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杰克苏隔壁的小玛丽 by 提裤脚走路(年下/欢喜冤家)

时间:2019-07-05 17:00 标签:
杰克苏隔壁的小玛丽 by 提裤脚走路(年下/欢喜冤家)

文案:

因为XO事AB相遇,附带关系者若干,

发生小事几件大事很少件,

没有狗血没有深刻,

充斥电波最后各种情况HE...了吗?


杰克苏隔壁的小玛丽
1.
玛丽呀玛丽,为什么你的头发不是金色的呢?
店里染的。
玛丽呀玛丽,为什么你的眼珠不是蓝色的呢?
眼镜戴的。
玛丽呀玛丽,为什么你的鼻梁不是高高的呢?
流氓打的。
玛丽呀玛丽,为什么你上面没有下面却有呢?
爹妈养的。
……奇怪的玛丽。
你才奇怪吧!!!

肖马黎噼里啪啦得发着短信,隔着铁门有一搭没一搭得和新搬来的小邻居进行着意义不明的对话。
见鬼的自己怎么就忘带钥匙了呢,怎么就和那诡异的小鬼碰上面了呢,哦该死的看起来这对话还得继续个把钟头的。
肖同学绝望得看着另一把钥匙的主人发来的[开会]二字,终于忍不住抬手堵住耳朵。
“玛丽你在等人吗?”
塞耳朵。
“玛丽你站着不累吗?”
继续塞。
“玛丽你要不要进来呢?”
话音刚落,肖同学就看到铁门被推开一条缝,那位奇怪的小邻居然走到他面前做出了欢迎的姿势。
大约维持这动作三十秒后,可能是注意到肖同学毫无移动的意思,小男孩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玛丽你不用害怕,”他急急摆手补充道,“我不会做出奇怪的事情的。”

啊?
肖马黎看着眼前身高只到他腰部的小朋友,总觉得这话,是不是说反了?

不对不对这不是重点。
肖同学瞄了眼手机算了算时间,的确一直站在楼道空等也不是什么好差事,但是总觉得还是就这么站着比较安全……

为什么我总是那么不坚定啊啊啊!
几分钟后的肖同学端着杯橘子汁坐在新邻居家的沙发上,低头埋首内心捶胸顿足。
不就是被拉衣角了么,不就是被人45°仰望了么,不就是人家小朋友睁大眼睛一脸期盼了么,不就是被……
“玛丽,玛丽??”
紧贴肖同学坐着的小男孩面带困惑,“身体不舒服吗?”
他体贴地拍着肖同学的背,然后指向客厅右边:“厕所在那里哦。”

肖马黎把头埋得更低了,半晌才闷闷开口:“小学生?”
像是没明白肖同学的意思,小男孩歪着脑袋停下了轻拍的动作,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玛丽,我觉得你顺序问反了哦。”
小男孩清清嗓子,“按道理来说你应该先问我叫什么名字,就像我刚才问你那样。”

啊?
肖同学慢慢直起身转头和男孩进行面对面交流。
“我记得我当时报的名字是[肖马黎],”他特别强调最后一个字的读音,“第二声,不是第四声。”
而且按道理来说也不可能对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叫得那么熟稔吧。
“不要这么在意这些小事嘛玛丽,”男孩自顾自得介绍起自己,“我叫苏捷珂。”
说到这里他似乎不好意思得笑了一下,“玛丽你可以叫我杰克哟。”

谁会叫啊!

2.

