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一夜之间就脱单 作者:戚茵

时间:2019-05-12 23:11 标签: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强强 阴差阳错
文案: 壮流氓腹黑暴力顾问攻叶照冷静自持暴力刑警队花受谢辞,互怼cp叶照:房地产银行暴发户,父母移居美国谢辞:高干家庭,但是不是亲生的两个人是认识的兄弟,为了叶照留在中国不被逼婚而假结婚一觉醒来被好兄弟强行登记怎么办,还得在他全家老小面前演戏
 
文案:
壮流氓腹黑暴力顾问攻叶照×冷静自持暴力刑警队花受谢辞,互怼cp叶照:房地产银行暴发户,父母移居美国谢辞:高干家庭,但是不是亲生的两个人是认识的兄弟,为了叶照留在中国不被逼婚而假结婚一觉醒来被好兄弟强行登记怎么办,还得在他全家老小面前演戏怎么拼,全家老小上到八十下到三岁全是戏精怎么破叶照,我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吗有可能…………
小透明写文章看看数据心就很痛(?˙ー˙?)此文he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欢喜冤家 - yin -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辞,叶照,白醯夜 ┃ 配角:其余一干人等 ┃ 其它:
 
 
 
第1章 1
  山将别恨和心断,水带离声入梦流,
  今日因君试回首,淡烟乔木隔绵州。
  大宝在外边浪了一圈,调戏了社区里的红毛贵宾,卷毛泰迪,白毛萨摩耶等等母狗之后,在天色迟暮的当口终于想起回家了。
  刚进门口就被吓坏了。
  地上一地的碎片,那盏前两年叶照花了大价钱拍下来的元代青花瓷牡丹纹梅瓶,此刻都变成了不可回收垃圾。谢辞把叶照压在地上狠狠一拳下去,叶照“嗷”的一声跳起来把身上的人掀翻了,他的阿玛尼高级定制衬衫皱巴巴的,袖子解开了袖扣高卷起来,整个人就像发怒的野兽,抬起一脚就把谢辞踹了出去:“你他妈疯了吧。”
  谢辞的脸上有可疑的红痕和淤青,手腕被地上的碎片割出了不少细小的伤口,挨了一脚之后整个人脸色都白了,踉踉跄跄的站起来顺手从鞋柜上拿了个花瓶对着叶照的头就砸了下去。
  “妈咪,不要啊,你一砸我就变单亲了。”大宝瞬间就不淡定了。
  “住手!!!”叶照一个反手把花瓶抢下来:“你的民法刑法□□,警队纪律八荣八耻,四个现代化建设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谢同志?!我可是个身为社会栋梁的清白无辜的公民,这一瓶子下去是打算干脆送我见上帝吧?”
  谢辞干脆利落给了他一耳瓜子。
  叶照气的跳脚,挥着拳头就要回击。大宝赶紧冲上去抱住他:“别别别,爸比你冷静,千万别作死啊。”
  谢辞倒是突然冷静下来了,他的眼睛从刚刚的愤怒直接变成了一汪深沉的水,就是中央公园浮着绿藻的那一种看的人瘆得慌,把沙发上的钱包外套和手机一拿人就往外走:“你等着,这事儿没完。”
  “没完就没完,我当我瞎了眼。”
  回应他的是摔门之后巨大的一声“砰”。
  大宝觉得匪夷所思,他就去楼下溜个弯的功夫,他爸妈不仅掐起来了,而且还从和睦祥和直接升级到恨不得搞死对方,谁来告诉他这急转直下的剧情,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他问叶照:“你和妈咪到底因为什么吵架?”
  “这是涉及男男两- xing -问题的敏感话题,我没法给你解释。”
  “就是你拿着谢辞身份证,瞒着人家登记结婚的事情东窗事发了是吗?”叶大宝一语道破。
  恼羞成怒的男人:“……父母的事情小孩不要管,赶紧去充电知道你可怜的老爸一个月给你多交多少电费嘛?!”
  “给你开工资的可是妈咪啊,没用的男人。”
  “…………”刚被老婆打了一顿的男人,再次被现实无情的鞭打一遍又一遍啊。
  大宝把地上的碎片和垃圾捡起来,切换形态之后拿了把拖把“吭哧吭哧”地拖地,叶照坐在沙发上沉默的抽烟,就像所有被老婆抛弃的男人一样颓废。这边一边拖地,那边一边掉烟灰,害得拖一个地脱了个把小时,大宝终于深刻的认识到了能把老婆打跑的男人有多不靠谱,把拖把一扔躲到厨房给谢辞打电话去了,然而一开始手机是没人接,到后来直接关机了。
  要说叶照和谢辞,两个人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貌似有点不对……)命中注定绝对的孽缘。谢辞刚出生的时候,还是粉嘟嘟的一个瓷娃娃一个,他妈就不知道怎么和叶照的妈不对付了,那时候两个刚生完孩子的女人住着贵宾头等VIP产房,据说是因为谢母长的太漂亮了,叶父因此有回提着燕窝来医院刚好撞见,就多看了一眼。这一看就出事儿了,叶母从此莫名其妙地看对方不顺眼,据说当时在月子中心,即使去冰箱拿母乳,两人都要就产奶量明枪暗箭的讥讽攀比一番。
  但是谢辞渐渐长大了却和叶照玩的很好,这或许和两个人都有点外貌党有些关系,谢辞在十八岁以前,肤白貌美嗓音细细的,叶照一直认为他是个女的。毕竟那时候中国的校服除了大小之外就没分别了,变声期前的嗓子跟后期的低沉男声区别又很大。两个人从幼儿园到大学为止都是同一所学校,叶照还在期间仔细观察过,自认如果发小是个女的,绝对是艳压群芳的校花级别。因为家庭构成也相似,两个人可以说形影不离,上课放学,吃饭上厕所全在一块儿,直到叶照后来出国留学,谢辞准备当警察为止。
  但是不管他们两个之间相隔多远,谢辞永远就像个老妈子一样,会碎碎念要叶照记得夏天多喝水冬天多穿衣服,好好做功课不要老是熬夜。弄得萧昂一直以为叶照瞒着他们在中国有一个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媒妁之约的未婚妻。
  要不是叶照这- cao -蛋的德行,大宝认为两个人绝对能和和美美过一辈子,互相做彼此的铁哥们儿。其实在叶照决定拿着谢辞的身份证去民政局瞒着人家登记结婚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段友情估计是到头了。但是更让人想不到的,还在后面。
  门铃“叮咚叮咚”的响个不停,叶照烦躁的把手上的烟给扔了站起身:“妈的,这时候谁啊。”
  打开门,门口站着白醯夜和刘海,两个人的脸色精彩纷呈,白醯夜拿出blingbling的手铐,一口大白牙笑得跟变态杀人狂没什么两样。
  刘海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冷酷无情铁面无私,但是很可惜后槽牙用力过猛怎么听怎么怪:“绵州支队刘海,这是白醯夜,麻烦你和我们走一趟。”
  叶照面色- yin -沉的看着面前这两个昨日同事:“我犯什么事了?我可记得在下一不偷二不抢,身家清白记录良好,去年还荣获本市见义勇为好青年呢。”
  白醯夜把手铐拷在叶照手上,一副我都是为你好的样子,苦口婆心吐出两个字:“袭警。”
  大宝躲在边上偷听瞬间悚了,赶紧拟态成垃圾桶呆在厨房里。
  
