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亡灵乐章 作者:机智的熊熊

时间:2019-05-28 13:33 标签: 悬疑推理 甜文
文案: 圣诞夜,诚大侦探社的社员被发现死在老校区旧- cao -场,警方以意外事故匆匆结案,然而真的是意外吗? 精心为凶手准备圈套,却显遭毒手,解开案情的同时,感情线也逐渐明朗 内容标签: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短篇 第1
 
文案:
圣诞夜,诚大侦探社的社员被发现死在老校区旧- cao -场,警方以意外事故匆匆结案,然而真的是意外吗?
精心为凶手准备圈套,却显遭毒手,解开案情的同时,感情线也逐渐明朗……
 
内容标签: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短篇
 
 
 
第1章 前奏曲
  诚大的侦探社,最近风靡起一股玩手机游戏的热潮,每个社员的手机里都能找到一款名为“亡灵乐章”的游戏。
  尽管整个诚大侦探社,包括指导老师一共只有十一个人。所以虽说是热潮,这款游戏实则相当冷门,不会出现在任何一个应用商店的首推界面。
  亡灵乐章,听名字就知道是一款很奇怪的游戏,强硬的将“亡灵”,“乐章”这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词组合在一起,让人完全无法脑补这是一个怎样的游戏。
  撇开奇怪的名字不谈,这其实是很普通的战斗类游戏,每个玩家都是亡灵召唤师,建立自己的亡灵国度,然后召唤不同品种的亡灵进行战斗,可以单刷副本,相互单挑,也能与其他玩家结成同盟进行全地图王国之战。若不是此游戏画风过于对不起玩家,真的是一款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游戏。
  一个圆圈就是亡灵士兵的头部,圈圈下面接上各种不同的几何图形,就是不同品种的士兵,方形是近战兵,三角形是远程兵诸如此类。
  至于这款各大应用商店和游戏网站都搜不到的游戏是如何在诚大侦探社流行起来的,完全是因为夏林。
  因为他说这游戏的画风让他很有亲切感,而这个夕阳社团的社长赵扬和副社刘希冉是他从小欺负到大的竹马青梅,在夏林的- yín -威之下含泪下载了他在群里共享的安装包。
  当然,这并不是所有人都开始玩这款游戏的原因。
  那是一个普通的无所事事的社团活动日,刘希冉像往常一样横在椅子上补觉,当她正梦到最喜欢的声优以一种极其魅惑的声线,配上日语特有的温柔读法叫她起床时,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刘希冉大声骂了句“我靠”,抄起手机,眯着眼滑到接听键上就开始骂,等她问候过对面全家上下之后,听筒中才传出来夏林富有磁- xing -的声音:“我打的许洛电话怎么是你接?他人呢?”
  刘希冉的连环炮瞬间就哑了火,愣了好一会才说:“哦,可能是刚刚开班会的时候拿错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刘希冉的手机跟许洛是同款,两个人又都没装手机套。他俩的事儿精班长要求开会之前手机上交,统一放到小框里。开完班会已经到了饭点,刘希冉就像饿虎扑食一样随手抄起一个手机就溜了。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刘希冉,你知道你为啥没有对象吗?”
  话题转换的太突然,刘希冉一时没跟上夏林的节奏,表情呆滞回了句:“啊?为啥?”
  “吃了就睡,胖不死你。还有你这堪比宇宙爆炸起床气,动不动就问候人家祖宗十八代,谁敢跟你处?”
  没等刘希冉组织好语言怼回去,夏林就把电话挂了。
  要是有人用那种温柔甜腻又带点魅惑- xing -感的声线叫她,她怎么会有起床气!
  刘希冉很想给手机来个抛物线运动,理智及时发出警告:这是男神许洛的手机,做好被后援团揍的准备了吗?
  刘希冉立刻小心翼翼收了回来。挂机界面消失后,主页面出现了。刘希冉一眼就在全黑的壁纸上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图案。
  是亡灵乐章,许洛竟然也玩这个脑残游戏?
  这件事情带给刘希冉的冲击堪比十级海啸世界末日预言实现火星撞地球,一个行为举止无不在阐述“正经”二字,在四十轮笑话轮番攻击下嘴角都没勾过的人,手机里居然有这种看图标就很智障的游戏?然后活动室又传出一声惊天地泣鬼神感情色彩相当丰富的——“我靠!!!”
  刘希冉张的可以塞下一个柚子的嘴还没来得及闭上,活动室的门被人推开了,一个身材高挑气质干净的男生靠在门上,骨节分明的右手举着一个与她手中一模一样的手机,正和谁通着话。
  不是许洛又是谁?
  听筒里还是夏林富有磁- xing -的声音:“怎么样,她又睡的流口水了吧?”
  许洛看着对面张着血盆大口的刘希冉,一时间难以界定她嘴角的口水是睡觉的时候流的还是这样傻傻大张嘴巴才流的,轻声回了句:“是的。”
