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竞技 >

脑补伤身 by 离云mercury

时间:2019-07-05 17:01 标签:
脑补伤身 by 离云mercury

1、第一章 ...


  1、
  
  他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居然变成了狗爪子!于是下意识地想开口骂街,刚一张嘴结果听到了一个千回百转的单音——汪!
  左看看右看看,发现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他惊觉刚才的一声“汪”是自己发出来,连忙用一双狗爪子捂住了嘴。毛烘烘的感觉一碰到嘴唇他就被深深地恶心到了。
  谁能来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他再喜欢小动物也从没想过要以这种方式去亲近它们啊!
  忽然觉得自己身后有什么东西在腰上扫来扫去,他战战兢兢地回头看,一张脸瞬间黑了下去。
  那个扫把一样的尾巴是从哪儿来的啊!?
  他无力地一个趔趄,后背正撞上一个肉滚滚的东西,倒很像部门经理的中年肚。
  一回头,居然真的是经理!
  经理!为什么我会变成狗了!
  他努力的表达,但是发出的依然是“汪汪”的不和谐音符。为什么他变成了狗爪子还多了条尾巴,而经理却还好好的,只是中年肚比平时鼓了许多。
  “小黄啊……”
  真相!就是你平时像叫土狗一样叫我小黄才会这样的吧?!
  他恶狠狠地盯着部门经理,嘴里“咕噜咕噜”地发出恐吓的声音。
  “小黄,难道你忘了我经常教育你的话了么?”
  什么话?这种时候谁还能想起什么教育内容啊!
  “对待我们的客户,就要像忠犬一样!不然这个月扣奖金!”
  
  他猛地惊醒。一头冷汗地眨眨眼,经理不见了,眼前只有自己家的浅蓝色棚顶。
  赶紧把手举到面前,还是自己那双平时不太待见但此时看见亲切无比的手,又在床单上蹭了蹭,也没有压住了尾巴的异样感。
  太好了,他还是人。
  
  怎么会做这么古怪的梦,一直到了公司他也没想明白。直到晨会上,部门经理再一次对着他们喊“对待客户就要像忠犬一样!”,他才顿悟,都是这句口号闹的。
  
  黄未是A公司销售部的一名小白领。不久前过了试用期,正走在努力拼搏再创辉煌的奋斗路上。
  昨天之所以会做那样的梦,是因为他今天就要一个人到A公司最大的客户——B公司那里去谈这个年度的购买协议。
  他即将成为未来客户的忠犬了。
  其实B公司也只是一个中等规模的汽车公司,只是跟成立不久还处于鸡雏阶段的A公司一比较,那已经是前辈级人物了。把这么厉害的客户交给自己,经理到底有没有做成这单买卖的打算啊!
  抱着文件夹垂头丧气地走出会议室,一口气还没叹完,就被人结结实实地拍了一巴掌,他吓得赶紧往回吸气,结果把自己呛出了眼泪。
  “咳……咳咳……”
  “小黄你这是怎么了?”
  黄未红着眼睛盯住经理,发誓要在他脸上盯出一个大洞!
  经理浑然不觉,手还一边拍黄未的肩一边说,“你是不是感冒了啊?一定要保重身体啊,身体可是我们赚钱的铁桶啊。”
  他很想说“再结实的铁桶也会被你给拍漏的”,但也只能心里想想,这个月能不能拿到奖金还要看这位爷的心情呢。
  “我没事……咳……经理你有什么事儿?”
  “哦,你今天不是要去B公司么,我就是来再跟你交代一下,我们对待客户……”
  “要像忠犬一样!经理,我记住了!我赶车,先走了!”
  他已经到了听到这句口号就会反射出自己长了狗爪子和毛尾巴的地步,所以眼下只能风一样卷起桌上的文件,消失在公司门口。
  经理愣了一下,然后露出欣慰的笑容,“小黄真是当忠犬的好苗子!”
  
