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扛把子之耻 作者:_米安

时间:2019-05-14 19:42 标签:
文案: 校霸x学霸 竹马胜天降 ? 我用手刀防御 哼 漂亮的回旋踢 ? 01 天空雾蒙蒙的压着一层,透过高三的独立教学楼好像总也看不见外面的太阳。 颜语把书摊在面前,手撑在脑袋上挡住老师的视线,眼睛却一直盯着- cao -
 
文案:
校霸x学霸 竹马胜天降
 
 
 
? 我用手刀防御 哼 漂亮的回旋踢 ?
 
01
 
天空雾蒙蒙的压着一层,透过高三的独立教学楼好像总也看不见外面的太阳。
 
颜语把书摊在面前,手撑在脑袋上挡住老师的视线,眼睛却一直盯着- cao -场。距离高考还有不到一百天,他这样有自主招生降分名额的都得在教室里装装样子,可偏有人什么也不会还非得在- cao -场上打球装装逼。
 
听着篮球拍打在- cao -场上砰砰砰的诱人响声,颜语心里猫挠似的,人还坐在教室心早都跟着飘了,正看得起劲儿呢一双有力的大手突然按上了他的肩膀。
 
“你们一个个的,小腚飘轻,卷子写完了没有就往窗外瞎喽睺(看),手上拿着笔就寻思着我看不出来了是吧?谢一帆你大虾似的拱着个身子你怎么不跳下去!不到一百天了都抓紧啊同学们,不是谁都像咱颜语,”班主任说着又向下按按了颜语的肩膀,“能拿着清华的自主招生,你们看看人家,不但成绩数一数二,还这么认真努力!来,选择写完了没有?写完了起来把答案对对。”
 
班主任叹了口气看向窗外突然回学校的那位,想不想管?想啊!谁愿意任由个老鼠屎成天在外面瞎嚯嚯。可问题是谁管得起那样的刺头啊,想着外面那位的丰功伟绩以及父母跟在后面擦屁股的手段,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觉得摊上这样的学生,自己真是平白又老了十岁。直到等着颜语对了答案,选择一个不错才觉得又顺了口气。
 
还是咱颜语省心啊,学习好了人看着都精气神十足。
 
班主任溜达了一圈就走了,完全没注意精气神十足的省心学生又撑着脑袋看向了窗外。
 
好久不见,邢东。
 
02
 
只是没想到下午还隔窗相望的人,晚上就给他来了个隆重的欢迎仪式。
 
颜语在学校周围租了房子,在老城区里小巷子忒多,出了学校七柺八绕,走到一二八大杠都调不开头的三岔路口直走就能到颜语的家。
 
只要人形GPS在线,以颜语的步速,从家到学校也就背一首《梦游天姥吟留别》的事。
 
正背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呢,权贵就蹲到了三岔路口收保护费。
 
三岔路口一共堵了仨人,俩黑运动服夹着一个白卫衣,胳膊贴着胳膊密密实实的堵死了路口。颜语看这场景莫名觉得有些好笑,心想着得亏邢东挑了两个身材不那么魁梧的,不然这小巷子能给他仨挤成奥利奥。
 
可好笑归好笑,颜语面上还是不动声色。对方显然不是来叙旧的,有外人在他也不可能说让对方掉面的话,干脆认个怂装作看不见从他们身边绕过去。
 
可你往左走人家露青龙,往右挪人家亮白虎,绿油油的花臂往你眼前一横,生生给你堵在了奥利奥夹心面前。
 
“兄弟今天堵你也没别的意思,就想问问我对象年年级部第一,怎么这清华的自主招生名额就落你头上了?”
 
对象?
 
颜语眯起了眼睛,这已经是发怒的前兆,偏嘴角还勾着惯常的客套微笑。
 
“要想给你讲明白学校考核的计量方式,那可能得从小学的运算法则给你补起。”
 
邢东看着颜语那笑就心烦,听着他挤兑自己更是上火,他推了颜语肩膀一把,直接道:“你他妈的别讲这些没用的,你就直接说这次又是送了钱还是卖了屁股得了呗?整那虚的有劲没劲?”
 
颜语往前迈了一步,定在邢东面前直视对方的眼睛,发现对方眼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邢东是真的这么认为的。
 
他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是全然不似刚才神の蔑视的甜蜜微笑。
 
接着他抬头、挺胸、收腹、踮起一只脚碾过地面的尘土,然后趁着邢东失神的当口按着对方的肩膀,猛地提膝朝对方下三路招呼了上去!
 
不等邢东捂着下体蹲下他就野马似的尥蹶子朝来路跑去,一打三这不闹着玩呢吗,还是一手无寸铁的高考生对仨社会大哥,不跑等着被人家按在地上摩擦?
 
