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网
书包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现代都市 >

温暖你的岁月 作者:临易水12138(11)

时间:2019-05-14 19:54 标签:
谢旭东手里握着的茶杯已经渐渐的裂纹了,他还不知道。陆玉琪不敢想象那一船人满心欢喜的要回家,或许是回家与父母妻子相遇,或许是怀着报效国家的愿望,他们在最后一刻是何等的失望。临川,他心里咬着这个名字。东
  谢旭东手里握着的茶杯已经渐渐的裂纹了,他还不知道。陆玉琪不敢想象那一船人满心欢喜的要回家,或许是回家与父母妻子相遇,或许是怀着报效国家的愿望,他们在最后一刻是何等的失望。临川,他心里咬着这个名字。‘东哥,他的父母还在你手里吧?’ ‘恩!我把他家烧了,估计他回去会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好,那就先让他逍遥上几天,到时候我比让他血债血尝。’陆玉琪一字一字的说着。’行。‘夜里,陆子余心情是格外的烦躁,出了房间竟看见晚饭都没有吃的小琪躺在甲板上,看着天空,不知道想着什么。现在已经是深夜,房间外面也没有人。他走了过去和他并排躺着,谁都没有说话。‘子余,我想家了。’很久很久,陆玉琪轻轻的说着,轻到陆子余以为他听错了,他回过头看了眼陆玉琪。‘’我其实很想尝尝烤红薯是什么味道。陆子余伸出手把他的手握在了手心。‘你知道为什么我名字里有个余吗?’陆玉琪不知道也没有回答,陆子余也没有等他回答自顾自的说着,因为我在家只是一个多余的,我大哥聪慧,我怎么也背不下来的诗句,他读上一两回就可以背下来,一句不错。我二哥从小就是打架的一把好手,力气大,胆子也大。可我呢?生下来就生病,别说有什么力气了。所以我就不服气,到处的惹事,其实我只是想通过惹事来证明我不是多余的。可到最后也没能证明,只是说着我是个混世魔王。‘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陆玉琪一直听着他说话。只是最后说了一句。‘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陆子余听见他说的诗,也随口说出整首诗。细细的一回味才慢慢感觉出他的余并不是多余的余。陆玉琪侧过身看着他‘你为什么会对我这么好?’听了这话他眼里闪过一丝说不清楚的意味,随即说到 ‘怎么?对你好还不行吗?’ 他转过身没有答话,他第一次见陆子余,陆子余对他就分外的照顾,他一开始是格外的小心,没有人会对一个陌生人无缘无故的好,即使是在一起之后他都在自己的心中留着一亩三分地,因为他害怕万一有一天他弃他而去。可是现在他都管不住自己的内心了。他闭上了眼,没有在问什么。陆子余好似没有看出他的担忧,想起了什么,然后起身就进了房间,过了一会又出来手里拿着两瓶酒一瓶递给了陆玉琪‘陪我喝点吧!’ ‘我。。。’没等他说不会陆子余已经把那瓶酒塞进他手里。不过让他失望的是,他还是没有看见陆玉琪的醉后失态,因为半瓶酒下肚后,陆玉琪就倒在了一边。他酒品还是很好的,不会哭不会闹只是睡觉,不过睡得时候必须是要抱个人,对的,这个人就是陆子余。于是大半夜陆玉琪熊抱着陆子余不放手,陆子余拖着陆玉琪回房间。陆子余暗骂自己办起石头砸自己脚。为了不引人注目除了这一晚两人谈了好多,其他的时候几个人都是装作陌生人一般。在下了船也是,他们下船又改道坐了火车。最后也终于是有惊无险的到了红娟的住处。红娟现在是住在大同的边界之处的阳高县,本就是一个格外贫瘠之处,甚至当初他们日本人来了之后扫荡了一圈都没有扫荡出什么东西就失望的走了,所以日后对此处的戒备也是格外的松懈。上面的人对此处都不在意下面的人更是心不在焉,有一天没一天的来转悠一下,被分配到其他油水大的地方的人那可是整天吃香喝辣的他们也只能自己给自己创造条件来捞点油水。所以当陆玉琪他们分别进入阳高县的时候这些日本人要不是没在要不是连个正眼都没赏给他们。当陆玉琪来到红姨开的店面前的时候很是不相信,自己当初毕竟就是买下了一个店铺,现在竟然都已经开了这么大的一间餐馆。他刚要进去却看见里面坐了不少日本人,看样子是在吃饭和闲聊,想到自己这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进去肯定引人注目,于是他往旁边一躲还没站稳就被一人拉入了一旁巷内。他回头刚要反手看见眼前之人却下不去手了。‘大叔?不对,哥?你。。。’他说不出话来了,这人正是当初在山田家要刺杀山田的人,他一直潜伏在山田家中,当初他以为他被山田杀死了没想到竟然没有死,不一样的是当初他见的是一脸胡子的看样子的有三四十岁,现在把胡子剃了看起来也就是个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看他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张有信一笑放开了他说到,走吧!