肖同学看着眼前笑的无比真挚的小脸,内心继续疯狂咆哮。
“至于年龄嘛,”苏小朋友原本搭在某人身后的手因为肖同学的抬头挺胸而无意识向下滑动,“我已经初一了。”
哦,怪不得。
肖同学不知道自己那瞬间做出了多微妙的表情,以至于使男孩再次叮嘱他有困难,找厕所。
“我说,”肖同学拼命提醒自己别和离中二还差一年的小鬼头一般见识,“你父母没跟你说过不可以让陌生人进屋吗?”
说过啊,男孩干脆得点头。
肖同学指指自己,我们似乎不...呃
后面半句话渐渐淹没在苏小朋友闪闪发光的眸子里。
“你是玛丽啊。”
所以?
“而我是杰克啊。”
……

提早中二的怪胎,肖同学如此定义。
杰克不应该是和肉丝的么。
……
等等,惊觉自己嘀咕出什么逻辑的肖同学再次弯腰扶额悔不当初。
看来能够理解这种回路,并且如此顺当进行修改的自己算是什么,被那早熟小鬼传染反而智商倒退的悲剧考生?

噗。
像是听到什么老梗笑话,苏小朋友受不了似的咳嗽一声。
“玛丽你居然喜欢那种片子吗?”
你到底是从哪里解读到[喜欢]这个讯息的啊小朋友...还有能不能别叫我玛丽了!!
肖同学觉得一阵胃痛,解决困难的需要渐渐涌上心头。
“我一直在期待玛丽的到来,”小男孩蹭了蹭身边的人,“虽然玛丽你长得和我想象的不太一样。”
或许是因为在楼道里被灌了冷风,又或者是精神打击过于强大,肖同学被这么一拱一碰的,某种需要愈演愈烈。
“你...”
请叫我杰克。
“我...一会儿再和你说。”
肖同学捂着肚子直奔被指路两次的某地。

可这人吧,真的给他一正经办事的地儿了,某种感觉却又神奇得隐约淡了下去。但也算是贪图耳根清净,肖同学就这么靠在洗手间的拉门上从裤袋里掏出手机,再颤巍巍从另一边口袋里拖出皮夹。
打开,[PI----]没电了。
打开,紫色一张小钢镚两枚。
于是肖同学自问自答机能正式开启——

提问:
何处能使一位身携五块二毛无联络工具的正常十八周岁男青年安然度过漫长的四小时等待时间?
答曰:街对面的黑网吧。
好嘞!
一想到能马上远离连肉丝和玛丽都分不清的奇怪小孩,肖同学终于可以安心做正事了。

“玛丽,上厕所玩手机可是坏习惯哦。”
咿——!
正准备伸手冲水的某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劝告成功惊吓,紧攥着的那抹紫色就这么飘啊飘的和转啊转的水融汇在一起,接着彻底从肖同学视野里消失了。
……
肖同学刷得拉开门,脸黑得跟锅底似的咬牙切齿。
赔·钱。
3.

“多少?”
小朋友蹭蹭蹭拿来了个零钱包,献宝一样的双手奉上。
……
你先让我出来再和你说。
肖同学觉得今天在各种意义上还真是上上下下享受了很多回,特别是看见小朋友又蹭蹭蹭跑回客厅兴高采烈拍着沙发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哪天不带钥匙都行,可为什么偏偏是今天,今天!!

“玛丽你果然是吃坏肚子了...”
小男孩担忧着看着蹲在厕所门口的肖同学,“要不玛丽你还是别出来了吧,嘿嘿没关系有我陪你说话不会感到寂寞的。”

五块。
肖同学当做没听到,艰难得张开右手举过头顶。
“小朋友你只要还我五块钱就好。”
沉默了几分钟后,思考着怎么这么久都没动静的肖同学忍不住抬头,在他的正前方赫然站着泪眼迷蒙的小邻居。
肖马黎这辈子最怕别人哭,这一看可把他吓惨了,急急忙忙扯了把厕纸往小朋友脸上抹,顺便学着肥皂剧揉搓扒拉着小朋友的一头黄毛,嘴里嘟囔着[好了好了不哭了五块钱不要了]之类的屁话。
杰克在玛丽的胡乱安慰下渐渐止住哭声,小小抽噎几声后一头扎进手足无措的肖同学怀里。
本来被搞得稀里糊涂的肖同学倒是被这一扑给惊醒了,越琢磨吧就越觉得不对劲,不是一开始还好好的准备把钱包都给我了呢,怎么这会儿就嫌五块钱多了呢,还哭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他给怎么怎么的呢……