 
 
第2章 2
  两个人恭恭敬敬的把叶照请上了车,白醯夜急急忙忙去给他买了杯咖啡,刘海拿出一包软中华:“来一根?”
  “啧啧啧,没少挨揍吧你,看看这红的紫的,跟开染房似的。”
  叶照接过烟:“他是什么意思?”想当年一掷千金,一夜KTV可以用掉十万块的叶大少,如今只能靠警察局那点四位数的薪水过日子,幸好还有萧昂偶尔帮衬一下,不然非得穷到去出卖色相不可。就这样还被揍了,看的白醯夜唏嘘不已:“叶哥,你可真是我亲哥啊,老大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怎么样也不能下手打啊,婚内家暴,这要是去医院给熟人看见捂都捂不住,叫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你看看我的脸,我这价值连城英俊无敌的脸,我挨了多少下你知道不?再不还手你去太平间给我收尸好了。”叶照简直暴跳如雷。
  谢辞打人有个特别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打脸。叶照一直理解不了,脸上那两块肉打了也不疼不痒的,而且还特别容易暴露罪行,打着就有那么开心么。
  当初他一时疑惑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谢辞正用混元霹雳手以每秒四下的手速,啪啪啪啪扇晕了一个小混混,言简意赅回答了这个疑问:“因为爽。”
  是的,他这枯燥正直的一生,就只有这点子追求了。
  “但是你们结婚了,做男人的别的没有,度量就是要大。这要是为了点芝麻大点儿的事情就三天两头打打杀杀怎么过日子啊,而且老大是学管理出身的,说实话他的拳头不至于伤筋动骨,你全当情趣忍忍不就好了吗?”
  “…………”叶照也算是有苦难言了,骗婚这事儿是绝对不能说的,这些人都以为他们是真的结婚了,要是知道自己单方面连蒙带骗谢辞根本就死活不愿意,估计还不得上来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你听我们一句劝,老大以为自己结婚的事情我们都还不知道呢,我们也不捅破这层窗户纸,等会儿我们劝劝他,你呢,就找个机会好好道歉,不然给你关派出所拘留个十天半个月,苦头都白吃了。”
  白醯夜和刘海是在一次聚会上,灌醉了叶照才- yin -差阳错知道这件事的。当时叶照喝了大半瓶茅台,醉的以为面前坐的人就是谢辞:“谢辞,我有个秘密要和你说。”
  都说酒后吐真言,基于人类八卦的天- xing -,白醯夜恬不知耻地凑过去笑嘻嘻地问:“亲,什么秘密都可以和我说哦。”
  “你和我的结婚证放在叶大宝肚子里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海差点把酒喝到自己鼻孔里去。
  之后三个人为了保命,对这件事都只字不提,口风之严和烈士几乎一个标准。
  叶照知道这事儿不是道歉就可以一笔带过的,谢辞生来最讨厌别人欺骗他,打蛇打七寸要是不能正中要害,别说十天半个月,只怕以后都没好日子过。
  他- yin -恻恻地说:“这事儿肯定没完。”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