  听筒里立刻传来夏林不羁的笑声:“哈哈哈,这女人这个德行有对象才怪。行了行了,拿了手机快回来吧,我等你好久了。”
  许洛嘴角微扬:“知道了,很快。”
  他五官很立体,侧脸的轮廓在冬日的光线刻画下显的无比柔和,尤其是嘴角上扬那好看的弧度。刘希冉只觉眼睛到心灵都得到了净化。
  接二连三的冲击让刘希冉自认为灵光的大脑短暂的停止运行了,刘希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许洛手里接过手机的,许洛的身影消失了很久,她才终于咆哮出声:“啊啊啊啊许洛笑了!!!”
  门口的赵扬手里一瓶可乐应声落地,白色泡沫极速汇聚。
  赵扬的表情跟刘希冉的表情如出一辙:“啥?许洛笑了?对你笑了???”
  刘希冉如梦初醒,打开手机点到通讯记录,第一条上是字体可爱的三个字:夏二木。
  刘希冉猛然想起刚刚接听之前,纯黑的背景上,显示的来电人,存的是一段英文——myprecious。
  刘希冉停运已久的大脑飞速运转起来,赵扬没来得及去捡那瓶快要爆开的可乐,两三步冲上去按住抽搐不止的刘希冉,“喂,大冉,振作点!振作点!”
  片刻后刘希冉熊熊燃烧的什么才稍稍平息了些,转头冲赵扬神秘一笑:“哈哈哈,我福尔摩冉要重出江湖了!”
  没过多久,许洛也玩这款游戏的消息就在诚大侦探社里传开了,社里无所事事又好奇心重的社员们也纷纷下载了,至此社团活动日就变成一群网瘾少年聚众打游戏,导致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一度以为这是某手游社团。
  诚大南区7栋男生宿舍604,夏林在听到一段节奏力度都十分有特色的脚步声后,迅速关掉桌上一台黑色笔记本,麻溜的滚回对面自己床上躺平。
  然后是钥匙转动的声音和宿舍门打开的声音,随之飘来的是令人难以抵抗的饭香味。夏林的肚子适时叫了两声以示抗议。
  许洛在另一张干净的桌上摆开食物,在夏林看不到的地方始终唇角带笑,而后冲着夏林床上鼓起的小山包轻声说:“醒了就下来吃吧,都是给你买的。”
  夏林掀开被子随手抓了件外套就顺着楼梯滚下了床,冲着许洛感激涕零:“许洛,不,许大哥,许大爷,你不是我亲爹,却胜似我亲爹,以后你就是我爹!”
  夏林的生活习惯极不端正,生活态度也相当不积极,每天必到中午才会从床上下来,每晚也必然凌晨三四点才会睡觉。604本来是个普通的四人间,但是其他两位学长已经大四,而且家就在本地,所以干脆搬离了宿舍。南区7栋宿舍楼六楼的几个宿舍是后来扩招加上的,现在住的多是些大四的学生,平常几乎见不到人影,这栋楼年代久远且年久失修,没有电梯没有天然气。而夏林百分之九十的时间都开着节能模式,连下楼接个热水都嫌麻烦,所以如果没有许洛,夏林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孤独的饿死在604,几个月后尸体腐臭才被人发现的那种。当然,这并不代表他能完全信任许洛。
  许洛拿了个鸡腿塞住夏林的嘴,“别贫了,快吃。”然后在夏林专注于和鸡腿搏斗的时候,悄无声息地走到自己桌前,伸手摸了一下合上的黑色笔记本,指腹果然传来微微发烫的触感,他无声无息的笑了。
  观赏完夏林五分钟吃完两人份的饭,许洛给夏林递过一盒抽纸,才从夏林随意堆放的杂乱衣物中找到他粉色的热水壶,拿手颠了颠,果真一滴不剩。
  “我去接水了。”许洛拎着夏林的粉色水壶就朝门外走去,夏林看着与他高大背影格格不入的粉色水壶,忍住了笑出声的冲动,“好好,谢谢你,爹!”
  等许洛关了门,他那特有的沉稳脚步逐渐变弱,夏林立马从许洛刚刚脱下的外套口袋中熟练的掏出手机,遗憾的是自从上次跟刘希冉拿错手机之后,许洛就加了锁屏密码。
  不过夏林自认为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他只试了不到三次就把许洛的电脑密码破译了。破译一个人的密码通常有迹可寻,一般都是他熟悉的,一些有特殊意味数字或字母,譬如生日,纪念日,姓名,电话号码,或者是这些的组合……如果一个人选用了自己也不熟悉的密码,那么为了防止自己忘记密码,他会把密码记下放在自己容易找到的地方,或者在身边放上某样提示物,让自己看到提示物就能联想到密码。
  许洛的电脑密码很普通,就是他名字的首字母“XL”,导致夏林单纯的以为他的手机密码也很简单。当夏林把最可靠的组合都尝试遍之后,系统仍然只跳出几个冰冷的大字,“密码错误”,中途还由于密码输错次数过多自动锁屏了几分钟。
  再输一次就要关闭半小时了,夏林握着手机郑重按下几位数字。正当他要按下最后一个数字的时候,宿舍门开了,许洛提着粉色的水壶出现了,看着夏林手里自己的手机面露疑色:“你拿我手机干嘛?”
  “哦,我手机欠费了,借你手机打个电话,开机密码是多少啊?”夏林面上嬉皮笑脸,手心却惊出一层汗,难道自己太专注了,连脚步声都没听到?
  许洛并没有要告诉夏林密码的意思,放下水壶从夏林手里抽过手机:“又没钱了吗?你放我这的钱还有二百,我先给你充。”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