你抱着我儿子干嘛?
肖同学头顶飘过一片阴影。
还把他弄哭了?
肖同学脸上开始出现黑气。
话说你是哪位啊。

“爸爸他是玛丽!”
小男孩探出脑袋发音清脆,哪还有半点嚎哭的架势,“爸爸,玛丽他好可怜的,连五块钱都没有。”
……
“所以我决定把我的钱给他,”小男孩像是安慰肖同学一样冲他坚定地一点头,“因为我是杰克!”
男孩的父亲看了看肖马黎,再看了看儿子手上的钱包,踌躇半晌才缓缓开口:“儿子啊你搞错了吧,他怎么可能是玛丽。”
虽然觉得这话不太对,但因为想听听对方是如何澄清自己,肖同学也就没插嘴。
“儿子你看,”男人开始掰手指,“黑毛黑眼平胸非女性。”
而且最重要的是——
男人从肖同学怀里拽过儿子一字一顿:
杰·克·是·和·肉·丝·搞·对·象·的。
4.

“当然这是其次,”男人的话仍在继续,“问题是你为什么会让这个人进来,对了我还没问你名字呢。”
我……
肖马黎刚想开口就再次被小朋友抢白:“玛丽,他是玛丽!”
“放屁,你见过哪个正常人名字叫玛丽的。”
“可是我就叫杰克啊。”
“对啊你不叫玛丽啊。”
……
那你叫什么?男人转头询问。
肖马黎。
真的是玛丽啊!
男人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但就算这样儿子你也不能就这么让他进家门啊。”
难道叫肉丝就可以了嘛?!
什么叫做基因遗传,什么叫做血浓于水,肖同学在这一刻统统明白了。
“玛丽似乎在等人的样子,”小朋友一脸认真,“而且连五块钱都没有,就一直在门口吹冷风很可怜啊。”
虽然有点感动但为什么要特别强调五块钱?
“我就住对门,”肖同学苦笑开口,“今天忘带钥匙了。”
……
太假了。
就算没有出声,肖同学也确信这父子俩的表情由内而外得散发出你骗鬼的讯息。

沐浴在四道不信任的目光下,肖同学硬着头皮提出了借用电话的要求,他扬起手机苦笑着解释自己手机没电了。
小朋友自然是叫嚣玛丽你随便用,我家就是你家,孩子家长则没有表明意见。
一心想脱离苦海的肖同学就把这种沉默当做了默许,飞快扑向沙发旁的座机一把拎起听筒。
或许是因为他飞扑的动作过于迅猛,身后的小朋友又开始善意的提醒:“别着急呀玛丽,小心拨错键哦。”

于是肖同学从善如流得确认了三遍十三位数字安全无误后才按下号码,伴随着一阵阵拨号音,[快接啊快接啊]的无限循环在他心田里飞速旋转,终于等到电话接通,肖同学想也不想冲口而出——
英雄救我!!!

那边刚想发声的某人明显被这句话的热情给砸蒙了,哆嗦了好久才带着上扬的语调开口:[喂?]
是我。肖同学尴尬咳嗽一声。
那边沉默了会,语调开始崎岖不平。
[我知道是你但我又不能确定是不是你你到底是你呢还是不是你呢还是是你呢。]
……是我。
[哦,是你。]那边似乎确定了人选,[预计你还要吹三小时冷风,boss和老婆吵架暂时不想回家。]
所以就找员工聊天谈心事?
[不,是开会。]那边似乎喝了口茶,[你碰到楼道**了?]
我在隔壁...邻居家。
[隔壁?]那边瞬间放大音量,[你学会撬门了?!]
“没有!是我让玛丽进来的!!”
……
肖同学默默扭头,发现不知何时座机被按了扩音键,苏小朋友在一旁义愤填膺。
5.

