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警告 by 总是萝卜/萝卜酱

时间:2019-07-05 16:58 标签:
警告 by 总是萝卜/萝卜酱


理发店小工王天,在一个晚上看到手机外屏出现“快逃”,

先且不说这是什么意思,关键是手机根本没有这个功能。

第二天美发店新来了一名美发师,并成为王天的师傅,

这个帅哥居然是王天的竹马,可是为什么王天什么也不记得了?

1、第 1 章 ...


  王天是被自己室友的梦话声吵醒的,醒来的时候正是半夜两点整。
  “靠,老子就是不知道这个水是干什么的,你知道了不起啊。”刘子群的声音带着青春期少年特有的怪异嘶哑,回荡在屋子里有些渗人。另外两个室友的睡眠也受到了干扰,烦躁不安地翻了个身,又睡着了。
  王天却再也睡不着了,他起身倒了一杯水,喝了两口又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听到刘子群又说了一句梦话:“姐你别嫁,我去打工赚钱来还。”
  
  王天一直觉得刘子群长了一副未成年的小样,眉眼都没张开,毛茸茸的嘴唇总让人联想到小鸡崽一类的动物,他一直怀疑刘子群的身份证是伪造的,也许他本名根本不叫这个。
  但是王天没有问过。
  他现在坐在自己的床上发呆,从理智上他知道现在应该马上躺下睡觉,因为明天对于他,以及三个室友来说,又将是忙碌的整整十二个小时。
  
  王天从某个野鸡美容美发学校毕业以后,晃荡了半年才被父母硬塞进了这个“全国连锁”的美容美发店,当小工。
  他倒是没有觉得屈才,学校里学的那些东西,他早知道没什么用处。连烫发上发杠应该怎么分布都没教过的地方,出来的毕业生确实只能当发廊小弟。
  看着年迈却还在为自己的工作四处奔波的父母,王天心里不是不歉疚。他收敛了自己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性子,打算做好现在的工作。甚至一开始,还有争取深造资格,做一名高级美发师的雄心壮志。
  
  干了两个礼拜每天脚不沾地至少十个钟头以上的活,他的信心又有点动摇了。迎接顾客,洗头,吹风,打扫碎头发,鼻子里满是头发焦糊的味道,身上总有尖利碎头发屑残留的触感,胃因为长时间的饥饿而痉挛地疼痛,他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坚持到试用期结束。
  王天觉得自己真的应该睡了,这个时候他看到自己的手机在闪。他的手机是翻盖分内外屏的,外屏可以显示来电,短信什么的,每当手机盖上的一刹那还能显示一下时间。
  他想着这么晚了谁会发短信来呢,一边抓起手机准备翻开盖子,这时他愣住了,手机的外屏,显示了两个中文字:“快逃。”
  王天捧着手机不确定是不是要把盖子翻开。这两个中文字,从手机的功能上说,是不应该出现在外屏的。但从手机的性能上说,又是可以显示在外屏的。平时显示时间的地方,一个一个粗糙的小亮点不那么完美地拼出了这两个字,蓝蓝的冷光映的周围一片鬼魅。
  
  在王天还来不及害怕的时候,这两个字消失了。消失的干干净净,屏幕毫无准备地暗了下去。
  王天急忙翻开手机,里面一切正常,屏保还是那张自恋的自拍照,日期时间之类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他又进入了自己的短信收件箱,也没有新的短信。
  这么折腾一下已经两点二十了,王天一边懊悔被自己浪费的宝贵睡眠时间,一边进入了梦乡,刚才大概是自己看错了吧。
  
  第二天早上八点,王天被刘子群怪里怪气的声音吵醒,“王天哥,你快起来,上班要迟到了。”
  王天不高兴地睁开眼睛:“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叫天哥。以后大家都要叫我王天老师呢,被你一叫名字都变土了。”
  “你名字本来就土,”刘子群生气地嘟囔着:“还王天老师,你以为你是高级发型师啊。”
  “你说什么?你连软化剂和中和剂都分不清楚,昨天还被你‘张庭哥’骂了。”王天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一边往身上套制服,一边高声说。
  这一下戳了刘子群的痛处,他委屈地眨巴着大眼睛:“又没人告诉过我,瓶子长的本来就差不多。”
  王天一下子心软了,一种欺负小孩子的罪恶感油然而生:“其实我也分不清楚,张庭他不是……对你严格要求吗。”
  
