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寄人篱下 作者:月半丁

时间:2019-05-14 19:43 标签:
文案: 口嫌体正直攻淡定懂事受,攻收养受,年上 第1章 江岭在同辈年轻人中算是年轻有为的,人又长得俊朗,只可惜脾气不太好,工作第四年仍是单身。 他生活中格外容易挑三拣四,曾经未买房时有过室友,没有一个人受得了他。买了房之后,家里只有家政阿姨时不
 
文案:
口嫌体正直攻×淡定懂事受,攻收养受,年上
 
 
 
第1章 
  江岭在同辈年轻人中算是年轻有为的,人又长得俊朗,只可惜脾气不太好,工作第四年仍是单身。
  他生活中格外容易挑三拣四,曾经未买房时有过室友,没有一个人受得了他。买了房之后,家里只有家政阿姨时不时会来打扫送饭,他倒也乐得过独居生活。
  只可惜这一年,他被迫收养了远房亲戚家的小孩子。
  他也是迫不得已,那个小孩子父母在亲戚之中名声极差,如今两个都死了,其他亲戚也都对他的孩子避之不及。他妈同情心泛滥,平时又老觉得他一个人住着太寂寞,主动揽了这个差事,又对他软磨硬泡,逼得他答应了。
  江岭去接康禾时如临大敌,准备了一大串长长的条例。
  生活中不能做这个,不能做那个,绝对不能给自己添麻烦。
  刚上高中的男孩子长得白皙清秀,人有些痩弱,表情并没有同龄小孩子的活泼朝气。听到他强调了这么多,也只是默默地点头同意。
  江岭上下打量他一遍,把他接回了家。
  接下来同居的这段时间出乎他的意料。
  因为康禾实在是太懂事了。
  康禾成绩优秀,话不多,做事有分寸,生活习惯比他还好。江岭起初都想好了,自家收养的小孩如果犯了错误要用什么话来教训他,之后又要怎么教育他,没想到康禾愣是就这样过了下来,懂事得过分。
  平时也不需要他的照顾,自己会用空闲时间打工,连生活费都不怎么找他要。
  江岭有一次暍醉酒应酬回家,晕乎乎倒在玄关,还是康禾听见动静,跑过来把他架回房间,照顾了他一晚上。江岭迷迷糊糊睁眼的时候,就看到康禾坐在自己床边看书,一只手拿书,一只手被自己抓着。
  见他醒了,康禾转过来对他点点头,缩了一下手。
  江岭跟触电一样赶紧放开。
  他的心里有点懊恼,明明自己才是大人,竟然沦为了被照顾的那一方。
  江岭原本与他一天只见几次面,现在却忍不住开始观察他。
  康禾每天早上六点起床读书,然后晨跑,之后做早餐,留一份给他,接着自己去上课;
  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极有条理,但康禾个人的东西并不多,基本上都是书,在同龄孩子中流行的东西,他基本一样也没有;
  康禾每天和他说的话也不多,见面了说一声您好,其余是一些公式化的问候。两个人明明住在一起,关系却像是陌生人一样。
  江岭很别扭地、拐弯抹角地问了他一点问题,有没有想要的礼物,住在这里有没有什么不方便。康禾也还是那个态度,礼貌地说谢谢,住在这里一切都正好。
  两个人关系慢慢地也算是有了一点拉进——主要是江岭总克制不住地观察他,他又顺其自然,也没发现什么不对劲。
  后来江岭去另一个同事家里做客,发现别人家的孩子都会向长辈撒娇讨东西,特别亲近,特别讨人喜欢。
  这么一对比,自己家里那个就是个大闷罐子,平淡又无趣,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
  根本养不熟!
  江岭莫名其妙地就有点儿心里不平衡,又喝了点酒。
  他酒量其实不怎样,每次暍醉就头晕,这次回去就跟康禾无理取闹。
  他皱着眉头训:你跟长辈说话就不能语气软一点?你撒个娇能怎么样?天天跟我说谢谢其实心里根本就觉得自己跟我不熟是不是,等成年了就能搬出去自力更生,好像跟我从来没认识过一样!
  江岭:“你跟我摆脸色是不是?”
  康禾:“……我没有。”
  江岭粗着嗓子:“我要给你买东西,说,你想要什么。”
  康禾摇摇头,想去扶他,还哄道:“你暍醉了,休息一下吧。”
  江岭抓住他:“你当我傻了对不对,你根本没回答我的问题!快跟我说你要什么东西?”
  康禾实在没有办法,报了两个家具的名字,都是他最近工作上不顺心回家时出气弄坏的。好在他暍醉了酒智商真不怎么高,打开淘宝挑着贵的买了,才让康禾扶进房间里去。
  被放到了床上,江岭还不爽地嘀咕着叮瞩他:“明天开始不准对我用敬称,直接喊我的名字。”
  康禾住到这里快一年了,头一次见他这个模样,哭笑不得,说着好,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幼稚的大人哄睡了。
  第二天早上江岭一醒,想到自己前一天晚上干的蠢事,恨不得原地自杀。
  康禾倒是反应很平常,对他点点头,真的喊了他的名字。他格外不自在地应下,心里很想否认——自己听得还挺舒服的。
  康禾也会慢慢地跟他分享一点自己平时遇到的事了,当然主要还是他问了,康禾才回答。
  他在学校其实也不会发生什么多惊心动魄的事,就是有时候同学之间闹了笑话,学校里有了什么活动之类的。江岭每次都嫌弃这事幼稚,下次却偏偏要他接着讲。
  这样才有康禾和自己关系挺好的感觉。
  礼尚往来地,他也会跟康禾讲点公司的事。但他这人,狗脾气,动不动就对这对那不爽,总是说到一半话题就拐去抱怨了,听得康禾没忍住捂着嘴唇笑。
  江岭颇觉面子上挂不住,凶他:“笑什么?!”康禾连忙摆手说“没有”,他又臭着脸哼声。
  不跟这小屁孩计较。
  时间很快到了高二的下学期。有一天康禾回 来的时候身上带伤,明晃晃地盘踞在胳膊上,青青紫紫,碰一下就发疼。
  康禾没主动告诉他,还是他自己发现的,看到的一瞬间脸直接就黑了。江岭以为他被人欺负,要去跟校方讨说法。康禾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拦住,跟他说只不过是不小心被卷入纷争被误伤而已。
  江岭不满地戳他额头:“你不会躲吗?笨死了。”
  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却直接把康禾拽着坐下,动作轻柔地给他上药。康禾垂着眼睫,盯着他专注的脸,没有说话。
  若不是后来江岭发现他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这事大概就这样过去了。
  那些伤从外面还看不出来,都藏在衣服里面,很明显都是被打出来的。康禾平时都装成若无其事的模样,格外小心,要不是一不留神露出了一小截腰,被他看见了,他心中还被蒙在鼓里。
  江岭脾气烂,立时就炸了,捏着他的下巴,要他一五一十交代清楚。
  康禾轻轻挣扎一下,江岭声音又降了八度:“还想瞒我?”
  他身体一僵,这才不得已说了。
  打工的时候不小心惹上一个富家公子,他想息事宁人,对方却很有脾气,看他不爽找他麻烦好几次。
  江岭磨牙问他:“之前为什么骗我?”
  对方的身体逼得极近,面上满是冰冷的怒意,却并不让他害怕。
  康禾抿着嘴唇,感觉到江岭捏在自己下巴上的力道又加大了,才轻声开了口。
  “刚来的时候你说过,不能给你添麻烦。”
  江岭顿时被噎住,咪起眼睛盯他,最后不爽地放了手。
 
