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归云守 作者:残夜玖思(下)

时间:2019-05-27 17:16 标签: 江湖恩怨 悬疑推理
第43章 8 门主遗踪 自打魏熙不见了踪影之后,蓝涧堂的人已经有快三个月没见过他们堂主了。星若连要挟带恳求,死皮赖脸的从冯越泽那把唐尧留在门里所有的遗物都搬到了霁月楼。一起搬过去的,还有司马贤屋子里那一墙的书柜和里面的书。他搞了一大堆的纸,让冯
 
第43章 8 门主遗踪
  自打魏熙不见了踪影之后,蓝涧堂的人已经有快三个月没见过他们堂主了。星若连要挟带恳求,死皮赖脸的从冯越泽那把唐尧留在门里所有的遗物都搬到了霁月楼。一起搬过去的,还有司马贤屋子里那一墙的书柜和里面的书。他搞了一大堆的纸,让冯越泽把他记得的关于唐尧全部的事情悉数写上。老爷子写了两笔就没了耐心,星若便整日缠着他,听他口述,自己详细记录。从唐尧执掌天虹门开始,直到他失踪,这几十年的事情,星若林林总总,书了薄纸千张。又将这些依着月日年份,逐一张贴在小楼里。不出两月,那屋子了就进不去人了。
  星若白天在院子里勤修冷月诀,晚上则挑灯夜读,梳理清楚唐尧的身世,便开始读他留下的那些书。星若虽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又能一目十行,但是几百本书,也不是十天半个月能看完的,他把堂中事物都交给曹展宣之后,就再没出过院门。总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星若这般掘地三尺的找,终是能找出些蛛丝马迹。
  几十年前的虹门内乱世人皆知,由唐尧失踪而起,致四堂乱斗,最后哀鸿遍野。星若在唐尧的旧物里面,翻出一张地形图。他拿着地图与唐尧的行踪比对一番,猜测那是他失踪之前所制。星若收好图纸飞出霁月楼,又向白潋堂跑去。冯忆诚跟着师兄弟们修完早课,正往回溜达,突然就被蓝堂主撞了个踉跄,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星若给提走了。他被星若拖着,忙问道:“蓝堂主,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星若一路把他拽回蓝涧小院,取出地图给他看,然后道:“你天天在这山里头采药,可识得这个?”
  冯忆诚把黄纸摊开,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思量片刻,嘀咕道:“这已经离了天台,似乎是往东北方向去了…”
  星若又问:“这图上有一小村,知道是哪里吗?”
  冯忆诚摇摇头说:“不太清楚,从没去过那么远的地方…”
  星若道:“没去过就去一趟吧。回去收拾下东西,跟你爹爹知会一声。明天一早就出发。”
  “啊?”冯忆诚瞪大了眼睛盯他半晌,说:“这、这也太仓促了吧?”
  星若主意已定,再不给他啰嗦的机会,只说明早卯时山门相见,便把他打发回去。
  冯忆诚苦着脸回到益寿堂跟父亲倾诉一番,老爷子反倒点了点头,说:“陪他去查吧,总是得知道魏熙盗了什么走。”冯忆诚没了办法,收拾好行囊之后,第二天一早如约站在了大门口候着。不会儿功夫,就见蓝涧堂主风风火火的走了过来,只是身边还多了俩人。
  “星若!那一张旧纸又模糊不清,你不能就这么贸然跑去,谁知道找不找的到呢!”司马贤边劝阻,边伸手拦他。
  曹展宣在一旁附和道:“司马堂主说的对啊,你非要去,也得容我们把道路查清楚啊。”
  星若一跺脚,怒道:“怎么查?窝在这院子里坐井观天吗?我心意已决你们莫再多言!忆诚!我们走!”说完,他甩开二人,跑到山门前,拉起冯忆诚,飞身而去。
  曹展宣冲到门口,回身对司马贤说:“烦请司马堂主代为照看一下蓝涧诸事,展宣与他们同去。”
  司马贤只得应下,又嘱咐两句,就看着他们三人,消失在林海之中。
  天台山山石嶙峋,四季葱郁,冯忆诚在这住了二十来年,对山中小路甚为熟悉,他带着星若和曹展宣在林中穿梭,用了半天的功夫,就越到山的最北侧,林子里落了一山间小屋。他对同行的二人说道:“过了这里,我们便出了天台。依这图上所载,那小村还有北上不知多少里地,恐是要进了岷山山系。这小屋里屯有衣物干粮,你们再拿些带上吧。”
  二人不敢大意,跟着冯忆诚进了小屋,稍作休息整顿之后,再度出发。冯忆诚本是做着这一路要吃不少苦头的打算,却没想到那古旧的地图,倒还挺好用,所标之方位,所绘之记号沿途皆可找到。想必是这山路崎岖隐蔽,无人踩踏的缘故。
  到了夜间,山中温度骤降,三人生了一捧篝火,取了树枝绑上衣物搭了个避风的小棚轮番歇息值守。冯忆诚没那么好的体力,吃过些东西,就蜷缩着睡下。星若则抱着膝盖,坐在一地枯枝上,盯着篝火怔怔出神儿。火苗跃动着,把他小脸映得通红。曹展宣巡视一圈回来之后,也坐到星若边上,取下披肩,把俩人裹在一起。“堂主,”他低声道:“你这般为他,值得么?”