  这下子刘子群果然开心了起来:“嗯,我师傅对我最好了,所以我要去上班了,你自己慢慢刷牙洗脸吧。”
  “哎,帮我买份早饭,我要吃……”王天还没来得及说,刘子群已经冲出了门外。他气恼地把牙刷使劲捅进嘴里,却把牙龈刷破了,粉红色的漱口水一下子染红了水池。
  “靠。”王天愤愤不平地骂了一句,一看手机时间已经八点半了,脸都没有洗就迅速地跑出了门。
  

作者有话要说:兄弟们~~~帮顶啊~~~


2

2、第 2 章 ...


  深秋季节,穿着制服已经有点冷,王天一路小跑一路冷的直吸气,心里盘算着大概自己需要添一件厚外套了,可是又不好意思向家里伸手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工资呢。
  等王天提着两个包子跑到美发店的时候,差一分钟就迟到了。
  “王天,”白经理皱起眉头说:“你怎么这么晚呢,马上要做早操了,赶紧出来集合。”
  “我早饭还没吃呢。”
  “别吃了,快出来。”
  王天放下包子,内心已经吐槽了白经理百变千遍,早饭如果现在不吃,冷了不说,等做完早操根本没时间吃。看来今天胃又要饱受**了。
  
  美发店全体员工做早操,一向是这个街区的著名景点。一群半大不小的青年男女,身穿千篇一律,明明山寨却假装国际化的制服,站作两排在人行道的中央,随着振聋发聩音乐,勉强至极地做出幼稚到极点的动作。
  王天一边蹦蹦跳跳一边对刘子群说:“一会你掩护我,我早饭还没吃呢。”
  刘子群想了一下,小声回答:“好吧,不过你被抓了别怪我。”
  
  半个小时后,正在吃包子的王天被白经理抓了个正着,他慌忙咽下最后一口包子,对酝酿怒气的白经理说:“我吃早饭是为了更好地工作,那什么,白经理我擦窗户去。”
  突然,白经理那张万年不化的扑克脸上开出了绚烂的花朵,王天差点被吓噎住,仔细一看才发现白经理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身后。
  
  “赵总,你怎么来了。”王天一回头,看见了一个挺普通的男人,身后跟了一个身材挺高大的男生,那个男生穿着花板鞋,铅笔裤,宽大t恤,一副宽边墨镜遮掉半张脸,轻薄的耳机戴在耳朵上还没有拿下来。
  白经理脸上维持的笑容,让王天都替他脸发酸。他又把热情挥洒向了那个墨镜男生:“贾老师你好,欢迎加入我店,你的到来真是让这里……让这里……蓬荜生辉啊。”
  王天终于没有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个老男人油光光的脸上满是汗水,憋尽全身的力气,挤出了这个文绉绉的词,自己也颇为得意地挤了挤眼睛,并长舒了一口气。
  
  男生摘下了墨镜和耳机,王天竟然不能准确判断他的年龄。面前的这个男生,或许是应该叫做男人,年龄大约在20-30岁之间。他染着酒红色的头发——这个女性化的颜色配上俊朗的五官,却一点也不显的娘,就好像他的头发天生就该是这个颜色,一只银色耳环在那个男人半长不长的蓬松头发下若隐若现。
  白经理缓过气来,终于恢复了惯有的语气:“大家过来集中,我们来欢迎赵总,和国际著名美发师贾老师。”
  “总店还有事,我要先走了,不好意思啊。”一直到现在双手都被白经理紧紧抓住的赵总,终于找到机会抽回了双手,他望向白经理口中的“国际著名美发师”:“那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好的,舅舅再见。”男生的声音带着点卷舌,语调微微上挑。
  白经理的语气略带了些尴尬:“那我们来欢迎国际著名美发师……”
  “我不是什么‘国际著名美发师’啦,我也只是刚从国外的美发学校毕业,”带着讽刺而又慵懒的声音打断了白经理:“刚才的赵总是我舅舅,所以我不反对白经理以后照顾我一些,比如让我直接当高级美发师,或者早上允许我偷懒吃个早饭啥的。”
  “哦……你才刚来不能当高级美发师,只能从见习美发师做起……早饭……哦早饭……”白经理语无伦次起来。
  男人弯起嘴角笑了:“开个玩笑啦,不必当真。大家好,我叫贾谊,就像刚才说的,我是有背景的哦。欢迎大家对我热情一点。”
  所有人都鼓掌欢迎,好几个女店员兴奋地交流:“真的好有个性哦。”连男店员也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那王天,你刚来没多久,还没有师傅,以后就跟贾老师把。大家准备迎接顾客了。”白经理讪讪地说完就溜走了。
  几个老店员走过来,向贾谊介绍店内的大致流程,以及初级美发师的基本工作。贾谊一边听一边点头,偶尔还问几个问题,王天呆呆地看着他,突然就理解了一个词“气场”。如果室内的气流有旋窝的话,那么旋窝的中心,现在,一定就是贾谊了。
  刘子群悄悄溜到王天身边:“你运气真好。”
  王天回过神:“好什么好,跟一个新手,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出头。”
  “不是啦……”这个时候刘子群的师傅张庭已经有了顾客,喊他帮忙洗头发。刘子群忙应了一声走了。
  