 
第2章 
  江岭把那个欺负他的人名字问出来,到学校去解决了。
  明明同是高中的学生,康禾那么懂事,那人却一副被宠坏了的样子,趾高气扬的,被康禾家长找上了也毫不害怕。江岭沉着脸,咧嘴笑了,三句两句诱他说出自己父母的身份,恰巧是近些曰子公司的合作对象。
  江岭打了电话过去,富二代小公子才终于懂得大事不妙,怂兮兮地认错。这也已经来不及了,他的父亲随后赶到,把人带回家揍了一顿。
  回家后,江岭把康禾带到医院去检查。
  上身有不少被棍棒击打的瘀痕,膝盖上也有擦伤,结痂的伤口黑漆漆的,看起来格外刺眼。好在对方还是小孩,也不敢下真的重手,没有伤及筋骨。
  江岭问他:“不疼吗?”
  “啊?也还好吧。”康禾表现得仿佛被欺凌的人不是自己一样,语气淡然。江岭咪起眼睛在他伤口上按了一下,他措手不及,“嘶”了一声,背脊微微缩起来,接着才马上意识过来,再次舒展。
  他略带心虚地别开眼。
  江岭口气危险:“我警告你,以后再敢骗我,我肯定教训你。”他抓着康禾未受伤的手腕,又捏了一下,声音更沉,“再敢跟我说麻烦两个字的话,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的麻烦。”
  康禾起先没有太在意,只是点点头,应了。
  回学校的第二天,那个富二代同学又跑来对他放了一阵狠话,倒也没敢再动手。他已经习惯这些事,当成没发生过一样,就此忽略。
  对方看他这个态度,又不怕死地变本加厉了,天天跑来挑衅。
  江岭工作有时忙有时松,忙的时候几天也不一定能跟他说上两句话,松的时候晚上会给他带点小点心。这个周四,江岭难得地提早回家,女同事送了份高档甜品店的优惠券给他,他路过时就顺手买了两块木糠蛋糕。
  康禾口味奇特,喜欢吃榴莲的,江岭是个耿直的甜食癖,对他的口味敬谢不敏。
  两个人一起坐在客厅,康禾捧着蛋糕的模样很认真,吃得一丝不苟。江岭盯了半天,觉得自己怪怪的,只好找个话题问他:“你在学校过得怎样?”
  康禾回答:“都挺好的。”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