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推理悬疑 >

SOTOPIA:人造伪神 作者:森破

时间:2019-06-01 13:12 标签: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强强 因缘邂逅
文案: 把我从那种地方救出来,对你会有什么好处吗? 至少你下次把刀抵在我脖子上的时候会犹豫一点儿。 看在上帝的份上,快别再打情骂俏了。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亲爱的,他们在下很大的一盘棋。 实验室中的理- xing -伪神逃出囚笼,生无可恋的FBI探员意外参透真
 
文案:
“把我从那种地方救出来,对你会有什么好处吗?”
“至少你下次把刀抵在我脖子上的时候会犹豫一点儿。”
“看在上帝的份上,快别再打情骂俏了。你们还看不出来吗亲爱的,他们在下很大的一盘棋。”
实验室中的理- xing -伪神逃出囚笼,生无可恋的FBI探员意外参透真相。虚伪均势瞬间崩塌,和平之下暗流涌动。
 
中心思想是论智商和运气的重要- xing -。
人物言论不代表作者立场,个别名字有彩蛋
 
内容标签: 强强 因缘邂逅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莫斯克维奇,史蒂文 ┃ 配角:凯伊,梅纳德,米尔斯,卡洛琳 ┃ 其它:西方现代背景,剧情为主,人物群像
 
 
 
第1章 第一章 无名之人
  除了几乎使心脏功能崩溃的满溢的刺激感,逃跑绝不是什么电子游戏般愉快的事。尤其是一个没有地图、现金和任何一种防身器械的迷途之人,在飓风来袭的暴雨之夜,单方面以“逃生”为目的,只凭着最基本的常识和直觉在空荡荡的公路线上跌跌撞撞地寻找藏身之处。每一个挣扎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危险”,求生欲与自毁本能几乎融为一体。
  当然,比起方才摸黑穿过的半山灌木丛,相对平整的公路要好得多。除了在雨幕中勉强照亮一圈地面的橘黄色灯光,这一段地势微凸,也避免了低洼地带大量积水带来的威胁。和公路之外的野地相比,这里也更不容易遇见夏日出没的毒蛇。不过,此刻的逃亡者甚至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唯一明确的,就是身前身后黑暗与桔黄色灯光交错、上方隔绝了暴雨的通路——再坚持一下,就能够通过这条半公里长的隧道。
  然而,考虑到外头暴风雨的情形,他宁可找一个安全点的角落窝着,等雨势渐缓再作打算。如果幸运的话,说不定还能在隧道里拦下一辆不知情且不走运的私家车——车主或许只会把他当作野营时恰逢恶劣天气不幸走散的游人,而不会把他和穷途末路的落单暴徒联系到一块;不合时宜的装束也可以拿刚刚捡拾所得的避寒衣物简单糊弄过去。哪怕只是捎带到最近的一个小镇,一切就都能重新开始。尽管有着被充分开发的“洞察者”的知识储量和思考能力,此时此刻,他如此落魄,以至于来不及考虑陌生的施救者会不会把他拉下另一个深渊。
  本属于他人的白大褂已经- shi -透,连同里面自己的棉质衬衫黏在皮肤上,满溢着令他不愿细想的不适感。雨水在布料下流淌,将身躯黏腻地包裹在纤维与液体之中,这感觉实在不怎么痛快。尽管时值盛夏,带着浓重水汽穿过隧道的凉风还是让他浑身发冷。原本干净柔软的灰白色头发随意耷拉着,恐怕已经脏污得像个落魄的流浪者。
  还剩几步就是隧道口,是再好不过的观望的位置。然而,就在这时,他听见了头顶山体传来的不祥的响动。
  从远古生物绝灭期大地深处的裂变、爬行类动物无理- xing -的绝望嘶嚎,到□□时代集束□□将公元前落成的建筑遗迹撕裂的轰鸣,一切有关泥土与崩溃的情景从他脑中飞快地掠过,如同一瞬间做完一个毛骨悚然的现实主义第三人称噩梦。
  ——泥石流。
  如果堵在隧道里被对方追上,事情恐怕会比死亡更糟。
  这么想着,年轻的逃亡者扶着墙艰难地站起。从车里翻出时撞上后视镜的腹部仍在隐隐作痛,淤青恐怕已经在衣下成形。不过,与在结束过去的二十七年之前第二次失去自由相比,这种肉体上的痛楚已经不再那么重要。
  罔顾肌肉内的化学反应与伤处的痛楚,他再次开始绝境中的奔跑。
  时值2009年6月,当地相当罕见的飓风的- yin -影尚未完全从克洛维镇上空消失。
  “我是真的不想干了。”
  暗红色的旧吉普车外是连绵不绝的雨幕和渺远的雷鸣。引起轰动的泥石流只过去了一天半,隧道口被重新凿通、唯一受困者被救出则是十六小时前的事,史蒂文·克雷布斯的短暂假期却已经随着飓风警报的到来泡汤了半个星期。鉴于预先定下的休假结束日期还没到,尽管没法用鱼竿和□□证明自己的实力,他也不打算提前回到自己的上司梅纳德那儿去。
  然而,不近人情的梅纳德已经直接把电话打了过来——这让史蒂文又一次燃起了递辞职信的冲动。
  “别想着辞职,你还有一个从命案现场捡回来、现在还待在夏令营和小伙伴捡柴火唱儿歌的八岁养女,一套没付清按揭的房子和一辆过时的破车,以及手上还没开头的任务。”手机里梅纳德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而不容置疑,带着长期吸烟造成的暗哑。有时,史蒂文会觉得他的声线和本人安静- yin -郁的长相很不相称,倒是和凌厉果决的作风、FBI国家学院优秀学员级别的业务能力十分匹配。
  “不,其实我去年年初就已经还清了……”单手打着方向盘、漫不经心扫视着车前路面的底层探员叹了口气——说实话,身处这么一个职能特殊的部门,“辞职不干了”这样的决定也只能是说说而已。面对这位上司,他只有硬着头皮服从命令的份。毕竟从另一个角度看,除了恰到好处的要挟,与他相熟多年的梅纳德对他的牢骚已经算是十分包容。
  “所以呢,为什么现在就能确定那个伤员‘与Sotopia相关’?这太过草率了吧。而且就让我一个人去没有问题吗?按照他们的情报能力,如果你的判断正确,那边想必已经有所动作。”
  “等你看到证物就知道了。毕竟有‘银堡事件’的前车之鉴,那边的消防局也安排了一位观察员。说到让你去这个问题——”电话那头,梅纳德似乎低低地笑了。“谁让你正好在附近呢。”
  “……”史蒂文无奈地摇头,没敢将拳头重重敲在方向盘上——这是他的私家车,一旦砸出了问题,出钱修车的只能是自己,还得落下同事间的笑柄。
  “你很大胆。”史蒂文只好这么说。
  “凯伊也会赶过去安排转院的事宜。那个人一直放在那里不太安全。”
  “就因为她一直想开救护车?”
  “这不好吗?她的驾驶水平可比你高多了。”
  放下手中的话筒,梅纳德抬眼看向站在办公室玻璃门外待命的红发女人,他黑框眼镜下的冷静神情仍给人一种毫无干劲的错觉。二十后半的女探员身材姣好,- xing -感而危险的魄力令人印象深刻;简单清爽的白衬衫外扎着漆黑的枪带,上面还挂着对讲机——她刚出过外勤,面上挂着些薄汗。
  像是站着太累,她索- xing -抱着手臂靠着门框,饶有兴致、神情轻松地问道:“他又提辞职的事儿了?”
  梅纳德一脸淡定,语气毫无起伏:“我拒了。”
  “我就知道。”凯伊耸耸肩,从长裤口袋中掏出了车钥匙转起圈,挥挥手向外头走去。“我去干活啦。”
  鉴于所涉人员的特殊- xing -,在开着救护车直冲地区医院接人之前,她还需要到接洽的市区医院完成对接的预备程序,基本都是些乏味却又不可或缺的工作。话说回来,对这个以外围信息收集整理和文书写作为主的部门而言,枯燥单调的琐碎细节才是常态。
  梅纳德对着她的背影点了点头,又将视线投向刚从地区医院发来的邮件。附带的照片上除了一枚已被取出的人体医学芯片,还有一件脏污的白大褂——上面没有任何有关地区和机构的标识。梅纳德手边还有一张刚送来的加密传真,纸张泛着机器带来的隐隐热气。仅有几行字的信件顶端,却印着一个让他从心底感到不适的纹样。
  一条游蛇盘踞在世界树上,向天空吐出危险的信子;印了sotopia正式名称的黑底白字圆环将这个颇为复古的图样包裹在中央。
  这样的来信,已然如同宣战。
 