3

3、第 3 章 ...


  这时候贾谊已经寄存好了东西,并换上了初级美发师的工作制服,走了过来。他对王天伸出手:“以后你就是我的助理了,我们合作愉快。”
  普普通通的白衬衫,黑马甲,黑裤子,穿在别人身上很有酒店服务生的土气,在贾谊这里变成了帅气。王天觉得面前的人晃的他眼睛疼,他草草地握了下男人的手,并不看他:“合作愉快。”
  “王天你多大了?”贾谊突然问。
  “我?我22了。”王天自嘲地笑笑,这样的年龄在洗发小工里着实偏大了。
  “你家是不是住在城南的老公房里,门口有棵大银杏树?”
  “是啊,你怎么知道?”王天惊讶极了。
  “哎呀,我是……”贾谊正准备说,门口接待小姐的声音打断了他:“145号,有客人指定你修剪头发。”
  
  店里有瞬间低声的议论,帅哥就是不一样,怎么快就有人指定了。王天急忙去领客人洗头,并吹干头发。
  “美女,你的发质有些受损,如果按你要求的发型来设计呢,可能达不到理想的效果。所以我建议干脆再剪短些。”贾谊温和地和面前的姑娘商定发型,纤长优美的手指在发型图片之间划来划去。
  “没关系,你就按我说的剪,这个发型我很喜欢,而且我觉得很适合我。”
  王天虽然经验不多,却也明白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按照顾客说的做,否则发型做出来没有预期的好,轻则埋怨几句,重则大吵大闹,索赔也不是没可能的。
  “美女啊,如果按你说的修,就是我不负责任。你的发型可是我重要的作品,怎么能如此草率地决定呢。”贾谊做了一个中规中矩的回应。
  “什么?你不能做,就是技术不行。今天我还非要这个发型不可了。”顾客突然发火了。
  王天站在一旁,被吓了一跳,心跳突突地加快速度,手心也渗出汗来。他暗自嘀咕,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发脾气就来脾气呢。
  贾谊倒是神色如常:“其实美女长的这么漂亮,剪短头发也很有女人味,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我觉得这个发型更适合你。”
  顾客看起来稍微冷静了点:“你能保证剪的效果好吗?”
  这时美发师站在了一个对自己极其不利的位置,发型效果这么主观的问题,答案和主动权完全掌握在顾客的手中。
  贾谊倒十分自信:“相信我,我能。”
  
  贾谊修剪头发的时候,王天就在一旁递递工具,打打下手。以王天的眼光看,贾谊的手法就和美发学校的老师一样标准,是不是更好他倒看不出来,但举手投足确实更优雅。用一句文艺的渗人的话说,仿佛是一个艺术家,在完成自己心爱的作品,这个时候,全世界是一片空白,只剩下这名艺术家,在面对自己的爱人。
  这个时候王天的手机震动了。虽然工作时所有人都是禁止带手机的,但其实大家全把手机塞在兜里,调成震动。
  王天瞟了瞟贾谊,他正在全神贯注进行最后的修发尾工作。他又向四周扫了扫,经理也不在。于是他偷偷掏出手机,想看看是谁找他。
  刚一拿出手机,王天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手机的外显示屏幕,有三个蓝莹莹的字,“你快逃”。
  由于正是白天,这几个字并不显眼却很清晰,整齐地竖排在手机的正中央。王天晃了晃手机,那几个字没有什么变化。
  王天突然想起了什么,慌忙打开手机,是刘子群发来的短信,问他帅哥人好不好相处。
  他立刻盖上手机,手机外屏上显示了当前的时间是10:30,持续了一会就不见了。
  王天的额头上渗透满了汗珠,他又使劲晃了晃手机,盯着外屏用力看。
  


4

4、第 4 章 ...