[这又是谁?]
隔壁邻居的小孩,肖同学放下听筒,声音软弱无力。
[不不不,我是说,玛丽是谁?]
……
[我迫不及待地想回来了,十分钟后见哦玛丽,还有…]
“你可以叫我杰克。”小孩脆生生接了上去。
[好的杰克,]那边开始憋笑,[待会见。]
DO—DO——
通话结束。
虽然过程有点不尽如人意,但好歹结局是可喜的,至少肖同学想让合租人快点回来这一目的达到了。
“听起来我们家又会来客人了?”
坐在沙发另一边看报纸的男人打了个哈欠,“大清早促进什么邻里友好关系嘛。”
客人?邻里友好?
肖同学嘴巴里的橘子汁差点喷出来。
刚才如此戒备我到底叫不叫肉丝的人是谁啊,完全否定我住在你们隔壁的人是谁啊,顺带说一句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清什么早啊。
“啊对了玛丽,”男人向肖同学伸出手,“我是苏胜穆。”
我不是玛丽…算了算了你们爱叫什么叫什么吧。
可刚站起身,男人像是想起了什么忽然转身回了房间,空留伸手伸一半的苏同学对着空气微笑,几秒后那支孤单寂寞的右手落入了小杰克的怀里。
“不要伤心。”小朋友轻声细语得安慰着,“爸爸应该是嘘嘘后忘记洗手了。”
果然房间里传来水流声以示小杰克所言非虚,并且与持续的流水声同步进行的还有漱口洗脸梳头等等动作,至于为什么远在客厅之外的肖同学会如此清楚屋内的动静,苏爸爸以实际行动告诉我们音量过大的自言自语是隐`私泄露渠道的其中之一。
等苏爸爸改头换面完毕,门铃也恰好响起,所以光荣的开门迎客任务就落到了他头上。
肖马黎暗自预备好冲刺姿势,可他忘记自己的右手还掌控在别人手里。
于是在门打开的同时因为某样累赘肖同学还是慢了一步,眼睁睁看着熟悉的高跟鞋踩了进来,随后门关上,来者扫视了屋内三人后绽放微笑:“玛丽~”
“玛丽你妹。”
既然是熟人,肖同学就毫不客气得直接呸了回去。
“杰克是哪位?”完全屏蔽某人吐槽的高跟鞋君在父子俩人身上轮流交替视线。
刷,小朋友举起小手,对了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呀?

“玛丽…”
哈?
焕然一新的苏爸爸倒倒吸一口凉气,相当不礼貌的指着新来的客人对着自家儿子咆哮——

“玛丽莲梦露!”

“儿子你看,金发碧眼高鼻梁,”男人上上下下把客人全当个活生生例子一样打量个遍,“还有最最重要的是,”男人越说越兴奋,“看到了没有?胸!货真价实的!!”
空气凝固。
金发碧眼的客人闷声不响开始脱外套,接着是衬衣,最后把某种不明物体放在了苏爸爸指着自己的手上。
爸爸骗人,离得最近的肖同学听见小朋友喃喃自语,这个人明明就是个人妖。
……最近的小朋友懂得真多。
“我头发是染的,”某人语调欢快,“眼睛颜色嘛多亏了彩片,鼻子倒是天生的。”
像是展示什么似的他在苏爸爸面前转了个圈,“小杰克,我不是人妖。”
——他是异装癖。
——我是异装癖。
像是出现过太多类似情况,肖同学和他的合租人异口同声。
“玛丽可是那边的那个帅哥哟~”
上身赤 裸的男人拍拍石化了的苏爸爸,“初次见面啊邻居,我叫秦斐,不过以后碰到我的话还是叫我小菲菲吧~”

6.

相比起打击过大的苏爸爸,小杰克倒是很开心得抱住肖同学,果然你是玛丽,他蹭了蹭肖同学的手,忽然落了一个超级大声的吻在上面。
?!
只有你是玛丽,小朋友抬头露出大大的笑脸,我的玛丽。
玛丽隔壁的。一时没忍住,某句脏话就这么溜了出来。
小朋友一愣,秦斐一愣,苏爸爸悠悠回神。
是杰克。
啊?
刚想道歉的肖同学也是一愣。
住在玛丽旁边的就是杰克啊,小朋友笑的更欢畅了。

7.

