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归云守 作者:残夜玖思(上)

时间:2019-05-27 17:18 标签: 悬疑推理 江湖恩怨
文案: 故事核心:《归云守》是一部轻武侠向的古风作品,创作的初衷是希望和大家分享这么个故事。渐渐的,我也想借这部作品去探究,什么样的情感,才是奠定一段亲密感情的基石。希望作品完结之后,我们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 内容简介:北宋汴京,繁花似
 
文案:
故事核心:《归云守》是一部轻武侠向的古风作品,创作的初衷是希望和大家分享这么个故事。渐渐的,我也想借这部作品去探究,什么样的情感,才是奠定一段亲密感情的基石。希望作品完结之后,我们都能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案。
 
内容简介:北宋汴京,繁花似锦,城中有一远近闻名的布帛铺。铺子里的白衣掌柜沉默寡言,小隐于市,静看江湖风雨。他过着恬淡的日子,心里却藏着血海深仇。他用缜密的心思织就一张网,但始终没有看透,落入网中的,是仇人,是情人,还是他自己。
 
关系简介:腹黑攻X健气受。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绫影 ┃ 配角:卢清晓,蓝星若,绫不否 ┃ 其它:墨黎谷,天虹门,南山剑
 
 
 
  一 缘起沉檀香
第1章 序
  康定元年,东京汴梁。
  仁宗赵祯已在位数年,家无内忧,国无外患,仁宗盛治可谓实至名归。沿袭已久的坊市制度被打破之后,京都汴梁的发展空前繁荣。彼时的汴梁人口就达一百多万,乃当之无愧的世界之都。东京城内酒楼饭店、商号店铺节次鳞比,满城金翠耀目,罗绮飘香。调弦弄管于茶坊酒肆,宝马香车驰骋于御路天街。城里牙道,榆柳成荫,御道近岸,桃李梨杏。春可观隋堤烟柳,夏可闻金池夜雨,秋可赏州桥明月,冬可览梁园雪霁。人间仙境,不过如此。在内城东部的赵十万街,坐落着一个远近闻名的布帛铺,名曰绫记,世人常称之绫记布坊。
  绫记布坊临街设有三间商店,中间一间开大门,左右两间开窗,屋檐设雨搭,单坡硬山顶,商铺两端还种了几株树木。左边那间称为绚锦堂,各色绫罗绸缎齐整的置于高高低低的货架之上,每匹布料下方都挂有标着布匹名称、产地的小牌。货架之前设有长案,供客人将布匹展开,细细浏览。右侧的是羽衣厅,陈列着不少成衣,各挂在一人高的木架上,以便挑选。罗裙、长褂、汉袍、胡服,男女老幼,各色服饰,应有尽有。但是让布坊声名远播的,却是主堂南墙上挂的八幅挂画。每幅画宽约八寸,长有两尺,分上下两排,静静的挂在墙上,看人来人往,阅世事无常。谁人进了布店,都免不了凑上前去,细细观赏一遍,啧啧称赞一番。那画像远看同一般的仕女图其实没什么不同,只是人物都没有画五官,唯有近看,才能发现个中门道。区别就在于画中人的服饰。无论是长衫还是短襦,每一条、每一件从构思到剪裁,从纹饰到色彩都是精妙无双。坊间甚至传言,其中一幅乃是当朝长公主出嫁的嫁妆之一,不过即是流言,真伪自然难辨。
  这八套华服的作者,便是这布店的掌柜,此人姓绫名影,字云翳,有着京城第一名裁的美誉,不过这绫影不善言辞,也很少出现在铺子里。若想会他还得先在管家那里送上拜帖登记,等个数日,方能得见。所以东京城里不论是王公贵族的公主,还是富商巨贾家娘子,都盼着能有一套出自绫影之手的长袍罗裙。但是绫先生再怎么天纵英才,也就只有一个脑袋一双手,一套华服的工期短也要数月,长可至半年,因此自他成名到现在,也不过就做了这八套而已。
 