  “王天,你居然上班时间看手机!顾客头发修好了,还不快去洗头!”白经理中气十足的声音从王天背后传来。
  王天手一抖,手机啪地摔在了地上。
  他想弯腰去捡起手机,腿却直打哆嗦。他想努力微笑着对顾客说:“请这里去洗头。”却发不出一个音节。
  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他的右手,并把手机塞到他手心:“王天,你怎么了,是不是早饭没吃好头晕啊?”
  “不是,哦……我没事。”王天急忙把手机塞回裤子口袋:“这位美女,请这里走。”
  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恐惧却还是缠绕上了他的心头。本来,昨晚手机上看到的字已经被他淡忘,现在却像噩梦醒来发现自己仍然在噩梦中,那么绝望。
  王天用颤抖的手为顾客绑毛巾,却怎么也绑不紧。顾客的脸上已经出现了厌恶的神情。
  
  “我来吧,王天你去休息一下。”贾谊面带疲态,出现在了王天身旁。他高挺的鼻梁上浮着一层薄薄的汗珠,薄薄的嘴唇有些干裂。
  王天还想客气一下,贾谊已经把顾客带到了椅子上,帮她吹干头发。王天有些歉疚,这本来应该是自己的活。
  平心而论贾谊的技术还是很不错的,教科书一般准确无误。如果从大师的角度看,或许缺了那么些灵气,但在这么一个中国街头的美发连锁店里,水准已经相当高了。
  姑娘也挺满意:“虽然没有我原来选的那个好,但也……还凑合吧。”
  贾谊笑嘻嘻地说:“您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他是桃花眼,笑起来不自觉地勾人,姑娘红了脸。
  下一个顾客已经在等着了,王天又赶忙迎了上去。和往常一样,店里所有员工只能草草解决自己的午饭和晚饭。虽然贾谊是见习美发师顾客相对少一些,可是王天却要在别的助理忙的时候,帮忙给烫头发的顾客上药水。这是他最讨厌的活,因为所有的药水都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幸好最近天气暖和,烫头发不用加热。等到入冬以后,软化剂还需要加热,或者用电吹风吹,那个味道一定更销魂。王天一忙起来,也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冰冷的手指渐渐恢复了温度。
  
  晚上下班的时候,白经理又一次出现在了全体员工的面前,他兴奋地眼眶微红:“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公司为了提高员工的待遇,特意为大家更换了宿舍,由四人间变成了两人间,而且离店更近。”
  下面一片议论纷纷,大家显然也很高兴。
  “哼哼,”白经理清清嗓子:“还有,为了培养美发师和助理之间的默契,帮助大家更好的进步,公司原则上要求美发师和各自的助理同一间。如果有反对的,可以自行调配。”
  议论声猛然变大了,平时和自己的师傅不对盘的助理,全是一副想找人对换又不敢的表情,美发师们的脸上的神情也是五彩缤纷。
  王天身旁的刘子群兴奋的都快哭了,王天对准他的脑袋就是一巴掌:“你个良心被狗吃的,你天哥我平时对你那么好,你现在是什么态度?攀高枝了啊,高兴成这样。”
  “不是啦……王天哥哥,我是想……我是想……”刘子群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结结巴巴地试图解释。
  “我知道我知道,多和你师傅学点本事,早点当美发师多赚点吗。话都不会说,嘴巴笨成这样,以后怎么花言巧语骗小姑娘。”王天噼里啪啦地说:“还有,什么王天哥哥,是天哥。这么肉麻的称呼,去叫你的‘张庭哥哥’去。”
  
  “王天,你别欺负我徒弟,他人老实,不经逗的。”刘子群的师傅张庭走过来,轻轻抚摸了下刘子群后脑勺上翘起的头发:“你这个头发要修了。前面白经理说让我们尽快搬进新宿舍,你东西多吗?要不要我帮忙?”
  “不多不多,我马上回去拿……”刘子群屁颠屁颠地跟在张庭后面跑掉了,王天“切”了一声,这才发现人都走光了。
  “啊,我连新宿舍在哪里都没有听到……算啦,先在老宿舍混混再说了。”王天对搬新宿舍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盘算着不知道离上班的地方近了多少,早上可以多睡几分钟。
  


5

5、第 5 章 ...