几年后,早已不再是孩子的大杰克从后背抱着不甘不愿的玛丽轻笑。
他说他依然记得第一次亲吻玛丽时,他爸是如何惊叫,小菲菲又是如何兴奋,而现在自己抱着的人又是如何保持着想打他又下不了手的表情。
“你那时候没有带钥匙真是太好了,”他们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他的嘴唇贴着他的耳侧,谁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能够看到的只是不断变化的唇形以及越发红润的脸颊,以及最后四片嘴唇轻轻碰触、分开,额头抵着额头笑的幸福。
……

放屁!
肖同学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丝毫不顾及形象得对着合租者怒吼:“你这都写得什么乱七八糟的,还‘笑的幸福’,我靠你以为你二八少女怀春啊死**。”
“还奏是二八,”秦斐使劲往嘴里塞着薯片口齿不清,“二八们他奶奶的奏吃这套。”
吃吃吃吃不死你。
肖同学继续翻看着署着[小菲菲]大名的青春校园小说,顺带着把书外头包着的某条印有奇怪标语的纸头给扔进了垃圾桶。毕竟[隐秘的XX之恋]也好[惊人的OO真相]也好[Y的接班人神秘美女作家]也好,统统眼不见为净最好。
“这玩意还真有人看?”
因为时不时被书里的措辞激起一身鸡皮疙瘩,肖同学对此还是保持着怀疑态度。
那叫个相当畅销啊,秦斐又拆了包饼干,“顺便我给隔壁也送了本,我还亲笔签名哎他们真是赚死了。”

“你死了算了。”
肖同学直接把书甩在作家头上,你怎么不给整栋楼都发几本啊,全小区都等着你呢。

...笨玛丽。
隔壁的杰克缓缓推门而入,“当然是因为小菲菲不希望我们的感情被太多人知道咯。”

什么时候这房子变得可以任由出入了,肖同学一边叹气一边灵活转身闪开了兴冲冲直奔自己怀抱的小鬼。

“秦斐你就净出些邪门歪道的玩意带坏孩子吧,我等着看他爸怎么收拾你。”

“不会啊,我爸他抢着看呢...”
苏小朋友想起这事就觉得委屈,“明明说好先让我看的。”
他可怜巴巴得望着肖马黎,“他到底是有多羡慕我们啊。”
……
“如果我没记错你读高中了吧。”
高一高一,一屁股坐到秦斐旁边加入扫货大军的杰克扑闪着眼睛期待下文。
“装可爱已经不适合你了。”
苏同学抽搐着嘴角,“还有,杰克玛丽的弱智游戏你也该玩够了吧。”

啧啧。
玛丽你果然是笨蛋。
个头虽然随着年龄的增长迅速拔高,但苏捷珂的相貌还残存着骗死人不偿命的乖巧,特别是歪着脑袋露出忧伤表情的时候,杀伤力可想而知。
可惜经过两年的水深火热,肖同学对此已经完全免疫。
“连小菲菲都察觉到我对你的真心了,你怎么就还不明白呢。”

“我TM只察觉到你想抢我粮食的真心啊死小鬼!撒手!!”

和秦斐手上较着劲,苏捷珂嘴皮子也没闲着,“既然九年制义务教育已经过去,玛丽,觉悟吧!”
肖马黎摔门而去。


8.