看邢东疼得就差在地上打滚了,青龙白虎俩纹身大哥也不好再追,扶着邢东慰问道:“东子,还行?你咋也不躲?”
 
邢东差点咬碎了一口牙,磨着牙花子一字一句道:“我哪知道他跟个娘们似的出这损招。”还他妈先笑得跟朵花似的迷惑我。
 
俩大哥笑了,“不应该啊,你也没少被小娘们踹吧?”
 
邢东被扶起来之后腿一打弯又蹲了下去,下意识想来一个否定三连,最后却憋着一口气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悻悻道:“男的劲大。”
 
邢东使了半天劲儿没站起来干脆护着蛋往地上一坐,郁闷地想道——
 
很是流年不利啊,三打一一招就被人撂倒了,这他妈得是扛把子界多大的耻辱啊?!
 
? 黄金葛爬满了雕花的门窗 夕阳斜斜映在斑驳的砖墙 ?
 
03
 
邢东从小到大一直是拳打幼儿园,脚踢小初高的扛把子式人物,加上家里的涉黑背景,上个敢让他吃这种闷亏的人,坟头草都一米多高了。
 
加上他这人又爱面子,扛把子包袱不是一般的重。清明节要是挨个去人家坟头蹦迪,法定三天假期都不够他用。
 
可就这样,他的扛把子包袱也总是被颜语戳小窟窿眼,可偏偏邢东还拿人家没有办法。
 
颜语就像是专门来克他的,从小到大邢东哪次丢人丢脸都少不了颜语的功劳。在颜语面前,别说面子里子,连裤衩子都丢得一干二净。
 
有时候邢东都想,指不定颜语出生的时候就比着小剪刀手,咔嚓咔嚓地就朝着他邢东哥哥的下三路招呼。
 
超凶的。
 
邢东在睡梦中嘎嘎乐了两声,怀中的枕头不知道被他当成了什么惨遭暴力揉捏,过了一会,他又心疼了一般轻轻抚摸过刚才较劲的地方,最后把棉被往身上一缠,睡成了大猪蹄子。
 
这次他睡得很安稳,甜蜜的梦里有花香、有虫叫、有藏着彩虹的玻璃球和总也看不腻的笑脸……
 
04
 
邢东算是跟着姥姥长大的,至少在小学之前他是不知道他和他亲爸亲妈还有一个家。
 
那时候,雄霸一方的黑社会大哥老邢还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社会不稳定因素,貌美如花的刘女士也只是未婚先孕被人戳脊梁骨的失足少女。
 
轰轰烈烈的爱情被一句“等我月底干完这票就光明正大娶你过门”的flag打败。
 
老邢在仇家的围追堵截中干了一票又一票,刘女士在娘家盼了一年又一年。
 
而在不知生活疾苦的小邢东心中,“爸爸”和每个月吃红烧肉那几天完美画上了等号,对爸爸的喜爱丝毫不会因为量的稀少而降低质的增加。
 
所以即使其他小朋友每天都能在爸爸妈妈怀里撒泼打滚,邢东也半点不羡慕。
 
更可况比起其他小朋友,他还有比别人漂亮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姥姥陪着他。春天姥姥带他上树闻花香,夏天领他躺在屋顶上看后山的萤火虫飞到天上抓星星,秋天拎着小马扎坐在院子里给他表演吞云吐雾的魔术,然后被闻着烟味的刘女士追得满院子跑……
 
从地砖里窜出来的小黄花被一老一少踩得东躲西藏,最后可怜巴巴地缩回地里,只留下细长的花瓣撒了一院子,风一吹空气都是甜的。
 
就是在那个鸡飞狗跳的傍晚,邢东第一次遇见了颜语。
 
准备下班的太阳公公将姥姥家的院子笼罩在一片昏黄的光中,一个哈欠过去便将满地的花瓣吹了起来。站在门口的小人儿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小仙子,只一个笑就让邢东醉在了无边无际的甜蜜里。
 
唇红齿白的一个小团子怯生生的站在大院门口,白藕般胖乎乎的小手从艳红的毛衣袖子里伸出来紧紧抓住了妈妈的一根手指头,看着噔噔噔朝自己跑来的黑蛋赶忙将自己的身子藏在了妈妈的双腿后面,隔了一会听不见脚步声了,又露出一双大眼睛朝院子里望去,一眼就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一口大白牙。
 
小团子被吓得猝不及防,噔噔退了两步,一个屁股蹲摔在地上,打散了墙角的一片蒲公英。
 
时间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只留一株蒲公英随着初秋的风飘得又高又远……
 
? 老街坊小弄堂是属于那个年代 白墙黑瓦的淡淡的忧伤 ?
 
05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