 
第2章 1 老友寿宴
  汴梁,卢家香铺。
  卢家世代经商,到了卢植这一代已是东京城的富商之一。宋朝以来,来自本土和各藩地流入的香料数量已十分充足,卢植嗅得这个商机,在内城东侧开了一个香料铺子。开始的时候铺子生意一般,慢慢地,不知什么时候斜对面空闲已久的空店突然挂上了绫记的牌子,随之开始做起了贩布制衣的生意。随着对面的生意越做越好,带的自己的香铺也是人烟兴旺。卢植自是欣喜,还带着长子慕辰特意去拜会布店的东家。不过可惜那东家乐在遍访名山大川,只留了一个少言寡语的同姓掌柜经营铺子。卢植见那掌柜与自家儿子年纪相仿,本想让慕辰多去和人家结识结识,但是一来二去的却发现自己和绫影更是聊得来,就干脆结了这么一个忘年交。
  阳春三月,谷雨时节。卢家张灯结彩,宅门大开,原来是卢老爷子五十大寿,正准备大宴亲朋。本来到了这知天命的岁数,卢植没想着大办寿宴,人年纪大了,比起吵吵闹闹,更偏爱清净多些。不过今年相较以往有点不一样,自己那打小因为身子弱,送到南山剑派学武的小儿子马上就要回来了,赶上如此这般双喜临门,卢家自是要欢欢喜喜的庆祝一番。绫影作为卢植的忘年交,加上又是多日的邻居了,早早就收到了请帖,让他午前过去,好有时间能和老爷子聊聊天品品茶。不过既然是拜寿当然不能空着手去,布店掌柜特意制了一块拂手香作为贺礼。但是碍于自己对这些香香粉粉实在没什么建树,绫影只好托妹妹不儿帮忙制香,香饼做成以后,自己则用长针在饼面儿上细细雕了一串芦花,算作一点心意。
  是日,巳正刚过,绫影便拿着请帖,携着贺礼来到了卢家门前。卢家不愧是京城大贾,院子也盖的气派。门童领了绫影的帖,快步跑去通报主人。一盏茶的工夫,绫影才见到听了家丁通报,出来迎客的卢家长子卢慕辰。卢慕辰年纪较绫影稍长,早已婚配,膝下一双儿女甚得卢植欢喜。老爷子年纪大了,家中的事情大半也都交给长子处理,自己养养花逗逗鸟,商场浮沉了大半辈子也算可以清闲清闲。
  卢大公子老远就瞥到门口一白衣男子,负手而立。他自知家中老父视这布坊的掌柜如同挚友,自己却对这个不谙世故的人喜欢不起来。比如今天,明明是参加寿宴,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袭白衣,着实让主人心中不快。只是不快归不快,慕辰觉得绫影这人- xing -情古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加之他虽然是个名贯京城的裁缝,身上却全无半点商贾之气,也是令人摸不着头脑。反正也是父亲的客人,自己应付不来也无伤大雅。卢慕辰走上前去,与绫影两人相行见礼又客套两句之后,就把他引向了父亲所在的书房。
  绫影到之前,卢植已经在书房待了好一会儿了。他一封一封的清点着小儿子最近寄回来的家书,又想着过不了多时便可相见,心中甚是欣喜。听到下人通报说绫先生已经到了,老爷子赶忙把信封落好放回原处,整整衣冠,等着这位好朋友进来。眨眼功夫,两人已到门口,慕辰敲敲门征得父亲同意后,便把绫影请了进去。
  “得知卢公今日寿辰,收了请帖,特来道贺。”绫影跟着卢慕辰进了屋,看见老爷子满面春风,便知这老友今天是心情大好,于是客套一句,然后深深一揖,以示敬意。
  卢植果然哈哈一笑,一边道谢,一边将他扶起。卢植知道绫影平日素来只着白衣,今日见他特意加了件玉色外袍,明白小友虽- xing -格倔强,极有原则,却也不愿在自己寿辰添什么不爽,不由心中微暖,刚要开口与绫影说话,却被儿子打断了。
