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温暖你的岁月 作者:临易水12138

时间:2019-05-14 19:54 标签:
【文案】 不知道说什么,该说什么呢?腐女一枚,耽美文。初次写有点混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玉琪,陆子余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1927年国内一片混乱,有钱的花天酒地,没钱的只能活生生的饿死。陆玉琪那年刚刚五岁,只不过
 
【文案】
 
不知道说什么,该说什么呢?腐女一枚,耽美文。初次写有点混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玉琪,陆子余 ┃ 配角: ┃ 其它:
==================
 
  ☆、第 1 章
 
  1927年国内一片混乱,有钱的花天酒地,没钱的只能活生生的饿死。陆玉琪那年刚刚五岁,只不过那时候他还不叫陆玉琪,和大多数穷苦人家一样为了好养活,叫他狗蛋。生活的窘迫,自己几乎是天天饿着睡觉,唯一高兴的就是听哥哥讲着书上的故事。哥哥已经七岁,经常在村头的一个学堂外面偷偷听着里面的先生讲着课,回来哥哥就把他听到的讲给他听。他因为身体不好,爹爹不让他出门,所以每天最值得期待的事就是等着哥哥回来。天已经是越来越冷,陆玉琪一个人在家,四面的墙竟也挡不住四处刮进的风。他瑟瑟发抖的缩在被窝,门一响,父亲回来了。可哥哥和母亲却不知去了哪?父亲进来抱着陆玉琪好一会儿,从怀里拿出一个土豆似的东西,那东西他好久以后才知道叫烤红薯。塞进陆玉琪的怀里,思思的甜味钻进他的鼻子。他父亲又重新抱起他“别怪我,狗蛋”。陆玉琪别父亲抱着,他一路看着渐渐远去的村子,渐渐模糊的月亮。他像是知道了什么,从怀里掏出那个甜甜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掰了一点,凑到他父亲的嘴边“爹爹吃,吃了就不冷了!”陆父看着儿子眼泪突然就益了出了,不是这年头为了活命谁想这样呢?“爹爹,不吃,你吃,你吃。”陆玉琪没有说话,却摇着头手一直坚定的凑在他父亲的嘴边。陆父只好吃了下去,吃到嘴里却岩不下去,一米七多的男人抱着儿子在路边哭的不知南北。战乱的中国,大晚上没人敢出门,这一路上也就爷俩人。陆玉琪不知道那天父亲哭了多久,不知道后来又走了多久,他知道的是他的父亲要把他卖了,村子里有很多人家就是这样在过不下去的时候会把自己的孩子带出去再也不带回来。他甚至感谢父亲至少是把他卖了,而不是像郭巨埋儿那样,把他埋了,这年头能活不就好了,要是他能带给一家人好生活,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只是不知道,他的将来要去哪。大门一开一关,他的父亲抱着他进了一间富丽堂皇的房子,陆玉琪就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盯着父亲,写着什么,对方给着父亲应该是一袋子钱,直到父亲过来摸了摸他的头“以后记得听你姨的话,说完转身走了。“爹”听见喊声,陆父停下脚步却没回头。他跳下椅子要走过去,一旁的女人怕他走,拉住了他,他回过头看着那个阿姨说“姨,你放心,我不走”那女人一愣,万万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放开了啦着他的手。父亲听见这话装过头一脸惊讶的看着儿子,陆玉琪慢慢走过去,从怀里掏出了烤红薯递给父亲,“爹,你带回去给娘和哥哥尝尝。”说完把红薯给给父亲转身跑进了那扇大门,那个未知的命运。红姨抱起了哭成泪人的陆玉琪,暗暗的叹了口气。这么懂事的孩子,唉!吃人的社会呀!陆玉琪后来才知道他是被卖进了妓院,当初那个女人就是妈妈桑一类的。叫红姨。他一个小孩又是男的,再里面一般就是干的体力活当然这也是两三年之后了!一开始的陆玉琪因为营养不良。几乎什么也不能干。红姨一边叫着,把你买来就是买了个累赘哟!一边又不停的给他补着身体。到是也吃胖了许多,门外的天是越来越暗,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能过去,陆玉琪每每上街买东西回来后总要给姐姐们讲着路上遇到的高兴事,可哪有什么高兴事,人们朝不保夕,都不敢再路上多停一会多的。陆玉琪十四岁那年那扇大门却也终于关不住外面的- yin -暗天气。那天,院里闯进了一群日本人。红姨心道不好,却也硬着头皮走了上去,陆玉琪不知道双方谈了些什么,最终为首的那个还是领着手下走了。下午陆玉琪出去买东西,出了门一转头撞再了一个人身上,这个人身边的人反手正要掏什么,那个人却按住了他的手,盯着他看了好一会,陆玉琪身上的血似乎都是凉的,这个人就是上午来店里的那人——山田大佐,他是怎么也忘不了这张脸。好在那个人看了他一会,没说什么就让他走了。回到店里他没心情和她们编故事,回了房里,那个眼神让他第一次感到恐惧。比当年父亲抱着他离开家更甚。好在之后几天一直相安无事,那个人也没有再过来。过了一个礼拜,山田带着一个人进了店里,红姨看见了也不敢怠慢急忙招待了起来,奈何平时机灵的人现在竟是没一个愿意过去的,山田也不在意,坐在一旁,看着台上,良久过后它一指旁边的擦桌子的陆玉琪:‘让他过来’。(日语)旁边的人翻译着,红姨脸一白,‘他还是个孩子,又是个男的,能干什么呀?’山田听了翻译,皱皱眉头,重复了一边,‘让他过来’。