因为上午没有课,苏同学也就放缓脚步慢悠悠走去学校,本来租的房子离大学也近,按常理来说其实是可以再晚一点出门的…
唉。
肖同学给同寝室的兄弟发了条消息,大概意思就是今儿个中午外卖也帮他带一份。
那边直接回了个电话,说是正好宽哥也要帮他女朋友过生日,待会一起出去搓死他们这对鸳鸯。
…那有几朵空虚寂寞的男子会跟着去?
[你好直接,]电话那头淫 笑数声,[加上你这朵,三朵呀嘛哩个金花哎~]
你觉得会来大于等于数量我们这边的,外加上眼神不太好的,又是能被你看对眼的几率是多少?啊,还有就是单身的。
[你太直接了,]那头的笑声愈加惨烈,[可这年头玩的就是万一啊impossible is nothing just do it啊baby。]
你直接把联谊地址发我吧,先挂了。
呼,肖同学揉了揉耳朵,处于羡慕嫉妒恨状态下的男人唠叨起来,这战斗力可不比骂街大妈差多少,更何况是电话里的那位。
手机很快再次震动,略去杂七杂八的废话后,肖同学悲哀的发现他刚才的路都白走了。
……
目的地就在他家对面。
认命向后转的肖同学一路上祈祷着不要不要不会这么巧怎么可能那么巧哎呀怎么这么好巧不巧得成功和翘了半天课的苏捷珂巧遇。
“玛丽?”
小朋友单肩背着书包冲着肖同学挥手,“忘带东西了?”
恩…
呃不是。
思考了半天肖同学还是说了实话,中午帮同学过生日。他指了指马路对面的小餐厅。
“男的女的?”
同学是男的,过生日的是女的…
嘁。
肖同学似乎听见低着头的小朋友冷哼了一声,可出现在他眼前的依旧是灿烂微笑的脸:“也把我附带加进去嘛,就当是提前感受下大学生活。”
少来这套,肖同学翻了个白眼,你午饭没吃饱还怎么的,不是还抢了秦斐一堆零食么。
我可是处于生长期啊玛丽,小朋友一把抓过肖同学的手,走吧走吧一起去。
哎等等等等,你下午的课怎么办。
被拖着走了几步肖同学觉得自己还是尽点兄长本分比较好。
哦,我感冒了。
什么时候?
就现在,小朋友掏出手机挥了挥。
9.

无言被拽进餐厅,一进门肖同学就看见某个熟悉的背影在那上蹿下跳。
宽哥,嫂子。
肖马黎向中间那桌打了个招呼,“猴子今儿个又嗑药了? ”
“他碰见雌性都这德行,”留着个平头的男人见怪不怪,“这位是…”
“你好,”小杰克上前一步扯出招牌笑容,“我是肖哥的邻居,”他转过头对着旁边的长发姑娘歪了下脑袋,脸上又恰当好处得流露出一点儿名为羞涩的可疑红晕,“姐姐,那个…祝你生日快乐…”
呃啊。
肖同学打了个寒颤,可在场的四位女性则分别冒出数目各异的粉红气泡,特别是近距离被秒杀的寿星姑娘,就差直接扑上去掳毛叫可爱了。
“犯规啊犯规啊,居然如此利用纯洁的母性之爱,阿肖你这仇恨拉大发了。”
瞬间被冷落的鸡血仁兄从背后一把勾住肖同学的脖子,可还没用力掐呢,这后背就不知怎的一寒,手劲一下就软了。
这小子翘课蹭饭吃,肖同学拍拍猴子的胳膊示意松开,对着王宽做了个抱歉的手势,对方耸耸肩,小孩子嘛。
既然姑娘们都围观孩子去了,仨爷们不得已围坐在一起。
话说另一朵金花呢?肖同学环顾四周。
人畜无害绿叶必备的顺妹子想必是有了,侯尧指了指隔壁那桌上崭新的GRE词汇手册,进厕所吐去了。
“强迫症是病,得治。”
肖马黎哗啦啦翻着手册嘀咕,这都第几本了。
“早着呐才刚第二回,”侯尧比了个小树叉,“别忘了考四级那会儿他可是每晃次书店就捎回来一本,六级不是还包了我们这层楼的单词书么那败家孩子。”
那岂不是英语相当好?
杰克小朋友又不知何时成功突围至肖同学身边,特别是把侯尧[挤到一边]的这个动作做的相当之明显,于是猴同学立马就不乐意了,你说你这孩子挤就挤呗力气还使这么大这也太不给我面子了。
“不,我只是手贱而已。”
温和男声响起的同时,刚准备发火的猴同学再次被迫后退,“你刚刚说谁有了?”
...妹子,那自然是哥哥我有了。
侯尧带着[你们都欺负我!]的悲怆表情请求宽哥速速直奔主题慰藉一下自己。
王宽继续耸肩,准了。
接着就是许愿吹蜡烛切蛋糕,店家也挺厚道上了一大碗长寿面,拜钟爱炒热气氛的鸡血猴同学所赐,起先不怎么熟悉的两桌子人话匣子越开越大,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肖马黎的身上。
“听说阿肖是和人合租房子住?”寿星姑娘和自家那口子咬了会耳朵,好甜蜜哟~
啊?
吸面条吸一半的肖同学困惑抬头,嫂子我可冤枉呢我可清白呢,枕边风什么吹吹就吹吹吧可千万别往心里去。
寿星眼睛一亮,暗地里踢了身边的蘑菇头姑娘一脚。
“哎…那个,”蘑菇头姑娘脸刷的涨得通红,“我……”
笃悠悠吃着蛋糕的顺妹子瞟了隔壁狼吞虎咽的侯尧一眼,后者一边拼命塞东西一边拉长耳朵。
10.

