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孤岛别墅:来自狂热者的指引 作者:无病不作

时间:2019-05-12 19:56 标签: 情有独钟 恐怖 奇幻魔幻 悬疑推理
文案: 不入流的家里蹲写手余展鹏接到来自堂哥的电话,邀他前往一座孤岛别墅参加书友会。 没想到根本没有所谓的书友会。别墅中上演了一出别开生面的连环杀人事件。随着调查深入,余展鹏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简单,除表面的凶案外另有更深层的- yin -谋。 控制
 
文案:
不入流的家里蹲写手余展鹏接到来自堂哥的电话,邀他前往一座孤岛别墅参加书友会。
没想到根本没有所谓的书友会。别墅中上演了一出别开生面的连环杀人事件。随着调查深入,余展鹏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简单,除表面的凶案外另有更深层的- yin -谋。
控制欲旺盛的变态病娇攻x平凡努力脑子还不错的受
前期破案,后期发力。再说就要剧透啦www
 
总之,就是一个非常正(mo)经(huan)的悬疑推理故事,暴风雪山庄模式,很套路。
灵感来源:《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九月不停雨》以及一大堆推理小说和一大堆rm游戏。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恐怖 情有独钟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余展鹏,闻系渊 ┃ 配角:许薇,霍平,李豫,顾姨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嗅觉才是感官中至高无上的王者。——《五感》
  九月,蝉鸣渐远,几场暴雨来势汹汹,企图带走又一年盛夏。
  这个季节的C市闷热潮- shi -,余展鹏放下敲击键盘的手,老式空调在他头顶运转得轰隆作响,手机屏幕一亮,“余致远”三个字像个玩笑般跳出来。
  那是他的堂哥。自打毕业后,除逢年过节,他们基本没有任何联系。并非有什么恩怨,而是几年前他染上赌博的恶习,欠了一屁股债,屡教不改,到处借钱,亲朋好友唯恐避之不及。
  父母叮嘱余展鹏远离这家伙,因为大家心知肚明,他嘴上说不会再赌,江山易改本- xing -难移,仅金钱上的救济无法令他浪子回头。不过去年发生一件怪事,堂哥不知被哪位贵人相中,那人居然替他偿还了巨额赌债,父亲见他真有悔改之心,在工厂给他找了个职位安顿下来。
  听说他聪明能干,没几个月升上总经理,大概是年初烧的万元高香起了作用。不过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大起大落,有得有失。
  余展鹏跟堂哥的关系还不至于好到日常电话联系的地步,他平时很宅,父母对此大为不满。才毕业时,他也曾悠然自得,因为他可以在网上靠写字赚钱。没错,他是个名不见经传的网络写手,把他称为三流都算褒奖,他很不入流,或许他有那么几个忠实粉丝,其中有人对他的作品高度赞美,但越发走下坡路的余展鹏有自知之明。
  他陷入瓶颈,更恰当地说,他走入了死胡同。两者的区别在于,瓶颈可以突破,死胡同只能碰壁——他已经没有创作灵感了,他的大脑已然变成一块干燥的海绵,再也挤不出一滴水分。灵感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求之不得,更不可强求。
  余展鹏从键盘上放下手时,他清楚认识到,手下这篇连载将无疾而终,甚至不是烂尾,是某天某个不入流的穷酸作者从世界消失,仿佛未曾存在过。
  堂哥的电话将他从这种无奈中唤醒,他听见对面传来风声和海浪声,很细小,很有规律,它们在唱歌,在为堂哥的邀请伴奏。
  “阿鹏,要不要来海边玩啊?”
  考虑到自己很久没有出过远门,余展鹏有点心动,但突兀的邀请让他略微起疑:“为什么是我?怎么这么突然?”
  堂哥仿佛早料到余展鹏的反应,立马解释:“其实我想请你帮个忙。”他嘿嘿一笑,“这次我要参加一个书友会,你不是在网上写小说吗?你对这方面比较了解,想请你帮忙镇场子。”
  “你?书友会?”余展鹏一头雾水。堂哥从小不爱学习,更别提闲时阅读,参加书友会这种事跟他八竿子打不着,“你就直说吧。”余展鹏不想再听他扭捏。
  不过接下来,他很快对堂哥的扭捏表示理解,原来是为了女人,也是,还有什么能让这个奔三的大男人遮遮掩掩呢。
  “你知道吗?演员许薇!你一定在电视上看过她吧,她要去,我认识她,而且追求她很久了……”
  余展鹏当然认识,他不关注娱乐圈的事,但许薇很出名。母亲每天晚上都守在客厅看她主演的电视剧,昨天母亲还朝余展鹏表达她的欣赏之情:“许薇演技真的好,不像现在那些小花全程表情僵硬,她什么时候进军电影界我一定买票支持她。”
  余展鹏对堂哥认识许薇一事感到吃惊,不过转念一想现在堂哥也算飞黄腾达了,出入的都是上流阶层,认识几个演员也正常。何况如果堂哥能追到许薇,那就是他嫂子,母亲一定很开心,助堂哥一臂之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余展鹏的目光落到电脑屏幕上,空白的文档里,孤零零的光标正无力闪烁,做着最后挣扎。
  或许他能在这段旅行中收获来之不易的灵感。
  堂哥很厚道,他贴心地为余展鹏安排好一切。余展鹏只需准备一个背包,在第二天清晨坐上他的专车,到达机场,再登上飞机的头等舱,两个小时后,余展鹏将来到一座美丽的滨海城市。
  不过这座城市不是此行的目的地,据堂哥所说,书友会在一座海岛上举办。主办者是一位神秘人物,他富有到可以买下一整座海岛,在上面建一栋华美的别墅,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
  余展鹏必须先抵达这座滨海城市,然后乘车到西南边的偏远渔村,再转乘快艇来到最终目的地。
  堂哥在渔村等他,他会陪余展鹏一起上岛,只有他才持有书友会的邀请函。
  余展鹏一路辗转来到渔村时,已经过了中午,堂哥将他领到一间当地的菜馆,随便点了几个菜,将就一顿。毕竟重头戏还在后面,今晚海岛上的夜宴,来自神秘人物组织的书友会,大名鼎鼎的演员许薇娉婷到场,想必还有更多余展鹏意想不到的惊喜。
  “你到这里多久了?”吃饭的时候,余展鹏问堂哥。
  “不久,昨天才到,住了一晚。”
  余展鹏点点头,堂哥又接着说:“还好不用住了,今天我们早点上岛。”
  “咋了?嫌条件太差?”余展鹏笑道。
  对住惯大城市的堂哥来说,这座渔村确实太落后了。村中大多都是泥土房,道路破烂不堪,车辆无法开进,交通不便。环境也极其恶劣,没有海边村落的悠然宁静,这里混乱肮脏,房屋里无不充斥浓烈的鱼腥味,因为盛产腌制品,院里晒着海鱼,架上挂着张牙舞爪的乌贼和八爪鱼,被铁丝串得伸展开,像一个个诡异的外星生物。
  “也不是……”堂哥瞥了一眼饭馆老板,见对方正坐在门口宰鱼,手起刀落砸得案板砰砰直响,没功夫注意这边,他才凑近了点,小声道:“听说村上丢了尸体。”
  “啊?”余展鹏茫然。
  “昨天刚下葬的新鲜尸体,才埋进坟里,第二天莫名其妙消失了。”堂哥说:“也不知道是盗墓还是见鬼,反正怪邪门的,我不想继续呆在这个村子了。”他夸张地搓着手臂。
  余展鹏表示赞同,他虽然写过不少稀奇古怪的悬疑小说,但他一点也不想做其中的主角。
  饭后,两人达成共识,不做逗留,立马上岛。
  快艇停在渔村南边,由主办者亲自准备,开船的是一个晒得黝黑的十七八岁男孩,堂哥上前出示邀请函,他随随便便瞅了眼,直接催促两人上船。他说话带口音,一听就是当地人。余展鹏听不太懂,不过能从对方的肢体语言判断他想说天气不好,抱怨两人速度太慢。
  余展鹏顺着男孩的手指看天。
  海洋总喜怒无常,再有经验的老渔夫也无法百分百分辨海洋气候的千变万化。此刻,那片漆黑的乌云仿佛压在海岸线上,厚重得天空喘不过气,尚且温和的海风在迷惑众人。余展鹏醒悟,难怪一直觉得这个渔村不美好,因为没有阳光,一直处于灰暗中。
  “暴风雨即将来临!”男孩嚷嚷着,“你们再晚点我才不发船咧,其他人都已经上岛了!”
  原来他们是最后一批。
  堂哥市侩地向年轻人道歉安抚。发动机轰鸣,快艇驶发。海面划出的洁白浪花带余展鹏前往未知的彼岸。
  