  如果黄未听到这样的评价,大概会一口血喷到经理脸上,然后在上面踩个鞋印。
  最开始听到经理对他们进行教育的时候,黄未对于“忠犬”这个概念还很模糊。后来跑去网上查了之后,大约明白了“忠犬”是个什么玩意儿——忠犬就是要温柔,即使不温柔也要包容;不怕寂寞,即使耐不住寂寞也要自汪自话;要顺从,即使不顺从也要有更好的主见;最后一点,不搅基!
  黄未看到最后一条,整个人笑瘫在了电脑前面。
  其实从第一条开始,他就已经不符合了。“暴躁又多话”是所有熟悉他的人形容他的第一句话。天生的,他也没办法,而基于这个个性,顺从几乎也不怎么搭边。不过自从进了公司,他已经压制了很多,起码没有再动不动就抓狂,对人挥拳头。可是最后一条……
  黄未一手搭着公车的吊环,对着车窗上自己的倒影挤出一个不好看的笑。喜欢男人又有什么错啊……
  不过,为了能尽快升到一个不必再伪装忠犬的职位,他现在也只能练习对着未来客户摇摇那虚拟的毛尾巴了……
  


2

2、第二章 ...


  2、
  
  一进B公司的大门,黄未就懵了。
  按常理来讲像B公司这样规模的,应该呈现出一片繁忙景象,即使不是繁忙也应该有一种员工们勤勤恳恳工作的紧张状态,但眼前这……
  黄未转过僵硬的脖子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上午十一点,绝不是正常的午餐时间,那么,为什么这一层都看不见人啊!?
  “难道开会去了?连个接待员都不留,这样岂不是会丢掉好多生意。B公司的老板究竟是怎么样把公司维持到今天的啊,我们那么小的公司每天都还有忙不完的事情要做……”黄未自言自语地在属于B公司的那两层楼里转了一个来回,走廊里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起了曾经看过的恐怖电影,这种时候会有一个嘴角淌血衣衫褴褛的丧尸跳出来说。这里的人都被我吃光啦你也跑不掉了哈哈哈!
  黄未一阵哆嗦,心情糟糕到了极点。
  “妈的,老子难道连笔生意都没谈成就要葬身在丧尸肚子里么……”
  “丧尸不会喜欢你这种口味的。”
  “妈呀!鬼!”
  黄未被突然出现在耳朵后面的声音吓得一声尖叫,下意识的手肘向后一杵正撞在后面那人的胸口。咦?有实体啊,那就不是鬼。
  不是鬼干嘛贴着别人的耳根子说话啊?!不是鬼也是**!
  原本就因为没人接待他而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又遇上**,黄未想直接抡拳头揍人了。不过,理智告诉他:先回头看看。
  恩……虽然蹲在地上看不清样子,但是西装革履的也不像**。啊,抬头了……
  黄未微微弯腰,盯着那个蹲在地上捂着胸口的男人看了一会儿,猛地站直身子。妈的,耍我啊,**长得这么英俊正直是要我们这些善良的人都无地自容么?!
  “呃,你没事吧……”好像自己下手稍微重了点,看他的脸都白了。
  男人摇了摇头,挑眼看看他,露出了友好的笑容。
  黄未这才想起,这人出现在这里,那就是B公司的员工啊,顿时火又噌噌地往外冒。但是对着这位先生那张无辜的脸,他实在也发不出火来。不要因为我喜欢男人就搞出这么一个人来安慰我啊!我受到的精神创伤要怎么办啊!
  另外一个人当然不会理会他僵硬着表情在那里内心咆哮,站起来扯平衣服,对黄未伸出手,
  “我是负责采购的唐凛,你好。”
  这就是来接待我的人!?老子要辞职!老子不干了!黄未在心里哀号,却没人搭理。
  
  唐凛温和的态度让一开始紧张于和B公司这个大客户打交道的黄未放松了下来。而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黄未的脸一直都呈现一种“囧”的状态。
  根据唐凛的解释,B公司的人在午饭前几乎都不会出现在公司里,他们从8点钟上班开始就在外面做业务,连老板都很少出现在公司里。
  “那会计部人事部那些不要跑业务的呢?”
  唐凛冲着他一笑,“那就更不会早来了。”
  “哈哈……你们经理一定是在家睡懒觉爬不起来才会这样纵容你们……”
  “赶着参加晨会那种无聊的事情而早起,人生不会太失败么。”
  你是在暗指谁啊……黄未眯起眼睛瞪他,那人却全然不在意,继续笑着跟黄未解释他没去门口接他的原因。
  “因为我的手表慢了两分钟,所以我到门口的时候,你大概已经在楼里转起圈来了吧……”
  就是说他和手表才是罪魁祸首,这个笑得让人很不踏实的家伙才是受害者么?!这笑话太冷了。换做以前,他早就摔文件走人了……想到这儿,他又沾沾自喜起来,现在他还能相对平静的坐在这里听这个人慢条斯理的讲话,说明他没有白白磨练自己的耐力,连他自己都觉得骄傲。
  但原则性的问题还是要辩解一下。
  “我会四处转圈都是因为你们这里没有人啊。”
  “是我不好……”
  说着话的时候,微笑一直没有从唐凛的脸上消失掉。
  