  陆玉琪,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一个大男人还能对自己怎么了,只是看到他的眼神会感到害怕。直到山田的手从他脸上渐渐向下移着,猛然觉得不对劲,他一回手打掉了山田的手,山田脸色一变,一用劲将他压在了身下,一只手抓着陆玉琪的双手,另一只手拖着他裤子,深深地耻辱感袭击着他,他忍不住破口大骂‘你个王八蛋,小鬼子’奈何他平时不说脏话,反反复复也就会着两句,眼看着山田要在进一步,他猛地一抬头,用头撞上了山田地鼻子,山田一吃痛,手放开了。山田捂着流血地鼻子,盯定地看了他一回。对他说了一句话,陆玉琪没有听懂,看他脸色应该不是什么好话,山田出了门,陆玉琪松了一口气,一直在他身后的那个人进来,用字正腔圆的中国话说‘三天思考时间。不要因为你而损失这么多’。说着看了看店里,威胁显而易见。红姨看着山田一脸狼狈地出去,急忙进了屋里。陆玉琪看着窗外,没有说话,良久之后‘红姨,我们都地活着,好好的活着。’红姨一惊‘孩子,别办傻事,咱们大不了鱼死网破。’‘不,红姨,这次决不能牵连你们,我来想办法,你先别急。’陆玉琪看了看红姨身后的一群女子,指着其中一个,‘绿阁你明天打扮一下和我出趟城,尽量别人认出来。’‘好!’身后女子爽快的回答着。
  第二天,绿阁一身男装,一头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头发现在也剪的短短的,两人并未同行,远远仅仅,两人之间总是差着一定的距离。在需要记录的地方,陆玉琪会给绿阁一个信号,绿阁变记下这处地方。前方不远就是城门,日本人门口站着查着进进出出的人,这个城门自从他的父亲带着他进来后他就没有出去过。‘你想去哪里?’突然身边传来了怪异的说话。陆玉琪一回头,却发现这个人是山田,不知他是何时会的中文,面色冷了冷‘只是想出去看看,毕竟以后没有机会了。’山田一皱眉头,转头看向身后翻译之人。那人将陆玉琪的话翻译了一边。山田转过头‘别想着逃跑’这次是日语。身后的人又翻译成了中文。陆玉琪瞪了那人一眼。心中骂着卖国贼,嘴上问着‘我能逃到哪里?’正说着绿阁从他身边走过,他给了她一个手势示意她先走。余光看见绿阁出了成心里暗暗送了一口气。不想山田一搂他的腰,用半生不熟的中文说‘你逃不了’。陆玉琪一把推开山田,‘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山田脸色一变,听完翻译没有说话。对他一摆手。自己先转身走了。陆玉琪悄悄送了口气,出了城门。直到晚上才回到了院里。‘红姨,这是咱们城里的大致地图,咱们店地处最北边,要是顺着这条道路挖地道,按着咱们店里人力应该不出一年就可以挖好。到时候咱们就可以逃出去了。’‘那这一年呢?’‘没事,我有办法应对。陆玉琪展颜一笑。漏出了两个不浅的酒窝。给众人施了一个放心药。’众人定下计划,又细细安排了任务,众人才又出去该睡觉睡觉,该作生意坐生意。
  不出意外,第三天,店里基本没有人,来的只是一些日本军官三三两两坐着,聊着天。到了中午过后,山田才慢慢悠悠进来。
  \'想好了吗?\'(翻译)‘答应我个条件。’‘说’‘以后再不许为难店里的人。’‘行,关于你呢?’‘我?’陆玉琪愣住了。看着愣住的陆玉琪山田嘴角浮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感觉不对。一搂他,压在了床上将他。他一直认为男人和男人之间没什么可以做的。直到这时他才察觉不对‘停,停停’。他急忙说着,奈何山田听不懂中国话,‘我草你大爷。‘一夜未眠。直到凌晨,城南边闪过一道绿光。山田看见那道光才收拾了收拾。起身拍拍陆玉琪的脸’休息好了过来找我,我怕不喜欢这里‘依旧是怪异的中国话。其中意思也不用多说,陆玉琪想着他要是天天来这对挖地到的工作也不利,所以并没有理他。
  之后没几天,山田的人就过来把陆玉琪接走了。陆玉琪过去的时候山田正在看这书,看见他过来了,一摆手让他做在自己身边怪异的发音说着‘你教我说中国话吧!’他转了转眼珠。‘□□妈,日本鬼子’山田身后的翻译官脸色一白,眼里却是止不住的笑意。山田问到什么意思。陆玉琪想了想,这是一种中国人打招呼的方式,一般人见了面就会说,□□妈,日本鬼子。翻译官将他的话翻译给了山田,山田到真是认认真真的学了起来。山田的学习能力相当强,短短半年时间,两人交流基本就无障碍的交流了。那天知道了,陆玉琪第一天教的话的意思,山田到是很平静问到:‘你就这么讨厌我吗?’陆玉琪的全身已经紧绷但是嘴上也没软,‘要是你的身家- xing -命也在别人手里,你就知道了’。‘我说的是你。’‘讨厌。’说完他眼睛一闭等着山田的怒火,半天没动静,睁开一看发现山田已经走了。只不过从那以后山田就白天很少找陆玉琪,晚上却是各种的折磨。地道的工程量远超众人的想象,整整挖量一年半才挖到了指定的地方。‘红姨,明天晚上,你就带着各位姐姐们走。’‘那你呢?’一旁的绿袖问到,她和绿阁是两姐妹。‘我自是有办法’陆玉琪一向是给人镇定的感觉。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