就等你了。回去慢慢说。陆玉琪点点头同意。张有信带他七拐八拐进了一间房子,刚进去陆子余就扑了过来‘小琪,你怎么才回来’说着接过他手中的箱子,别有所指的说到‘还以为你遇到什么事情了。’陆子余一路上是跟在他后面的,和陆玉琪也是知道的,两人心照不宣走着,只是走了一半他突然跟丢了。当时他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可是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什么,他这才想到可能是他故意甩下自己的。确定他没事,他也只能自己先回来了。陆玉琪假装没听懂他说什么,脱下衣服挂在一边‘我能有什么事情,我的能力你难道不知道?’说完这话两人不在说话,众人不知道缘由听了这话也都是笑了起来。‘好了,人总算是到齐了,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张有信,小琪你应该是认识的。’见他点头红娟又继续往下说 ‘这是小王同志,这位是小许同志。’不用多说他们干什么的,陆玉琪他们也心知肚明。如今愿意来住一臂之力,想必也是想拉个市内的势力,毕竟陆家在大同也是屈指可数的大户。‘张哥,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其实是这样的。’ 听完他说的话陆玉琪是恍然大悟,怪不得山田愿意帮自己,看来自己这步棋走对了。‘这些也都是他后来和我说的,当初我也是抱着必死的决心了。’ 陆子余坐的离陆玉琪好远的距离,他也听着张有信的话,然后看着陆玉琪脸上变化莫测的神情,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如如今可以把山田发展成我们的人只是,他旁边的有个藤井却不好对付。’张有信又继续说到。’恩!我去‘ ’你去。不能在想别的办法了吗?‘这个办法在电话里他们就商量过一次,但红娟他们都觉得太冒险了。毕竟山田也不可全信。’这是最可靠的办法了。‘ ’这样吧!我们来个双管齐下。‘一直没有说话的陆子余突然出声到。见众人看向他,他又继续说到’他们现在肯定在大肆搜补我们陆家的人。‘ ’不行‘话还没说完陆玉琪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了。’行不行不是你说了算,要看最后的结果。是我的父亲母亲有危险,我不能让别人来替我来冒险。‘他盯着陆玉琪还特意的咬重了别人两个字。陆玉琪知道他在别扭什么,也确实如他所说,他的双管齐下的办法比他的方法更稳妥,可他怎么忍心?见他不说话,陆子余又说到’那就这么定了。我先去准备准备。‘说完他就走了。’唉?陆少爷‘小夏见他走了,也追了出去。’就按他说的办,这样我重新安排一下。‘半晌,陆玉琪心一狠说到。出了房间他拦住了谢旭东’东哥,帮我个忙。‘像是早有预料似的,谢旭东没有说话等他接着说,他在谢旭东耳边说了一句话。‘好。没有多犹豫,谢旭东答应的很痛快。 ’多谢了!东哥。‘ ’反正苦活累活都是我的,你也只能给我个谢谢。‘说着不等他回话,谢旭东就背着手走了。谢旭东走了之后,他刚要去找陆子余就被红姨拉住了。“小琪,听说你受伤了!你过来,给你找了个医生。”  红姨,我没事。他还想着陆子余想过去和他解释一下。哪知红姨根本没听他的话,见他不过来直接就拉着他,去找那个医生去了。本来现在的陆玉琪挣脱他本是很容易的,但刚刚拒绝过一回,现在实在不好再直接动手了。他只能任凭红姨拉着他过去。“赵大夫,人来了。” “来了。坐吧!”他一开口,陆玉琪一愣,日本人,他回过头问红娟。他猜测过红姨现在在国内做什么但没想到她甚至和日本人都有关系。红娟看出了他眼里的戒备,知道他对日本人没什么好感。他是个好人。给他解释到。但他还是犹豫了一下,最终也坐了过去。大夫把他衣服撩开,路上几天陆子余天天给他按摩着,黑青也散了一点,即使是这样红娟和大夫看见也是吃了一惊。大夫的手在伤的周围按了一圈,才确定没有伤到骨头。给他开了一些外敷的药让他一天多次的抹上。折腾了半天才弄好了。抹上了药之后他也确实感觉好了一些。红姨我没事,现在不是还生龙活虎的吗?他一抬头才看见红姨偷偷的红了眼眶。红姨笑到,没事就好,这么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姨也是高兴呢! 他也勉强一笑,是呀!姨这么多年不见,你杂越来越漂亮了!一瞬间他们好像又回到了五年前,他们就那样可以开心的说笑着。
 
  ☆、第 8 章
 
