,听邻居说是吵架后离家出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可能是回娘家了。”
  陈俞飞皱眉:“漏洞百出…… 妻子现在查到了吗?”
  于亮摇头道:“并没有,依旧是失踪状态。”
  陈俞飞转头走了走,皮鞋在地板上发出‘塔塔’的声响,“秦恒有其他暧昧对象吗?”
  于亮翻了翻资料,还是摇头“并没有,他私生活很干净,除了一任妻子,并没有其他对象,甚至妻子失踪后就一直带着继子生活。”
  陈俞飞‘哼’了一下,“有钱年纪不大的男人居然两年没有女人?继续查……”
  于亮立马记下来,点点头。
  陈俞飞问道:“继子呢?”
  于亮指了指外面“带到局里了。”
  陈俞飞冲他点点头,摆手示意可以了,便观察起了现场。
  他抬眼看了看房间内部。
  一室两厅的标准家住房。
  米白色的窗帘随风轻轻晃动着,嫩绿色的墙壁上盘绕着生机盎然的藤蔓。
  温馨的客厅背景,摆放整齐干净的书架和沙发靠背。
  没有一丝打斗迹象的现场……
  阳光微微透着窗帘洒进房间,如果不是前一秒还有尸|体被抬出去,这里简直没有一处和凶杀现场这几个字能搭得上边。
  陈俞飞绕着客厅看了几圈,随口问了声“程志,尸检报告开始做了吗?看起来很干净啊……”
  法医程志戴着手套将一根毛发轻轻捏着放进塑料袋,说:“我再检查下现场,就去了”又对陈俞飞的话表示同意道:“现场确实很干净,表面看不出打斗痕迹…… 但我刚刚初步判断尸|体,应该是被重物从上而下打击脑部致死的。”     
  陈俞飞眉毛一皱,口中喃喃道:“重物吗?”
  眼神在客厅茶几上摆放的几个花瓶上停留了一瞬。
  程志看到他的眼神,摇摇头道:“不对,这里的所有能采集到的物品没有一件符合凶器,也没有血液反应。”
  陈俞飞惊讶道:“怎么可能?重物敲击,会有血液喷- she -,不可能现场没有一点血液……”
  程志叹了口气:“这家里的孩子在我们来之前都给擦干净了,我们也没办法啊”从表情来看,程志许是对那个孩子十分无奈。
  “孩子?那个继子吗?”
  程志点头说:“对,大概十七八的样子,是个男孩子……”又瞧着陈俞飞加了句“很好看。”
  陈俞飞无奈:“很好看的十七八岁的男孩子?好看?男孩子不该用帅吗?而且连你都这么有兴趣?那得有多好看?”
  要知道法医程志可是这一队里最刻板无聊的人了,才不过二十七八,却过着相当老年的生活。
  平时保温杯不离手不说,明明不近视还必须要戴着护眼眼睛,美其名曰为了以后的孩子……
  就不必提经常津津有味的用枸杞当归泡茶了,万一心情好了分他们一点儿,陈俞飞都想死了。
  陈俞飞这种抓住青春的尾巴使劲儿浪的骚年永远不理解程志的价值观。
  他本着不作死不会死的原则,熬夜那是必备,唱歌蹦迪等业余娱乐也是经常拉着人就去。
  不过程志每次都不去就对了。
  但这两个极端的价值观在工作上却是默契的很。
  只见程志仿佛在组织语言,一会儿道:“总之很好看。”
  陈俞飞笑出声“真是木头。”
  程志无奈,却也没说话,像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跟陈俞飞争吵。
  陈俞飞又问道:“和死者的关系怎么样?”
  程志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不清楚,应该是不错吧”又加了句“在房间没有发现女- xing -物品,仿佛是父子俩相依为命。”
  “嗯……”陈俞飞陷入沉思
  随后陈俞飞揉了揉指尖,又正经了起来,语气沙哑低沉:“但是很奇怪啊,父亲就倒在地上,不是报警而是先去清理现场?这不符合相依为命啊,难道他和父亲的关系不好?”
  程志知道他在想什么,说了声“孩子已经被我们叫去问话了,你等会儿可以自己问他。”说罢又加了句“如果你能问得出来的话。”
  陈俞飞抬眼看他“什么意思?”
  程志皱眉:“那孩子是个自闭症患者,好像还有点儿洁癖,我们来的时候于亮先发现那孩子的,他正在洗手……”
  陈俞飞:“洗手?”
  旁边的小警察于亮从远处应了声:“对啊。”
  说着拍拍手站起身朝他们走了过来
  “那孩子不停的洗手,手都发白的快脱皮了,我就拦住他,问他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孩子什么也不说,我就先让小乐他们把他带到局里了。”
  “不过……”于亮接道:“那孩子虽然感觉和人交流不太好,但是艺术方面造诣很高,国内外得过不少奖,认识的人也不少……  喏!”说着他冲着客厅墙壁背景的藤蔓抬了抬下巴“听说这还是他画的呢。”
  陈俞飞转头又看了一眼那背景墙。
  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看来,这幅画浑身透露着诡异,一点都没有第一次看见时的勃勃生机。
  反倒……
  反倒有种让人深陷进去的黑暗感。
  藤蔓顺着墙壁错节缠绕着
  仿佛被绕住了喉咙
  一点,一点,一点…… 收紧
  那种窒息的感觉,想要挣扎却无力摆脱,只能让藤蔓越缠越紧
  瞪大的眼珠,瞳孔放大,眼白变小
  黑暗,无尽的黑暗……
  “陈队!陈队?”
  陈俞飞猛的回过神,冷不丁的发现了自己是站在墙壁前,脸都已经快要贴上去了。
  他连忙退后几步,摸了摸鼻尖细汗。
  于亮松了口气道:“陈队你吓死我了,你怎么突然跑到壁画前了?”
  陈俞飞摆摆手,扯了下嘴角“没事,就是想看看。”
  陈俞飞不禁回头又看了眼那副壁画。
  这回他直接走到墙壁前靠近看了几眼
  随后立马冲着身旁的法医程志道:“给我一双手套!”
  程志递给他,微微弯着腰顺着陈俞飞的眼神看过去,眉头一皱问道:“陈队,发现了什么吗?”
  陈俞飞带着手套轻轻摸了摸一处,果然!
  他冲着程志伸出食指,示意刚刚摸了画作的那处
  有新的颜料不久刚刚涂抹上去!
  于亮惊叹了一声“天哪,不愧你的‘神眼’称号啊,陈队!”
  程志疑惑:“陈队你是怎么发现的?”
  陈俞飞摘下手套道:“刚刚那里的绿色比别处都要稍微深一些,像是后来又加深过…… ”
  陈俞飞将手套放进程志撑开的塑料套里。
  神色挑衅说了声:“等会儿去会会那个天才画家吧……”
  接着又冲着于亮说:“亮子,一起去看看小孩儿的卧室。”
  于亮点点头,领着陈俞飞往里面走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