“我,我喜——”

肖哥。
一直在旁边默默吃菜的小朋友突然出声,“菲菲姐明明对你那么好……”
两桌子人全停下筷子盯着他等待下文。
菲菲姐?
寿星姑娘把这个称呼默念两遍,“你说的是和阿肖一起住的人吗?”
“对啊,金发碧眼身材超好的姐姐,”小朋友笑得天真,“他和肖哥感情可好啦。”
我靠还是个洋妞,侯尧暗地里啐了一口。

“死小鬼胡说什么啊秦斐他可是——”

肖同学吼到这里顿时卡壳,他总不见得当着这么多人,而且是不怎么熟稔的人面前高调宣布秦斐是男人吧,而且还是个爱垫胸爱裙子的男人?
所以其他人就听着他“是”了半天都没下文,只当他是死鸭子嘴硬不承认,只是可怜的蘑菇头姑娘低头小声说了句抱歉便匆匆离席。
啊,肖同学慌忙起身欲追,却被寿星苦笑着制止了。
“还是我们去吧。”
剩下的三个姑娘默契对视一眼,结果又只剩下爷们大眼瞪小眼。
“阿肖你别生气,”宽哥点起支烟,想必是认为肖同学并不想曝光自个儿情感生活,“小惠那丫头暗恋你挺久了,知道你今天也来的时候她可高兴啦,本来我也想成人之美玩把双喜临门的……”
他搔搔脑袋,没想到小子你瞒的这么好。
就是嘛亏得人家妹子鼓起勇气倒贴呢,猴子啧啧摇头笑的促狭,还说你为啥不住宿舍呢,看来是等不及和外国辣妞夜夜笙歌吧~
你脑子里也就这点东西。
面对两人的揶揄,肖同学只得一边和猴子拌嘴一边猛掐隔壁小朋友的大腿。
明明应该很嗨皮的一顿饭吃得各种头疼胃疼心口疼,罪魁祸首的小朋友倒是嘴巴一抹绕着哥哥姐姐一圈拜拜后冷不防戳了落在最后想心事的肖同学一下。
干嘛。
虽然说得不耐烦,但肖同学还是不自觉微微侧身。
你可是我的玛丽。
小朋友对着某人的耳朵吹气,肖?哥。
没等肖同学反应过来,小朋友就吧唧抛了个飞吻哎嘿嘿嘿得奔走了。
……
奇怪的是肖同学并没有呈现比如害羞无奈暴跳如雷等等表情,反而是一脸诡异。他反复考虑来考虑去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淡定,在不断脑内回放事件到第三遍的时候他终于发现问题出在哪里。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