  “王天,你前面说谁骗小姑娘呢?”不知道谁亲热地搂住了王天的肩膀,王天一惊,本能地挣脱。
  贾谊换上了刚到店里时的那身衣裳,和之前判若两人。这身打扮在普通的年轻人中很常见,但穿在贾谊身上有种轻微的颓废感,盖住了不羁。王天不知道这是不是由于贾谊的神情,忙了一天的贾谊没有了初到店里时的神采奕奕,眉眼间有强打精神的味道。
  “你啊,不过我是在夸你,你不知道,今天第一个顾客,我以为是来踢场子的,幸亏你……”王天说到这里又想起了白天看到的,手机外屏莫名出现的字样,心头一紧说不下去了。
  “哈哈,对待客人要像春天般温暖,这是雷锋说的……咦,王天你困了,怎么一副想睡觉的样子呢?”
  
  王天强行压制住内心翻涌的恐慌,点点头说:“嗯,忙了一天是好累了,其实今天顾客还不算多的。”
  贾谊拍拍王天的肩膀:“那我们赶紧回去吧,前面我们的宿舍你听清了吗?好像是308吧?
  “哎呀,”王天一拍脑袋:“我完全没有听到,要不打个电话问白经理?”
  “没事,地址我记清楚的,大不了到了哪里再问人,反正都是自己人。”
  
  晚饭都没有吃饱,路上他们一起去吃了麻辣烫,两个人都拿了一堆串串。在等待叫号的时候,王天一边玩着手中的号码牌,一边想起早上被打断的对话:“对了,你好像以前认识我?”
  “哎呀是啊,”贾谊瞪大眼睛,用夸张的语气说:“你,居然忘记我啦,小天天同学。我是你123哥哥。”
  “啊,123哥哥……”这个怪异到极点的称呼王天果然有印象:“你是福利院的……”他马上闭了嘴,福利院的经历对于任何人,都应该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王天想起自己大约4,5岁的时候,家附近的福利院确实有一个比他大两三岁的小男孩。小男孩没有名字,只有一个顺口的编号叫做123。这个编号被许多父母用作自家宝宝的数字启蒙教育的实例教材,连带着这个孩子也在邻里间出了名。
  123和大多数孤儿一样,衣着最多可以算作整齐,神情通常都是戒备的。他整天跟在福利院的院长身后,院长好像是一个存在感非常弱的中年男子,头发蓬乱,戴着一副超厚眼睛,神色郁郁寡欢。
  
  王天小时候的生活似乎和123有一些交集,但他现在想不起来了。这个时候他们的麻辣烫烧好了,贾谊去把两碗麻辣烫都端了回来,两人开始吃夜宵。王天裤子口袋里的的手机又开始震动,他心里又一紧,犹豫着要不要掏手机。贾谊的耳朵倒是尖:“咦,你手机在震哎,不接电话吗?”
  王天只好把手机掏了出来,看到手机外屏的一刹那他松了一口气,上面正常显示了一个电话筒的符号。他打开手机接听,又是刘子群。
  “王天……天哥,我们已经搬到新宿舍了哦,新宿舍真不错,很大很干净,还有浴室有厨房,你好像分在我们隔壁哦,今天你搬家吗?”刘子群欢快的声音传来。
  王天心情也不错:“我一会就和贾谊一起过来,你别管我了,管好你自己吧。”
  “还有……天哥,”刘子群的语气有些犹豫:“我不是不喜欢和你住,但是师傅……”
  “前面我开玩笑呢,你怎么这么经不起逗。”王天打断他的话:“行了行了,我还要赶快回去收拾东西呢,不说了啊。”
  挂断手机王天的心情无端地愉悦,他三口两口喝完了面前的汤水:“我吃饱了,贾谊你快点,早点搬好早点睡觉。”
  