  在零零散散的讲完这些后,墙上的时钟报了十一点半,午休时间到。就像变戏法似的,公司的玻璃门被推开,呼啦啦走进同样西装革履、神情各不相同的人,大概都是B公司的员工吧。黄未看看表,真是太准时了,他们都是属定时炸弹的么?
  一个看上去很文静的女职员走过来,她看到黄未时,脸上的表情完全没有变化,径直到唐凛面前,把几本薄薄的文件夹递到他手里,轻声细语的说道,“经理,这是这个季度的订单,麻烦您看一下。”
  经理?!
  黄未把脸转向唐凛的时候,分明听到了自己的脖子发出“喀啦喀啦”的声音。
  “你……是……经……理?”
  站在一旁的女职员接过问题,淡淡地回答:“唐经理主管采购和行政。”
  黄未现在的脸不是“囧”了,他已经彻底黑屏了。
  为什么接待他的不是平级的普通业务员而是主管经理!谁能来摇醒他,告诉他这同样是个梦!这种强烈的压抑感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自家经理的话又飘进了脑海——小黄,对待我们的客户,就要像忠犬一样。
  “……忠犬你大爷……”
  
  “我今天看到他了。”
  对面的男人一口茶没来得及喝下去,由于太过震惊直接喷了满满一桌子。
  唐凛迅速把自己的杯子挪开,冷静地擦掉杯子上被溅到的水渍,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你很恶心。”
  “抱歉……”男人用手背抹着嘴,浪费了好茶很可惜,不过他刚才好像听到了很不寻常的内容。“你说见到谁了?”
  “之前跟你提过的那个人。”
  看来这一口不算白喷的!
  “你是说你看到了那个曾经见过一面就朝思暮想念念不忘一直到处查人家底细的人?”
  “你不喘气会憋死。”习惯用肯定句不是他的错。他发誓。
  男人一下子站起来,半个身子越过玻璃桌,他的鼻尖和唐凛的鼻尖相差只有五厘米,“你确定你没眼花?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就遇到?”
  对突然在眼前放大的脸多少有一点不适应,唐凛伸出一根手指抵着男人的额头把他戳回了对面沙发。
  “我的记忆力和辨别能力一向很好。”在过了将近一个月之后,他仍然第一眼就认出了黄未。
  没错,今天并不是唐凛第一次见到黄未。
  
  一个月前的某场商品交易会,唐凛在人堆里突破重围总算挤到了洗手间门前。知道会有这么多人来,就弄个大一点的场地啊……他皱着眉头扯松了领带,看看镜子,里面那人脸上脖子上是一层细密的汗珠。他不喜欢这种狼狈的感觉。
  镜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倒影。那人背对他弯着腰,好像在地上找什么东西。唐凛不是喜欢管闲事的人,可那天他就像中了邪似的抹掉汗水朝那个人走过去。虽然日后他曾经后悔过。
  “你在找东西?”
  弯着腰的年轻人扶着单间的门直起身,缓缓地转过身看向唐凛,不对,也不是看他,只能算是看着他这个方向。看他眯成一条缝的眼睛,唐凛肯定这人八成是在找眼镜。而下一秒,他就被袭胸了……不算准确定义上的袭胸可起码是同样的位置。
  “先生,帮帮忙!”眯眯眼抓住他西装的前襟,因为看不清楚所以整个人几乎趴在了他身上
  唐凛感觉自己的心跳加快了一点。
  “我的眼镜刚才进门时被撞掉了谁知那个王八蛋居然一声不响就溜了!这样子我根本回不到会场去了啊我们老板会因为我没完成工作把我开除的!真想狠狠揍那个不负责的家伙啊哪有人撞了别人就跑掉的……”
  唐凛脸色一黑,这家伙好吵。他有个朋友也很喜欢说话不喘气,但和眼前这个一比简直不是同一级别。他本身并不怎么喜欢聒噪的人,在他看来任何事都可以平心静气的解决,大吵大闹甚至大打出手完全没有必要也很粗俗。
  唐凛低头看着眯眯眼,虽然吵了点,但很少有第一次见面就让他觉得对方很有趣的人。
  