 
第2章 第二章 探员与证人
  地区医院的等级不算太高,白色外墙上延伸的锈水痕迹看起来有些年头。史蒂文把车开进露天停车场时,雨势已经收敛了不少。
  医院门口有一家花店。经营花店的中年男人没有与花店的定位相称的审美,摆出的花束也并不那么美观,一见空气- shi -润,竟直接免了浇水保- shi -的工序。多半是由于成色本就不突出,就价格而言,这些花倒是格外实惠。
  而在这些再“实惠”不过的慰问品中,牢骚劲头还没过的史蒂文果断地选择了看起来分量充足,实际上非常便宜的一束。微蔫的玫瑰花、康乃馨、郁金香和向日葵夹作一把,显得不伦不类,令人看不出送花人与收花人的实际关系,就连推着输液架穿过大厅的护士姑娘都不禁投来疑惑不解的目光。
  据前来接应的工作人员所说,目标伤得不重,至少没有需要进ICU的程度。还没走进病房,小个子的负责医师就已经小跑到史蒂文身边,抬着头絮絮叨叨地跟他讲起了“目标人物”的伤情,看来地方观察员已经与少数的相关人员作过最基本的交代。
  “——被发现的时候,他的下半身还被埋在泥里,看起来是快跑出去时被压住的。由于泥石流裹挟的尖锐岩石造成了撞击和摩擦,双腿和躯干部分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和挫伤,尤其是右侧大腿和两边的小腿,最深的伤口达到了二点五公分;但他很幸运,内脏、骨骼以及头部等要害位置基本没有受到伤害。及时治疗之后已经排除了感染发生的可能。他的体质也不错,只是现在还没恢复意识,恐怕暂时没法回答您的问题——”
  尽管时而点头确认自己获得了所需信息,史蒂文听的并不认真。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