  星若歪头看他,微微一笑,反问道:“你觉得他待我如何?”
  曹展宣心说你二人之事我哪里知晓,不过你对他一片赤诚,我倒是看出来了。星若见他不答话,紧了紧披风,念道:“他啊,对我千依百顺,总觉得自己亏欠于我。却不曾想过他这轮清冷的月,给了我多少温暖…”
  曹展宣将信将疑的看着他,道:“我只觉得堂主你是一往情深呢…”
  星若苦笑道:“何止,还是一厢情愿。不过有什么关系,这世上没人比我更懂他。不管他跑去哪里,兜兜绕绕,最后终会回到我身边。也不枉我在佛前求了千遍…”
  曹展宣道:“这风花雪月世上最美亦最冷,还是不入相思门的好。”
  星若拍拍他的头,说:“那你何必来这人世走一遭呢?”说完哈哈一笑站起身子,他把披风给曹展宣裹好,又道:“你歇息会儿吧,我去守着。一会儿把忆诚喊起来替班。”
  曹展宣卧倒在身旁的枯枝上,琢磨着星若的话,浅浅睡下。
  次日天刚亮,冯忆诚便把二人叫了起来,他们收拾好东西,继续前行。三人走着走着,眼前忽然没了路。俩人凑到冯忆诚身边,让他取出地图比对一番,曹展宣道:“依图上所绘,恐是要穿林而行,我在前面开道吧。”他取出虚怀剑披荆斩棘,带着星若他们钻进了林子。
  冯忆诚在后面跟着,看两旁树枝被宝剑一一砍落,惋惜道:“这树老枝枯,不知会不会伤了展宣兄的剑。”
  曹展宣头也不回的答道:“人终有一死,剑终有一断,就看是为何而死,为谁而断了。”
  星若笑着推了他一把道:“你不是说你不入相思门嘛?何来这多感慨?”
  曹展宣轻轻一哼,也不作答,又行了几里地,道:“似乎听见些水声。”
  冯忆诚停下步子,掏出地图看了看,说:“图上画着,有山泉流过。过了山泉,就走了一半了。”
  众人见有了盼头,加快了步子,又在树林里绕了些许时候,果见一淙山泉蜿蜒而下,淅淅沥沥,清脆悦耳。三人走到小溪边,喝了些水,抹了把脸,觉得清爽不少。他们坐在溪边黑石上休息腿脚,星若四下望望,忽然道:“那是什么?”
  二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溪水对面杂草高起,像是掩着什么东西。他们踏着石头跳过去,曹展宣伸出长剑轻轻一挑,突然觉得脚下不稳。三人跌做一团,顷刻间一张大网自脚下收起,把他们高高吊到树上,随着就是一阵尖锐的哨声,响彻林间。
  “竟然中了陷阱…”冯忆诚哭丧着脸道。
  星若止住了曹展宣想砍破网子的念头,说道:“哨子响了就是附近有人,我们就坐在这等会吧。”
  果然不会儿功夫,便听到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一猎户拿着长矛从树林里探出头来。他看到捕网里装了三个大人,明显吃了一惊,然后生气的喝道:“哪里来的混人,惊了我的网!”
  曹展宣满面歉意道:“劳烦好汉先放我们下去吧…”
  猎户没好气儿的踏步上前,松开网子,把他们仨放出来,打量一番道:“看你们不像山里的人,跑这来做什么?”
  星若掸落身上的土,站起来看着那来人道:“我们在找山北边的一个小村。不知这位大哥,可知道一二?”他淡淡一笑,一脸诚恳的看着猎户。
  猎户久居深山,从未见过此般明眸善睐之人,心跳不由得快了两拍,磕巴道:“不、不清楚…我带你们回去,问问娘亲吧…”
  他们三人就这么跟在猎户后面走着,星若快走两步追上去,与猎户攀谈两句,得知此人姓陈,叫做林生。曹展宣和冯忆诚在后面跟着,小声嘀咕说这人生的美就是好,随便两句就能消了人的敌意。他们走了大约半个多时辰,就到了陈林生的家,山中小屋,木墙简瓦,甚是淳朴。屋外有一小院,堆了不少柴火,养了两只鸡。有一老妇人,坐在门前矮凳上,借着日光钉补着衣物。
  老妇人抬头见儿子回来没带着猎物,反倒跟了个人,心下生疑。她仔细看了看来者面容,笑道:“林生,你这是从哪领了个俊娃娃回来啊?小娘子生的真白净啊,快过来让我看看。”
  星若听到背后的俩人低低的笑声,回头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咬牙道:“不许笑!回去再收拾你们!”
  冯忆诚凑到曹展宣耳边说:“这下完了,回去就得被灭口…”说完,两人又是一阵窃笑。
  陈林生走到母亲身边道:“娘您胡说些什么,人家是个少年郎。我在林子里遇到他们,他说要往北边寻什么山村,您晓得吗?”
  老妇人停下手中的活计,重重一哼道:“北边还能有什么!不就是那个破村子!”
  星若忙走上前去,蹲在她面前,问道:“老人家能否说的清楚些?是什么村子?”
  “明家村呗!”老妇人气道:“一村子恶人泥古不化,害死我爹爹。别跟我提那地方!”
  陈林生也走过去,扶着母亲道:“您不是说我们是从山下来的吗?怎么又跑到北边去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