  毋庸置疑,唐凛也是弯的。
  
  “你的眼镜在哪儿掉的。”他刚才留意了一下,眯眯眼的附近地上并没有眼镜,人来人往的该不会被踢到外面去了?
  眯眯眼见有人肯帮忙,马上咧开嘴笑起来,手也放开了唐凛的衣服,还体贴地拍平自己抓出来的褶皱——虽然方向稍微偏离了那么一点,之后伸手一指洗手池,“那儿。”
  唐凛不是很相信他指的地方是准确的,但还是走过去上下查看了一番,连块镜片都没有。
  “这儿没有。”
  眯眯眼一听,脸立即就垮了下来,“完了完了我死定了一定是被人给捡走了,我得去失物招领处!”说着摸着墙就往外跑,唐凛伸手想拦却只抓了个空。
  不是看不清么,怎么还跑得那么快?唐凛怅然若失地离开洗手间,这才想起连那人的名字都没有问,只记得工作牌的姓名栏上有一个“黄”字。
  后来,唐凛通过各种方法向主办方要来了出席人员名单,可惜上面只有公司和出席人数,签名栏有人签了有人没签,并没有一个姓黄的。虽说难得遇上他感兴趣的人,可这样没完没了的找下去也不是办法,唐凛准备放弃。而在唐凛停止寻找眯眯眼的第二天,他就在公司的走廊里和他重逢了。
  这个暴躁的眯眯眼,就是黄未。
  
  “所以?”
  男人又重新倒了一杯茶,然后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唐凛。
  “没有所以。只想跟他交个朋友。”
  对面的男人若有所思地嗅了嗅茶香,眼睛里蒙上一层笑意。
  “唐凛,到目前为止能够被你称为朋友的人有几个?”
  “……就你一个。”
  “那你想跟我上|床么?”
  唐凛看着对桌的人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儿,觉得那会很恐怖,所以摇了头。
  男人大笑起来,引得不远处的服务生不停地往这边瞄,生怕有人闹事。
  唐凛白了他一眼,继续喝酒。
  “所以,你跟一个想要拐上|床的男人是绝对做不成朋友的。我赌一个冬瓜。”
  “我并没有想……”
  他并没有想什么呢?其实他也不知道。直觉告诉他,黄未不属于他可以招惹的范围。如果是直男就糟糕了。
  


3

3、第三章 ...


  3
  
  昨天回了家,倒是没有再做自己变成狗的噩梦——因为他根本就没合眼。
  想起今天在B公司的遭遇,黄未就心烦意乱,无论如何也睡不着。结果就睁着眼睛直到床头柜上的闹钟响起来。
  “还要去开晨会,我这狗命啊……唉,刷牙刷牙……”
  不情愿的爬起来去洗漱,没留神把牙膏拿反了,迷迷糊糊的一用力把一大坨牙膏挤在了自己的脚上。黄未嘴里骂了句脏话,人也清醒了一点。急急忙忙收拾完,从冰箱里抓了一盒牛奶当早饭就冲出家门。
  
  挤上公交车,黄未找了个靠窗的位置站好,喘匀了气开始享用他的早餐。
  如果这时候站在他身边的那位大婶回过头,就能看到一张媲美毕加索名画的脸。
  妈的,这牛奶不会过期了吧,什么味儿啊!?
  他把牛奶盒举起来看盒底的保质期,到今年的3月份。也就是说,两个月前这牛奶就该扔了。
  黄未扭曲着五官想吐没处吐,可又没胆咽下去。
  等到站下车时,他的脸完全憋红了。来不及和迎面走来的同事打招呼,黄未一路小跑冲进公司的洗手间吐了个畅快。
  
  晨会上,部门经理果然又挥动双臂对他们进行了“忠犬化”教育。并特别意味深长的看着黄未说,“小黄,这个月的奖金能不能拿到,就靠你自己了。”
  