  “你笑起来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贾谊微笑,望着王天的眼睛:“一点心机都没有,真可爱。”
  要是平时,王天应该说:“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可是现在贾谊的眼睛深不见底,王天觉得自己快要陷进去了,脸飞红,难道自己笑起来真的很可爱吗?带一点点窃喜,和一点点兴奋。
  虽然对方同为男人,王天倒没觉得自己的反应有什么不应当。他觉得世界上有一种人,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吸引力,一种叫“人格魅力”的东东,在这样的人面前,脸红心跳也很正常。
  


6

6、第 6 章 ...


  行李都不多,所以他们很快就搞定了搬家的事情。新寝室确实条件不错,公司为了提高员工待遇确实下了血本,这年头有点良心的资本家真是难得一见啊。
  “啊……要降温了,王天你好像都是夏天的衣服,过两天我们一起逛街去吧。”贾谊一边看手机里的天气预报短信,一边对王天说。
  “好啊,不过我在试用期,一个礼拜只能请一天假……你看哪天好呢?”
  “我也在试用期啊,要不后天吧,明天我们一起请假去。”
  “你还……”王天本来想说你还用得着请假啊,想想还是不妥,闭了嘴。
  “在店里还是要遵守规章制度的,不然不是乱套了,”贾谊用力揉了一下王天的脑袋:“你有话就说啊,一点不坦诚,你小时候比现在好玩多了。”
  “什么好玩,我又不是玩具……”王天说的有些没有底气:“不过我好像不大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
  “没关系,有空我和你说,你小时候和小狗一样,傻乎乎的,嘻嘻。”贾谊打了个哈欠:“困死了,我睡觉了,今天不洗澡了。
  “我可是要洗澡,帮人上了一天药水,身上臭死了。”王天边说边拿起要换上的衣服去了浴室。
  
  浴室不大,但很干净,有一面很大很亮的镜子,映的到处明晃晃。王天哼着歌一边脱衣服一边欣赏镜子里的自己,真是个小帅哥。
  他想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换了不错的寝室,室友既是自己的师傅,又是自己的竹马,相处起来一定更容易。他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放在水池边上,防止脱裤子的时候从口袋里掉出来。
  王天是多么后悔这个时候多向手机上看了一眼,因为手机的外屏上有出现了淡蓝色的文字,这次是五个字,“他回来报复”。
  不知道哪位心理学家证实,在过渡的刺激之下,人反而会冷静下来。反正这个规律适用于王天现在的情况。他默默凝视着手机上的字在半分钟以后消失,然后站进淋浴房开始洗澡。
  
  温热的水包裹了王天全身,让他有点想哭。这个脆弱的时刻他想起自己高龄的父母,想起父亲在他小时候常对他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p大点事就慌慌张张流猫尿。
  王天从小就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读书读的不好,也没有什么特长,但此时他第一次在心里有了一个要强的想法,现在他不能崩溃,要冷静,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自认为水平有限,但王天又一时想不出有谁可以商量。于是他自己边洗澡边理了一个思路:1.首先去网上查一查有没有人碰到类似的问题。2.打电话到手机厂家,问一问外屏有没有可能出现这样的故障。3.分析屏幕上出现的这些警告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一早王天破天荒地早起,跑到网吧去查了一下有没有同样款式手机用户碰到类似问题的帖子,和料想中的一样,自然是没有的。这款手机倒是经常出现外屏不亮,死机重启等问题,网上骂声一片,但这显然不是王天所关注的重点。
  他又打了个电话去手机客服,发现客服还没有上班。王天这才想起来客服一般都要九点以后才上班,所以他决定今天无论如何要抽个时间打过去,哪怕被白经理抓住骂一顿。
  因为时间还早,王天去早点摊喝粥吃油条。习习凉风中,温热的粥流进胃里,久违的惬意。王天此时又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他恨恨地掐啦自己一把,真是太没用了。
  
  王天觉得委屈,他想不通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王天的父母都是脾气极好的人,在邻里中很有人缘。王天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特别有出息的儿子,父母却从来没有逼迫过他。王天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想念过去平静安宁的生活。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