  陆玉琪在陆子余门口站了半天,才鼓起勇气敲了下门。他刚敲了一下,门就打开了!陆子余就站在门口,没有让他进去的意思。小余,我。一开口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告诉他,他和山田见面没有做什么。就只是和他说了一下他的计划,山田告诉了一下他最近的发现。他最后向自己道歉自己都没有接受吗?可他会相信吗?他会不会问既然只是这样为什么不让他去?那自己该怎么回答。怕他各应?陆玉琪心里闪过无数个念头却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早已想好的话面对着陆子余现在却怎么也说不出口。陆子余看着他也没说话,他在等他的解释,哪怕说一个撇脚的理由他都信,他在心里说到。可他就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他心里的希望也渐渐灭了下去。“小琪,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我不会拦你的。” “我,不是,小余”一向伶牙俐齿的陆玉琪突然就张嘴结舌的了。“好了,我累了!我先休息了!”说完就关上了门。看着关上的门,陆玉琪轻轻的说,我怎么会后悔呢?我怕的是你后悔。  天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自卑,自己那段过去,他不愿意让陆子余去触碰,即使他知道,他也不愿意。听着门外离开的脚步,陆子余才走回了床前,他不知道陆玉琪到底有什么可隐瞒的。不是早已经说好了,有事一起面对吗?为什么不告诉他呢?不告诉他,他也可以不生气,可为什么连一个解释都不愿意给呢?自己在他心里到底算什么。他气陆玉琪更气自己,看见他还在外面站着觉的是分外的碍眼,索- xing -一关灯,头蒙在了被子里眼不见心不烦。好一会,他把头伸了出来,看见外面没有人了,心里又一阵失落。哼!这点耐心都没有,别想让我原谅你。陆玉琪在门外站了半天看见屋里的灯也灭了,人估计也躺下了,想着明天还有事,还是解释清楚了比较好,不管他信不信。这样想着他正准备叫醒他。‘小琪,你还没有睡?’他一回头‘红姨?我睡不着,出来逛逛。’ ‘我知道,你从小就是个好孩子 ,谁对你好你就对他更好。可是这会的事你还是要量力而行。’ ‘我有分寸,如果我没把握我这一去不是自找死路吗?’ 两人边走边说着。‘小琪,虽然。。’虽然什么她没有说,但陆玉琪想必也能听出来,红娟知道他是个自尊心超强的人虽然他这些年一直没有提起过他的父母,可心底也必是有些埋怨的。不然不会那些年他回都不回去。‘红姨,我知道,这些年我也过得很好。再说了,别人对我好,我才有资格对别人好,不是吗?’ 是呀!一晃你都长大了。红姨,你现在怎么竟和日本人打交道?他想起了店里的那些日本人和给他看病的日本医生。终是忍不住问到。听了这话红娟一笑,这有什么的,我在外面开的那些店挣的就是日本人的钱,而且有他们在不是很好的给我们打掩护了?这些事都要一分为二的看待。  可毕竟是与虎为谋难保他们有一天不会调转枪口。他还是很担心。这就要看怎么谋了。你就放心吧! 怎么能放心下来,在他眼里日本人可都没一个好人。看红姨这么有信心他也没有在说什么。‘红姨,你难道不想找一个?’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她脸色一红正色到‘说什么呢?没大没小的’ 陆玉琪看他神色就猜出了估计八九不离十了。他嘿嘿一笑‘恭喜恭喜,红姨,啥时候吃喜糖?’  ‘去去去,一边玩去’说着就要纠他耳朵,他一躲没被纠住。红姨见他躲开了,也没有继续纠。笑了一会她问到‘你别取笑我了,你呢?这些年也没见你泡个小洋妞回来。’  听了这话他神色一暗‘红姨,我这高不成低不就的,不能祸害人家小姑娘。’红姨知道还是以前的事对他有- yin -影,安慰他到‘什么话这叫,我们小琪难道不是人见人爱的。’听了这话陆玉琪想了想,竟是很臭屁的点了点头‘也是’他眼珠一转‘那红姨我在给你带回个儿子可以吗?’听了这话红姨吓了一跳,‘小琪,你不会?那是病呀!那得治。你得从过去走出来。’看红姨一脸紧张他一笑‘红姨逗你玩呢!看你吓的。’ ‘那就好,小琪,这男人和男人之间怎么可能有什么?这完全是一种病态的心里,姨以前就见过这样的人,为了一个男人,他好好一个男人非要抛家弃子,受人非议。’她没有注意,说这话的时候她的声音都变了。‘红姨?’他发觉不对叫了一声。红娟回过神‘你可别拿这事来逗姨玩,姨可受不了。’  ‘知道了!红姨,我错了,’他抬头看了一眼天‘不说了再过一会天就亮了,红姨你在睡一会去吧!’红姨也抬头看了眼天,打了个哈欠说到‘你也休息休息在走吧!’  ‘知道了!’红娟回屋了。他看了眼陆子余打屋子,他的屋子早已黑乎乎一片。想了一会他回屋,提笔给他写了封信。算是对他解释了那天的事。信写好,他算了吓时间快到出发的时间了,他把信留在屋内,想必他进自己屋会看到。就走了。
(书包网:www.bookbaowa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书包网哦!)
------分隔线----------------------------