  这不公平,他是新人战士从没遇上过精英级别的怪啊,万一有什么闪失真的是把他卖了都不够赔……不过只是签个单而已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吧,之前B公司不是已经准备与他们合作了嘛,他就只需要把资料和合同拿过去就可以了。
  做了一路的心理建设,黄未终于没有在迈进B公司大门的时候腿软。
  他对着玻璃门整理一下仪容,问那个神采奕奕的倒影,有信心不?手底下重重的握拳,仰头看一眼经理室的牌子,有信心!推开门,唐凛正坐在办公桌后面,见他进来,笑着问了声早。
  “……呃,唐经理你早啊。”
  门关上,黄未的信心也瞬间从脚底下溜走了。见鬼了,一看见唐凛的笑他就心里发毛,什么毛病。
  黄未把产品样本、检测报告和协议合同等等一堆文件交给唐凛,然后老老实实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等着。唐凛看得很仔细,时不时还扭头向他询问一些情况,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解答。才过了大约五分钟,黄未已经全身肌肉酸疼,他挪了挪屁股,腰都僵了。
  这沙发好看是好看,就是太大太软了,坐下去靠不到沙发背,再过一会儿他的腰就该报废了。真不知道那些家具厂的设计师是怎么搞的,宽大成这样干脆直接做成床好了!
  “你不舒服么?”
  黄未被从腹诽中拉回现实,听到唐凛的声音吓了一跳,猛地一抬上身……“咔”。
  “你的腰……”
  黄未咬着嘴唇,疼的眼圈都红了,委屈地看着唐凛无措的脸,“唐经理,你给我作证,这是工伤啊……”
  
  唐凛把文件全部看完,已经过去将近一个小时,有些要商讨的地方他都圈了下来。
  “黄未,这个报告……黄未?”他叫了两声都没有人应,站起来一看,发现黄未竟然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唐凛放轻脚步走过去,贴着黄未的腰侧坐下。端详着那张睡莲,觉得这气氛还真是不错。换做别人,他一定会说这人没规矩,但黄未不是别人,对吧。他在心里不禁为自己的双重标准悲叹一声。睡得天塌不惊,要是他知道这屋里有个一直觊觎他的男人,还会睡得这么踏实么……
  
  黄未又做了梦,睁开眼睛看到不是自己家的棚顶,吓得差点哭出来。心想这难道成真的了?!
  唐凛坐在边上看他快哭了的表情,以为他腰还疼,伸手去拿手机想拨120,谁知黄未先一步抓住了他的衣袖,拉着他弯下腰。暖暖的气息喷在他脸上,唐凛一瞬间以为黄未睡迷糊了,要跟自己索一个早安吻,结果……
  “唐经理,我隐形眼镜黏在眼皮上了……”
  
  这家伙,果然很有趣啊……
  唐凛拉着他到洗手间,丢进去,自己在外面等。
  
  站在洗手台前,黄未一边翻眼皮一边纠结。
  太恐怖了那是什么梦啊!他居然又变成狗了,毛爪子毛尾巴,还有一个特别闪亮的项圈牌,他用爪子翻过来看,惊得嘴都合不上了——主人:唐凛——那什么玩意儿!?太诡异了!不用真的变成人家的狗吧!
  一想到刚才,黄未红了脸。怎么就睡着了呢。
  他只是觉得唐凛安静的坐在那里让他渐渐安心下来,加上昨晚没有睡,结果眼皮越来越沉就……
  “不过,微笑男性格还不错啊,我在沙发上睡着也没生气……如果遇上的是部门经理那样的,恐怕早就被踢出门外了吧……”
  等一下,这种心情……黄未一脸黑线狂抓自己的头发,不会吧不会吧难道我喜欢上那个微笑男了?!不可能不可能算上今天他们才见过两面啊一见钟情什么的太扯淡了,而且他对微笑男的第一印象不怎么样啊!老天你是不是看我不够倒霉所以玩儿我啊!
  “一定是因为空调的原因……对,是空调的错,温度调的太高所以我才会睡着了!”
  忙着推卸责任,黄未却忘了这五月末的天气怎么可能还有人把空调开在加热档?
  