 
 
第2章 第二章
  将近一小时的水程,他们在岛边一个简陋的停靠点下船。
  没有余展鹏想象中的红地毯和古典乐,香槟与侍者。岛上很冷清,充满原始的气息,细碎的白沙滩上几乎没有脚印,几只螃蟹横在正中,到处生长着无人打理的灌木丛,畸形的巨树间勉强挤出一条蜿蜒小路,一条道直通山顶。余展鹏微微仰头,一座现代别墅紧靠海崖,坐落顶端,静悄悄藏于繁杂的枝叶中,隐于尘世。
  这大概是这座孤岛唯一的人烟味。
  放下两位外来之客,男孩开着快艇匆匆离去。余展鹏特地扫了一圈停靠点,见架起的木板桥另侧还有两艘备用小船。
  他对堂哥说:“到底什么人能有耐心住在这种荒凉的地方啊?”
  堂哥的心思大概早飞到许薇身上,一边积极赶路,一边敷衍:“我也不太清楚,只知道组织者叫闻厌,大家都尊敬地称之为闻先生,似乎是个很不得了的人物。”
  “大家?”
  堂哥憨憨地笑着,整一个思春期的少男:“没有大家,没有大家,是许薇说的,她都那么尊敬,这位闻厌先生一定是个德高望重的智者。”
  两人顺着山路前行,半小时后到达目的地。庭院的铁门为迎宾大敞,两人畅通无阻地来到正门。
  方才在远处,余展鹏隐约猜测这栋别墅不算大,靠近了看只有两层。外部的墙面挂着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倒颇有古朴的美感。至此,余展鹏信了堂哥那“闻厌先生是一位德高望重的智者”的说法,这种唯美的气质,仅有时间的魔法才能沉淀下来。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