  “父亲,”卢慕辰走上前去施了一礼道:“今日父亲大寿,宾客们已经陆续到了,孩儿先去接待下,就不打扰父亲与先生了。”话一说完,也没等他爹说什么,卢大公子就匆匆退下了。
  卢植看儿子如此待客,自觉有些怠慢之嫌,忙拉着绫影倚窗而坐,歉意的说到:“云翳呀,我这年纪大了,家里大大小小的事儿都交给了辰儿,他有点忙不过来,疏忽之处还请你不要见怪哈。”
  绫影自然笑笑,摆摆手表示卢公子家务繁忙,自己也不是生人当然不会放在心上,说罢遍将备好的装着寿礼的锦盒递给卢老爷子:“好友五十大寿,绫影小小一个布店没什么家产,备薄礼一份,望合您心意。”
  卢植见这木雕的锦盒做工也是巧妙,还透着点植物的香味,心中了了个大概。他伸手接过锦盒慢慢打开,一阵乌木香气飘然而出,带着淡淡的桂花香。仔细看去,墨色的香饼上点缀着一簇娟秀的芦花,心想果不其然是这么个东西,然后看了眼绫影,捋着胡子哈哈大笑起来。“我说云翳啊,你也太不厚道了。这一看就是小不儿的手艺,你也就戳了朵花儿上去吧?再说,你这借花献佛也就罢了。我可是特意写了帖子,请了你们兄妹两人,怎么你自己跑来赴宴,把小不儿藏哪去啦?这可不合适吧?”
  绫影似乎早就料到卢植会这么说,摆出一副心事被看透了但是并不恼的样子,无奈的笑道:“不瞒卢公,云翳对这日月之精,草木之华确实领悟不了。制香之事,还是得靠小妹。不过不儿我可藏不住,她是去压货的路上,遇到了官道修葺,所以赶不及今日回京了。不然先不说寿宴,就冲着平日里您这那些花饼枣糕,我也拦不住她啊。”
  听闻此言,卢植笑的更开心了。他收好锦盒,然后拍拍绫影的手,表示那些好吃的都给不儿留着,等她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来拿,要啥有啥绝不含糊。
  说起绫记布坊,虽然有个京城第一名裁坐镇,但是真真正正里里外外把铺子打理起来的,却是个小娘子,布坊的大小姐绫不否。行里的人,见到她都敬称一句不儿姑娘。不儿比哥哥小上七八岁,是个- xing -格开朗,能说会道的小娘子,加上有一身不知师从何处的好功夫,在商道混了好些年,便得了个朱裙飞雀的称号。绫记布店的生意,无论是采购、压货,还是雇人、管账基本都是不儿一手包揽。故而绫影虽然挂个掌柜的名衔,但是实际上铺子的掌门人却是不儿大小姐。
  不儿出门的时候,总是偏爱穿着朱红胡服,发间只挽一支银簪,腰上配一柄两尺来长,通体透白的短剑防身。不儿为人处世既明行商之道,又懂江湖规矩,所以不出一年时间,便把布坊的商路铺的四平八稳。不过她本就是个闲不住的- xing -子,就算是生意已经走上了正轨,不需要她特别费心,但是不儿还是喜欢浪荡江湖的日子。所以她有事没事的就带上护卫白鹭和丫鬟朱鹮去跟跟车,压压货,会各路英雄,览大好河山。每年的春季,正是去南方采购新绸的好时节,蛰伏了一个冬天没出门的大小姐,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舒活筋骨抖擞精神的好机会,欢欢喜喜的出去玩去了。虽然临行之前,绫影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赶在谷雨之前回来,才不误了给拿不儿当亲闺女看的卢老爷祝寿。结果谁料人算不如天算,偏偏赶上了官家修路,生生把不儿的行程耽误了十几天,最终还是没能赶上。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