  黄未顶着鸡窝样的头发和一张苦瓜脸走出洗手间,看见唐凛在墙角的影子,全身顿觉无力。
  记得他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酝酿了好久兴冲冲地跑去跟人家说,我喜欢你。然后就那么在一起了,结果对方在上过几次床之后,扔下一句“腻了”就离开了他。那时候黄未还在上学没经历过什么坎坷,为此差点搞到自杀,觉得人生惨淡无光。
  很多年后在街上又遇到那个人,却什么感觉都没有了。黄未自嘲,你喜欢别人是你的事,对方又没说喜欢你,恋爱失败而已何必把自己弄得好像全世界都背叛了你似的呢。可在那之后,黄未也再没喜欢上什么人了。
  所以,这次是错觉吧,错觉吧……
  “眼睛没事了。”
  黄未点点头。
  “中午了。一起吃饭吧。”
  黄未又点点头……
  “啥?”
  唐凛扒了扒被他抓得乱糟糟的头发,又露出微笑,“我说,一起吃午饭吧。”
  黄未沦陷了。
  
  坐在B公司旁边的一家小餐馆里,黄未几乎是吊着一口真气坐在那里,现在只要来点什么打击,他就真的要一命呜呼了。
  点好菜之后,等待的时间里谁也不说话,黄未在感觉自己快变成真空的时候,开了口。
  “唐……经理……”
  “叫名字就好,现在不是工作时间。”
  别把嘴角都笑出褶子来啊!我会有负担啊!黄未在心里咆哮,表面上却被感染得也笑起来,虽然没人家笑得好看。
  “唐先生平时常来这里吃饭么?”想起刚才唐凛点菜都不看菜单,他直接问了出来。
  “恩。”
  “可是一般不都是在公司食堂里吃么?”
  “你也见识过了,我们公司的员工都赶在那个时间回来吃饭,很吵。我不喜欢吵吵闹闹话又多的人,偏偏他们都是……”
  黄未的脸又变成了“囧”型。还没告白就已经被委婉拒绝了么……偏偏我也是吵吵闹闹话又多脾气还暴躁的那种啊,老天你果然是在玩儿我!
  黄未想,我不会又失恋了吧……
  
  


4

4、第四章 ...


  4
  匆匆结束了午饭,黄未没再跟唐凛多说几句话就跳上公交车回了公司。
  这感觉太诡异了——虽然说唐凛是他比较喜欢的那一种类型,但仅仅只有两天都不到的接触就给他留下了如此强烈的存在感……
  越想越别扭,牙膏、变质牛奶、腰伤、隐形眼镜,早上起来就一连串的不顺。
  “妈的不会是哪个家伙给我下了什么咒吧……”
  
  到了公司,黄未把唐凛画过圈的那些文件给经理看,还说了B公司对续约的其他要求。
  “恩,我回头和老板研究一下,应该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小黄,不错嘛。”
  黄未苦笑。“您就别再给我施加压力了,这个大客户真的不是一般的难伺候啊……”
  “不然怎么让你去呢。”
  是啊是啊,您要是不让我去,我也不至于被那个微笑男弄得噩梦连连啊……
  
  魂不守舍地坐了一会儿,黄未还是忍不住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跟人倒苦水。前前后后发了三四条,毫无回音。
  黄未的心情如股票大盘一样暴跌。
  而他心情糟糕的表现,就是揪着办公室里每一个跟B公司打过交道的人询问关于唐凛的事情。汇总起来的结论就是:自己不追求他那真是瞎了狗眼。
  快下班的时候,黄未总算收到了一条回复。
  【晚上出来一起吃饭吧。】
  合上手机,他重重地叹了口气,边往外走嘴里边嘀咕着“孽缘呐孽缘”。
  三十分钟后,黄未在常去的一家小餐厅的角落里找到了要请他吃饭的人。其实人家根本没说请客吃饭,不过他有信心让那家伙痛痛快快的签单付账。想到这儿,原本因为纠结唐凛的事情而低落的黄未一下子有了精神,“噗通”往沙发上一坐,吓得身边那人把杯子里的水洒在了裤子上。
  “黄未……”
  “恩?”
  “为什么每次见你我都会倒霉……”
  黄未发现闯了祸,满怀歉意的低头看看那块深色的水迹,突然大笑出来,“夏乐,你尿裤子!”
  “滚!”
  
  他跟夏乐真的只有用“孽缘”来形容才合适。初恋情场失意之后,黄未跟几个很谈得来的圈里朋友出去聚会,通过朋友的朋友认识了夏乐,第一眼觉得这人斯斯文文的应该好相处,想也没想就去跟人握手。眨眼的功夫就听夏乐一声惨叫,他才想起刚才跟人聊天时把手里的烟掉了个方向,这会儿正结结实实地戳在夏乐手心里。据说现在一到阴天下雨那个伤疤还会疼。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